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第1481章 立威(2-4)展示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五师兄固然有错,但是除去三命格的惩罚是不是太过了。他可是真人啊,大翰天下的中流砥柱,整个大翰的第七位真人。除掉三命格,便是要降级啊!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张小若,还不赶紧给师父磕头认错,给魔天阁的三先生认错?!”华胤身为大师兄,声音如雷。
张小若的情绪也被点燃了起来。
以前跟随陈夫修行的时候,纵然有错,顶多也只是批评教育,最不济就是杖责,但没想到,陈夫居然要除去他三命格,就为了这些外人。
张小若心有不甘,委屈极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前面移动,到了台阶的边缘,哭诉道:“徒儿知错,求师父饶恕!徒儿知错,求师父饶恕!”
陈夫看着张小若。
以前他身体没事的时候,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地位约束他们,但……大限将至,谁能约束这心性不定的徒弟?
他不希望看到秋水山走向分散,走向摔落,也不希望大翰的天下从此陷入混乱,而混乱的始作俑者却是他秋水山的弟子。
他不希望秋水山背负这千古骂名。
陈夫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张小若,看着他向自己磕头,向自己认错。
就在他有些犹豫不决的时候,秋水山外的天际,传来的一道威严的声音——
“陈大圣人,还请息怒。”
众人纷纷抬头。
陈夫看也没看,便听到了这声音的主人,说道:“魏成?”
天际,一艘又一艘的飞辇悬浮在天空中,在那些飞辇的四周,皆有成群结队的修行者和士兵悬浮拱卫。
道童躬身道:“是朝廷的人。”
陈夫淡淡道:“既然来了,那就都下来吧。”
自从被太虚大帝重创以后,朝廷的人一直就在打听他的情况,他不知道朝廷为什么会得到他受伤的线索,后来考虑到可能是太虚中人故意挑拨离间。
太虚很少过问九莲世界的俗事,但这次是大帝亲自出马,所谓的规矩早就被抛诸脑后。
他必须得小心谨慎处理大翰的事情,以免生灵涂炭。
在这二十年时间里,他令道童到处寻找魔天阁陆州的线索和踪迹,苦心人天不负,他终于将陆州给找来了。
九莲世界中,唯一一个能帮助秋水山,乃至大翰度过这一劫难的人。
此时不解决问题,更待何时?
华胤抬头道:“闲杂人等,就不用下来了。”
话音刚落,嗖嗖两道身影分别从两座飞辇上掠了下来,落在了道场大殿前的场地上。
两人皆是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形象,身上穿着盔甲,左边一人显得老成持重一些,右边则是年轻一些。两人的个头相差无几。
下来之后,他们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基本情况,看到地面上皲裂的地板,以及跪在地上的张小若,便朝着陈夫躬身道:“见过陈圣人。”
陈夫点头道:“魏成,苏别。”
魏成和苏别便是大翰除秋水山之外的其他真人。
二人见礼之后,便朝着秋水山的十大弟子,一一行礼。
最终朝着右边一人躬身:“陛下。”
陆州的目光看了过去。
差点忘记了,秋水山弟子之中,有一人便是大翰的皇帝。
从头到尾,这名皇帝居然低调至极,没怎么说话,全程就这么看着……表情也很平静。
陆州是完全忽略了此人。
现在再次打量,这皇帝……属实不简单。够隐忍,够低调。
进入秋水山这么久,在众多弟子面前,他也没摆架子。刚才似乎也没有替张小若出言求情,只是象征性跪了一下。
这……真的是大翰的皇帝?
“在秋水山,没有陛下。”大翰皇帝刘征说道。
魏成和苏别点了下头。
在修行界,世俗的官职和地位,管不到修行者的头上,魏成和苏别贵为真人,在大翰是可以与皇帝平起平坐。
大翰真正的第一人是陈夫。
陆州这时候开口道:“大翰皇帝?”
陈夫说道:“你应该早就知道。”
陆州道:“好一个大翰的皇帝。”
刘征走了出来,朝着陆州说道:“这里没有皇帝,只有修行者,还望前辈见谅。”
他很能拉的下架子。
陈夫说道:“我收他为徒,便是要维系天下的安危。大翰百姓安居乐业,秋水山有很大的作用。魏成,苏别,你们不在东西两都,来秋水山所为何事?”
