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ehy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 線上看-第1025章 通話看書-kr9if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对于祝莫莫母亲的对话要求,西蒙本来不打算理会,他可没那么多时间去处理自己随便什么情人母亲的需求。不过,突然想到当初和祝莫莫聊起对方家庭的那些话语,莫名又来了一些兴致,随手给陈晴敲了一封回信,周六可以抽时间聊聊,邮件中还让陈晴顺便调查一下祝莫莫家庭的详细资料。
随后又处理了一些邮件,时间临近中午。
A女郎过来提醒,珍妮特大哥安东尼·约翰斯顿一家已经抵达,西蒙就离开了书房。
安东尼这些日子都在巴西,还是为了巴西第一大铁矿石厂商淡水河谷的私有化事宜,约翰斯顿控股最终还是决定拿下淡水河谷的一部分股份。
这件事西蒙前些日子也和老头子聊过。
还是当初的思路。
约翰斯顿家族不应该尝试插手全球所有主要的铁矿石厂商,因为这在将来必然会引发反垄断风险,而且容易遭遇精准针对。
老头子部分赞同西蒙的思路。
澳洲这边,约翰斯顿家族不会企图全面整合,而将主动留下另外一个明面上的竞争对手,但巴西那边,还是要插一手。
想要实际控制世界铁矿石产业,只是私下里达成联盟或默契终究靠不住,澳洲这边,背靠维斯特洛体系的约翰斯顿家族拥有足够的信心保持强势影响力,但巴西那边,即使不能抢下淡水河谷,也必须保证一定程度上的实际话语权。
其实就是入股。
西蒙对于铁矿石产业终究是外行,老头子的思路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和他不谋而合,因此也没有强求。
和赶来的安东尼一家招呼过后,距离午餐还有点时间,西蒙和安东尼来到一楼的一间书房,各自坐下,等女侍送上咖啡,安东尼主动说起刚刚结束的巴西之行:“基本已经确定,我们能够拿到15%的股份,日本三井大概是30%。”
关于西蒙的思路,提前也在电话里有过沟通,此时当然不用再多言,直接谈及结果。
西蒙点了点头:“这么说,巴西政府还保留着绝对控股权?”
“巴西国内也是有阻力的,这件事不能急,”安东尼端起咖啡啜了一口,把杯子捧在手里,继续道:“不过,想要让巴西政府出让更多股份,其实也只需要再来一次经济危机,到时候,巴西政府不想放手也得放手了。其实巴西经济最近几年表面繁荣,内里却严重失衡的。”
巴西经济在九十年代初期那几年一直上上下下,非常不稳定,两年前的墨西哥比索危机冲击拉美,也是巴西愿意推动淡水河谷私有化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最近两年,随着欧美经济复苏以及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发展进入快车道,巴西经济也迅速反弹,不过,以铁矿石和农产品出口为主要经济动力的巴西,很容易受到外部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这在无论以前还是西蒙记忆中的后来,都得到印证。这种产业模式使得巴西经济远不如中国九十年代开始的一条平滑上扬曲线,而是持续磕磕绊绊上上下下。
因此安东尼的说法基本正确。
只要遭遇危机,为了纾困,巴西政府就不得不卖家当。
这么想着,西蒙道:“那就最多三年,你知道,明年会有人对东南亚动手,到时候,整个亚洲经济都会陷入低迷,亚洲是巴西这些年的主要出口增长点,这种影响传导至拉美,最多三年。”
“三年有点短,至少五年之后,不过,这和我们已经没有太大关系,按照你的思路,我们只需要对淡水河谷保持一定的影响,不会再追求更多,着急的是日本人才对,”安东尼说到这里,笑了笑,接着道:“说起来,我们在中国的布局,也在很大程度上挡了日本人的路,那边现在对我们可不算友好。”
“那我抽时间多去几趟日本,修复一下关系。”
西蒙语带调侃,安东尼也立刻笑起来。
以西蒙次次不落地引发‘维斯特洛效应’的过往,他现在绝对是最不受日本欢迎的一个人,多去几趟,还不知道日本股市会如何哀鸿遍野。
说笑几句,安东尼又道:“我回来的飞机上看过自由党政府拟定的最新移民和劳工法案,不得不说,这才更符合澳洲的长远规划,真不明白那些政客以往都是干什么吃的。”
安东尼说的是维斯特洛体系和作为直接地头蛇的约翰斯顿家族悄然推动的最新移民与劳工政策法案。
其实最初还是西蒙亲自发起推动。
