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nsp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蒼莽人生 ptt-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憋在心裏閲讀-iomyy

重生之蒼莽人生
小說推薦重生之蒼莽人生
面对自己外甥的守口如瓶,苏泉也不是说一点收获都没有,相反有着相当的收获!
有些话自己的外甥说不好,也不方便直接的说出来!但是通过他表达出来的含义,自己还是能够听明白的!他现在做相当的切割,绝对是为了情治部门好!当然了这个过程当中会不会出现误伤的情况,这个就看大家的表现了!
更甚一点的说,他是挖坑了!这个不假,但是他又没有让人去踩,而且等闲的人绝对不会去踩这个坑的!如此的情况之下,还有人掉落在坑里面,那么就不能够去找丁羽的麻烦了!是不是?因为相当的事情,大家都是心造不宣的!
“相当的事情我会处理,不过老大呀!当舅舅的说句话,有些事情做得太过于操切了!而且会对后续产生相当的影响,你呀!不是说任性不任性的问题!而是走的太靠前了!有的时候大家未见得能够跟上你的脚步!”
在大家跟不上你脚步的时候,会出现什么样子的情况,这个问题不言而喻!
丁羽是不是听懂了?这个问题苏泉不需要考虑!如果说连这么简单的问题丁羽都听不懂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有今天的地位,这是一定的!这点把握自己还是有的!
“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相当的问题还没有被引爆,但是我觉得时间绝对不会拖得太长,到时候相当的问题势必会被透露出来的,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方面的准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你提个醒,省的你出现其他的问题!别到时候丢人现眼的,我也感觉丢人!”
丁羽这边则是哼笑了一声,“谁知道呢?老舅,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就挂了!”
放下电话的时候,苏泉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事情跟自己的预料没有太多的差别!自己最后说的话,自己的外甥没有承认,但是他也没有否认!哎!他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条路呢?
也不能够说丁羽就是任性,毕竟站在他的位置上面,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未见得就比自己少了多少,自己这边还是静观事情的发展吧!毕竟现在的一切都是预测而已!
丁羽这边放下来电话的时候,倒是感觉很有意思,自己的这个舅舅呀!嗨!有些事情呢?不是说不想跟他交流,而是没有办法交流,毕竟他的这个身份呀!本身就是一个麻烦事,没有让他知晓,他都可以有所猜测,甚至猜测的绝大部分都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说他一旦知晓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真的就难说了!会对自己这边的后续造成相当的影响,而这些代价可能是自己所没有办法接受的!所以还不如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说,如果说自己的舅舅猜测到了!自己没有办法!
但是这个话绝对不能够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这个是一定的!
至于事情的后续会发展到什么地步?这个问题吗?谁知道?自己现在倒是对此非常的有兴趣,如果说事情就这么的销声匿迹,自己这边反倒是有那么一些难以处理!自己现在就是坐等!
也许今天不会出结果,但是明天呢?后天呢?事情不会这么一直耽搁下去的,丁羽这边是不会主动的把消息给传递出去,但是这个应该不会妨碍到某些‘有心人’的!
至于自己的三叔那边,已经跟他有过相当的沟通,只不过沟通的方式可能稍微的隐秘一些,这样的事情不能够瞒着三叔,不然的话自己太过于的被动了!而且到时候会陷入后背无援的情况,这个是现在的自己所绝对不想看到的!
自己跟自己的对手,始终还是需要正面的交锋!先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掩饰的小花招而已!谁都没有动真格的,大家都是在积蓄着各自的力量,然后一股脑的爆发出来!
当然了真正的动手打起来,就跟毛熊那边一样,可能性基本上是没有的!
当年的时候丁羽扛着大家伙,四处的放烟花,造成的影响有点过于的大了!让人有那么一些难以承受,谁的家里面出现了这样的问题,造成的影响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消除的!
但是同样的,不动手并不代表着水下面也是同样的平静,甚至于水下面所产生的波涛,比想象当中的还要更为的夸张,如果说水面上大家都是在相互的放嘴.炮,顶多吹起来一些微澜!但是水下面呀!大家撕咬的遍体鳞伤,都是有着相当的可能!
大家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流尽最后一滴血的,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谁都不想着放弃自己的利益,都想着能够从对方的身上面撕咬下来最后一块利益,就是如此的简单和明了!
隔天早上的时候,家里面的孩子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们要开学了!全国统一的,看着他们精气十足的样子,是真的青春洋溢!看得丁羽都有那么一些失神!
