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79 美加子還在贏鑒賞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美加子的爱之热吻结束一小时后,两人搭乘公交车抵达了之前从宣传车上看到的福祉科技福冈办事处附近。
然后他们进了一家咖啡馆,在露天区域落座了。
潜入之前先踩点,这可是常识。在露天区域落座的话
“那个建筑,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魔窟啊。”美加子一边吸溜着刚送上来的冰咖啡,一边看着街对面的办事处,“没有装甲门,也没有乔装看守的战斗员,我才不承认修卡会藏在那种地方呢。”
修卡是假面骑士里的邪恶组织。
和马拍了拍美加子的手:“注意门口的电话亭。”
“电话亭?你是说那个电话亭其实是电梯?”
“对,就和神秘博士还有神探加基特里的一样!”
“神秘博士是那个英国电视剧吧,我们老师为了培养我们对英语的兴趣给我们看过,好棒的。神探加基特是什么?”
和马这才意识到神探加吉特还没播出。
“咦,我怎么突然想起这部剧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的大脑突然和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我产生了量子纠缠……”
“好啦你不用解释了,我听不懂。”美加子眯着眼睛盯着那电话亭看了几秒,然后看回和马,“你在蒙我吧,怎么想电话亭也不可能真的是电梯吧。”
和马露出赞赏的表情:“你居然发现我在蒙你了,可喜可贺,有进步啊。”
“你不会真以为我之前那些蠢兮兮的表现是真的吧?不会吧不会吧?”
和马叹了口气:“你什么时候在装傻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真的吗?”美加子把茶杯往远处一推,空出位置趴到桌上,托着腮帮子看着和马,“那我来考考你好了,我下面的话,看你能不能区分哪句是真心,哪句是装傻。”
和马不置可否,注意力继续放到街对面办事处的大门上。
这里是露天区,所以和马甚至能听到办事处出入的人之间的对话——当然因为路上呼啸而过的车子的影响,效果时好时坏。
美加子看着这样的和马,说:“虽然你的注意力不在我身上,但我还是要出题啰。”
“嗯,出吧。”和马随口回应。
美加子盯着和马,欲言又止。
和马有些奇怪,便收回目光瞥了她一眼:“你说话啊。”
“还是算了。我藤井美加子不会在干正事的时候谈个人情感问题。”
和马:“是吗?”
“是啊,我公私拎得可清了。所以对面那魔窟,你看出来什么门道了吗?”
和马:“目前没有,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办事处。”
现在的和马,就算隔着一整条双向四车道的大路和大路边上的步道花坛之类的公共空间,也能清楚的看到人头顶的词条。
进出那办事处的人里面,只有两人有空手道十级的词条,可能是办事处雇佣的安保人员。
不过十级的空手道在极道里面也能混个小头目玩玩了,虽然是那种只有四五个小弟的小头目,但一个卖理疗仪的企业,用这种人做安保……
和马正思考呢,服务员过来,把一杯超巨大的圣代摆在桌上:“您的旋风无敌超巨大圣代来了。”
“等一下,”和马提高了音量,“我们没点这个啊……”
“我刚刚点的!”美加子举起手来。
和马看着她:“说好的干正事的时候不牵扯私人欲望呢?”
“我这是干正事啊!”美加子看了眼已经转身走远了的服务员,压低声音说,“你和我这样的美少女出来,居然只喝咖啡,一看就知道你是来监视的嘛。”
和马皱眉。
总觉得美加子在强词夺理,但是好像又有那么一点道理。
美加子不像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的时候,确实是非常养眼的美少女,带这种美少女出来只是喝个咖啡的话,会让人忍不住想“你那活儿是摆设”吗?
美加子已经拿起勺子,铲了一勺圣代塞进嘴里。
“哦,这个味道好棒啊,有巧克力和草莓的味道。和马你试试!”说着美加子又铲了一勺怼和马嘴里。
冰凉的感觉和巧克力的味道在嘴里扩散,还有一点来自牙龈的血腥味。
“你丫怼我牙齿上了!哪有这样给男朋友喂圣代的!”