这件事要从今年3月份说起,经过最新选举,澳洲执政13年的工党政府终于下台,在野多年的自由党联合另外一个国家党组成联盟成为澳洲的最新执政党。
简单来说,澳洲的工党和自由党,大概对应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一个保守,一个开放。
自由党上台,按理说移民政策肯定要再次趋于开放。
幕后推动了这次大选的维斯特洛体系并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不过,因为工党倾向于高福利低税收,低税收倒是没问题,不断加码高福利,任何一个国家都撑不住,因此才有了这次大家默契之下地把工党赶下台的操作。
自由党上台,收紧福利政策,增加税收,这些维斯特洛体系都可以接受。
唯独移民,西蒙不打算放任。
不过,因为严重的地广人稀,澳洲又是一个长期缺少劳动力的状态,不引入移民根本不行。于是,西蒙参照了新加坡的思路,最新的政策是开放高净值移民,同时公开以法案形式引入低端劳工。
高净值移民进入澳洲,可以增加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
引入低端劳工,这一点以前当然不是没人想到过,只是推动起来比较困难,因为底层民众总是不那么聪明,一听说国家要引入劳工,明显是抢自己饭碗啊,这怎么能接受,因此一直很难推行。
这种结果其实反而造成了澳洲黑工盛行的状态。
这一次,随着维斯特洛体系不断对澳洲的控制与渗透,作为自己的后院,西蒙当然不遗余力,在舆论和竞选等各个层面全面发力,大笔资金砸下去,清晰地向反对者说明其中厉害,让澳洲底层认为只有这么做才更符合他们的利益,法案自然得以推动。
归根结底,西蒙还是为了自己的‘伊甸园计划’。
既然打算把澳洲打造成维斯特洛家族的伊甸园,那么,不只是塔斯马尼亚岛,可以说,整个大陆,都在某种程度上被西蒙作为自己的私人领地,西蒙很清楚多年之后美国因为民族过度多元化导致主体民族失势的混乱状态。
这种情况,西蒙当然不允许发生在澳洲。
因此,这次法案中涉及的低端劳工,如同新加坡那样,或者比新加坡还要苛刻,签证一年两次审核,为了避免‘日久生情’,最多在澳洲打工两年,然后必须走人,换下一批,基本上不存在入籍的可能。
随意和安东尼聊着,直到珍妮特亲自过来喊人,两人才离开书房一起去吃午餐。安东尼一家只在这边住了两天,也主动离开,没有过多打扰西蒙一家的私密时光。
不过,其实这边也到了差不多离开的时间,计划这一周结束,下周就返回北美。
时间很快来到9月7日,周六。
如果不是A女郎提醒,西蒙还差点忘记了某件事,这天傍晚时分,庄园别墅二楼一间私密的小书房内,外面一家人正在准备BBQ,西蒙临时抽出时间过来。
A女郎已经准备好视频通话设备,西蒙这边,墙壁上的100英寸投影银幕将作为交互界面,至于中国那边,大概就是一台电脑。
通信接通,西蒙首先看到陈晴。
陈晴只是笑着和自家老板摆了摆手,打过招呼,就把位置让开。
然后,一个穿黑色长裙的女人就坐在了镜头前,女人外貌和祝莫莫有些相似,不过,正如祝莫莫当初所说,自己妈妈属于比她还漂亮的那种,眼前女人明显属于抵抗住了岁月侵蚀的妖精类型,一眼让人分不足年龄,白皙圆润的鹅蛋脸,相比祝莫莫,更符合西蒙的审美,整个人还带着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迷人韵味。
西蒙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望着投影仪银幕,带着无线耳机,而通话的另一侧,祝莫莫母亲莫一菱看到的,就是一个年轻外国男人靠在宽大书桌后面的皮椅上,含笑望着自己。
即使这些日子已经反复酝酿这次视频通话的情形,真正面临这位身家1.5万亿美元高高在上的超级富豪,哪怕从小到大性格强势,哪怕对面的年轻人似乎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哪怕两者之间实际相隔千万里,莫一菱还是天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拘束,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主动开口争取话语权。
中国这边四合院内的一间书房里,陈晴、林素、祝莫莫和这些天也一只留在京城的祝莫莫小姨莫五菱,看到莫一菱坐在电脑前的反应,心思各异。
祝莫莫内心更是感慨:母亲大人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呀!
