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諸天最強大佬》-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楚毅悄悄落子展示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只看这突然出现的化血神刀,在场一众人皆是心神为之一震,只觉得一股煞气扑面而来。
先前他们只听楚毅言及化血神刀能够破阵,可是他们毕竟没有见过化血神刀,所以说对于化血神刀是否能够破阵其实还是存有一定的疑虑的。
然而这会儿看到这一柄化血神刀的时候,单单是那一股沁人心神的煞气便让人为之心惊不已,隐隐觉得楚毅所言或许并非是虚妄。
当然化血神刀究竟能否真正的破去那大妖所布下的大阵,且需要验证一番才是。
不提其他人,反正这会儿余化心中却是充满了信心,当即向着闻仲一礼道:“太师,末将请命,愿前方破去大阵!”
闻仲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冲着余化点了点头道:“余化你且前往,若有不济之处,我自会出手相助保你安危。”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楚毅从旁笑道:“当真不行的话,我便请出青萍剑来。”
有闻仲还有楚毅二人在一旁作保,余化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不说闻仲之神通手段他也是见过的,就说楚毅手中执掌青萍剑,当真请出青萍剑的话,区区一座恶阵而已,那还不是轻松破去。
手持化血神刀,余化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大步上前,直奔着那一座大阵而来。
好一座血色大阵横亘于军营之前,血浪翻滚,煞气弥漫,等闲之人只看这般情形便要被吓个半死。
立足于大阵之前,余化身形一跃便入了大阵,就如李靖入阵的遭遇一般,血浪翻滚之间,一股压力扑面而来,同时几道血色身影出现直奔着余化而来。
那几道血色身影直扑余化,而余化看到这般情形却是神色不变,然而握着化血神刀的大手却是猛地一紧,狠狠的向着其中一道血色身影斩了下去。
只是一刀下去,那一道血色身影便被砍了个正着,而这血色身影被砍中的瞬间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瞬息之间崩溃不见。
看到这般情形,余化只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似乎是没有想到化血神刀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强,只是一刀便将一刀血色身影斩灭当中。
当然只是斩灭一道身影算不得什么,毕竟按照李靖先前的遭遇,就算是这一道血色身影被斩灭,很快便会恢复过来。
惊杀局 时未寒
一边手持神刀向着另外一道血色身影斩去,同时余化也分神关注四周的变化。
如果说那一道被斩灭的身影再度浮现出来的话,那就说明化血神刀对于这一座大阵并没有太大的效果,若然那血色身影不复存在的话,那么便可以证明楚毅所言非虚,化血神刀当可破此凶阵。
又是一道血色身影被余化持刀斩灭当场,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已经有几道血色身影被斩灭,随着最后一道身影消失无踪,余化环顾四周,却是不见一道血色身影浮现。
不过这会儿余化尚且无法确定那些被斩灭的血色身影是否还会出现,依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然而数十个呼吸过去,余化发现除了那血浪翻滚之外,却是没有一道血色身影再现,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喜色。
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那几道同大阵融为一体的妖魔残魂应当已经被化血神刀所斩灭。
身在大阵之中,余化只感觉到那翻滚的血色浪头所带来的压力明显变得小了许多,可是远远观看余化破阵的闻仲、楚毅等人则是看的最为分明。
閨 中 記
随着那几道妖魔残魂被化血神刀斩灭,原本血浪滔天,煞气滚滚的血色大阵一下子变得风平浪静起来,甚至就连那血色大阵所覆盖的范围都在飞速的缩减。
与此同时布下了大阵的白莲童子的身影出现在血色大阵后方,面色极其难看的看着血色大阵的变化。
血色大阵出自他之手,自然是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一座大阵的变化,而如今大阵的根基,也就是那几名被他所坑死的妖魔残魂竟然会被人给彻底磨灭,这可是大大的出乎了白莲童子的预料。
要知道那几名妖魔残魂已经成为了大阵的一部分,想要将之彻底磨灭那可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而磨灭不了妖魔残魂,那么大阵便能够继续存在,可是现在几名妖魔残魂烟消云散,一下子便让大阵的威能大减,甚至可以说这会儿随便一个人出手便可以轻易的将大阵给破除。
果不其然,一直没有等到妖魔残魂出现的余化感受到大阵带来的压力顿减,自然是挥动手中化血神刀向着前方狠狠的劈了下去。
只是一刀下去,虚空崩塌,原本的血色汪洋瞬间消失无踪,出现在余化面前的则是一片晴空万里的景象,而闻仲、楚毅等人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这会儿余化要是还反应不过来的话,那只能说他反应太过迟钝了。
知晓自己已经破了大阵,深吸一口气,余化大步上前冲着楚毅还有闻仲一礼道:“余化幸不辱命。”
闻仲哈哈大笑,目光落在大阵后方那军容混乱的东夷军阵之上,大手一挥喝道:“三军将士听令,与我杀敌。”
轰然之间,大商兵马齐出,浩浩荡荡的军势直压而来。
原本东夷大军将希望寄托在几尊实力强横的妖魔身上,他们此番入侵大商何尝不是被这几尊妖魔所鼓动,为几尊妖魔强大的实力所惑。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被他们寄以厚望的妖魔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几尊妖魔身死当场不提,就连那大阵也没有阻拦多久便被破,看着那杀将过来的大商兵马,一时之间,东夷一方士气暴跌,如果不是有东夷将领努力维持的话,恐怕这会儿已经乱糟糟的一团,大军四散奔逃了。
白莲童子将这般情形看在眼中,如何不知此刻依然是回天乏力。
本以为此番可以阻拦大商大军的,却是不曾想那一座大阵竟然这么轻易的便被破去,这让白莲童子心生去意。
当白莲童子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阁下难道想要一走了之吗?”