“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你是我师父啊!”美加子说着又给自己铲了一口,“嗯?为什么有血腥味?”
“那是我牙龈出的血,怎么样,好吃嘛?”和马没好气的问。
“嗯……”美加子托着腮帮往天上看了眼,“感觉好色。”
“色你个大头鬼。”
“如果我是吸血鬼的话,这不就很色了吗?吸完血之后舔一下嘴唇边的猩红什么的。”
“你嘴边那是圣代的草莓果酱好吗!”
“真啰嗦呀,这种细节不用在意啦……”
和马正想继续吐槽,忽然听见不远处桌边的情侣在笑声议论:“那难道是不成器的搞笑艺人在练习?”
“梗好烂哦。这样根本没法出名吧。”
和马一下子没了吐槽的欲望,他扭头看了看,发现那一桌可能因为超级巨大的圣代的遮挡,看不到美加子的美貌。
不然的话至少那个男的不会笑得这么露骨。
美加子疑惑的问:“为什么突然回头看?那边有什么吗?”
说着她整个身子歪向侧面,绕过圣代跟和马的遮挡,往和马刚刚看的方向看去。
果然那男人一看到美加子的上半身就闭嘴了。
其实美加子的腿也很好看。
习武多年的妹子下盘都很稳,大部分都有美腿。
和马这时候也提高了声调:“你那个国际关系的报告写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只要交报告之前英国和阿根廷之间的局势别继续升级,应该没问题。”美加子重新坐直,一边往嘴里送圣代一边嘀咕,“我现在就怕他们突然打起来。”
“咦,为什么,你的报告应该参考了我的见解吧?”
“是呀,我写了‘综上所述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你想啊,我报告交上去了,他们再打,我就是准确预测了未来局势,我报告还没交他们就打起来了,我就是根据现状看图说话了,这两者区别老大了!”
和马惊讶的看着美加子:“你这家伙居然打的这种算盘吗?你该不会还想着靠这个报告拿高分吧?”
“我都那么努力的写了,当然想拿A了!不拿A那我不就亏大了?”
说这话的时候,美加子又铲了一勺圣代,结果动作太不小心,勺里的东西PIA一下掉到她胸口了。
美加子放下勺子,用手指把掉胸肌上的奶油铲起来,对和马晃了晃:“和马,想不想吃?”
“我这里说想,你怎么办?”
“哼哼,不给你。”美加子说罢直接把手指舔了个干净,还嗦了几下。
和马想掏手帕,才想起来刚刚让美加子擦嘴边的血的时候已经给她了。
当时美加子说会洗完了还给和马,就把手帕塞进了包里。
所以和马只能摸出一包纸巾扔给美加子:“好好擦擦,都流沟里去了。”
“注意这种事情的和马好H。”
和马耸肩。
真要一条条吐槽美加子,就又要变得像在说相声一样了。
和马继续关注对面的福祉科技办事处。
就在这时候,一辆的士停到办事处门口,一个和马有印象的面孔出现了。
京都大学的先锋速谷伸弥。
虽然速谷伸弥承认了自己用兴奋剂,但那不过是违反了全剑联的规定,并没有触犯法律,何况后来还发现那一瓶东西是维生素C。
所以速谷并没有被限制行动自由,他出现在福祉科技门口很正常。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的士离开的同时,速谷伸弥气呼呼的走向福祉科技办事处的大门,直接推门进去。
平流层不相信眼泪 贺文君
和马打了个响指。
鼎逆穹途
美加子忙问:“怎么,钓到大鱼了?”
“只是证实了我的猜想。”
“那现在怎么办?大摇大摆的冲进去逮捕坏人?”美加子压低声音问。
和马弹了下她的额头:“想什么呢,咱俩都不是警察。我去楼后面看看能不能摸进去,你在前面盯着,目标是京都大学的先锋速谷。”
美加子问:“嗑药那个?他进去了?行,我在门口盯着。可是他出来了我怎么联络你呢?”
