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qys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獨步成仙-2914章 恭送師祖看書-7fo9b

獨步成仙
小說推薦獨步成仙
“远来是客,道友不妨现身一叙。好让我灵霄宫尽一下地主之谊。”眼前这华服男子,也就是灵霄宫的现任宫主胡千山扬声道。
“尽地主之谊就算了,你们自行其事吧。”虚空中白云聚啸成的巨脸道。
“看来道友这是客气,可到了灵霄宫,胡某若是不好生招待一番,岂不是有违待客之道。”胡千山闻言畅然一笑,话语间倒也客气,话音未落,胡千山伸手往一探,法力凝聚成一只巨手探向虚空中那白云凝聚而成的巨脸。
与此同时,胡千山身体开始缓缓升至半空。
旁边那金甲妇人全神戒备,让几个金丹弟子疏散修为更低的宫门弟子。到了元婴修士这个层次斗法,一旦在某个宗门内突然闹开,造成的后果可大可小,若是应对不及时,被卷入其中的低阶弟子无疑会死伤惨重。
眼下胡宫主跟上说得虽是客气,可出手了却是不争的事实,也不知虚空中那来历神秘的人修为几何,寻常状态下,以她对胡宫主的了解,绝不至于动手试探。只是对方无声无息下潜入灵霄宫,若是毫无作为的放任对方离开,传出去,灵霄宫颜面何存?
金甲妇人,甚至其他灵霄宫修士也以为怕是会有一场大战,只见那虚空中浮动的巨脸只是微微吹了口气,那吹出的气体亦是白云所化,可宫主胡千山以法力凝聚而成的大手却是在那白气中化为无形,甚至那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一口气,胡千山原本腾空而起的身体,此时也被束缚住一般,任凭胡千山想要挣开,一张脸涨得通红,也无法摆脱被那白气束缚的事实。
胡千山与那金甲妇人同时骇然,至于高瘦老者等一干其他修士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往印象中有移山倒海之能的宫主一经动手,还以为是一番惊天动地的气象,谁知竟是被虚空中那巨脸一口气吹了回来。
“你这实力,在大修士之中倒也还算是不错了。”虚空中的白云巨脸悠然道。陆小天这倒不是在开玩笑,这胡千山的实力比起当年陆小天那个年代,在大修士之中,也算是中上之选。
“不,不知是何方前辈莅临,晚辈多有冒犯,还望前辈恕罪。”天气并不势,以大修士的修为,一宫之主的胡千山此时满头大汗地道。
“倒没什么罪不罪的,既然来了,就留下点什么吧。”虚空中的白云巨脸说了一声,胡千山,金甲妇人一行不明所以的同时,远处的虚空中两尊金人破开山体腾空而起。两点灵光破空激射,射入对面金人之内。
两尊金人分别是金系,土系金人。正是当年陆小天从秦族人手里得来。只是这么多年下来,驱使这两尊金人所需之物已经消耗一空。陆小天直接分别置入了一颗中品灵晶。
两尊金人立刻威风凛凛,宛若巨灵神一般自虚空降落。
“前,前辈…”胡千山,金甲妇人两个元婴修士也完全不明白眼前发生了什么,那两尊金人被置放于凌霄宫武库中已经有近两千载未曾动用。有数道厉害的禁制守护,眼前这白云巨脸缘何得知金人存放之处,那几层禁制对于眼前之人似乎毫无作用。
而且眼前之人竟然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金人,胡千山,金甲妇人自问也算见闻广博,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青宇大陆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存在。
还是说从赤渊,或者是蓝魔海域来的?就是化神老祖,也没有这般可怕的威能吧,只是一口气便能将他这个大修士降服。
“这两尊金人除非碰到灭宫之祸,轻易不可动用。记住与否?”虚空中的白云巨脸道。
“记,晚辈记住了。”此时胡千山整理了一下思绪,算是确定了来人并无恶意,否则以对方的手段,想要屠灭整个灵霄宫,似乎也并不比拍死一只蚂蚁难多少。
看样子,还要将这两尊恢复了活力,交付给灵霄宫使用,这无疑使得灵霄宫多了两个随时可以支应的大修士坐镇。只要不随便用,还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像寻常修士一般仙逝。自从灵墟秘境那边与灵霄宫联系中断之后,灵霄宫便失去了最大的依仗。
眼下多了这两尊金人,便是平时不随意动用,可在青渊大陆都是一种莫大的威慑。
“就这样吧,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外在威慑无法永存,还得靠你们自己,建立更为有序稳定的传承。”
地面的胡千山欲言又止之际,虚空中的白云巨脸已经散开,化作丝丝流动,似乎方才的一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金甲女子,其他人不由面面相觑。
“看样子这位前辈是与我们灵霄宫颇有渊缘之人,却又不肯直接现身,应该是在灵霄宫内已无故旧,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凌霄宫的哪位前辈,还是与凌霄宫关系深厚的友人。”好半晌后,胡千山才一脸若有所思地道。
“此界竟有这等厉害之人存在,是化神修士?”金甲女子看向胡千山道。
“应该是,又不像。”对于这神秘人的实力,胡千山虽然伸手称量了一下,却如云山雾罩,根本连对方的边都没有摸到。对方至少是化神境修士,可胡千山又不太确信化神修士能达到这般地步,只是此界到了化神境便已经是瓶颈。哪怕是传闻中似乎也没有超越此境界的修士。
摇了摇头,胡千山也没有再去揣测这根本无从得知的问题,天上的白云恢复如常,显然唯一知道答案的人已经杳然无踪,也许这注定是一个无法解开的秘密了。
“对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之前到底是何情形?”很快金甲妇人从几个金丹修士嘴中得知最早碰到陆小天的那对筑基期的年轻男女。
这对年轻男女修士此时心里也是一阵忐忑,当下将之前的经历复叙了一遍。
“青衣银发….”胡千山,金甲女子两个元婴修士却是陡然间想起历代凌霄宫历代宫主的画像。当下胡千山伸手虚空一点,一团法力萦绕,显化出陆小天的样子,颤着声音问道,“你们看到的可是这位前辈?”
“是,是他。”年轻男女修士也被宫主胡千山的样子有几分吓到了。说话都不太利索。
“确定是他?”金甲妇人再次问道。
“是,跟画像中的人一模一样。”年轻男女不知宫门两个元婴老祖为何会这般姿态。
“徒孙胡千山恭送师祖!”
“徒孙崔一凤恭送师祖!”
胡千山,崔一凤两个人俯身对天而拜!
“恭送祖师爷!”其他金丹修士,筑基小辈,看到胡千山,崔一凤这两个元婴老祖尚且如此,心中无不震骇,连胡千山,岭一凤都要行跪拜大礼,称其为师祖的人,那该是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胡千山,崔一凤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化神老祖早已经离开此界,就是化神老祖,寿元也不过两千数百载不等。服用了蟠桃也不会超过三千载,中间最少隔了一个代差,只是按寿元算,对方那修为得高到什么地方去了?
或许这也正常,不见对方连真身未现,只是聚云为脸,身为大修士的胡千山出手,只是被对方吹了口气便制住了?可传闻中的化神修士之上,又是什么样的境界,那祖师爷该是何等神仙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