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w7c优美小說 白首妖師笔趣-第一百七十四章 守山宗,牌面(三更)讀書-v1b5j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连范老先生都这么说……”
清江一片百姓们的欢呼声中,五大宗门长老心间一叹,大势已去。
其实早就在看到了百姓们一片声潮惊人之时,他们便也已经意识到了某个问题,只是内心里终还是存了一丝希望,感觉范老先生出面之事,兴许可以扭转这个不正常的局面,但如今,看到了老先生居然也顺着百姓们的话说了,便皆已明白,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
乐水宗修长老向九仙宗的葛长老看了一眼,缓缓摇了下头。
意思很明显,这件事,没什么可争的了。
守山宗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便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定然会随着他们的意愿走,五大宗门想要拒绝,又如何能承受得了清江百姓的怒火,甚至说,是这位范老先生的怒火?
“呵呵,守山宗是一片斩妖之心,五大宗门,也同样义不容辞,这些老夫都是知道的!”
而留意到了五大宗门长老眼神不悦,范老先生便也呵呵笑着,道:“便是适才有些争吵,也只是斩妖计划,稍有不合而已,些许小事,又何必因此而伤了六大宗门的和气?”
五大宗长老皆听了范老先生话里的安抚之意,只是心间仍是忿忿。
而下方,众百姓欢呼之声层起不穷,这时候反而也没有几个将范老先生的话听进去的。
还有人在高声叫着:“守山宗,就是好,五大宗门算个鸟……”
范老先生双手虚压,笑的更为温和,道:“既然我清江百姓,皆来见证,那老夫便也在百姓面前把话说明白,老夫不看你们来的人少或是人多,也不看你们宗门名声大还是弱,更不看你们说些什么,只看这结果,犬魔作恶多端,斩之有大功,老夫绝不吝功德赏赐,你们六大宗门,谁能将那犬魔首级悬在我清江城的城门之上,老夫便作主,赏其三十万功德!”
“哗……”
上下左右闻言,皆是神色微凝。
百姓们其实不知道三十万功德代表什么,但一听三十万这个数字,就觉得很多。
而六大宗门之主则是一听三十万功德,便也心间微惊。
其实一开始范老先生刚说这犬魔时,没有定这么多的功德,如今,这一件斩犬魔之事,已经被守山宗搞得人尽皆知,于是他便非但不阻止,倒是又干脆在这件事上加了码……
足足三十万功德!
哪怕是对九仙宗来说,这也是不容忽视的功德之数!
而对守山宗来说,有了这三十万功德,甚至可以直接重返六宗之列!
……
……
“这……”
法舟之中,小徐宗主听得三十万这个数字,先是一惊,又不由得摇头。
苦笑道:“姜还是老的辣,方长老你造势不小,眼瞅着便将五大宗门名声压了下去,可老先生这一句话,便给事情定了性,最终,还是要看六大宗门谁能将这犬魔人头拿到手!”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守山宗造势如此之大,占尽声望。
若到了最后,反而没能夺那犬首,倒有可能在百姓面前更丢脸了。
而此事前后看看,守山宗得罪了人,五大宗门被打击了声望,最终获了好处的,竟是只有这位范老先生,他声望本就已经极高,经此一事,怕是真要被推上“圣人”之位了吧?
“老先生声望本就已经极高了,再让他更高一些,又有何妨?”
方寸不至可否,轻轻笑了笑,道:“毕竟没谁生了翅膀,飞到了至高处,下落便是……”
小徐宗主忽地想起了方寸之前做的安排,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
……
“既然有了老先生的承诺,我等自然尽心尽力!”
而在清江城上,诸宗长老对视一眼,也皆缓缓点头答应了下来。
诸位百姓营造成了这等大势,范老先生又一口气赐下三十万功德,便已使得五大宗门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他们都已经没有了拒绝斩妖的理由了……
大势已然如此,六大宗门降妖之行,已成定局!
只是看他们的脸色,明显对这件事的结果,都有些并不甘心。
“呵呵,好,老夫在此,等着为诸位设宴相贺!”
见诸大宗门答应,范老先生心情也是大好,朗声笑着,甚至许下了设宴的承诺。
“哈哈,亏得有老先生在此主持公道,我守山宗先谢过老先生啦!”
而那青松寒石两位长老,同样也是满面兴奋,好似一点也没听出范老先生给挖的坑,真将这三十万功德都到了自己手里一般,隐隐然已经将自家守山宗当作了这一番六大宗门联手斩妖的核心了,于半空之中哈哈大笑,向着众百姓抱拳,大手一挥:“六大宗门,走吧!”
