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0b7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討論-第一〇一章 我來自他的夢境看書-lp95s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2016年11月,距离卓杨遇袭后隔断与外界的所有感官联系,已经整整一年了。他现在就是个标准的植物人,陷入深度睡眠中。
才进入十一月,终南山就飘起了零星的雪花,蔻蔻站在峪口,朝着山谷深处发呆,雪花悄悄触碰在她的脸上和眉间。
蔻蔻最近一段时间,时常梦见这一片山,梦见这里的山谷。
她还在梦里看见了卓杨。
蔻蔻那个怪异的梦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她睡着之后,而且梦境越来越清晰。梦里有雄伟的雪山,山脚下是大海,还有连绵起伏的雪山,山峰一座连着一座。
这些山她都没有见过,不知道它们在哪里,但梦里的终南山却就在眼前。
梦里还有火,还有战争。可更多还是无边无际黑暗的迷雾,而卓杨就在迷雾里。
这几天,蔻蔻开始在梦里看到卓杨,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她能感觉到那就是他,准确无误。
卓杨陷入在黑暗的迷雾里,怎么也走不出来,他冲到哪里,迷雾就笼罩在哪里,他始终出不来。
蔻蔻好着急,她想跑进去拉着卓杨的手,把他带出来,可她在梦里跑呀跑,却怎么也无法靠近,怎么也摸不到他。
昨天晚上,蔻蔻急得在梦里哭了出来,把自己哭醒了。醒后她紧紧抱住深度睡眠的卓杨,眼泪还在流。
她知道,卓杨如果能冲破笼罩他的黑暗迷雾,就能在她身边醒过来。
梦里面,卓杨很危险,黑暗中有很多魔鬼不断冲向他,想杀死他吞噬他。卓杨勇敢地同魔鬼作战,不停打退他们。
那些魔鬼还试图从迷雾的黑暗中冲出来,来抓住蔻蔻,可每一次都被卓杨将他们赶走或着杀死。
梦里到处都是火,但火的光明驱不散黑夜里的迷雾,蔻蔻鼓起勇气,举着火把朝迷雾里的卓杨跑去,可还是怎么也跑不到他身边。
早上起来后,蔻蔻给卓杨洗了脸,又给他按摩了全身。
她不知道卓杨在做什么梦,梦里有没有她。已经一年了,不知道卓杨在梦里经过了多少年。
几年前,他们一起看过《盗梦空间》,电影很烧脑,能完全看懂的人不是很多。
《盗梦空间》讲,最深度的梦境叫迷失领域,人一旦陷入到这一层,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会永远迷失在这里面。
梦里的时间流逝和真实中是不一样的,尤其在迷失领域的梦境里,一生已经过去,现实中却可能只是一瞬。如果没有清醒意识到这是个梦境的外人进来引导,陷在迷失领域里的人永远也走不出来。
蔻蔻知道那只是一个电影,是一个商业文艺作品,可她还是不由自主把电影的设定和卓杨现在的情况联想在一起。
卓杨哥哥迷失在梦里了吗?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梦?有没有找到醒来或者回来的路?
我该怎么成为一个像电影里那样的介入者,该怎么把卓杨从梦里带出来?
蔻蔻决定从自己的梦境内容里寻找答案,所以她走出山脚下的小院,来到旁边的峪口。
山谷为峪,这个山谷她在梦里见到过,虽然梦里不是这个样子,梦里没有台阶,但两侧山的形状没有变。
山谷里,蔻蔻只进去过一次,还是七年前卓杨带着她走进山谷,去了一趟留仙观。
蔻蔻沿着台阶慢慢走近山谷,一边走一边看,稀疏的雪花在她四周飘落。
留仙观所在的谷地她在梦里也见到过,但梦中并没有道观,似乎只有一座木楼,木楼很小很精致。
耶无疾没有在留仙观里,只有他的徒弟修正在里面扫地。蔻蔻知道耶无疾在留仙观上方的五圣山上,她抬头看向那里,耶无疾在五圣山顶也快一年了。
蔻蔻知道耶无疾在那里也是为了帮助卓杨,帮他找到回来的路,帮他醒来。
她沿着湿滑的山间小道攀上五圣山山顶,已经须发皆白的耶无疾听到动静,从打坐中睁开眼睛。
“耶先生,我在梦里看见卓杨了,他陷在黑暗中。”将近一年的中文学习,蔻蔻如今可以用中文和这里的人无障碍交流,她甚至能听得懂这里的方言。
“耶无疾拜见圣女。卓杨师兄他,需要指引。”
“怎么指引?你为什么称呼我圣女?”
“师兄在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里,他在梦中走了很远之后,才找到了你。你现在就在他的梦中,梦里你是圣女。”
“耶先生,你是说,我就在卓杨的梦里?和他在一起。”
“是的。圣女,不用担心,你就是师兄梦里的指引,你会带着他回来的。”
“我现在该怎么做?”
“等待。”耶无疾说:“师兄是英雄,梦里的锦绣世界没有让他迷失,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他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也一直在找你。”
“尊敬的圣女,师兄已经找到了你,也就找到了梦里的指引。他只需要再找到自己,想起自己是卓杨。”耶无疾说:“等到师兄他想起自己来自哪里,想起自己是谁,就找到了回来的路。”
“耶先生,你说我是卓杨梦里的圣女,是他的指引。他不是已经找到我了吗?为什么还需要指引,他认不出我吗?”
耶无疾思索了片刻,说到:“就如同锁和钥匙,师兄找见了你,就是找见了锁,找见了正确的方向,但他还需要钥匙。”
“应该去哪里找钥匙?”
“我不知道。”
“耶先生,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因为我来自卓杨师兄的梦境。”
“你在他梦里见过我吗?”
“是的,我见过。你是代表光明的圣女。”
蔻蔻看着苍老的耶无疾,摇了摇头:“我想不起来了。耶先生,你来自卓杨的梦境,不知道他的钥匙在哪里吗?”
耶无疾说:“不知道,我没有等到那一天。”
“你的意思是说,你在梦境里并没有亲眼看到卓杨回来。”
“是的,没有看到。”
带着深深的疑惑,蔻蔻回到了山外的小院里,她并没有完全听懂耶无疾的话,就像没有完全看懂《盗梦空间》。但她知道,有些事情耶无疾也未必会看清楚,比如说卓杨在黑暗的迷雾中被魔鬼包围。
但蔻蔻觉得耶无疾有一点说的很对:要让卓杨在梦里想起他自己是谁,想起这个世界。
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