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fhq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再起》-第七百三十章弊端熱推-jogzv

大唐再起
小說推薦大唐再起
古代的统治者,都不是傻子,都清楚农民的艰辛,但农户就是韭菜,只能被剥削。
收粮食被朝廷剥削,若是只收钱,则方便了朝廷,让商人再次进行剥削。
这就让李嘉忍受不了了。
除了剥削外,商业也会因此大肆发展,比如后世闻名天下的晋商、徽商,莫不是在晚明万历年间发展壮大的,张居正的改革之后。
但,自古以来,商业巨擎,基本上都是官商勾结,没有背景几乎做不了事,也就是说,商业繁荣,只是让官僚阶级更加有钱罢了。
都说宋朝商业发达,这不假,但若是说商税占据半壁江山,其实就是虚妄的,宋朝的商税,实际依靠的是盐、铁、醋等专卖,一年弄个上千万贯,真正的商税,其实根本就没有多少。
或者说,宋朝已经开始实行大规模的国企营业了。
你以为官僚们会从自己口袋掏钱给朝廷?
况且,李嘉设立转运使司衙门的初衷,就是为了方便朝廷和百姓,更加合理的征税,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两方都得利。
所以,以钱纳粮,根本就不可能实行。
粮食的作用,本来就是供应中枢使用的,一年的商税上千万贯,朝廷还会缺钱?
“两方均摊,本就是应急之策,也就是今年罢了!”李嘉直接扯开话题,谈起了转运使的困难,说道:
“三峡之中礁石盛行,许多暗礁也是防不胜防,转运使司也不能坐视不管,可以想方设法的清除掉,这样一来不仅利国,而且还利民!”
“昔日灵渠中也是如此,暗礁丛生,只要用火药,以及不惜成本的烧制,定然能成功的,出蜀的道路,也能更畅通一些……”
实际上,俗语道,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平蜀未平,哪怕谋夺了蜀地,但李嘉依旧不放心,割据势力太强大了。
所以,三峡的通畅,更方便中央转运军队,增强控制。
赵诚立马就想到了这一层,他目光一亮,说道:“转运使司衙门若是困难,可以与工部合作,至于具体的费用,户部想必是能拨下钱来!”
“自当如此!”孙钊义正言辞地应下。
“那就这样办吧,争取神武四年内将那些碍事的家伙一股脑的砸掉!”
李嘉点头赞同。
不过,比起这些宰相们,他又想起这个时代,两税制下的弊端:租庸制与两税的混行。
意思很简单,租庸制的核心就是租、庸、调,租代表人丁税,庸代表徭役军役等,调则是地方供奉,如产糖多的地区要献糖。
而两税制则是将乱七八糟的税都合并,百姓们只要交税,其他的都不用管。
这就是两税制的优越性。
但,事实却是,朝廷再三的违背承诺,不仅税照收,而且要求土贡,还要服徭役。
理论上而言,目前施行的徭役,就是对于两税制的背叛,让百姓雪上加霜。
好玩的是,直到北宋王安石变法,行免役法,只要交钱就免除徭役,也就是说,将本就应该属于百姓的权力,让你又花钱赎买过去,然后一直施行到清朝。
司马光后来尽废新法,但免役法下,依旧阻力重重,苏轼都当面质疑,直到蔡京帮忙,才勉强废掉。
得益于在岳麓山的避暑修养,让李嘉更加深刻的了解两税制,对于这项遗留问题,终于决定进行调整就。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诸位宰相凝神静气,一脸恭敬的模样,他心中越发的镇定,自己是皇帝,而且还是开国皇帝,就该为后世扫除障碍,造福百姓。
“如今,两税法已经实行近两百年了吧!”
李嘉感叹道。
“可是,两税之法施行多年,其弊端越来越大,甚至不再是利民,而是害民了!”
“陛下因何出而此言?”赵诚一脸疑惑,两税法行了这么多年,不是正好证明其好的一面吗?
“别的不说,就说今年各地上贡的躺来说,仅仅半年时间,内廷就收到了百石的上好白糖,而平日里,内廷所用的香料,麝香、沉香、白胶香、甲香、詹糖香等,少则百斤,多者万斤,价值虽然参次不齐,但总数,起码超过了万贯!”
李嘉毫不避讳地说道:“甚至你们这些宰相,那些州县之官,想必也少不了你们的贡奉,以求拉近关系,对于我这个皇帝来说,更是不敢懈怠,以至于不上土贡,都难为官了!”
几位宰相为之赧然,低头不语,这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也是他们作为宰相的福利,用来治罪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却事关操守,儒家的道德观,让他们不得不感到羞耻。
当然,你要是把这番话放在中原,那些节度使、高官们,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乱世与太平多年的风气,终究是不同的。
“这些本就是以往的规矩,我也不好责怪你们,毕竟我这个皇帝带的头,要罚也只能罚我!”
李嘉平淡地说道,语气毫无愤怒之色。
“臣等有错——”
四位宰相及胡宾王连忙跪下,看上去很是害怕。
但李嘉却清楚,这些都是假象,他们几十年的官僚生涯,这些普通的很,心中不以为意。
“起来吧,朕也不能无罪而诛不是?”
李嘉笑了笑,语气突然就沉重了许多:
“忆昔天宝年间,关中养不活荔枝树,为了满足杨贵妃的口腹之欲,从岭南到关中,跑死了几匹马,累死了不知多少人!”
“天宝年间,安禄山每月必定进奉驼马,鹰犬,以博取皇帝、后宫信赖,从而稳固自己的造反根基……”
皇帝冷笑一声,对于玄宗皇帝,毫不敬畏地说道:“满足了一时的欢喜,却让整个天下陪葬!”
对于这位实际上导致盛唐结束的皇帝,李嘉毫不留情的批判,反正他的祖宗又不是他,而是玄宗的大哥。
所以,理论上来说,批判唐玄宗,某种层度是一种政治正确。
不然怎么证明皇位落到他这一支系上的正确性?
闻言,这些人精们都不敢说话只是低着头,听皇帝言语,他们知道,其中必定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