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長夜餘火》-第六十七章 “指北針”閲讀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湖泊在车辆的左侧随风荡起了波浪,旁边屹立着一栋栋源自旧世界的建筑。
它们有的已经坍塌,有的破败异常,有的表面盖着已然枯黄的植物,时不时往下飘落一些。
“这里就是红石集?”开车的龙悦红颇为诧异地问道。
他们离开野草城南下已有一段时间,根据“孙叔”孙飞、“无根者”团队首领费林提供的大致位置和途中几支遗迹猎人小队指的路线,他们勉勉强强找到了怒湖区域,锁定了一个较大范围。
然后,他们再根据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找到了这座位于湖畔的城市废墟。
——在没有卫星提供定位,又没有向导的情况下,他们只能依靠这种笨办法,毕竟白晨也只是知道和了解红石集,从未真正来过。她曾经的活动区域局限于“盘古生物”、“最初城”和“白骑士团”之间。
这也是绝大部分遗迹猎人和荒野流浪者的常态,虽然有可能居无定所,逐遗迹而生,但还是被情报、物资、人脉、胆量、经验局限于某个区域内。
邪宠吻上狼唇
副驾位置的白晨也有些不解:
“这里像是已经荒废了很久。”
“那些屎还比较新鲜,说明这里有不少人活动,就算不是红石集,也应该知道红石集在哪里。”后排的商见曜用确定的口吻说道。
他对自己发现的痕迹很有信心。
从野草城出发的时候,为了凑集换取军用外骨骼装置的物质,蒋白棉提议把多余的那辆车卖给了“无根者”商队。
因为商见曜抱着吉普车,死活不肯松手,表示大家已经是同伴,得不抛弃,不放弃,所以,“旧调小组”只能变卖许立言赠送的那辆防弹越野。
而为了提高吉普的生存能力,增强大家的安全系数,蒋白棉花了换来的差不多一半物资,请费林他们给这辆车加了防弹玻璃和较厚装甲,改造了电能发动机。
——旅途所需的食物和弹药,他们当然不会自己准备,直接打报告回了公司,通过陈旭峰,拿到了很大一批。
公事就得公办!
听到商见曜的话语,蒋白棉抬手抵了下鼻子:
“进废墟,到处转一转,看能发现什么。”
说完,她瞥了眼商见曜手中的书籍:
“看得怎么样了?”
临出发前,她利用商见曜的“特权”,从野草城公共图书馆借了一批比较冷门,与疾病有关的书籍。
“很有收获。”商见曜看着龙悦红将车辆驶向城市废墟。
“哦?”蒋白棉用语调表示了好奇。
商见曜认真回答道:
“学医救不了全人类。”
蒋白棉一时有点茫然:
“什么意思?”
“有效的组织,探索的精神,实验的勇气,科学的方法,知识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而医学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商见曜侃侃而谈。
“那么,你有找到应对‘疾病岛屿’的新思路吗?”蒋白棉直指重点。
这段时间,商见曜总是毫不避讳地和她讨论“疾病岛屿”的事情,所以,她也就不帮他避着白晨和龙悦红了。
商见曜严肃回答道: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没有。
“只能按照目前的想法再接再厉。”
国民男神不禁欲:老公,约不约!
“不错,保持这种屡败屡战的精神。”蒋白棉鼓励了一句。
白晨望着水泥开裂、钢筋支出的建筑废墟,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其实,真的可以生一场小病,感受下疾病的真实模样。”
“我也有考虑这个方案。”虽然以前已经否决过商见曜的类似想法,但实际上,蒋白棉并没有彻底放弃这个方向,“主要是这家伙壮的跟头牛一样,根本不生小病,如果刻意感染,严重程度很容易不受控制,哎,实在不行,就等回了公司再说吧。”
龙悦红张了张嘴,本想说点什么,可又理智地闭上了嘴巴。
下一秒,商见曜开口了:
“可以让龙悦红先感冒,然后再传染我。”
“这有什么区别?”蒋白棉骂了一句,“好了,观察周围。”
此时,看起来略显陈旧和破烂的军绿色吉普驶入了那片在湖畔延伸出去很远的城市废墟。
旧世界的类似废墟总是让人一眼看不到尽头,大的超乎想象。
这里和“无根者”营地旁边那个废墟很像,大量的建筑坍塌,路面下陷,没什么有价值的事物留存,一片荒凉,异常寂静。
“在旧世界,这该是多么热闹的地方……”龙悦红想起了沼泽1号遗迹“灯亮”后的场景。
而那不足以还原旧世界城市景象的十分之一。
“人类文明的消退有时候比我们想象得要快和彻底,有的时候,又比任何人认为的都要坚韧和顽强。”蒋白棉望着窗外不知死去了多少年的城市,跟着感慨了一句。
白晨则做着细致的观察:
“这些坍塌和毁坏都有些年头了,不是最近才发生的。”
具体有多少年,她不是专业人士,没法判断。
“至少排除了红石集在最近被人摧毁的可能,嗯,前提是,这里确实是红石集。”蒋白棉看着毫无生气的灰白混凝土、杂乱支棱的钢筋、杂草内显露出来的玻璃渣和锈迹斑斑的空洞窗框在眼前一一掠过。
他们在这死寂的城市废墟里绕了十几二十分钟,始终没找到人类聚居的痕迹。
“看来走错了,红石集在附近别的地方。”开车的龙悦红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么大一个城市废墟,也不像集镇啊。他们应该是经常到这边来寻找有价值的物品,才留下了那些痕迹。”
听到他这句话,商见曜一下变得精神,仿佛已经确定这里就是红石集。
“喂!”龙悦红知道这家伙的思路是什么样子,忍不住抱怨了一声。
同样的,蒋白棉也把握到了商见曜的“推理”过程:
龙悦红命不好,运气不太好,所以他选择的路线、给出的答案往往和正确偏离。
既然如此,当他说这里不像是红石集时,那这里很可能就是红石集!
