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n9s寓意深刻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五百五十章 熙和一晨分享-tggr6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喔喔喔~~喔~~
雄鸡嘹亮,响彻蒙蒙水雾中的山村,家家户户升起炊烟,金光推着黑暗的边沿过来,将篱笆小院包裹进去。
院落里,上下两间房门‘吱嘎’轻响,先后推开,陆良生、孙迎仙走到檐下,齐齐伸了一个懒腰,后者一撑护栏翻身跳下,落到书生一旁,端起碗舀了清水,拿着纤细的柳条伸进唇间,左左右右来回二三十下,喝了口水,包在嘴里。
‘咕噜噜~~’
两人朝下齐齐‘嗬忒!’的吐出口,那边檐下,陆老石拖着两只打好的车轮叫过道人,帮忙安去放在屋后面的车架。
灶间的李金花已煮好了早饭,听到说话声,探出脑袋喊道:“忙什么忙,先把饭吃了!”
陆老石看了看自己琢磨许久的车轮,低着头灰溜溜的回去灶房,陆良生收拾好细枝陶瓮,看到无事可做的道人正跟着父亲去灶房,小声将他叫住。
“我就不吃早饭了,要先出去一趟。”
打了声招呼,书生瞅了一眼灶房里的母亲,闪身推门回到房里,敲了敲挂在墙壁上的画轴。
“红怜,等会儿你自个儿回庙里,我去周围转转。”
说着,走去衣柜换了一套衣裳,墙上挂着的画幅里,探出一颗美人头,翻找衣袍的背影,从上面飘下来,踩着莲步来到一侧。
“公子,还是让红怜来吧,衣物平时都是我放的。”
红怜从中间那层衣物被褥里,翻出一件淡蓝的外罩衣衫,又取了一件内里的长袍,交给陆良生。
“公子,不需要红怜陪你吗?”
“不用,是些琐事,有些复杂,之后跟你说吧。”陆良生换好衣袍从屏风后面出来,一边系着纶巾,一边朝还在榻上呼呼大睡的师父开口。
“师父,我出门一趟,巡视聚灵阵,查漏补缺一番,修改一些地方,你要一起去吗?”
睡的舒坦的蛤蟆,掀开背角,挠了挠肚皮,翻了一个身,像是听到了徒弟的声音,抬起蛙蹼随意的挥了两下。
见蛤蟆道人挥手,陆良生也就不打扰师父继续睡觉,与红怜道别,出了房门,竖指朝隔壁刚刚起床出来的妹妹小纤‘嘘’了一声,看了眼灶房里的母亲没注意,悄然离开院子。
从村里穿行而过,晨练的陆盼八人,远远的打起招呼,‘浩浩荡荡’的围了上去,不管陆良生同意不同意,跟着一起走去外面。
“良生啊,你是不知晓自从回来后,咱们待在村里好不自在。”
“就是,什么时候再带我们去长安?那身盔甲,庆叔是擦了又擦,都快花了。”
出了村口,八人围在陆良生周围兴奋的挥手比划说道,想起外面的世界,恨不得立马就回家收拾行李跟着侄子出门,饶是这般跟着也觉得颇有面子。
“对了良生,那大蛤蟆呢,怎么不见带出来?”
“在屋里睡觉呢。”陆良生笑了笑,“这次回来,我也不知要待多久,八位叔伯要是还想出去,我这里倒是无所谓,不过家里,还是要先问过婶婶们才行。”
“问这帮老娘们作甚,我们自己做主就行!”陆喜拍了拍胸口嚷了一句,前面走在书生旁边的陆盼回头大声笑道:“你做主?做主选什么跪在上面说话?”
这话顿时引得另外六条大汉哈哈大笑起来。
陆良生走在八人当中,也跟着笑出声来,周遭的亲人、田野、山麓,都有股让他舒心、通畅的感受。
秋风吹落了黄叶,落去篱笆小院石桌。
蛤蟆道人打着哈欠,穿着一身金线黑底的大袍子,负着双蹼摇摇摆摆走出房间。
呼啊~~
又是一个哈欠呼出口,目光扫过周围,咂咂嘴:“咦,良生去哪儿了?”
屋檐另一头的灶房,门扇打开,见到从里面抹着嘴角的道人从里面出来,便开口叫住对方。
“小道士,可看见良生去哪儿了?”
“去修改法阵了。”
眼下回来陆家村,孙迎仙没空理会老蛤蟆,说了一句就被跟在后面出来的陆老石叫上,带上刚才那两只木轮去了屋子后面。
‘修补法阵?怎么也不带上老夫。’
蛤蟆摩挲下巴呢喃,随后摇摇头,老夫还是自个儿耍算了,刚一走出屋檐,正要扭动腰肢,扫帚从侧面忽然扫了过来,扭动的黑影唰的一下抛去菜圃。
“良生也不说将这小跟班带上,留在屋里多渗人啊,还不如去菜园子里捉些虫子。”
李金花收了扫帚,看着乖乖盘在菜园子里的那坨大蛤蟆不敢出来,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灶房洗碗刷锅。
盘在菜圃里间的蛤蟆,盯着妇人离去的方向,咧开嘴角:‘彼其娘之,老夫要不是看在良生面上,岂会与你甘休!’
咕咕咕哒~
陡然几声鸡鸣响起,蛤蟆道人循着这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偏过头,就见羽翅花白的老母鸡不知何时也钻了进来,歪着头正仔细的打量蛤蟆后背的疙瘩。
“看什么看,你这低等的畜生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
呯!
鸡喙重重啄了一下,蛤蟆道人气得人立而起,瞪起蟾眼:“别激怒老夫,不然发起火来,老夫也收拾不住。”
他身上也附着有妖星之气,受不得刺激,否则闹腾起来,就很难压住了,话语刚一说完,头顶上又是一声‘嘭’的轻响,蛤蟆道人捂着脑袋后退一步,一双蟾眼都泛起红芒。
“小小鸡妖也敢在老夫面前逞凶,要杀你不过挥挥手的事,信不信…..”
呯!
鸡喙直接啄下来,蛤蟆道人“啊啊——”的喊叫两声,使劲搓着头顶,抱着脑袋转身飞奔而出,花白母鸡展开翅膀迈开爪子追在后面,在小院内疯狂追撵。
……
村外小泉山。
秋风吹着一片片渐黄的叶子微微摇晃,半山腰上,彪壮的八个大汉陪着陆良生走上小泉山瀑布,远远,还有光着脚丫的明月,以及狐狸模样的胭脂等他过来。
小人儿看着走来的先生,小声问去旁边的狐狸。
“娘,陆先生忽然来这边是要干什么?”
“别多问,陆先生要做什么,我们看着就好。”
低声交谈两句,陆良生走近这对母子,笑着摸了摸明月的小脑袋,目光望去那边悬挂山壁的瀑布。
“过来稍稍改一下法阵。”
被大手抚着的脑袋下,明月小脸唰的一下涨红,显然刚才问母亲的话,被先生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