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8z7優秀玄幻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 txt-第050章 似是故人來讀書-b224d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系统提醒,恭喜宿主获得天师令,完成天师令大考。任务完成等级S,获得奖励:《八九玄功》熟练度+50万、《指尖雷》熟练度+30万、极品灵晶+3。”
醉霄楼厢房内,李白一面小口抿了口茶,一面查看着之前任务的完成奖励。
“一个分支任务,奖励就这么实在,不愧是系统在五圣神州的最后一个主线剧情。”
“不过看着任务奖励,这系统现在果然是在看菜下饭,天师会上我主要用的就是《八九玄功》跟《指尖雷》,这奖励便主要是《指尖雷》跟《八九玄功》,这跟我先前的猜想差不多,看来以后要是有什么想要快速提升的功法,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说起来,《八九玄功》的熟练度,快要到三转了吧。”
他接着又打开了《八九玄功》的技能属性表。
加上峨眉山与那几具恶魂跟鬼将交手时得到了熟练度,他的《八九玄功》距离三转已经只剩下几十万的熟练度,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突破三转了。
“这大唐灵力还是太过稀薄,就算突破了三转,只怕灵元的炼化也没办法跟身体的消耗成正比,毕竟三转过后《金刚之躯》与《迎风变化》这两样能力也会随之提升。特别是金刚之躯,随便加一个点灵远消耗速度都蹭蹭蹭地往上涨。”
“唉……看来下次得注意了,不是真的需要,在进入海外仙府之前,《金刚之躯》的技能点尽量还是别加了,可以考虑考虑再开发一样变化能力。”
“说到变化能力,《八九玄功》三转之后,“迎风变化”的新能力就要更新了吧。”
想到这里,李白忽然有些期待了起来。
因为在《八九玄功》中,“迎风变化”中的变化之力,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到现在他还对使用《请仙》变化时,峨眉山金顶那一记仙人指记忆犹新,只可惜《请仙术》需要“玄黄之气”不能常用,不然说不定他都不用去海外仙府了。
“不会那么简单的,《请仙术》这般强大的能力,跟五圣神州这片灵气稀薄之地太过格格不入了,经常使用必然会出现新问题,努力提升自身才是关键,千万别把希望寄托在那虚无缥缈的神仙身上。”
他很快便掐灭了依靠《请仙术》对抗这场祸事的念头。
那日峨眉山上那一指,强大之余,也让他们在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现在主要任务,是想办法尽快地提升斩妖功德,至少要赶在明年三月天师会之前,再完成至少两件或者三件天阶悬赏……若是十大天阶悬赏的凶案,或许一件就够了。”
关上系统,李白也跟着回到了现实,目光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
目前对他来说,快速提升斩妖功德才是关键,斩妖功德如果不够,明年天师会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除此之外,这次回成都府,是时候向阿虎跟刘浩然他们摊牌了,碎叶商会的基地得慢慢转移到无垢城秘境。”
他接着在心里道。
“这窗外是有什么美人么,让你看得这般入神。”
也就在这时,蔷薇忽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李白面前,探头看向窗外。
“刚刚没有,现在有了。”
李白看着蔷薇探出窗外的脑袋淡淡笑道。
虽然蔷薇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息,但依旧还是没能摆脱他的神魂感应,所以对蔷薇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感到意外。
“可惜呀,我不吃这一套。”
蔷薇笑盈盈地坐回到李白面前。
“我明天回成都府了。”
李白岔开了话题。
蔷薇闻言幽幽地白了李白一样,似乎对他就这么直接岔开话题,感到有些不满意。
“怎么不多待些时间,你现在长安,可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了。”
蔷薇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端起茶杯好奇地看向李白。
“就因为这样才得走啊。”
李白端起自己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接着一脸无奈道:
“从天师令大考结束,先是明皇设宴,之后又是太子、皇子……这喝得酒都快能装满护城河了。”
这连日的应酬,让他完全没时间修行不少,还因为一些犯花痴的姑娘小姐,平添了不少仇家,再这么待下去,他感觉自己可能这辈子都别想走出长安。
“除了酒,不是还有美人吗?”
蔷薇放下茶杯手托雪腮,一脸戏谑地笑看向李白。
“是吗?”
李白歪了歪脑袋,然后摇头道:
“可惜了,不该那么早喝醉的。”
蔷薇闻言“噗嗤”一笑。
她想起了最近坊间关于这位新晋天师“逢酒必醉、醉而不倒”的趣闻,不管是谁的宴席,反正一上酒桌他就醉,一醉就拼命劝酒,哪怕是一些管家小姐,最后也被他劝得酩酊大醉,以至于最后不是有点酒量的,都不敢请他喝酒了。
“别人求之不得,你却避之不及,怪人。”
蔷薇这句虽是在吐槽李白,但语气却带着几分喜悦。
李白闻言只是笑笑,并没有解释或反驳。
马上要前往海外仙府了,他在成都府留下的牵绊已经够多,不想继续增添因果羁绊。
“今天来,不是来找你吃饭的。”
蔷薇这时神色一凛,进入了正题。
“有人来托我向你委托一桩案子。”
她接着道。
“怎么连你都做起了说客?”
李白苦笑。
这些日子,除了酒宴,以各种名义邀请他前去破案的也不少,不过多数是看重他的名气,要以此跟他结交,正紧案子其实没几件,说白了,目前在民众的心中,他这个天师的资历还是太浅。
“这个人,我觉得不需要我来做说客。”
蔷薇笑了笑。
“谁?”
李白疑惑了。
“韩嫣萝。”
蔷薇说出了一个对李白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是我们小时候,碎叶城的那个韩嫣萝?”
李白有些吃惊。
“是。”
蔷薇笑了笑。
“砰砰……”
也就在此时,厢房外的门被敲响。
“我们可以进来吗?”
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李白看了看房门,再看了看面前的蔷薇,最后疑惑地问道:
“还有别人?”
蔷薇点了点头,然后冲厢房外喊了一声:
“进来吧,玉真殿下,嫣萝姐姐。”
李白闻言一愣,心道:“还有玉真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