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mjo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踏星 隨散飄風-第兩千零兩百三十五章 封神圖錄讀書-rlo9q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听着他们的威胁,白苏眼睛眯起,“龙天,你别忘了,对王正出手的终究是龙轲,你凭什么确定龙轲肯定被人控制?或许还有可能就是你们白龙族做戏,是白龙族对王家出手”。
“王家也不要被蒙骗了,你们只是猜测,或许一切都是别人故意布下迷障引导你们针对我寒仙宗,我寒仙宗绝没有对你们出手的意思”。
无论白苏怎么说,夏邢几人都没有再回复,说归说,他们其实也觉得古怪,龙轲究竟有没有被控制,夏原为什么有能力打晕龙柯?又为什么联合龙柯对王正出手,这是最大的疑点。
不过在事情真相没有查清楚前,他们必然三家联手压向寒仙宗,谁让寒仙宗一家势大,最终决定还要由祖境强者开口。

王正与龙轲失踪,顶上界直接封锁,不许进也不许出,不过对陆隐没有任何用,他不是寻常修炼者可以挡住的。
陆隐轻易离开顶上界,返回忆贤书院。
到达忆贤书院后,他惊奇发现书院竟然被一座参天大树遮蔽,参天大树近乎遮蔽了整个忆贤区。
那可是忆贤区,能完全遮蔽,足以说明树之巨大,可承载星辰。
陆隐越过树枝,快速接近忆贤书院,却被书院的原宝阵法拦了下来,忆贤书院对外宣布学生历练,不接受访客,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陆隐本想借助雾祖的力量进去,生怕刘少歌被拆穿,但魁罗找到了他。
“小子,你终于回来了”,魁罗见到陆隐后,得意指着参天大树,“怎么样?老头子我的杰作可以吧”。
陆隐奇怪,“你的杰作?这棵树是你弄出来的?”。
“当然,食神那个老东西敢讽刺老头子我,这次就让他尝尝苦头”,魁罗越想越得意。
陆隐茫然,“一棵树,你想怎么报复食神?”。
魁罗翻白眼,“你以为这是普通树?告诉你,这是忆贤书院最大的秘密,你以为原宝阵法守护的是书院?错,守护的其实就是这棵树”。
“你怎么知道?这棵树有什么用?”,陆隐越加好奇。
魁罗道,“老头子我在这里学习过,对书院秘密相当感兴趣,年轻时大半精力都放在这里,这破书院有什么能瞒得住我的?不过这棵树有什么用老头子我还真不知道,能把它搞出来已经很不错了,现在食神那几个老东西肯定急的要上吊,哈哈哈哈”。
陆隐同情看了眼忆贤书院,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魁罗,这老家伙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心眼小,还不择手段。
怪不得自从他进入忆贤书院后,魁罗什么都没做,他都忘记魁罗要报复食神了,敢情这老家伙一直在弄这事。
“你不知道这棵树有什么用,弄出来干嘛?说不定食神他们高兴呢”,陆隐反问。
魁罗冷笑,“高兴怎么不自己弄?文来那老小子有办法弄出来,偏偏不弄,老头子我就帮他们一把,走,进去,如果不是等你,老头子我早就进去了”。
“你能进去?”。
“废话,不然怎么弄出来?”。
陆隐抿嘴,跟在魁罗后面,看到了忆贤书院原宝阵法的漏洞,顺利进入。
进入后,他看到了庞大的树枝垂落,将忆贤书院遮盖,书院原本很多上课的地方都被枝条摧毁,包括湖泊,但那些石柱却没有损坏,位置恰好避开了,仿佛早就设计好。
不少学生被导师聚拢在学院石柱包围的中间,陆隐看到了未先生,看到了郑先生他们,也看到了刘少歌伪装的玉昊,但没看到武太白,也没在学生中看到夏神飞几人。
转头看去,他看到了高山若隐若现,山之下,是海洋,将忆贤书院曾经大范围密林淹没,有山有海,怎么这么熟悉?这是,山海?
