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ysq火熱玄幻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七百四十六章 爲了和平相伴-p8b5d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下午的时候,岩隐使者就紧忙再次来到火影办公室中,即使被晾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任何的不满之色,仅仅有些焦急而已。
看到这里,夏树就知道岩隐已经做出了令他满意的选择。
清心官場篇
推开办公室的门,夏树与纲手一同走入。
不愛成婚,薄情老公請讓開
“火影大人,松崎大人。”岩隐使者连忙行礼道。
豪门弃妇 九尾雕
“直接说吧,岩隐要不要木叶的援助。”纲手大手一挥,甚是豪迈地道。
“关于木叶的要求,我代表岩隐,全部都答应。”岩隐使者深吸一口气,像是很艰难地下定决心道。
“很好。”
纲手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道:“现在你们可以将需要救治的土影之子送来这里了,总是在木叶村外待着,时间长了说不定会被暗部当成图谋不轨之辈拿下的。”
听到这话,岩隐使者的脸色顿时一变,他以为隐秘的布置,结果早就落入木叶暗部的眼中了吗?
想到这里,他既庆幸又略微有些无奈,虽然此行的任务就此算是完成了,可是在此事里,他所代表的岩隐完全处于被动的下风啊。
只是没有人在意这位岩隐使者心里怎么想的,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怎么在意,向眼前这两位恭敬行礼后,他立即来到木叶村外,带领着岩忍将黄土运到木叶村医院。
萌娘守护神 吕少侠
“毒素已经开始渗入了脏器里了,若是再拖延一些时间,就彻底没救了。”
配合着仪器对黄土的状况做完检查,纲手一脸讥笑地道:“看得出来,岩隐村的医疗忍者对黄土体内的毒素做过一些尝试,但如果没有这些尝试,情况会更好一些也说不定,总而言之,岩隐村的同行,刷新了我对医疗忍者这个行业的认知。”
身为站在医疗忍者顶峰的存在,纲手的优秀甚至无需同行衬托,自然也就不必在乎岩隐村的医疗忍者,所以这话说得很直白。
“让火影大人见笑了。”岩隐使者尴尬地道。
纲手轻哼一声,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吧,在这里只会打扰我对病人的治疗。”
岩隐使者闻言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站在一旁的夏树已经走上前来。
“木叶已经做出帮助了,岩隐也该兑现诺言了。”
霸情悍将 颜墨白
無限末路 舉頭三丈
夏树抬手虚引向门外,接下来的事情可不适合在这里谈。
对此,岩隐使者心里一叹,然后只能点头。
来到一间空病房里,暗部忍者把守门窗,将这里与外界隔离开来。
“说吧。”
夏树淡漠地道:“从头开始,将那晚的情况事无巨细全部说出来。”
虽然语气很平淡,也没有说什么类似“如果你说的不对就怎么怎么样”的话,可岩隐使者却丝毫不敢生出不该生出的念头,闻言连忙点头称是,然后娓娓道来。
岩隐村那晚发生的事情,夏树其实比岩隐使者知道得更清楚,甚至连对方不清楚的都知道,可这些事情只有从对方口中说出来,他才能对其加以利用。
岩隐使者并不是一个合格的讲述者,对关键避重就轻,对闲事喋喋不休,这当然是刻意为之,也是岩隐使者最后的挣扎。
夏树对此冷漠以对,也不打断,从这方面来说,作为听众他无疑是合格的。
但就是这样,他总是能够轻易抓住重点,令岩隐使者这个讲述者既不甘又无奈。
最终,极乐之匣、不知名忍者的袭击、大蛇丸与赤砂之蝎抓走五尾人柱力,这三件事情,被夏树从岩隐使者的讲述里抓出,摆在了彼此面前。
“极乐之匣与不知名忍者的袭击,这两件应该放在一起,阁下认为呢?”夏树依然用那平淡的语气道。
“我只是一名讲述者而已,分析的事情松崎大人自己做主就好了。”岩隐使者低头沉声道。
“呵呵,我也希望这件事像你说的这么简单。”
夏树轻笑了一下,接着笑意尽数收敛,眯眼沉声道:“可事关忍界当前和平的局势,这么严肃地事情难道你以为是我就能做主的了吗?!”
純陽劍尊 壹任往來
接近呵斥的语气令岩隐使者不禁一怔,心脏剧颤的同时,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说将极乐之匣和袭击者联系到一起,进而推断出发动袭击的就是草忍,这很容易的话,那么将注意力聚焦在极乐之匣本身上,就得是如对方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了。
因为极乐之匣所代表的不只是作为推断出发动袭击的是草忍这一点,其本身所蕴含的价值也极其巨大,试想,如果岩隐村掌握了连号称忍界唯一血继淘汰的尘遁都无法杀死的怪物,那么如今忍界的和平现状,还能继续如此维持下去吗?
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因为即使大野木亲口说出类似“不会尝试利用极乐之匣的力量”这种话,可谁又会相信?况且大野木奸诈狡猾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白纸黑字的盟约既然也有变成废纸被撕毁的那一刻,一句“我保证”又对说这话的人有什么约束力?
所以,不管怎样,极乐之匣放在岩隐的手里,都会引发猜忌和针对,只是大野木那老家伙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下令严禁泄露关于极乐之匣的情报。
嗯,如此看来,大野木显然的确有试图掌握极乐之匣这股力量的想法,可惜此刻被夏树一下挑明了。
“关于这件事……”
岩隐使者也瞬间想到了许多,所以不禁有些迟疑,不过还是用肯定的语气道:“松崎大人,岩隐绝无破坏和平的想法!”
“你说的这话毫无意义。”
夏树毫不留情地道:“这话即使换土影来说依然如此。如果所有人都能遵守承诺,忍界不会短短五十多年就爆发三次波及范围巨大的战争。”
说到这里,他双目严厉逼视着对方道:“那么,你明白了吗?”
感受到空气里凝重之意的岩隐使者自然不敢不做表态,只是就像刚才那样,他的保证毫无价值,所以他只能道:“此事我会尽快转达给土影大人,请您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