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v9r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txt-1.我今穿越入朝鮮熱推-14n0a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告祭完日月天地和大明神宗显皇帝之后,李的承统身份将无懈可击,外加还有大王大妃洪氏的懿旨,端得是“得国最正”!
冬至日的这天,凌晨还在下小雪,但是到寅时末,李正起床,内侍就禀报说雪已经停了,此乃大大的吉兆。李一听,喜不自胜,连忙跑到门边观看,果然已经放晴。宫内的宫女内监都在清扫地面上的积雪,手脚麻利的很。
感觉自己真是天命所归,连雪都能为自己祭祀让路的李美滋滋的在众人的服侍下换衣,今天要告祭天地的,所以不能用早饭。但是毕竟是大王,喝口热米汤垫吧一下还是没人说啥的,况且那个祭祀用的大肥肉,白水煮的,半生不熟,一点儿味道都没有,这个天再一冻,根本咽不下去。还是洪妃悄悄给他送来一小包盐,让他藏在袖子里,等会子吃祭肉的时候,沾着吃多少能咽进去。
早有礼曹的值事官前来迎候,洪守荣老士族了,办这些事情还是很熟练地,这也是洪景来选他做礼曹判书的原因之一。这种礼仪制度的事情,还真要那种京华士族十几代人,见过了不知道多少场世面的才能搞明白。
诸项完毕,众宫人扶李上车,明政殿的大广场上已经是鼓吹仪仗等一概就位。大典的都监官恭请李后,鼓乐大作,静候在侧的卤簿等项齐齐开列。
引导官出列,策马当前,护卫的前射队、后枪队依次过明政门左右侧门,为整个告祭的队伍开道。
虽然典仪不禁止百姓观看,但是为了防止拥堵和意外,赵万永昨晚在扫雪的同时,也对街面进行了整治。起码靠近大道百米以内的房屋宅院都给腾空一净,防止有人躲在暗处欲行不轨。毕竟不论是鸟枪还是弓箭,过了一百米,那准头就全都玄学命中,没什么杀伤力了。
现场由三千汉阳壮勇营,以及金平淳的训练营维持治安,最大程度的保证整个大典的安全进行。当然这两位也着重对洪景来的个人安全做了一定的加强,原本应该单独前进的主祭官洪景来,左右各配了一名旗手。说是旗手,实际上都是洪景来铁杆小弟。前后原本应该是三排的先导骑兵给换成了九排,这样洪景来身边就有上百人护卫,等闲出不了事。
准备万全,典仪行列依次出明政门!
隐在暗处的郑进焕等人现在除了少部分人以外,绝大部分人还是隐蔽在距离大道百米开外的多处民宅中。没谁觉得不妥,这是官府的正常操作,大王出行自然是要静街的。
此前的计划也十分完美,打听到的大典行列出发时间几乎分毫不差,明政门不仅中门大开,左右侧门也是堂皇开户。十分有利于他们冲杀正在进出城门的李,以及一拥而入,控制昌庆宫。
但是,唯有一点,他们所忽略的一点,现在令他们有些踌躇!
一百米很远吗?问一个现代人的话,那不就是奥运记录九秒多的事情嘛。普通的棒小伙子,十几秒也就跑到了吧,慢点的二十来秒。可是对于参与袭击的上千京商团员而言,一百米的距离,真的很远。
两军交战,一百多米都够射两次箭了,神射手甚至可以射击三次。郑进焕他们冲出来,根本隐蔽不了,只能在全程暴露中,冲过这一百多米。
还有一点令他们不解的是,在缺乏骑兵的朝鲜,连刚刚行过的洪景来前后也不过只有区区一百骑罢了,可李身边,居然有夸张到一眼根本望不到边的骑兵。
全都是洪景来以充作李仪仗为名,调进城内的教导总队骑兵队。足有六百骑,若是在野外浪战,等闲二三千,乃至三五千步兵都是一盘菜。
事到临头,不得不发!
郑进焕即使还有些犹豫,也觉得没有什么临时变更的时间了。凌空一阵号炮,不再拖延,趁着李的车架拥堵在门前,进退不得的时候,占一个偷袭的先机。
洪景来已经行出明政门二百多米,猛然看到身侧一声号炮。心下一凛,立刻接过身边旗手的宝剑,仗剑自卫。前后的亲信护卫骑兵也在金士龙的带领下,拍马靠近。可是预想中的袭击根本没有发生,骚乱的人群中一个歹徒也没有。
“士龙,你往后队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洪景来一下子就转过弯来,袭击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话,那就只有可能冲着李来。
准备那么多,都是围绕着路上安全,官署宅院守备的。现在歹徒不按套路出牌,居然想着去袭击毫无权势的李。这一招真是出乎洪景来的预料,令他措手不及。
“是!”金士龙看洪景来身边百骑环列,安全无虞,便立刻打马往后队冲。
街面上此刻因为突然出现的号炮声以及喊杀声而乱作一团,还好赵万永和金平淳给属下的士兵都打过预防针,知道今天可能会有变故。到时候只管防止百姓冲击典仪行列即可,诸位堂上大监身边都有护卫。
所以虽然百姓奔走,却还不至于把整个队列搅乱,到是把许多大监们给吓了一跳。纷纷四处张望,瞧向喊杀声起的地方。
走在教导总队旁的舍科夫,一开始接到的命令是保证自己训练的这些骑兵能排成紧密的队列,护卫国王殿下前去祭祀自己的祖先。俄国的近卫骑兵团也干过这活儿,舍科夫到是不意外,他熟悉东方文化,知道每年东方的封建君主都会举行这种祭祀典礼。
一直到走出明政门的时候,都是风平浪静的,就是那些音乐听不太懂,但也无所谓。舍科夫本就是个糙人,管那些音乐是啥呢,指挥着自己的学生们往前走就得了。
说起来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这人对于军队的仪容军姿要求非常高,据说奥斯特里茨会战以前,近卫骑兵们甚至专门停下行军,用两个小时在脸上擦粉,清洁自己华丽的衣袍。所以舍科夫一旦走上依仗行列,就不自觉的变换出一副刚毅坚决的英姿。
“咚!”
信号弹的声音!
“保卫殿下!”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得舍科夫下意识的就拔出战刀,转身面向号炮的发声处。映入他眼帘的却只是一些持着短刀的“暴民”。
“第一队!保卫殿下!第二队第三队,随我冲锋!”一百多米的距离,足够教导总队杀进暴民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