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kbx精彩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第1026章 你希望我反悔嗎?展示-3e77d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作为大本营的前线代表,朱可夫将会坐镇指挥罗科索夫斯基的中央方面军,这个方向上的德军实力与苏军实力都是双双最强。摆在对面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是非常不好惹的对象,严格来说这个方向上的情况才最为危急。
按理来说的话,头顶着全红军最精锐重型坦克部队头衔的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理应被派遣到朱可夫所在的方向上,负责应对实力强大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装甲部队冲击,这样的结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问题如果真的这么好解决的话,华西列夫斯基也不必拐弯抹角地和朱可夫绕了个圈子来讲话了。
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司令员、直面着实力同样强大的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瓦图京,刚刚向红军总参部亲自打来了电话。
在电话里,瓦图京向华西列夫斯基当面恳请,请求把留在斯大林格勒近郊处在待命状态的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派遣到他指挥的沃罗涅日方面军参加接下来的作战行动。
瓦图京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同样也很充分。
他所面对的敌人,是刚刚狂飙猛进、给红军挖了个大坑赢得了巨大胜利的曼施坦因,对付这样一个乘胜而来的凶猛对手,必须以完全的准备和充沛的力量去加以迎击,而他现在面临的最主要问题就是坦克力量上的不足。
瓦图京在电话中详细举例,称自己的沃罗涅日方面军不但技术装备、火炮数量上要比中央方面军少,在质量上也同样不足。
最新生产出来的IS1重型坦克基本都被调拨给了中央方面军、充实实力,自己的沃罗涅日方面军只有那些老旧的KV1和一群又一群的T34,甚至还有大量只能侦查和打游击的轻型坦克凑数。
更为重要的是,这两种主力坦克在之前的哈尔科夫战斗中,已经被证明为了不足以对付德国佬的新式坦克。不论在火力还是在装甲防护上都处在全面落后的状态,这一情况必须得到有效的改善方可解决问题。
瓦图京没有要求在新坦克的划拨上和中央方面军争抢配额,而是找准了关键点、点名就要把马拉申科的部队划拉到自己麾下。
瓦图京在电话中甚至还直言不讳地向华西列夫斯基表示,马拉申科一个旅就能抵得过三百辆全新出厂的IS1重型坦克。如果把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调拨给他,他就再无任何要求,保证能够完成上级下达的每一个任务。
瓦图京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基本没给华西列夫斯基留下什么可供回旋的余地。
感觉事情棘手不好办的华西列夫斯基,到头来也仅仅只是在电话中答应瓦图京自己会为他争取,但是结果不能保证,这不是他一个人决定就能说话算话的。瓦图京如果真要想把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弄到麾下,还得等能带来好消息的回电才行。
这事儿为啥不好办?
只是报以暗示的华西列夫斯基在电话里没有明说,电话那头的瓦图京也没有追问下去、自然心领神会,最大的问题莫过于出在红军战神朱可夫元帅的身上。
马拉申科是朱可夫元帅一手提拔起来、倾力培养的当红坦克英雄,这在整个红军高层里早已是路人皆知的公开之事,算不得是什么秘密。
可以预见到,朱可夫元帅十有八九会把马拉申科的部队召集到中央方面军作战,之前一直把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放在斯大林格勒按兵不动的命令,几乎来说就是朱可夫一手下达的。
华西列夫斯基大概能够猜到,朱可夫这么做是想保留一张王牌到最关键的时刻在用,即便是站在整个红军的战略角度考虑,留一支实力强悍的精锐预备队在手中,准备关键时刻再用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毕竟现在的战场局势是红军处于下风状态。
可问题是,脾气向来暴躁、敢在斯大林同志办公室里扯开嗓子拍桌子的朱可夫,真的能够容忍自己的王牌被借调给别人吗?
暗自摇了摇头的华西列夫斯基觉得,朱可夫过一会儿不和自己拍桌子嚷嚷都算好的了,还是不要太过于期望奇迹的发生为好。
但是令华西列夫斯基没想到的是,捏着铅笔趴在桌上、正在战区地图上伸手丈量不断划拉着标记的朱可夫,接下来的缓缓开口语气却是显得平淡无比、没有一丝的起伏波澜。
“你是红军总参谋长,部队的调度是你的份内工作,我对此没有意见。”
???
如果卫国战争中有表情包,只怕当下的华西列夫斯基会毫不犹豫地扔出个仨问号熊猫头表情。
由朱可夫这超乎预料的反常态度所带来的深深惊讶,对于此刻的华西列夫斯基而言不亚于德国佬鸣金收兵、放弃阵地。
不待半张着嘴的华西列夫斯基接下来开口,指尖捏着铅笔的朱可夫便从桌边挺起腰杆再次开口说道。
“瓦图京也专门和我联系过了,他说这是他思考再三之后才做出的艰难决定。”
“我完整听取了他给出的说法和情况,并最终决定尊重他的意见,这就是我想发表的意见,我回答完了,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我可以详细讲给你听。”
“……”
华西列夫斯基这边还在纠结着怎么处理好第二层的问题,没想到瓦图京那边已经自己先行一步画上了第三层的句号。
虽然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不过对于华西列夫斯基而言终归算是一件好事,可以省去接下来与朱可夫对话中很多令人上火的麻烦。
“那既然这样,我立刻安排人去草拟命令,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立刻出发,前往沃罗涅日方面军报道。”
“可能有些多余了,但我最后再问一次,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吧?”
前面的半句话是出于公事角度来说,后面这半句话可就是纯粹的私人问题了。
要说朱可夫一开始就打算把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让出去,这种事情压根是不存在的。
但是在结合现状、综合考虑整体战局之后,朱可夫接下来的最终回答还是坚定依旧。
“你这一会儿废话有点多,华西列夫斯基同志,难道你希望我反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