五大宗门长老听着他们一副发号施令的模样,强行压下了要打他们的冲动。
皆冷着脸,大袖一荡,唤出了自家弟子。
九仙宗来了七位弟子,皆凝光境界。
乐水宗来了四位凝光境弟子,十位筑基境弟子。
云欢宗乃是四个身穿黑、红、青、紫四位裙装的女弟子……
……
……
两位守山宗长老一看就乐了:“哟,你们就来了这点子人啊?”
五大宗门长老顿时向他们两个怒目而视,有几个还直接掳起了袖子……
你们他娘的再装傻试试?
我们只来了这么几个弟子,可哪个不比你守山宗的强?
倒是下方的众百姓,忽然被守山宗两位长老提醒了,一怔之后,急急看去。
暗自一数之间,顿时又为守山宗刷了一波好感:
“难怪他们一来就藏起来,原来根本没来几个人!”
“是啊,守山宗一宗,便来了这么多弟子,都在天上,光明正大,牌面更大……”
“无耻,可恶……”
“守山宗,就是好,五大宗门……”
“……”
“……”
“守山宗这两个长老胡搅蛮缠,简直是炼气士之耻……”
“本就是你守山宗大包大揽,要挑这个头,那为何还要我们多出人?”
“弟子们出山,那功德、赏赐,甚至是伤药,抚恤,难道是你们出的不成?”
下方一片嘲笑骂声里,五大宗的长老又不好向普通百姓解释,心里又是气极,一个个心里咬牙切齿,尤其是九仙宗葛长老,见着那青松寒石两个得意洋洋的模样,云气都快要驾不住了,愤怒的一甩大袖,厉喝道:“九仙宗弟子,驾起云气,往乌鸦山,斩妖除魔!”
“尊长老之命!”
而在他身后,一众九仙宗弟子闻言,皆大声答应,一个个气机浩然,摧动法力,凝聚祥云,倾刻间便有朵朵云气汇作一处,虽只不到十个人,但云气却似小山一般,诸弟子各自手持法宝,跃在云中,一时仙威荡荡,便是连半空里的日头都被遮住,惹人心惊。
众百姓见得,顿时皆心间一凛,九仙宗弟子来的不多,但威风还是很大的呀?
“乐水宗弟子,也随老夫出发吧!”
一念未闪过时,乐水宗修长老见了葛长老的吩咐,便已明白他的用意,同样也是法诀一掐,大袖一抖,从袖子里,骤然飞出了一道金符,这一道金符迎风变大,金光闪烁,如真似幻,竟尔化作了一道三丈余长,两丈宽的巨大金符,飞在了半空,便如一方金毯。
一众乐水宗弟子皆跳在了符上,迎风而立,青襟儒袍,俊逸出尘。
下方众百姓见得,也皆是心间向往,暗道:乐水宗其实也不赖嘛……
云欢宗的女长老作道姑打扮,见了九仙宗与乐水宗的作派,也觉有趣,嘻嘻一笑,却是取出一只金铃晃了晃,便听得远方空中,有清脆鸣声响起,一点黑影破空而来,距离越近,看得愈清楚,竟是一只蓝铃彩翼的孔雀,双翅一展,便如同小山也似,遮天蔽日……
众弟子们飞上雀背,左右四顾,掩口发笑,也觉得颇有荣光。
……
……
一时间五大宗门各施奇技,展露手段,倒是让清江城的无数百姓们大开了眼界,此前他们对这五大宗门,还是鄙夷之心为多,这时候见了他们的奇妙手段,便是隐隐约约有了一种敬畏赞叹之心,而守山宗弟子衣服够鲜,剑光够亮,人数够多,却也压不住他们的风采了。
“呵呵,走吧!”
五大宗门长老此时很满意百姓们的反应,便呵呵一笑,彼此邀约,向前飞掠。
守山宗这等破落户,也想大包大揽,博取名望,却有些可笑……
无他,底蕴太浅了!
清江诸宗,哪一家的底蕴,是这小小守山宗可比的?
“哈哈,五大宗门现在倒露了点诚意,老夫很欣慰啊……”
但也就在此时,眼见得五大宗门先声夺人,已隐隐然将刚才被守山宗夺去的风头尽数抢了回来,诸位百姓心间,也不知升起了多少惊叹之念,守山宗两位长老则昂首挺胸,回到了法舟之上,对视一眼,便皆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像是非常欣慰,然后,便大手一扬。
哗啦!
法舟上面,陡然有一道大旗哗啦啦展了开来。
足有三丈多高,一丈多长,紫纹墨底,金银镶边,迎风飘扬的大旗!
“守山!”
大旗一摆,神威荡荡。
这一下子,周围那各展神通的五大宗门弟子,顿时变得像是一群跟班也似……
五大宗门长老:“……”
小徐宗主:“……”
清江城诸百姓:“果然,还是守山宗更有牌面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