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ibe人氣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 線上看-第一千零五十三章,雙尾彗星分享-4y1rn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PS:今天有事,提早更新了。
阿尔弗雷德没有马上离开莱恩的公爵城堡,他作为莱恩事实上的封臣,除了拜会莱恩之后还必须拜会苏莉亚。
当然相比起好说话的莱恩,苏莉亚王后那里要难对付得多,因为苏莉亚和阿尔弗雷德之间的交情其实有限,公事公办之下,阿尔弗雷德必须详细汇报他这次远征的兵力,对领地的安排,当遇到问题的时候应该找谁。
这就没法糊弄过去了,阿尔弗雷德拿着预先写好的报告,去办公厅里面找苏莉亚。
结果也不知道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牧首到了办公厅的时候,湖中仙女也在,女神正在和苏莉亚手拉着手笑着说些什么,见到阿尔弗雷德出现还笑嘻嘻地说道:“阿福来啦,你也要去远征啦?”
“呃,是的。”阿尔弗雷德很尴尬,跪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幸好湖中仙女也没有为难他,只是让他说一下这次远征的军队规模。
阿尔弗雷德这次远征的规模挺大,毕竟是维克马大主教的征召,他带走了领内的所有精锐和大半生力军。
包括阿尔弗雷德在内的十五位圣殿骑士、十二位医院骑士。
六位战斗牧师。
二十二位大剑士。
芙蕾雅古教堂区的一队长戟兵,一队剑盾兵和一队弩兵。
两队圣武士和两队鞭笞者苦修士。
以及少量随军人员。
以一个连队90-120人来算,阿尔弗雷德这次要出动800多人,已经算是精锐尽出了。
说完之后阿尔弗雷德明显感觉到苏莉亚王后有点不悦,毕竟阿福的军队在某种程度来说是布列塔尼亚的军队,不过湖中仙女倒不是很在意,女神整了整裙角,不太在乎地点头:“那么,一路顺风!”
“是!”阿福如蒙大赦,赶紧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牧首没有再拖延,在汇报完成之后,他尽自己所能快速召集了军队,踏上了前往布伦瑞克的道路。
大军从穆席隆出发,沿着格瑞斯莫瑞河前进,穿越吉索莱奥克斯公国,进入蒙特福特公国,阿尔弗雷德有幸在蒙特弗尔城堡见到蒙特福特公爵福德,福德这些年由于帝国和布列塔尼亚贸易的繁荣,使得公国的关税收入屡次突破新高,公爵家族世代和帝国瑞克领的关系相对来说不错(当然也不总是朋友),因此他很大方地免了阿尔弗雷德军队的过关税。
军队在蒙特弗尔驻扎一晚之后顺利过境,穿过斧咬隘口在二月底抵达了帝国边陲城市赫姆加特,这座被鼠疫摧毁了一次的城市如今全部重建了一遍,还借着帝国和布列塔尼亚贸易合约的签订成为了双方最重要的贸易城市。
在这里,阿尔弗雷德十分意外地遇见了当初和莱恩多次相遇过的猎魔人艾伯尔,在听闻了阿尔弗雷德的消息之后,艾伯尔和他麾下的六名猎魔人决定跟随阿尔弗雷德一起前往布伦瑞克,进行远征。
三月份,帝国瑞克领,瑞克瓦尔德森林之中。
“我以为猎魔人会永远流浪。”阿尔弗雷德骑着一匹白色战马,朝着艾伯尔笑道:“但没想到,你会在赫姆加特定居。”
“我没有在赫姆加特定居。”猎魔人艾伯尔现在已经是猎魔大师,然而多年的清理鼠辈和邪恶的生涯已经让他的外表看起来像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他的头发已经白了不少,原本极为锋利的气质也逐渐温和而且内敛起来,他苦笑了两声:“我尽力让我的学派在赫姆加特扎根,由于之前的鼠疫和毁灭,赫姆加特的居民和贵族们需要有人来帮助他们对付邪恶和清理怪物。”
