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st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0598 老槐閲讀-70vzi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逼良为娼啦,快来人啊……”
小寡妇的叫喊声格外响亮,几乎惊动了整条染坊街的居民,大伙纷纷拎着刀枪棍棒跑了出来,可一看是官差正在追人,群众们又嘻嘻哈哈的看起了好戏,还对小寡妇指指点点。
“救命啊!不要抓我……”
披头散发的小寡妇像个疯婆子一般,在狭窄的街巷里大喊大叫,演技简直爆棚般的逼真,而李东来院里的中年人也开了门,露头看了眼后就准备关门,可小寡妇却一头扑了过去。
“关门!快关门……”
小寡妇连滚带爬的冲进了院子,将中年人撞了一个跟头,等他慌忙爬起来之后,小寡妇已经飞速冲进了屋里,屋里果然还有一名中年男子,皮肤黝黑像个庄稼汉似的。
“你干什么?快滚出去……”
黑皮汉子站在卧房门口怒声呵斥,小寡妇慌不择路的摔了个跟头,正好一骨碌滚到他面前,一把抱住他的腿往上猛掀,毫无防备的黑汉仰头摔倒在地,直接一个后脑勺着地。
“砰~”
小寡妇一记重拳打在对方太阳穴上,对方顿时翻起了死鱼眼,浑身触电般的开始抽搐,小寡妇这才兴奋的跳起来踩住他,撩开散乱的头发之后,赫然是欧阳锦本尊。
“看什么看?没见过官差抓暗娼啊,全都滚回家吃饭去……”
吕大头也在院子里呵斥了起来,两名捕快已经摁住了中年人,塞了个大布团堵住他的嘴,等吕大头关上院门之后,三人立刻把中年人押进了屋,包抄的两人也从后院翻了进来。
“哈哈~完美!简直天衣无缝……”
吕大头走进卧室得意的拍手,欧阳锦已经给人搜完身了,掏出了一堆零碎的东西后,举起一颗蜡丸说道:“幸亏你想到了这个办法,这是死士专用的毒药,吞下去无药可救!”
“人带进后堂,分开审问……”
吕大头走进卧室拿起桌上的茶水,一下泼在黑汉的脸上,等他晕晕乎乎的睁开眼后,他又掏出一颗“送人妻女乐呵呵”,直接塞进了黑汉的嘴里,对方没一会便发出了傻笑。
“兄弟!你怎么了,还记不记得你是谁……”
“我、我怎么了,我是李东来啊……”
黑汉迷迷瞪瞪的看着他,吕大头惊喜的跟欧阳锦对视了一眼,赶忙问道:“咱们这回立大功了,皇上让我问你,毒粉放在哪了?”
“呵呵~咱们终于熬出头了吗……”
李东来开心的傻笑道:“可毒粉不在我手上,我、我交给上线了,我在这就是个饵,如果两天不露面,上线就会知道我出事了,他就会把毒粉带走,让、让皇上去找他!”
“上线在哪?如何联络……”
吕大头气愤的握紧了拳头,对方又结巴道:“不、不知道!他让我每隔两天去一次陈记茶馆,在东墙留下暗记,四种暗记轮换来,我昨天中午刚去过,明天中午前又得去、去了!”
“上线叫什么,相貌如何……”
吕大头眯眼盯着他,李东来说道:“我只知道他叫老槐,四十岁上下,灰色长衫,瘦高身材,很斯文,像个教书先生,他说新皇登基之后,他的上官就会联络新皇!”
“你知道有人正在找你吗……”
吕大头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李东来打着瞌睡说道:“知道!有人留下了锦衣卫的暗记,但锦衣卫不可靠,袁家也在找我们,老槐说袁家要是抓捕他,他就把尸毒投在井里,玉石俱焚!”
“替你看门的是什么人……”
吕大头又问了一句,李东来回答道:“我的……下线!他来这掩护我,我住在北三头的一座宅子里,袁家正在搜查外乡人,那地方不能住了,我感觉他们快找到我了!”
“剩下的毒粉在哪……”
吕大头推了推他,李东来迷糊的呢喃道:“不知道啊!我们暗卫负责两份,一份送来姑苏,一份送去顺国京城,还有一份应该在……在金陵,出事后一定会先毒死袁家!”
“问出暗记就杀了吧,不能留活口……”
吕大头起身往后堂走去,中年人正死扛着拒不交代,打到口吐鲜血了都不说话,但他却说道:“李东来交代了,上线叫老槐,这个下线没什么用,尸体处理干净了!”
“明白!”
一名捕头立即拿出了绳索,可刚套到中年人的脖子上,对方忽然叫道:“慢着!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是不是赵云轩的人?”
“废话!不是赵王爷的人,咱们处理尸体干吗……”
吕大头掏出了一大叠银票,蹲到他面前说道:“本公子叫郑一剑,赵王是我老板,你若是知道老槐的下落,我不但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还给你五千两出城,如何?”
“云客来掌柜是你何人?”
中年人颤巍巍的坐了起来,吕大头笑道:“怕我诓你啊,云客来酒家的掌柜是我连襟,他媳妇就是我小姨子,没错吧?”