苏别说道:“听说圣人身体不适,特地来探望。陛下这些天都在秋水山待着,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想接陛下回去。”
陈夫点了下头说道:“除了此事,还有什么事?”
不可能就只是这样。
这么大的阵仗,只是为了接一个皇帝,明显说不过去。
苏别说道:“当然是求圣人绕过张小若。”
“理由。”陈夫本来是犹豫要饶过这孽徒的,但见朝廷的人插手,让他不太高兴,反而没了饶恕的心思。
苏别说道:“陛下,您没跟圣人言明?”
陈夫皱眉。
看向大翰的皇帝,也就是自己的第七位弟子,道:“说。”
“这件事不过是世俗的事,与修行界无关,还望师父见谅。”
“当年,为师让你登上王位,是为了平定天下,为民为国,而非勾心斗角,贪恋权势。”陈夫说道。
“师父的话,徒儿谨记在心,从未敢忘。”刘征说道。
陆州一直在默默观察着他的言谈举止和说话的表情态度,在这种情况下,刘征依然很冷静,丝毫没有受到之前切磋事件的影响。
直觉告诉他,这皇帝有问题。
果不其然。
刘征开口道:“徒儿觉得,五师兄是难得一见的真人,人才,对于大翰而言,相当重要。如果他降级了,这对大翰来说也是极大的损失。还望师父开恩。”
“你终于为他求情了。”陈夫说道。
“原来师父早就料到。”刘征说道。
“你虽然是大翰的皇帝,但你也是张小若的师弟。在秋水山,没有任何皇帝!你可明白?”陈夫说道。
“徒儿明白。”
“刘征。“
陈夫淡漠道,“你和张小若一同受罚,每人除去三命格。华胤,你是大师兄,替为师执行!!”
“???”
所有人都懵了。
不知道师父这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就连张小若和刘征也是愣了一下,二人面面相觑。
华胤躬身道:“师父,这是为什么?”
处罚,总得需要原因吧?
陈夫说道:“你们真的当为师什么都不知道?”
道场里里外外安静如斯。
“你们真以为,我一直被蒙蔽在鼓里?”
“真是好大的胆子!”
也就是这时候,云同笑,梁驭风,突然回身,朝着张小若和刘征出手。
“拿下他们!”
两大真人一出手,空间像是凝固了似的。
然而,这时,魏成和苏别虚影一闪,挡住了云同笑和梁驭风。
云同笑是秋水山四弟子,梁驭风是秋水山二弟子,为什么会突然对同门出手?
“滚开,这里没你们的事!”云同笑沉声道。
苏别道:“谁也不能对陛下出手,这于理不合。”
“这里没有皇帝,只有七师弟!让开!”
“若皇帝出了事,那天下才真正会大乱。”苏别说道。
“乱就乱……有秋水山在,天下乱不到哪里去,秋水山自会平定天下,重整河山!”云同笑说道。
二人针锋相对。
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句话。
但是陆州已经听明白了。
这是典型的……内斗啊。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师兄想要从师弟的手中夺取天下,师父健在的时候,没办法动手。
“原来如此。”陆州开口。
雄浑的声音,落入每个人的耳中。
陈夫摇了摇头,淡漠道:“苏别,魏成,你们大翰的顶梁柱。秋水山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插手。”语气一沉,补充一个字,“滚。”
魏成、苏别:“……”
二人纵然是真人,但在陈夫面前,依然上不了台面。
刘征却委屈地道:“师父,大师兄,三师兄。你们要为我做主啊!我也是为了自保啊!“
陈夫哼了一声,指着张小若道:“甚至不顾伦理道德,将你的女儿下嫁这个孽徒?!”
“……”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华胤,周光纷纷看向刘征和张小若,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魔天阁众人亦是听得一头雾水,懵了。
明世因挠挠头说道:“等等……这意思是说,排行老七的皇帝,把女儿嫁给了自己的五师兄,对吗?”
这么一捋,关系好乱。
明世因比划了下,看向刘征说道:“那你五师兄得管你叫父皇,或者爹!你管你五师兄叫什么?”
