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z28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首富楊飛 起點-第2611章 張文迪跳樓!-wekou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这次打击,对张氏集团带来的破坏,远比杨飞想象中严重得多。
杨飞一直以为,以张氏集团这么大的体量,亏损区区几百亿,也无伤大雅,最起码动摇不了张氏集团的根本。
然而,杨飞高估了张氏集团,也低估了几百亿对张文迪带来的伤害。
杨飞高调宣布,收购蓝天科技后,蓝天股马上就大涨特涨。
短短一个月时间里,蓝天科技这支股票,有如坐了过山车,一下子冲上云端,一下子又滑入山谷。
如今,这支股票在杨飞的力挺下,再振雄风,跟坐了火箭似的,再次窜上了80元以上的大关!
杨飞赚了个盆满钵满。
就在蓝天科技股价冲回88.8元的巅峰时,杨飞听到了一个消息。
“老板,张文迪要跳楼了。”
向杨飞报告这个消息的人,是亦疏。
当时,杨飞正和魏新源等人在聊天。
“张文迪要跳楼?这怎么可能呢?”杨飞意似不相信,“蓝天科技现在又涨回来了,他只要买了我的股票,他还是能赚回一波钱,亏损也就不多了啊!”
魏新源道:“老板,他们是不是没有资金了?”
杨飞道:“可以拆借啊!稳赚不赔的买卖,他还不赶紧跟风?”
魏新源道:“也许,他走到穷途末路这一步了呢?拆借不到资金了呢?”
杨飞缓缓摇头:“不可能,张氏集团还不到这一步。”
亦疏笑道:“电视里正在播这个新闻呢,要不要看看?”
左写右盗:前传
魏新源哦了一声:“是吗?快打开电视看!”
办公室里就有电视机,亦疏当即打开电视,调到市新闻频道。
“啧啧,有意思,直播跳楼啊!”魏新源看到画面上出现了张文迪的身影。
杨飞蹙了下眉头。
镜头拉长,张文迪越来越小,他果然是站在一座大厦的顶部!
“这不是我们美丽大厦吗?”杨飞怔道。
“对啊!”魏新源也吃了一惊。
大家相视一眼,然后相继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外面楼下,聚集了无数市民,正在抬头看着上面。
消防车、采访车、救护车,闪着不同颜色的灯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末世神槍手 路小佳
“这个姓张的,去哪里死不行?非得跑到咱们大厦上来恶心我们?”魏新源嫌恶的呸了一声,“叫保安上去,把他赶走!”
这时,杨飞的电话忽然响起来。
官路逍遙
杨飞接听完电话,沉声道:“我上楼去看看!”
“老板!”魏新源道,“他之所以来选择跑到我们大厦来跳楼,估计就是为了选势,就是为了败坏我们的名声呢,我建议你不要上去的好。”
杨飞摆了摆手:“无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能顺利收购蓝天科技,也得益于他的帮助呢!我上去劝劝他吧!”
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妖妖逃之
亦疏等人,跟着杨飞一起,乘坐电梯,来到顶楼。
楼顶风大,呜拉呜拉的强风,吹得人几乎站立不稳!
张文迪就站在大厦的边缘,像只大鸟一样,张大了双臂,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跳下去。
好几个人站在不远处,正在苦口婆心的规劝他。
电视台的一个记者和摄影师也在旁边全程摄像。
散雨銀霧劍
张文迪完全不听别人的劝阻,站在边缘,一直做着展翅翱翔的姿势。
这么高的大厦,用这个姿势俯瞰楼下,正常人看一眼,都会觉得头晕!
市長獨寵平民妻
张文迪却仿佛不知道下面有多么危险,表情十分的冷静,沉着得让人想到了死人的脸!
杨飞吃了一惊,心想他分明是抱了必死之心啊!
“张文迪!”杨飞喊了一声。
正在劝导的人,连忙走过来,拦住了杨飞:“先生,你是谁?请不要过来。”
“我是杨飞。我能不能和他说两句话?”杨飞沉声说道。
“首富杨飞?”
“正是。”
“让他过来吧!”张文迪忽然回过头来说道。
“杨先生,请你一定要小心,不要靠近大厦边缘,这里离地面有几百米高,不小心失足跌下去的话,那真的会粉身碎骨。”一个负责谈判的民警告诉杨飞。
杨飞点点头:“这是我的大厦,我知道它有多高。”
玉灵传说 我是甘蔗
他缓缓走向张文迪,说道:“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懦夫!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赌这一局了!你现在寻死容易,但却让世人怀疑我杨飞是阴险小人!不管我怎么澄清,他们都会以为,是我害死了你!”
张文迪冷笑道:“难道不是你害死我的吗?”
杨飞道:“我早就告诉你过,叫你再次购买蓝天科技的股票。你还是有机会回本的。今天收盘时,蓝天股再创新高,达到了88.8元的高峰!”
张文迪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杨飞,你觉得,我还会再上你的当吗?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家伙!”
杨飞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张文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
张文迪害怕,杨飞收购蓝天科技,是为了引他再次入局!
“杨飞,股票再次拉升,你又会打压下去,然后,你又可以大捞一笔!你这种手段,我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会再上你的当!”张文迪冷笑一声。
杨飞摇头道:“你错了。我的确有利用你来收购蓝天科技,我也的确从中捞到了不少金钱,但是,我收购蓝天科技是真实可信的。现在的股价飙升,也是真实可信的。从现在开始,我只会想尽一切办法,维持股价的稳定!”
“真的?”张文迪意似不信。
未來聊天群
杨飞道:“我跟你说过,我和你不同。我一直以来都是做实业、做企业。你却只是单纯的做投机。所以你永远都理解不了我的手法!”
张文迪沉默。
杨飞道:“张氏集团不会因为区区几百亿,就垮掉吧?你也走不到跳楼自尽这一步吧?你我虽然是竞争对象,但不到生死相拼的地步,商海沉浮,有起有落,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你又何必看不开呢?一时的落寞和失败,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你人还在,总有东山再起之时!”
“呵呵,杨飞,我用不着你来怜悯!你也无须假惺惺的对我好!”张文迪冷冷的道,“一切都太晚了!你走吧!我并不怪你!输给你,我心服口服!”
杨飞知道他死心已决,连忙说道:“等等,张文迪,你不想知道,是谁求我来劝你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