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3e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十四章 談判破裂讀書-ri6ha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跟他又闲扯了一个小时,卫华始终不提来意,他不提我就不问了。
别的不行,扯淡聊天,还没有哪个外国人能绕得过中国人,中国人最擅自的武功,可不是李小龙的截拳道,而是打太极。
卫华虽然说什么,都是用请教的语气,却哪哪儿都透着一股子优越感,无来由优越感,我最烦的那种优越感。
我好奇地卫华道:“卫总,你祖上是哪的人啊?听你这口音,不像是南方人啊?”
卫华似乎并不太想讨论自己的出身,只是一笔带过道:“我祖籍河南周口人。”
我笑着说道:“哎呦,河南人啊?(二声)那你父亲,还是你爷爷那辈儿偷渡过去新加坡的啊?不对,不对,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他们是什么时候过去国外的啊?”
卫华脸色有点难看地回答道:“他们很早以前就过去了!咱们谈谈正事吧?”
我哦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你就是过来找我闲聊的呢,原来还有正事要谈啊?那谈呗!是准备谈中新双边贸易差额啊?还是谈双方旅游免签证及移民政策啊?”
卫华正了正色道:“是这样的,你可能也听说了,我投资了东莞的那个全国最大的水上乐园。”
我点了点头道:“嗯,刚听说不久,你是增资吧?”
卫华摇了摇头道:“原来只是增资,不过现在我是最大股东了!你也知道,我们卫华集团最擅长的就是酒店,旅游业投资。这种大型游乐场,对于我们卫华集团有着很大的吸引力,毕竟中国的旅游业正在蓬勃发展,每年游客的流动量都是成几十倍的增加。中国游客的消费水平也在逐年的提高,这个项目我们卫华集团十分的重视!我们觉得潜力无限!”
我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没发表任何意见。
卫华接着说道:“你也知道,前段时间遇到了一点土建方面的难题,不过都解决了。”
我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也知道,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卫华笑了笑道:“当然和你有关系,我们水上乐园建起来了,你的地才能值钱!不然,你买的地,就是块死地,什么也干不了!”
我嗯了一声问道:“那又能怎么样?”
卫华看了看我,问道:“又能怎么样?那你的地不是白买了啊?不过,现在我可以帮你!”
我笑着说道:“洗耳恭听!”
卫华看出了一张规划蓝图,指着上面说道:“你的这块地,和这块地给我,我同意你入股我们水中乐园这个项目,建成后,我保证三年内你可以回本,并且看到效益!”
我看了看这两块地,一块是在他们水上乐园的正大门对面,一块是在必经水上乐园的路中间。
我很快就拒绝道:“对不起,卫总,我的这两块地是非卖品,而且我都规划好要做什么了?”
卫华劝我道:“你的这块正对我们大门的地,你做什么都很难有发展空间,还不如直接划给我们,做为停车场,你这样等于入干股了,年年可以分红,而且你什么都不用做,这不是很划算的一笔买卖吗?”
我一拍大腿道:“是啊,卫总,你这倒是提醒我了,我建个立体停车场收费多好呢,反正你乐上乐园的游客也没地方停车,这一年下来的停车费也是挺可观的,估计比你那分红强得多啊!要这么说,我还真不能卖了!你看,我即帮你解决了停车问题,又不要你掏钱,你占大便宜了!”
卫华变得有点急躁道:“你建停车场和我建停车场能一样吗?”
我明知故问道:“能有啥不一样?你建的停车场能停飞机啊?”
卫华有点着急了,可又要有所隐瞒,只是说道:“你建个立体停车场,能有多少个车位啊?你知道投资成本要多少吗?就按着现在立体4层4车位算,16个车位的就要30多万,你至少得做10个吧?这才160个车位,就得300多万,还没算地平,栏杆,收费系统。160个车位,一个小时3块钱,你一天8个小时一个车位就24块钱,我算你全部停满160个车位,一天也就3840块钱,一年140万,除去11%的营业税,剩120万,还没算人工,维护,保险,电费。你一年就也100万到头,3年你才能收回成本。我说得可是,一年里所有车位每天都是满的,你要知道水上乐园是有淡旺季的,一年也就4月开始到10月结束,也就6个月时间。你怎么做啊怎么收回成本啊?我是为你好!”
我哦了一声道:“我发现了,全天下人都是为我的!卫总这是为我好了?那卫总你拿过去做停车场又有什么区别呢?你做不也一样亏?”
卫华得意地说道:“我做当然不一样,我要做个地下三层的停车场,最底下2层是停车用的,最上面一层是大型商超,洗车店,精品店!而且这停车场只有一个通道,就是只能通向水上乐园,还必须得通过我们这些店铺。我这叫带动经济效应。”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说道:“你要是这么做了,那我周边其他的地不都废了,我建什么都没用了!”
卫华被我说穿了心思,急忙补救道:“那也不是啊,这周边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做的!再说了,你只要加入了我的投资,,把你的两个块给我,你就等着分红就是了,还需要操心那些地吗?我早和你说了,要你加入我集团,你不肯!现在又有机会了,你好好考虑下,机会难得啊?”
我看着这张蓝图,心里想着,他要我那块地又是想干什么呢?那块地是通向水上乐园的必经之路,总不能也是做停车场吧?是啊,他不是要做停车场,他是怕我在那里建个停车场,这样很多游客可能还没到他的地下商超,就把车停在我的那块地上了,他是担心客流量。那块地他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
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了起来,道:“你也不用急,咱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想把这块地弄旺起来。只要客流量上来了,咱们做什么都能赚到钱。这地呢,不是我一个人说得算得,我还有合伙人,我得征求下他的意见,原则上我是一块地都不会出让的!”