刘征蹙眉。
这是他最不愿意提及的话题。
张小若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师父早就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关系这种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君如,君如也喜欢我就行了。”
听得出来,君如便是刘征的那个女儿。
陈夫下令道:“华胤。”
“徒儿在。”
“替为师执行门规!”陈夫沉声道。
“这……”
华胤犹豫不决。
若是真的这么做了,一旦师父离去,那么师兄弟之间,就真的决裂,成了血海深仇了。
陈夫虚影一闪。
眨眼间来到了魏成和苏别面前,双手前推。
二人几乎毫无悬念,飞了出去。
又是虚影一闪,浑身爆发澎湃的气浪,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张小若和刘征的脖子。
没人敢说话。
全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夫。
陈夫表情淡漠地道:“你们觉得为师受了伤,就不是你们的对手了吗?”
“……”
噗通!
四周凡是秋水山的弟子们,全部跪了下去。
这哪里有受伤的模样,这分明是宝刀未老。
之前受伤憔悴的模样全都是在演戏?
陈夫叹息一声说道:“为师老了……管不动你们了。连为师最信任的华胤,也管不动了。这个师父当的可真失败啊。”
两道力量,死死地将张小若和刘征束缚着,纹丝不动。
他知道,在掌心里握着的不孝孽徒,便是关乎天下平定的两个关键人物。
天空中,魏成和苏别飞了回来,落地,单膝下跪:“还请陈圣人手下留情!万万使不得啊!!”
陆州拂袖而过!
砰砰!
两人倒喷鲜血,又一次倒飞了出去。
陆州说道:“圣人办事,轮得到你们插手?”
“多谢。”陈夫说道。
“从现在开始,谁若妄动,老夫决不轻饶。”
倒飞出去的魏成和苏别,露出惊骇之色,看着淡然而立的陆州。
这人……强得离谱。
咳咳,咳咳咳……
陈夫五指巨颤,止不住地咳嗽,不得不松开手,张小若和刘征落地后,迅速向后闪退。陈夫后退连连,咳出了一口鲜血、
“师父!!”华胤瞬间哭红了眼,上前搀扶。
云同笑和梁驭风还算有点良心,亦是眼中带泪。
“滚开!我没有你这不孝孽徒!”陈夫一把推开华胤。
“徒儿错了!”华胤哭着道。
“你若真知道错,就替为师,处置了这两个孽徒!”陈夫指了指张小若和刘征。
“好!”
华胤抑制激动的情绪,站了起来,道,“是你们无视门规在先,休怪师兄翻脸无情!”
嗖!
华胤冲入二人之中,三人瞬间激战了起来。
道场混乱一片。
“大师兄,你不是我们的对手!”刘征且战且退,偷偷瞄了一眼师父,掌心出现一道玉符道,“魏成,苏别,走!”
魏成和苏别闪身跟随。
海贼之十尾史诗 王冠祭礼
“不能放他们走!”云同笑和梁驭风浑身散发杀机,冲了出去。
天际,飞辇上掠来一道道光雨!
那光雨蕴含着庞大的能量,疯狂地落了下来。
“糟了!”云同笑和梁驭风吃惊地看着天空,“老七,你可真是好手段,为了想办法对我们,这武器没少费力气吧?”
飞辇的身上全部刻满了特殊的符号。
擅长符文的赵红拂,低声道:“好像是太虚的符号。”
“太虚的符号?”
“很相似。”赵红拂道。
“难怪这么有底气。”陆州点了下头。
陈夫只得朝着陆州拱手,露出恳求目光……
陆州没等他说话,便点点头说道:“如你所愿。”
掌心朝天,时之沙漏飞旋而出。
电弧席卷秋水山方圆百里。
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飞辇,士兵,修行者,尽数静止,定格!
陆州虚影一闪,来到张小若和刘征的面前,拍出两道掌印!
砰砰!
再朝着苏别和魏成拍出两道掌印,砰砰!
顺带强行吸走刘征手中的玉符。
返回原来的地方。
陈夫:“……”
他是大圣人,领悟力还在,定格时间对他的影响最小。
看到这一幕,赞叹无比。
他自认做不到这一点。
时间恢复的瞬间,张小若,刘征,魏成,苏别同时坠落在地。
噗——吐出鲜血。
“怎么会这样?”华胤回头一看,有些难以置信。
其他人亦是无法理解。
感官上什么都没看到似的,就发现四人倒在了地上。
天上的光雨还在不断落下。
陆州掌心朝天,喝道:“大成若缺!”
