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獵天爭鋒笔趣-第775章 陣成以及準備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商夏的介入让他很快便发现,这套五行阵法体系的确存在着很多的问题,若非楚嘉催促他及时出手,恐怕整座阵法崩溃就在眼前。
“到底是大阵师,术业有专攻!”
商夏一边心中感慨着,一边按照楚嘉的指挥,缓缓的将正在运转的五行阵平息下来。
这样一来便能避免整个阵法的骤然间崩溃,避免造成更大的损失和人员伤亡不说,还能将原本用来布阵的大量物资和源晶进行回收再利用。
这个时候商夏才恍然大悟,楚嘉之所以敢直接在浮空小岛上上马五行源阵的布置,最大的底气其实不是她自己胸有成竹,而是对商夏和他的五行本源真罡有信心。
“能招来一个五重天高手给我们在布阵的过程当中打下手,你们不觉得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么?更何况这个给你们兜底擦屁股的还是符堂的五阶大符师!”
私下里楚嘉对阵堂的其他阵师们说道,她甚至丝毫不介意商夏能够听得到。
浮空小岛上的阵师们干劲十足,只是看向商夏的目光却总显得怪怪的。
“喂,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做,有些不太好吧?”商夏很不高兴道。
“唉,”大阵师叹了一口气,看向商夏道:“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今年的三合岛交易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不觉得在交易会开始之前,用这座浮空小岛将一部分武者送上三合岛,是一件很提振整个幽州武道界士气的事情吗?”
商夏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能继续在楚嘉的手下做一个随叫随到的工具人。
竹马在别家 一笑笙箫
遍数整个苍升界,一个四阶武者能够将一个五重天高手当成工具人指使成这般地步的,恐怕也就仅此一例了。
因为有着商夏这个人形五行阵图保驾护航,阵堂一众阵师在浮空小岛上对于五行源阵的改造进展渐入佳境,几乎可以用每日都有新的进展来形容。
如此又是近三月的时间过去,眼看已经到了年底,而五行源阵的改造也已经渐渐接近尾声。
嗯,至少在楚嘉以及一众阵师的眼中,的确是已经接近尾声……
“就这?就这?”
在一次启用五行源阵并驱使浮空小岛的试航归来后,眼瞅着阵堂上下一副大功告成,立马就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架势,商夏冲着阵堂所有人不满道:“五行源阵的运转明明尚有大幅改进的余地,五行源晶的利用率分明可以更高,这样不但可以令浮空在虚空之中飞行的速度更快,消耗的源晶更少,还能节省更多的人力物力,为什么能现在就要停下呢?”
楚嘉笑盈盈的看着冲着众人大呼小叫的商夏,可她就是不说话。
无奈之下,阵堂的三阶阵师白鹿鸣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商公子,经过五行源晶的加持,如今浮空小岛所能承载的武者人数已经增加到了百人,在天外虚空飞遁的速度也增加了三成,五十枚五行源晶也足够在三合岛和天外穹庐打一个来回,而且每次只需留两三位四阶武者在岛上即可,而不是以前需要七八位四阶武者跟随浮岛行动。更何况岛上留两三位四阶武者也并非是浮岛巡航的要求,而仅仅只是维护浮岛安全的必要力量。”
另外一位三阶阵师见得白鹿鸣开了口,也跟着道:“正如白先生所言,况且我们也并非是不再对五行源晶进行改进和完善,待我等返归阵堂之后再行专研,这等全新而精妙无穷的阵道体系,我等也才仅仅只是踏进了门槛,怎么可能会放弃?”
在两位三阶阵师接连发言之后,阵堂的其他阵师这才纷纷开口。
“是呀是呀,这五行阵法即便是公子不允我等再用,私下里我等也会暗中专研,断然不会放弃。”
“这小岛也不仅仅只是布置好各类阵法便万事大吉,总也要在上面加盖一些必要的建筑之类,总不能让那些人上得浮空岛后随地而作吧?”
“已经到了年底了,三合岛交易会开启在即,我们也没时间再进行阵法的进一步改进了哇!”
“商公子的五行阵法理念极为不凡,公子何不趁此机会继续为我等你讲解一番?”
“这五行阵道体系的确确然精妙,不如……”
“……”
商夏被一群阵法师吵得脑仁儿疼,这时才注意到一旁楚嘉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商夏连忙从阵堂一众渐渐围上来的阵师人群当中闪身而出,来到楚嘉的身边道:“你也不说管一管?”
楚嘉“咯咯”一笑,道:“我记得学院接下来三年去往天外巡守的任务马上就要开始了吧,你什么时候去?”