“这不是很好么?”阿尔弗雷德一身银甲白袍,牧首的依然保持着自己阳光的心态和热忱的笑容:“各取所需。”
“暂时如此。”艾伯尔的身后背着两把剑,腰间挂着火铳,他显得有些疲倦:“可不会总是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我们彻底清除了怪物,那么这里的人们就会不再欢迎我们,如果邪恶没能够得到遏制,这里的人们则会觉得我们并没有能力帮助他们,但如果长时间保持均势,不用多久,就会有流言出现,说这是我们养怪自重,最后也会被仇恨和敌视。”
“但你们必不可少,如果不是猎魔人始终在吾主的光辉之下清理腐化,消灭邪恶,旧世界不知道还会产生多少变异。”阿尔弗雷德对此也无可奈何。
“旧世界的变体便如疾病一般,它是可以传染、极具毁灭性的恐怖威胁。”艾伯尔点头:“每年都有新的变异婴儿出身,人们会立刻把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变异婴儿投进火堆中,但当变异落在他们自己身上或是他们所爱者的身上时他们就会在自己神圣的职责上大打折扣并做出最可耻的选择:躲藏。”
“这确实是个问题。”阿尔弗雷德苦笑着说道:“我们都很清楚这样非常残忍和无情,领民们也绝不会欢迎一群闯入自己家里面将孩子夺走的人。”
“所以我们离开赫姆加特只是时间问题。”艾伯尔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习惯了。”
“地图上来看,前面有个村庄,牧首大人。”军队继续前进,阿尔弗雷德和艾伯尔挺多话题聊,时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下午三四点,一位圣殿骑士说道:“或许晚上我们可以到村庄里面去过夜。”
“没有村庄可以容纳我们八百多人的军队过夜。”阿尔弗雷德直接反驳道,牧首不悦地说道:“还有,很少有村庄能够提供我们八百多人的伙食!切忌不要扰民!这里不是布列塔尼亚!不是我们的领地,收起你们打算从村民那里获取食物的想法,清水、面包、咸肉!足够我们坚持到下个城镇了。”
“是!”圣殿骑士们被阿尔弗雷德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有点委屈,行军的气氛有些僵硬,彼此间的话也变得少了很多。
阿尔弗雷德见状长叹了一口气,他对军纪抓得也算是很紧了,可是毕竟极少有人能做到莱恩那种程度,再者莱恩对后勤一向搞得很好,老近卫军的伙食全世界闻名,但阿福自己本人可没有莱恩的财力,一路上这八百多人有少量啤酒、大麦面包、咸肉供应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了。
正义教会内部没少出现神职人员或者宗教骑士敲诈勒索平民的事情。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牧首如是想到。
随着黄昏逐渐降临在阴森幽暗的瑞克瓦尔德森林大道之内,一股异样的动静笼罩着可怕的森林,猎魔人艾伯尔脸色微变:“林风带腥!牧首阁下!附近有野兽人!”
“不是有(只)野兽人!而是有一大群野兽人!”阿尔弗雷德更是脸色剧变,牧首大人马上示意掏出指南针,然后伸手示意士兵们准备战斗:“士兵们!打起精神来!是野兽人!”
军队瞬间开始进入战斗模式,尽管稍微有些慌乱,而且准备不足,但阿尔弗雷德的军队在穆席隆也没少和野兽人还有亡灵残部交过手。
长戟兵结阵,剑盾兵排成队列,骑士们长剑出鞘,猎魔人们火铳上膛。
阿尔弗雷德双手握紧了自己带有双尾彗星标记,在火焰中燃烧的战锤,牧首默默地念诵正义之神和人神查理曼的名讳。
战斗之前,如此平静。
“吼呜!”“吼呜呜呜~”
吼声划破了瑞克瓦尔德森林昏黄的天空。
森林中出现了大群野兽人军队,它们在一头山羊大角兽的率领之下从四面八方冲向阿尔弗雷德!