掌心划破长空,眨眼间撞在了那飞辇上,轰!
飞辇破碎。
所有的符文符号碎裂开来,飞辇落了下来,漫天的修行者尽数被击飞。
陆州下令道:“还愣着作甚?这种小事,还要为师亲自动手?”
“我来,我来!”明世因踏地飞了出去,虚影闪烁,空间涌动。
这是真人。
“我也来!”
小鸢儿飞入天空,脚踩梵天绫,祭出星盘,顶着光雨飞了出去。
可能是没注意,小鸢儿隐藏做得不够好,被人看到了命格——
“真是二十命格!”
“这……丫头,没吹牛,她……居然真的是二十命格!”
星盘绽放,大如天幕,横扫天空的飞辇。
这是在场所有人见过的,最年轻的,实打实的二十命格真人!
那巨大的星盘,对于飞辇周围的修行者,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一边倒的战斗,看着就是这么的无趣,且毫无悬念,但又充满了刺激和激动。
小鸢儿身影穿梭于人群中,每次出掌,都能击溃数十人,她的笑声如欢快的风铃,响彻天际。
没人注意到在暗处,明世因的身影,来回移动。
每一次都能造成空间上的视觉差异,显然,这是动用了道之力量!
“还好没选他。”云同笑心想。
“也还好没选她。”
……
没多久,天空一片清净。
秋水山,道场前,陆州的目光落在了张小若,刘征,魏成和苏别的身上。
陆州开口道:“陈夫,你好歹是大圣人,以你的地位,想要杀谁,都很容易。今天却这么费劲。”
陈夫叹息一声。
陆州又道:“你既然请老夫来,老夫便代你行师长之责!”
“好。”陈夫答应了。
陆州五指如山,向前一探。
张小若身体不受控制地飞了起来。
刘征道:“师父!!不能动手,我有太虚令牌!我有太虚令牌!”
砰!
张小若倒飞了出去。
掌力撕裂了空间,洞穿其心,震碎其内脏。
澎湃的力量,毫无悬念地击碎了他的所有执念!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1000点功德。】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500点功德。】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500点功德。】
一掌三命格。
精准无误!
陆州收回掌印。
就在元气风暴爆发之时,陆州拂袖一挥,那些元气都被吹到了屏障之外。
陆州再次一抓!
刘征飞入他的手心里。
“欺瞒师父,尚可理解;投靠太虚,是为不忠;勾结外部真人,对同门下手,是为无情无义。该当如何处置?”陆州说道。
陈夫淡淡道:“除去其一身修为!”
“不要!!”刘征怒吼。
一块诡异的光华,从刘征面前冲向陆州。
陆州五指前推,砰!
与那诡异的光华撞击在了一起。
两股力量僵持对峙!
“你不该插手秋水山的事!你不该啊!”刘征说道。
太虚令牌爆发出极致的力量。
那力量令陆州感觉到了危险。
陈夫亦是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怒斥道:“孽徒!!”
陆州口吻漠然:“太虚又如何?”
咔!
掌印握住了那诡异的光华,使劲一握,光团碎裂!
五指成拳,向前推去!
砰!
命中刘征的丹田气海。
只需一招,丹田气海便被毁掉!
“啊!!!”刘征惨叫了起来。
华胤无比难受,见陆州还要出手,表情极其不自然地道:“剩下的,我来吧!我来……“
降级和归零和杀人无异。
同门情谊固然重要,可是他犯的错实在太大了!难以原谅!
华胤冲向刘征。
亲自将其命格归零。
陆州并不在意这点功德点……能有人出手最好不过!华胤自然是最佳人选。
他是大师兄,若陈夫真的不在了,靠他来维系天下,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看到刘征被大师兄命格归零。
张小若面如死灰,瘫坐在地。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
陈夫又道:“云同笑,梁驭风。为师罚你们,自除一命格,你们可认罚!?”
二人哪里还有挣扎的念头,老老实实地跪了下去,道:“徒儿认罚!”
最起码还有三天时间可以恢复命格,这个惩罚,完全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