丁林和丁羽两个人鼓励着家里面的孩子,倒是赵淑英脸色有点沉!很显然作为曾经的老师,她知晓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就给他们阳光,还需要给他们一点雨露!
反正家里面有人唱白脸,也有人唱红脸,一点都不缺!
在这一点上面,赵淑英有着自己最为先天的优势,她这一辈子见识过太多太多的熊孩子了!所以对付家里面的孩子一点都不吃力,而且家里面的孩子有一个算一个,对于赵淑英多少都有那么一些打怵!是真的打心里面畏惧!
他们对于丁羽当然也畏惧,但是对丁羽的畏惧跟对赵淑英的畏惧,完全就是两回事情!完全就是不能够相提并论的那一种,彼此的性质有着本质上面的不同!
家里面的孩子出门的时候都是老样子,先是十一路,然后是四路,只有小丫头是一个例外,她有车辆护送,没有办法,谁让她就是一个人来着!
“小丁!”耿直又一次的来到了丁羽的办公室,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丁羽处理好相当的文件之后,抬头看了一眼耿直,但随即就垂下来自己的脑袋!
“耿老,你很是闲散,但是我好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呀!”用手指了一下自己桌面上的文件,“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一刻都不得闲!”
耿直坐下来之后,对于旁边的茶水和茶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致,就是注视的看着丁羽!
“消息已经流传了出去,相信现在有很多人已经知晓了情况,我要想你验证,这个事情不是从你这里流传出去的!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丁羽突然的笑了!甚至笑出声来,抬头看了看耿直!
“耿老,你觉得我现在应该说什么?”丁羽脸上面的笑意不止,不过却带有了些许的冷漠,“说我丁羽一言九鼎,本来就不是我干的事情,谁要是诬陷了我,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是这样吗?或者是你老人家想要让我说这样的话!”
“丁羽,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你应该明白的!”耿直的脸色也是有那么一些难堪!
“那你老人家觉得我应该怎么说?而且我也不觉得我现在就是在置气,能够来问询,就说明了彼此之间已经出现了相当的问题,究竟是你们进一步,我退一步呢?还是说大家保持相当的观望?”想了想,丁羽抿了一下自己的嘴,“相互观望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没有的!也就是说我现在需要往后退一步,耿老,想来你应该已经有某些方面的想法了!大家又都不是什么外人,如果有什么意见和想法的话,说出来听一听?”
耿直则是摇摇头,“总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你的算计之中了!小丁,现在就你我两个人而已,你能够说一说,你现在究竟是在担心什么吗?”
丁羽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担心什么?这个问题好理解,也不好理解,有些事情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我想你肯定是知晓的,但是知晓是一回事情,说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果然是因为毛熊的事情,丁羽是没有给与肯定的回答,但是他的说话已经带有了明显的倾向性,这一点耿直还是非常的确信!
“就我个人所知晓的情况,先前的仪器还有设备等,都已经被运送了回来!数量颇为的庞大,甚至于有不少的人对此争夺的有那么一些厉害,不过大体上面已经安置妥当了!”
“有人满意,自然就有人不满意!更何况这个问题站在更高层次来看,一些人已经感觉到了这个牌局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但是想要离场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他们势必要做出来相当的补偿!我这么的说,你能够明白吗?”
很显然,丁羽这个话意有所指!而且目标很是明确!
“我做过相当的调查,但是基本上调查不出来太多的线索!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很是诡秘!甚至于毛熊那边对于这个事情的处理手段,也是略显有那么一些粗糙!让人看不懂!我现在对此倒是有着些许的兴趣!不知道这个背后有隐藏着什么?”
“个人意见,这些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不是危险不危险那么的简单!”
“你对他们保持了很高的警惕,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知晓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耿直有那么一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又或者说你觉得他们的势力很是庞大?就我个人的了解,你好像参加过会议的,虽然会议的相关情况我们到现在为止了解的还不是那么的多,但是多少还是知晓一些的!”
丁羽抬头看了一眼耿直,“你能够活到现在,真的是不太容易!”
“你不是也知道了吗?更何况我的背后有国家!不过你的背后也有国家!”
“不一样!作为震慑性的存在,国家不能够随时随地的就拿出来,这个是极其不妥当的,也是极其不合适的!”丁羽难得的解释了一番,“再者一点,我跟他们有相当的往来,虽然没有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彼此都保持着相当的克制!”
“你差一点都瘫痪了!这个也是克制?”