“老头子,这不会就是传说中忆贤书院掌握的一个山海吧”,陆隐问道。
魁罗摇头,“不知道,反正忆贤书院内肯定有吸引四方天平的东西,要么是秘术,文祖经义这些,要么,可能真有山海,就是这个,如果真是山海,也不知道曾经是谁的”。
陆隐心中一动,取出镜子,喊出了雾祖。
雾祖自镜子内出来本想发脾气,她对炼血术的研究有了进展,却老是被陆隐打扰。
然而出来后第一时间发现不对,惊讶道,“山海?”。
陆隐与魁罗都盯着雾祖,“这真是山海?”。
雾祖点头,“错不了,这是山海的感觉”。
“谁的山海?”,陆隐问道。
雾祖翻白眼,“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可能进入别人的山海参观”。
说起这个,陆隐就问道,“前辈可知道当初九山八海对应继承的战法?”。
雾祖想了想,“知道一部分,但大多隐藏着,有些人就算战斗都想办法隐藏,很阴险,就像老符,没人知道他的山海战法是什么,慧文的山海战法跟火有关,但具体是什么也不知道,也就夏殇跟个财主似的到处显摆,但也只显摆一种,他掌握两山一海,其中还有一种战法无人知道”。
“白望远,王凡这几个都阴险,什么都不说”。
“陆天一老祖呢?”,陆隐问道。
雾祖摇头,“陆天一前辈跟我们本就不是一个时代的,更不可能知道,而且以陆天一前辈的实力,很难有人能逼出他的战法,一个点将台加一个封神图录就够了”。
陆隐忽然想起来了,对,一直以来他都没问封神图录是什么,对于封神图录,好多人提过,四方天平,七神天还有天上宗时代的道子等等。
“前辈,封神图录是什么力量?”,陆隐问道。
雾祖奇怪,“你不是见过你陆家人了吗?怎么,没问?”。
陆隐摇头,“忘了”。
雾祖看向魁罗,“这老家伙不也是你陆家家臣?他不知道?”。
陆隐看向魁罗,他一直都没问题封神图录的事,魁罗也没有主动提过,其实魁罗应该了解。
出乎预料,魁罗摇头,“老头子我见过封神图录,但不了解,也看不懂”。
“什么意思?”,陆隐不解。
魁罗道,“所谓封神图录,就是一卷布,打开会有人协助拥有封神图录的陆家人作战,老头子我也是在背面战场看到过,但也只看到这么多,完全看不懂”。
陆隐看向雾祖。
雾祖回忆了一下,语气中带着惊叹与羡慕道,“封神图录可以算是你陆家点将台的第二种形态,也可以是你陆家观想的其中一种力量,看你怎么用了,顾名思义,封神图录,乃是你陆家封神之卷”。
“第五大陆陆家为天,为神,为执掌者,陆家可掌握整个第五大陆,无论是谁,只要属于第五大陆,都可被陆家掌控,以封神图录册封,近而无视距离,协助战斗,并非本体,却拥有与本体差不多的实力,如果说点将台点的是死人,封神图录,封的就是活人”。
陆隐目光睁大,“封,活人?”。
雾祖点头,追忆着什么,“我也被封神过,九山八海皆被封神,为陆天一前辈所用,前辈凭一己之力挡在永恒族最前方,那个时候前辈面临着什么我不知道,但绝不是我们九山八海任何一人可单独面对的,即便夏殇,老符都面对不了”。
说着,她看向陆隐,“陆家最被人忌惮的既不是点将台,也不是观想,恰恰,是这封神图录,凭陆家执掌第五大陆之权威,可随意封神,借助其力,一个既觉醒点将台天赋,又觉醒封神图录的陆家人是无解的,你面临的不仅是一人为一国,而是一人,为一片大陆”。
魁罗倒吸口凉气,“怪不得当初背面战场,陆奇那家伙一个人就敢往新大陆冲,只要他出现,永恒族十二候至少跟上去四个,专门盯着他,那家伙既有点将台,又有封神图录,头顶着观想,身上穿着无数外物,简直就是变态,那时候他还不是半祖,却没有半祖愿意跟他单挑”。
“对了,顺便说一下,陆奇是你老爹”,最后一句话,魁罗是对陆隐说的。
陆隐无语,“你可以早点告诉我”。
“我记得说过”。
“我不记得”。
陆隐真的好好奇四方天平究竟怎么放逐陆家的?点将台,封神图录,再加上陆家家臣,他丝毫不怀疑陆家拥有一己之力摧毁四方天平的可怕实力,却最终还是被四方天平放逐,怎么想怎么不对。
不过快了,等他救走星盟和红花园,返回第五大陆后,新空走廊也应该快修好了,到时候他就带着第五大陆力量跟四方天平好好算账,在树之星空他肯定不是四方天平的对手,毕竟人家好几个祖境强者,但四方天平要杀他的决心足以将他们引去第五大陆,而且他手里也有不少人质。
“走,去看看到底是谁的山海”,雾祖道。
陆隐立刻朝着高山而去。
山海虽大,但以陆隐他们的速度也很快接近高山。
在高山前,他们停住了,海洋之上,三道人影分守三个方向,将要接近高山的所有人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