卫华脸颊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我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他还是忍住了,说道:“我提出的条件是一般人都无法抗拒的,除非是傻子,和钱过不去!我不知道我都提出了这样的条件,你还有什么理由会拒绝我?至于你的那个什么合伙人,他就是个农民,他懂什么?还不是你说得算,再说,这边大部分重要的地,不是都在你一个人的手上,我去土地局都查过了!咱们也别兜圈子了,我的工期不等人,再晚点雨季就要来了,我要赶在雨季前,把地下室全部做出来!你要什么条件,你直接说好了!”
我笑嘻嘻地说道:“生意就是讲究再商亦商的,这么大的投资,我肯定要和董事们讨论一下,我们公司不同于你的公司,你可以一个人说得算,我这不行啊!”
卫华哼了一声道:“还以为你是快言快语的人呢!别和我打太极了,条件你尽快拟出来就是了,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答应你!但你可别再一再挑战我的耐心,到时候……”
我盯着卫华问道:“到时候怎么样?还想在我的地盘撒野啊?不会叫你那几个保镖揍我一顿吧?那几个在我眼里就是个摆设!”
卫华不屑地说道:“幼稚!你大概是忘了你们万众的股价,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吧?我如果感兴趣,这会儿和贺家一起阻击你,到时候可是鸡飞蛋打,什么都得不到,还得赔个底朝天!”
我切了一声道:“你不幼稚啊?用这个威胁我?我还告诉你了,这地我是肯定不卖了,而且我还不建停车场了,我看你的游客怎么停车?”
卫华哼了一声道:“我只是觉得你的地更适合,而不是一定要你的地,水上乐园这么大块地,我在哪儿还做不了一个停车场啊?”
我哦了一声道:“那就最好了,你建你的,我建我的!咱们互不干扰!请吧?咱们话不投机!”
卫华重重地将只抽了几口的雪茄,按在了烟灰缸里,站了起来,狠狠地说道:“你还是年轻啊!根本就不知道资本的厉害!咱们走着瞧!”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不送!”
卫华带着人下楼,我就马上直接跑去监控室,看着监控器的画面,听着卫华的话。
卫华一进电梯,就大发雷霆道:“什么玩意儿!蠢货!”
他旁边的一个黑衣人急忙说道:“是啊,他们大陆人都是死脑筋!”
卫华一个耳光扇了过去,骂道:“我说你们都是蠢货!买块地就不研究下,停车住宿问题!一个游乐园你都靠门票能赚个钱啊?都不够电费的!中国全国最贵的游乐园,除了迪尼斯外,通票也就200块一张,40个亿的投资,你知道要卖多少门票吗?蠢货!这部分的收益才占60%,60%知道吗?剩下的40%才是关键!”
黑衣人被打了,也不怨恨,问道:“他不卖那块地,咱们自己建就是了,反正这么大块地!”
卫华指着他鼻子骂道:“我怎么有你这么个蠢货的侄子啊?你建一个停车场能有多少收益啊?还不如多加一个水上项目!没有停车场,这会令咱们失去很多客源的!还有啊,你怎么知道,他那个脑子在想什么?这个人很危险!”说完,突然看了看监视器,一双眼死死地盯着看。仿佛可以通过监视器看到屏幕对面的我一样。
深思过后,我决定马上去趟东莞,无论如何我得稳住兰毛爸爸,一定不能让他动摇。
兰毛爸爸的致命要害不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在他儿子身上,要稳住他爸爸,就得先去找兰毛。
夜色已经深了,阿廖开车到了广州的时候,已经是广东人讲的下半场时间。
夜晚10点钟的广州,才是真正热闹的时候,年轻人都才刚刚出来活动。大排档,D厅,酒吧,卡拉OK才刚刚营业。
兰毛告诉过我,他演出的酒吧,这家酒吧沿江路一带的酒吧街里,算是比较出名的。
我觉得自己好像很久没去过酒吧了,穿的也有点不合时宜,不太适合就酒吧,还特意和阿廖一人买了一套混夜店的衣服,走进了酒吧。
这件酒吧是现场LIVE吧,台上从8点开始,就一直有人表演,但通常这个时段表演的歌手,都是比较没名气的新手,因为酒吧的人寥寥无几,我们到的时候,已经10点半了,人开始陆陆续续地多了起来。
我和阿廖想找靠舞台近一点的台子,可惜都早早地被人订光了,就坐在了离后台比较近的一张桌子上,一看酒水单,好家伙,都是有最低消费的,而且就都贵的吓人。随便什么一打啤酒都是200以上起价,来只7年以上的芝华士就得1000多。哪来的那么多7年,10年的芝华士啊,都是灌水的!我们要个打啤酒,躲过服务生鄙视的眼神,享受着年轻人的世界。
台上一个红发女郎,黑色抹胸,齐臀超短牛仔裤,坐在高脚椅上,慵懒地拿着有线麦,唱着不知名的英文歌。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酒吧驻唱的这些歌手,都得会上几首拿手的英文歌,这才能算的上是个酒吧歌手。
人越来越多,吵杂声几乎盖过了歌声。
突然,灯光一暗,所有人突然都静了下来,探照灯一晃,主持人拿着麦走了出来介绍道:“今晚的重头戏来了,大家相比都是在等我们的walled village乐队吧?他们来了!”
我还纳闷呢?还来个外国乐队啊?够下本钱的啊?
仔细一看,上来三个帅气的小伙子,不正是红绿灯组合的红毛,黄毛和兰毛吗?
唯一不同的是,三个人的头发颜色虽然没变,但发型却截然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