和马扶额。
这个年代没手机,啥都不方便。
他现在忽然很想要个柯南里少年侦探团的徽章,毕竟那玩意能当对讲机用。
和马正愁呢,速谷伸弥又从办事处里出来了。
美加子也看到了他:“啊,还真是那家伙啊。”
“我们走。”和马说着举起手呼唤服务员,“这边结账。”
速谷伸弥看起来想打车,站在路边伸长脖子往来车方向看,完全没注意到就在马路对面的和马。
和马这边结完帐,速谷也没有等到的士。
于是他迈开步子,向公交站走去。
和马靠着自己卓绝的视力隔着街道监视着他,紧跟着他的步伐。
美加子直接抱住和马的胳膊,让两人看起来就像粘在一起压马路的情侣。
“真亏你能隔着车水马龙的街道跟踪他啊。”美加子小声嘀咕。
“我视力很好啊。”和马回应,“不过车子的遮挡还是没啥办法,如果能到高一点的地方就好了。”
“那我们爬到房子顶上去追踪呗?”
面对美加子的建议,和马摇摇头:“不用,对方好像要走天桥过来了,他要在路这边坐公交。我们在公交站等他就好了。”
“上同一辆公交吗?会不会太显眼?”
和马撇了撇嘴:“没有带你过来,我倒是可以扒在公交车尾巴上学印度人。”
“你嫌我是累赘么?”
“差不多吧。”
“真过分。”
和马跟美加子交谈的当儿,速谷已经越过了人行天桥,来到了路这边的公交站。
接着和马看见他在公交站的站牌前面停下,对着一张纸念念有词。
和马的顺风耳轻而易举的就捕捉到了随风而来的话语:“地址是****……妈的这不是完全看不出来该坐哪一路车嘛。”
和马拉着美加子换了个位置,让自己能更清楚的看见速谷手里的纸。
看起来像是便签纸。
速谷进了办事处,问到了一个地址?
正好这时候,和马眼角余光看到来车方向有一辆的士正在开过来。
他二话不说伸手拦车。
速谷还在那里对着站牌抓耳挠腮呢,完全没注意到的士。
和马拉着美加子就上了车,然后报出刚刚从速谷那里偷听到的地址。
美加子一脸诧异:“这个地址怎么回事?速谷呢?不管他了?”
“这就是速谷要去的地方的地址。”和马说。
美加子一脸狐疑:“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到他的呢喃了。”
“骗人,隔着那么远呢!你是顺风耳吗?”
不好意思,我还真是。
前座的司机在确认过一遍地址后,按下打表按钮,启动了车子。
和马扭头看向车窗外,发现速谷终于注意到了这辆的士,露出了懊恼的表情。
不过隔着的士的茶色车窗,速谷应该看不清车里和马的脸。
这时候的士司机忽然开口道:“不是大叔我多嘴,年轻的情侣去这个地方干嘛?那边主要是卖鱼货的市场和公司所在地哦,还有仓库区。”
——仓库区。
那就对了,福祉科技很有可能租了仓库在搞什么勾当。
美加子:“在大叔看来我们是情侣吗?”
“抱得那么紧,只能是情侣了吧?”司机大叔笑道,“如果是**交际,男士的年龄不对啊。”
美加子嘿嘿笑道:“也就是说,在大叔看来,我还是女高中生呀。”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我可是如假包换的女大学生!我们现在,正在劈腿!”美加子骄傲的宣布道,“我NTR了我的好闺蜜!”
“喂,稍微不注意你就给我乱说话!”
和马说着一个手刀打美加子额头上。
美加子却发出剑戟片中那些豪杰那般爽朗的笑声。
而司机大叔则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的两人,一边感叹:“真是青春啊。”
的士引擎轰鸣,载着和马奔向可能是福祉科技的秘密设施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