2junk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闢道立心 塵下散人-第一千零五十四章:初見百官情跡推薦-ksqt9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小妾叹了一口气,道:“你问多少遍都是一样的,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不可能让我知道的,你又何苦为难我!”
吴毅沉默了许久,让小妾心惊胆战,觉得自己好像惹怒了眼前之人,害怕地连腿都迈不开,瑟瑟发抖。
“楚材人贪污所得,数量不小,更何况每月还有俸禄,生活本该优渥才是,你为什么要从他家离开?”这是吴毅本来想要问的问题,之所以绕了一个大圈,则是因为要掩饰自己的本来想法。
说起此事,小妾就忍不住火冒三丈,道:“还不是因为那个老不死的将金银细软都给了那个小白眼狼,生出这样的白眼狼,还要去养他,真是世所罕见!”
接下来,小妾说了许多楚材人儿子的事情,以楚材人的身份,有资格荫蔽子孙,但是他的儿子只是挂名不上任,被人举报之后,就一直游手好闲,靠着楚材人的俸禄过活,在自己外面的别院生活,身边一帮狐朋狗友,蝇营狗苟,偷鸡摸狗。
知晓楚材人儿子所住的宅院之后,吴毅将白银扔给小妾,道:“这是赏你的,今夜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否则,哼!”
小妾见吴毅真的走远,才不迭地带着银子远离,中都危险,还是回乡下寻个老实人家嫁了最好。
楚材人的儿子居所在城郊,连外城都不是,好在大极王朝除却北边的一些州郡,其余地界,根本没有宵禁一说,就是出城有些不方便。
但是问题不大,稍稍使一些手段,再变面容,混在出殡的队伍中,吴毅顺利离开城池,来到城郊。
之前吴毅在查探消息的时候,也知道楚材人有一个儿子的事情,但是知道的人都说他们关系不好,吴毅也没有往这个方面想,如果不是夜探楚材人府邸,不到最后,吴毅可能还不会去他儿子居住之地。
中都纳九州之精华,四面八方的人流物流在此汇聚,所以即便是城郊,到了夜间,也是繁华喧闹,草市遍地。
不过此刻的这些繁华喧闹,与吴毅无关,健步如飞的他,一步一丈有余,巧妙运用少许法力,基本上和漂行一样。
短短一炷香时间,吴毅就来到小妾说的地界,“门前有一棵大槐树的便是!”夜黑风高,城郊之地,常人指不定还不认得门前是什么树。
当然这些对于吴毅而言,都不算是事情。
从院子之外往里看,朱墙红瓦,亭台楼阁,水榭花都,院子之外,更有一干帮闲家丁守护,若是不知道究竟,说不定会以为这才是楚材人居住的府邸。
他儿子倘若和小妾所言一般,游手好闲,如何能够有这般风采,仔细听,内中有丝竹管弦之声,觥筹交错,欢声笑语,看样子,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难怪小妾会忍不住离开楚材人,换谁如此偏袒,也会闹掰的。
吴毅轻身跳上槐树,悄悄将灭世黑火抖落出来,之前在楚材人府邸之内,吴毅也有如此尝试,但是除了惹来气运金龙反噬之外,吴毅一无所得。
如果楚材人将百官情迹藏在这里,那么对劫气极为敏感的灭世黑火说不定有反应。
灭世黑火所蕴含的灾劫之气,从吴毅身上散溢而出,不出意料地,吴毅的耳畔,响起惊天动地的龙吟声,要将吴毅整个耳膜撕裂破碎掉。
劫气与气运纠缠,作为战场的吴毅身躯,时冷时热,冷热交替,就连呼吸也是起伏不定。
不知道是不是气运压制的缘故,劫气还是没有反应,让吴毅心中暗叹一声,难不成又要白走一趟吗?
但是,久在吴毅准备收回灭世黑火的时候,峰回路转,变化陡生。
灭世黑火好似感应到了什么,突然不受吴毅的控制,朝这院子扎了过去。
结果嘛!自然是被气运金龙剿灭,离开吴毅这个载体的庇护,灭世黑火空有灭世之名,不足为惧,更何况是面对代表煌煌人道王朝的气运金龙。
这个变化,让吴毅心中生出喜悦,果然没有来错地方,运气不错,误打误撞着,就找到了真正地界。
悄悄潜入这院子,占地面积比楚材人的府邸大十倍不止,不过,要说价钱的话,内城的那个府邸,价格会高不少。
在内城有房子,本就是地位与身份的象征,非富即贵。
身怀灭世黑火,吴毅就好像拥有导航一样,最后让吴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楚材人竟然将百官情迹藏在池塘之下,而且埋得颇深,若非他们丝竹管弦,喧闹万分,吴毅都担心自己被他们听见动静。
潜入池塘,挖开淤泥,等到灭世黑火跃动地最为激烈的时候,吴毅触及实木之感,将木箱从池塘底下搬出来。
灵气周游,将沾湿的衣服烘干水汽,吴毅不敢久留,抱着箱子就远去了。
是的,吴毅在池塘底下,只找到了一个箱子,如果楚材人所言不虚,他还有其他几处藏宝之地,真是官场老手了,狡兔三窟的把戏,玩得一套一套的。
匆匆从院子离去,除了担心被人发现之外,也是因为体内的灭世黑火,直接缠绕上了箱子,磅礴到难以想象的劫气,从箱子之中散发而出。
若是直面这些劫气,吴毅自家人知道自己的分量,自己怕是会瞬间神志不清。没有丝毫的夸张,实话实说。
得劫气资助,灭世黑火像吃了某药一样,气焰汹汹,已经完全脱离吴毅的控制了,不过好在此刻不必吴毅亲自对付灭世黑火。
作为回应,气运金龙几乎具显化在吴毅身前。摇头摆尾,啃咬吞噬不止,将灭世黑火一次次打散,但是,有蕴含在百官情迹之中的劫气弥补,灭世黑火一次次地恢复原样,而且一次次恢复之后,更为强大。
这一刻,整个中都的龙运都为之震颤,异动是如此剧烈,以至于所有异人都在思索,是不是宫廷发生变故,天子生病一类。
事实上,此事与天子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也不能够说一点关系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