“诶呦,差点儿忘了……”
…………
去年的时候,商博代表通幽学院刚刚结束了为其三年的天外巡守,如今隔了一年多的时间过去,按照此前苍升界以四大洞天宗门为主导的各方势力的约定,通幽学院当再次派遣一位五阶高手去玩天外巡守,以防备灵裕界武者暗中渗透。
商夏从天外穹庐匆匆赶回符堂之后,距离约定前往天外的日期已经知剩下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听得商夏返归,范远辉、娄子璋两位四阶符师,任欢这位四阶符匠都急忙赶来拜见,就连器堂的任百年听得消息之后也匆匆赶来。
商夏见得范、娄二人状态不错,遂问道:“二位如今的四阶武符制作的情况如何了?”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由范远辉笑道:“也算小有进步吧,虽未曾达到三纸成一符的地步,但想来转过年去也能勉强达到了。”
娄子璋也笑道:“这还多亏了您在海外与天涯阁达成了合作协议,如今符堂也能从学院与天涯阁的交易当中获得一定数量的还兽皮,使得中高阶的符纸制作有了一定的保障,否则我二人制符术的提升恐怕还要被迟滞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
商夏听闻之后连声说“好”。
商夏自然知道,范、娄二人所说的进步,仅仅指的是二人各自所精研的一种四阶武符“金阳烈火符”和“千阳剑符”。
商夏也早就已经意识到,并非是所有符师都具备像他那样的在制符术上的全面性,一位四阶符师终其一生精研两三道四阶武符,精擅一两道四阶武符,才是绝大部分四阶大符师的常态。
范远辉这个时候又道:“还有一个好消息,便是如今符堂之中又多了一位三阶符师。”
这又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算上这位新晋的三阶符师,整个符堂三阶以上的符师数量已经达到了九人,其中五阶大符师一人,勉强踏入四阶门槛的大符师两人,三阶符师更是达到了六人,其余一阶、二阶符徒、符师数量若干。
这等实力和底蕴,使得通幽学院的符堂已然能够胜过苍升界大部分的武道圣地,便是四大洞天也未必能比通幽学院的符堂实力更强,至少商夏便知道元辰派当中便决然没有五阶大符师。
能斗
娄子璋这时也道:“按照先前的惯例,符堂中但凡又新晋的三阶符师出现,您便会召集符师在符堂开一场符会作为庆贺,如今符堂上下可都期待着符会召开,盼望着您在符会最后公开演符的环节。”
其实这才是范远辉和娄子璋二人此番拜见商夏的真正目的。
不料这一次商夏却是面露难色,道:“此番却是不巧,一月之后我需去往天外巡守,三年之后才能回返,这符会怕是来不及参加了,不如就由二人主持……”
两位四阶准大符师相视苦笑,范远辉无奈道:“没有您亲自前往坐镇,这符会开得还有什么意思?算了,不就是三年的时间么,待您回返之后再说吧。”
倒不是说四阶的大符师没有开一场符会的资格,而是有了商夏那种近乎全能以及变态的成符率在前的演符过程,他们两个二把刀大符师再上去演符纯粹就是去现眼。
商夏闻言多少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此事在此前已经形成了惯例,他只是略作沉吟,便从袖口的乾坤袋当中摸出了一枚刚刚雕琢完毕的三阶符印,道:“原本应两位驻守海外群岛的主管所请,要为他们制作几枚三阶符印以备不时之需,这一枚算是多出来吧,便请二位替我作为贺礼转交,待三年巡守期满之后,我会在符堂召开一场大型符会,广邀整个幽州符师前来参加。”
范远辉从商夏手中接过那枚尚未经过武道意志蕴养的三阶符印,神色间竟流露出些许羡慕之色,轻叹道:“一枚三阶符印,此等厚礼……,便是老夫都要羡慕了。”
范、娄二人离开之后,商夏看向任百年笑问道:“前辈将白骨符笔改造的如何了?”
任百年苦笑一声道:“老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老朽擅长的是修补而非是替换,那头五阶海兽的身上的确找到了合用的灵骨,但这却并不仅仅只是换一个笔杆的问题,而器堂的几位器师也暂时没有这个能力。”
商夏心中虽有些失望,却也知晓自己对他们改造白骨符笔的要求原本就有些强人所难,于是笑道:“也是我太过心急,关于对白骨符笔的改造可以慢慢来,至少目前我手中尚有紫竹笔可以使用。”
不料任百年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商夏闻言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任百年道:“老朽曾听闻大符师此前前往海外,曾说起过那天涯阁中有着两位大器师?何不寻他们去试一试?”
商夏想了想道:“也罢,原本还觉得可以接着符笔改造让器堂对于符笔的制作有所掌握,现在看来……”
待任百年告辞之后,任欢则直接拿出了三张用五阶还兽皮制成的五阶符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