阿福握紧手中的战锤,敌人的数量很多,以部落行动的野兽人正常来说不应该那么多,一两百人就是极限了,可现在看来,敌人足足有三五百。
这不正常!
然而阿尔弗雷德没有那么多思考的时间,大群的角兽已经跟随着山羊大角兽出现,它们衣着破烂,手中的武器锈迹斑斑,阵型混乱无比,但都无脑地跟随着山羊大角兽,跟随着那面使用人皮制作的野兽人战旗:“吃……肉……新鲜的……肉!”
“放!”弩手们开始齐射,收割那些鲁莽的野兽人,劣角兽战群同样从林间出现,使用骨箭和木箭反击,混乱的野兽人阵型散乱,它们就这样直冲向阿尔弗雷德军的盾墙。
战斗开始。
就在林地之中,各色武器挥舞着,鲜血洒在冻得十分坚硬的土地上,盾牌声音来回响动,不断响起各色战吼,有些是属于人类军队的,有些是属于野兽人的,但阿尔弗雷德始终在冷静指挥,他让旗手和鼓手奋力向前鼓舞士兵前进,在军阵中大喊着口号激励士气,长戟兵们使用锋利的戟尖刺穿野兽人的身体,剑盾兵们使用盾牌抵挡住野兽人的武器,然后将剑刃劈开野兽人结实的皮甲的血肉。
野兽人这次遇到硬茬了,阿尔弗雷德的八百人显然不是可以随便击溃的,它们最强壮的大角兽开始加入战场,这些身披重甲使用巨斧或者大砍刀的野兽人精锐终于撕开了人类的防线,长戟被它们格挡开,斧头击碎了盾牌,整个人类阵线开始扭曲起来。
“灵魂烈焰!”就在艾伯尔和几位猎魔人熟练地用细剑或者刀斧砍杀野兽人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举起了他的神圣战锤,赤红色的火焰化作白金之光,点燃全场,野兽人们在这金光之下皮毛燃烧,手捂双目,冷酷的牧首随即下令大剑士和骑士们加入战场,圣武士和鞭笞者跟上。
骑士和大剑士们给战场带来的变动是毁灭性的,没有怪兽甚至是巨兽部队,野兽人无法对抗这些人类的精锐。
那位山羊头的大角兽意识到情况不妙了,可就在这时,一瓶鸡尾酒已经砸在了他的身上,猎魔人艾伯尔朝着所有人吼道:“敌人已经被我标记了!”
“杀!”阿尔弗雷德亲自冲锋,牧首在战马上压低了身体,躲过了野兽人的大砍刀,然后旋动战锤,火焰和钢铁砸在了山羊大角兽的头颅上,大角兽脑袋爆开,黑色的鲜血成片地从两根犄角洒下,这头大角兽呜咽着横向挪动几步,跌跌撞撞地试图逃进森林,阿尔弗雷德立即补上一锤。将它彻底击毙。
这三五百野兽人很快就崩溃,留下了两百多具尸体仓皇逃窜。
“这不正常。”阿尔弗雷德朝着艾伯尔喊道:“为什么这里会出现如此规模的野兽人?”
“显然我们打扰他们进食了!”艾伯尔收起武器,猎魔人神色焦急:“附近一定有村落受到了围攻,快,否则我们只能看到满地的骨头和烧焦的废墟!”
“没错!快!”阿尔弗雷德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牧首抓过地图:“附近的村庄是——坏笑村!”
“所有人,扔下所有行李,留五十个人看护伤员,剩下的全部跟我来,立即赶往坏笑村!”
“是!”
阿尔弗雷德和艾伯尔率军急行军接近一个小时,终于赶到了这个距离最近的村落,在落日的余晖之下,森林正在燃烧,村庄黑烟滚滚,这一幕几乎令阿尔弗雷德感觉到怒火攻心。
来迟了么?