“不一样的!”丁羽摇摇头,“站在不同的角度,考虑到的问题是不同的,不是说你站的就比我高,又或者说我就是自大,跟这些都是毫无相关的,大家现在都还能够保持相当的冷静和克制,这一点很是不容易,如果说大家不能够保持相当的冷静和克制,麻烦很大!我尝试过,他们也尝试过,效果都不是那么的好!”
“会到什么程度?”
“不知道!”丁羽摇摇头,“耿老,我已经说过了!你活到今天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有些事情站在你的身份和位置上面,能不掺和就不要掺和了!彼此计较起来没有太多的必要,而且我跟他们都保持着相当的克制!”
“保持克制,那么你的对手又是谁?”
从跟丁羽的谈话能够感觉出来,丁羽对于某些人的忌讳,但是丁羽已经说了,彼此双方面都保持了理智,大家都非常的克制,如此的情况之下,丁羽还表现的如此谨慎,那么他的对手又是谁,这个让自己感觉到了些许的疑惑!
想了一阵过后,耿直突然愣了一下,“你的对手是他们?”随即耿直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妈呀!我怎么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难怪你一定要跟情治部门切割!”
丁羽则是哼了一声,“有点过了!”
“过了,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不过丁羽则是看向了耿直,“耿老爷子,你倒是有所猜测,问题是你敢说出来吗?在这个房间里面无所谓的事情,反正就是你我两个人,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但是你呢?你会把这个话给说出来吗?”
本来还有那么一些欣喜的耿直,脸色一下子就呆滞了!双眼失神的看着丁羽!眼神有那么一些迷离,好长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冲着丁羽无奈的摇摇头,“我不敢说,也不能说,说了会引起来更大的问题,这个责任不是我乃至后面能够承担的!”
随即耿直看着丁羽,感叹的说到,“不得不说,小丁,你的胆子是真的大呀!你这个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不然的话怎么办?你往上顶?”丁羽哼了一声,“某些人放嘴炮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现在让他们往上顶,我不是瞧不起谁,他们的膝盖可能没有太多的问题,但是让他们玩心眼,被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更直白的一些来说,他们除却舍得死之外,貌似也就没有其他的!你老觉得我这个话怎么样?”
耿直有些咬牙,丁羽的这个话有些太过分了!那些人呢?跟丁羽有些许的矛盾,这个问题是不需要否认的,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不同的观念和观点!
但是丁羽这么的评价就有些过分了!
不过真的比较来看,丁羽这么的说?貌似也没有太多的问题!自己倒是不会怀疑那些人的信念和决心,但是在能力上面,跟丁羽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池,这个是不能够否认的事实!
更何况现在牵扯的事情太过于的微妙了!情治部门是绝对不适合插手的,丁羽现在做相当的恰当,是为了自己这边好,就是这样的方式呢?可能感情上面有些不能够接受!
可是仔细的想一想,这样的方式真的不好吗?貌似也是挺不错的!不是吗?
现在的问题是能够了解其中详情的人,除却自己之外,就真的不会有太多人了!这个问题怎么去解决?自己现在是真的不敢说!说了的话会影响到大局的!
“我现在觉得,你是故意让我知晓这些的?对我就这么的相信?”
“想要听真话,还是想要听假话?”看着耿直的表情,丁羽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好吧!那么我说真话,你可能不太愿意听!”
“说来听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已经是事实了!”
“好吧!在我个人来看,你知道还是不知道的,无所谓的事情!”丁羽的表情看似冷漠,但是耿直真的想要站起来,给两巴掌,你这么的说,真的好吗?
“你呀!你把我给算计的死死的,我很是怀疑,如果不是我过来的话,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你会让其他人知晓吗?”想了想,还没有等丁羽说话,耿直就率先的说话了!“不会的,除却我之外,你应该不会让其他人知晓!”
“除却你老之外,其他人基本上不会来到我这里,来的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我舅舅那边倒是有些许的可能性,但是我很早之前的时候就说过的,他们不会来到小县城这边,这是底线,而且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逾越的底线!”
这个事情耿直还真的就知晓,涉及到了丁羽的一些家事,其他的事情可能还会掺和一下,但是这个事情是绝对不能够有任何的掺和!真的要是掺和进去的话,到时候丁羽是绝对会翻脸!不会有任何的缓和余地!
知晓这个事情的人绝对不占少数,但是四下的看看?谁敢有任何的言语!
从这里面也是体现出来另外一个问题,丁羽这个家伙呀!不说也就罢了!真的要是说了!还有人去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要怪他不留情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