蒋白棉还没来得及责骂商见曜,维护龙悦红的自尊心,表情突然微微一变,仿佛有点哭笑不得。
她咳嗽了一声,指着路旁一栋虽然没彻底坍塌但异常破败,明显也是遭过炮击的高楼道:
“里面有人。”
“对!”商见曜以非常肯定的态度附和道。
他们同时感应到那栋楼内有人类的电信号和意识存在,而且直线距离不超过十五米。
龙悦红的表情顿时变得有点复杂。
“巧合,巧合。”蒋白棉干笑着安慰了一句,“停车吧,我和商见曜进去找那个人问下路。”
商见曜也跟着安慰起龙悦红:
“我现在更肯定你对我们小组的重要性了。
“你就是我们的指北针!”
什么指北针,不是指南针吗?龙悦红下意识冒出了一个问题。
瞬息之间,作为商见曜的好朋友,他理解了这是什么意思:
指南针是用来指正确方向的,指北针是用来排除错误路线的!
这个刹那,他有点牙痒。
“你要小心哪天小红在背后打你黑枪。”蒋白棉边推门下车,边说了商见曜一句。
商见曜想了下,走到驾驶座车窗外,诚恳说道: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不喜欢我用这件事情开玩笑。”
说完,他露出微笑道:
“但我接受的前提是,练习格斗时,你打赢我一次。”
“小学生级别的激将法。”蒋白棉从旁边走过,评价了一句。
龙悦红沉默了几秒,看着商见曜道:
“我会努力的。”
之前的格斗训练里,他虽然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但长久以来的自我认知,让他接受了“平庸”,没有必须打赢谁谁谁的胜负心。
目送商见曜和蒋白棉进入路旁大楼后,白晨、龙悦红分别拿着自己的武器,下车监控起周围区域,包括可能存在狙击手的楼顶。
过了一阵,两人交换位置时,白晨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每个人都有运气差的时候。”
龙悦红怔了一下,露出了笑容:
“谢谢。”
那栋建筑内,蒋白棉和商见曜迅速锁定了大厅边缘一个房间。
他们随即放轻脚步,越过灰白石块和玻璃碎片众多的区域,抵达了那里。
交换了下眼神后,商见曜默契地绕了半圈,守在了房间另一个出口处。
等他就位,蒋白棉才在里面的人射击不到的区域,大声喊道:
“出来吧,我们已经发现你了。”
木门紧闭的房间内一片寂静,似乎什么都不存在。
隔了十几秒,商见曜面前的侧门无声打开了。
帝王家的皇商孽缘 恶魔之花
一个灰扑扑的二十多岁男子猫着腰,钻了出来。
他突然顿住脚步,抬起脑袋,看见了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
“找到你了!”
商见曜手中的“冰苔”已经抵在了这男子的额头。
这男子立刻举起双手,表现得非常驯服:
“我输了。”
听到这句话,商见曜倒是有些诧异:
“你为什么要说你输了?
“我们又没有在比赛。”
被他用枪指住额头的男子坦然回答道:
“这是我们红石集的规矩,也是我们教派的教义。”
“教派?”商见曜的眼睛骤然发亮,“你们的教义难道是捉迷藏,躲猫猫?”
这男子怔了好几秒才回答道:
“不是,是时刻警惕,时刻躲藏。”
商见曜想了一下,反问道:
“这和我说的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