村庄里面传来人类的呼声和武器撞击的声音,牧首和猎魔人见状忍不住喜悦地对视了一眼,幸好没来迟,村庄的村民们还在抵抗!
然而,接下来出现的一幕,令阿尔弗雷德和艾伯尔目瞪口呆。
村庄之内亮起了漫天的金色火焰之光,只见数头角兽被当场轰飞上天,摔在地上砸成了一团烂泥,一个年轻村民的吼声盖过了野兽人的呼声。
“为了查理曼,为了帝国!”
在倒塌的房屋和黑色的浓烟中,年轻人自金色火焰中现身,他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留着一头金色的中分长发,穿着一身铁匠的衣服,手中拿着一对打铁的重锤,他的身材异常高大而且健壮,英俊不凡的脸上带着对野兽人入骨的仇恨和愤怒,年轻人选择了最为鲁莽的打法,他直接孤身一人冲向野兽人兽王的所在之处。
这个人一定是疯了!阿尔弗雷德赶紧下令军队去营救村庄和村民,牧首心想可惜了,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今天却要死在第一次战斗中。
结果几秒之后,阿尔弗雷德和艾伯尔再次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只见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身体仿若一道耀眼斑斓的流星,他所过之处手中的两把铁锤就像是翩翩飞舞的蝴蝶,瞬间撕裂了所有试图前来阻止他的野兽人,熠熠生辉的光芒射向四面八方,如黄金般地闪耀。
角兽长矛群被成片轰飞上天或者砸成一团团血雾,嘶叫萨满的法杖被震成碎片,在金色的火焰中被烧成灰烬,没过两分钟,年轻小伙直接杀到了兽王的面前。
阿尔弗雷德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圣域强者?
这还没完,牛头的野兽人兽王接受了这个年轻小伙的挑战,它挥出大砍刀一刀就砍向年轻小伙的胸口,准备将这个家伙的脑袋献给黑暗之神。
年轻小伙闷哼一声强行扭转动作,直接在野兽人兽王惊讶的眼神下一锤拦在胸口挡住了大砍刀。
另一只手,举起了剩下的一把铁匠大锤。
锤身之上燃烧着可怕的火焰,而且形成了两道长长的尾迹在空中上下翻腾,在年轻小伙的意志之下如彗星般落下,砸在兽王的脑门之上。
野兽人的牛头脑袋瞬间粉碎,金色的红光盘旋折射着向外四散而去,将整个黄昏的天空照得如镀上了一层黄金般明亮,兽王的身体紧跟着头颅一起炸裂,它健壮的身体就像玻璃般爆碎,彻底解体。
野兽人战团崩溃了,并迅速被阿尔弗雷德的军队屠杀殆尽。
可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年轻小伙的身上。
“双尾彗星?!”阿尔弗雷德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传说中,查理曼大帝将会在他所创立的帝国面临危难之时,与双尾彗星一起回归……,救世者路德维希在摘下皇冠离开的时候也有类似的话,难道……”
牧首赶紧打马朝着年轻小伙所在之处而去,此时战斗已经结束,年轻小伙的周围,野兽人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没有任何污秽是他的一合之敌。
“谢谢你的支援,正义的牧师。”年轻小伙也注意到了援军,他朝着阿福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你的人帮助了我们,坏笑村感谢你们的支援。”
“你是?”阿尔弗雷德赶紧翻身下马,他甚至微微低头,表示对圣域强者的尊重。
“我?我就是坏笑村的村民啊!”年轻小伙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可怕的事,他放下一对大铁锤,从腰间取出水袋,喝了一大口,碧蓝的双眼中满怀感激。
“哦对了,我的名字……我叫做沃腾。”
“沃腾?”
年轻人胸口的衣服散开了,在他的胸前,有一个形状和双尾彗星图案一模一样的胎记,在黄昏的天穹之下,微微反射着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