“好!我不要你的银子,赵王爷是来灭毒的,我敬佩他的为人,我也不想尸毒爆发,生灵涂炭……”
中年人推开他手里的银票,说道:“李东来见到的不是真老槐,我在姑苏潜伏了十多年,襄王爷造反的时候,我无意中见过他,他就是云客来的东家,你小姨子的公爹!”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吕大头吓的差点蹦了起来,可对方却冷笑道:“你媳妇一家已经搬去金陵享福了,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给他们五千两银子,让他们跟你一起去金陵,你看老槐答应不答应!”
“我想起来了,云客来就在陈记茶馆的斜对面……”
吕大头的脸色猛然一变,而对方也点头说道:“没错!老槐不需要派人去检查暗记,他只要在店里看着李东来就行,你今晚就得把他拿下,否则他明天见不到李东来,毒粉就会被他转移!”
“你可别骗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
吕大头赶紧走出去找欧阳锦商议,欧阳锦立即吩咐道:“你们把尸体处理一下,将此人带去小寡妇家,三个人都给我盯住了,我跟郑大人去云客来,若是半夜未归,你们立刻撤离!”
欧阳锦说完便弄乱了头发,跟着吕大头出了小院,外面仍有许多闲人在等热闹看,但吕大头却喝斥道:“看什么看,事情已经弄清楚了,有人造谣生事,此女是个良家!”
“切~银子给足了吧……”
群众们不屑的一哄而散,两人快步走进了寡妇小院,史大条和小寡妇正坐在堂屋里调情,欧阳锦进入卧室换回捕快服,简单乔装了一下,出门时其余捕快也带着人过来了。
“走!”
吕大头熟门熟路的穿街过巷,十几分钟后低声道:“前面就是云客来了,酒家大概有十多个伙计,其中可能有老槐的手下,我想办法给老槐下药,问出结果后赶紧拿东西走人!”
“当心点!你连襟可能也是暗卫……”
欧阳锦跟着他快步走出了巷子,斜对面就是一栋两层楼的酒家,前店后院的格局,正值饭点有七八桌的客人,一个大小伙子正在柜台里算账,一位娇小的姑娘在旁边嗑瓜子。
“两位官爷,有事吗……”
大小伙明显没认出吕大头来,可他小姨子却是一愣,狐疑的从柜台里站了起来,吕大头立即趴到柜台上轻笑道:“嘘~三妹!姐夫带你们去京里享福啦,你公爹在不在?”
“姐夫?你怎么养了把大胡子啊……”
大小伙吃惊万分的看着他,他媳妇则嗔怪道:“哼~鬼鬼祟祟的!肯定是怕袁家人找他算账呗,他要娶太子妃的侄女当大夫人,让我姐做二房,不就是跟袁二爷唱对台戏嘛!”
“你个小没良心的,姐夫不惦记着你们,怎么会大晚上跑回来,快带我去见你公爹,姐夫发财啦……”
吕大头笑嘻嘻的招着手,小姨子跟她姐不像一个娘生的,娇小可人实在是馋人的很,闻言扔下瓜子就往后院走去,可刚走进侧面的回廊,吕大头就一把捏在她屁股上。
“要死啊!胆肥了是吧……”
小姨子凶悍的扬起了巴掌,谁知吕大头却掏出了一张千两银票,她劈手就把银票夺了过去,瞧了眼低头抠手的欧阳锦,她媚眼嗔道:“烦死你了,也不怕让人瞧见!”
“嘿嘿~姐夫给你买了六间铺面,回头让你当包租婆……”
吕大头上去搂住了她的腰,可小姨子却猛地一闪,只看回廊门的帘子被人掀开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小姨子立即迎上去说道:“爹!我姐夫来找您了!”
“啊?一剑,你怎么来了……”
老槐惊讶万分的挺起了腰,吕大头连忙上前低声道:“要打仗了,我岳丈不放心你们在这,怕袁老二拿你们开刀,明天你们就跟我去金陵城,我给您开一栋比这更大的酒楼!”
“不是说新皇登基了嘛,怎么又要打仗了……”
老槐无奈道:“一剑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这也是一大家子人,我走了他们怎么办,再说咱们平常也不怎么来往,我使点银子疏通一下,相信袁二爷不会为难我的!”
“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去后面说……”
吕大头一听他这话就有数了,他这小姨子的公公,百分百就是暗卫老槐,老槐倒也没有怀疑他的来意,直接领他们走进了后院的一间小屋,小姨子满面春风的给他们倒茶。
“三妹!你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过来啊……”
吕大头故意指了指门外,在老槐下意识看过去的同时,他迅速将一颗药丸扔进了茶碗,谁知道“送人妻女笑呵呵”不是遇水就融,反而呼啦啦的冒出了许多泡泡,好似刚开瓶的可乐一般。
“……”
吕大头扭头一看傻眼了,老槐惊讶的看了看茶碗,又抬头看了看他,忽然一爪朝他的咽喉抓来,但欧阳锦却猛地一刀挑来,他立即收手双腿一蹬,一下就跃到了窗户边。
“您这是作甚,不要误会啊……”
吕大头故作震惊的跳了起来,可老槐却指着他怒声说道:“小王八蛋!你少跟我打马虎眼,老子就说你怎么会突然造访,原来是查到老子头上来了,你们休想得逞!”
“咣~”
老槐突然纵身撞破了窗户,极快的蹿了出去,欧阳锦也箭一般射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