最终还是西蒙首先开口:“你好,莫女士。”
莫一菱终于回过神,连忙收起思绪,招呼道:“你好,维斯特洛先生。”
随即反应过来。
这个外国人,中文实在是太标准了,差点让她忘记自己是在和一个外国人说话。
西蒙望着投影银幕上女人的小表情,微微勾起嘴角:“所以,你想要和我谈谈?”
莫一菱悄悄做了个深呼吸,镇定下来,点头道:“是的,维斯特洛先生,我希望你能放手我的女儿,她还只是个孩子。”
这么说着,悄悄挺起腰身直视电脑屏幕的莫一菱身上某种女强人气质开始迅速浮现,以至于,祝莫莫听母亲突然说出这番话,即使已经有所准备,但想要开口打断,到底没能鼓起勇气。
另外一边,西蒙对于莫一菱的话语也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更是没有受到女人气质变化的影响,而且还爽快地点头道:“只要这是莫莫的个人意愿,我这里没问题。我从来不勉强自己身边的女人,她们都是自由的,随时可以离开。“
这下轮到莫一菱愣住。
没想到,对面这个男人会这么好说话,而且……好吧,怎么能这么好说话!
心中莫名生出一些怒意,莫一菱瞪着电脑屏幕:“维斯特洛先生,看来你并不在意我女儿。”
西蒙透过投影银幕欣赏着莫一菱愠怒模样,女人大概没有过视频通话的经历,因此不知道盯着电脑屏幕没用,应该看向摄像头。
西蒙当然也没有提醒对方的意思,反而笑起来:“莫女士,你让我想起了孔子的一句话,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我不答应放你女儿离开,你肯定会非常生气,现在,我答应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生气,这让我很为难。”
噗嗤——
听到西蒙这么说,祝莫莫忍不住直接笑出声来。
莫一菱也顿时尴尬,还有些再次出乎预料,而且,这个男人,实在可恶。
只是完全没想到西蒙会那么容易松口,这让莫一菱准备的很多强势说辞都无用武之地,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软弱,这么‘没用’,莫一菱根本不会再和对方纠缠什么,但,这一次,终究不一样。
为了这次通话,她可是在北京滞留了一个星期。其实也就是说,她被某个男人晾了一个星期,家乡那边因此落下一堆工作,还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归根结底,虽然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承认,但莫一菱明白,自己今天发挥失常,终究还是因为对面这个男人身份的缘故。
拥有1.5万亿美元财富的超级富豪,莫一菱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当然明白,如此庞大的资本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女儿的缘故,大概,自己一个中国偏远小城的常务副县长,一辈子都不太可能和这样的大人物产生什么交集。
再次悄悄做了个深呼吸,莫一菱道:“既然这样,维斯特洛先生,我还有一些其他条件。”
西蒙觉得这次自己不应该太好说话,于是就摇头:“莫女士,你这么说就太不合理了,既然我已经对你女儿放手,你不可能再向我要求其他。”
这就对了!
莫一菱顿时找到感觉,针锋相对:“这是我女儿应该得到的,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个……小姑娘。”
“……”
旁听的祝莫莫没想到母亲大人会说的这么直白,很有点捂脸的冲动。
西蒙当然也明白莫一菱指的是什么,却是坚持摇头:“但是,莫女士,你或许也知道,我们西方人并不是太在意这一点。”
莫一菱跟着立刻摇头:“不,维斯特洛先生,既然你这么通晓中国文化,肯定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同时也应该非常在意。”
“……”
祝莫莫都想要捂脸了。
莫五菱听着自家老姐和西蒙·维斯特洛争执这个,也有点想要捂脸的冲动:姐姐啊,你一个做母亲的和女儿男人争执这个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