听到那声音,白莲童子心中一动,就见楚毅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前方,不过白莲童子看到楚毅的时候只是露出几分惊色,倒是没有什么畏惧。
淡淡的看了楚毅一眼,白莲童子道:“楚毅,你虽然说能够破去我所布下的大阵,可是你们想要留下本尊,怕是没有这么容易。”
楚毅打量着白莲童子道:“尊驾的来历,楚某多少能够猜到几分,如果真如楚某所猜测一般,楚某还真的没有什么把握将你留下,不过尊驾若是想要这么轻松离去,却是要问过楚某手中剑。”
说话之间,就见青萍剑出现在楚毅手中,而白莲童子看到楚毅手中那青萍剑的时候,眼睛猛地一缩。
就算是以他的根脚来历,看到青萍剑的时候,要说心中不紧张那肯定是骗人的,不过紧张归紧张,先前也不是没见过青萍剑,既然敢留下来,自是有自保的手段和能力,否则的话,明知道楚毅有青萍剑在手,他又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性命安危开玩笑。
深吸一口气,白莲童子看着楚毅道:“楚毅,若是有缘,你我还会再见的。”
楚毅闻言不由的眉头一挑,如何不知白莲童子这是要走,心念一动,青萍剑顿时划破虚空向着白莲童子斩了下去。
青萍剑何等宝物,这样一击如果说没有足够与之相媲美的宝物阻拦的话,纵然要不了白莲童子的性命也可以将之重创。
好一个白莲童子,哪怕是眼见楚毅祭出青萍剑,却是丝毫不慌,一道青色大旗出现在其身前,青色大旗四周绽放出一朵朵的莲花,莲花朵朵落下,如同漫天花雨一般。
青萍剑那凌厉无比的攻势斩破朵朵莲花,虽然说无有莲花可以阻挡青萍剑,但是无论是楚毅还是白莲童子都感应得到青萍剑那一击依然是后继乏力。
青色大旗虚影一晃卷起白莲童子的身影瞬间消失无踪,而青萍剑也斩破所有莲花,却是已经失去了白莲童子的身影,终究还是被白莲童子遁走。
随着白莲童子遁走,东夷一方自是无力对抗大商精锐大军,不过是小半天的功夫,大量的东夷士卒不是被杀便是被擒。
吩咐麾下将领打扫战场,闻仲向着楚毅走来,神色之间带着几分郑重之色道:“那人竟然能够从青萍剑之下逃脱,只怕是来历非凡啊。”
闻仲也不是傻子,对方能够自青萍剑之下逃脱,其来历几乎可以锁定,除了那几位至尊之外,还有谁门下的弟子能够从青萍剑下脱身。
楚毅只是轻笑一声道:“不妨事,对方不管有什么算计,终归只是阴谋诡计,上不得台面。”
其实从白莲童子无惧青萍剑,甚至暴露出一面宝旗来,楚毅便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历。
说实话,楚毅先前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是不是阐教提前为封神大劫做准备埋下暗子,不过在见到白莲童子的一番手段之后,楚毅却是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逆命
以元始天尊的性情,就算是要提前做准备,在封神大劫当中落子,也不可能会派人支持东夷这等蛮荒部落。
除了西方教之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的势力想要在封神大劫当中浑水摸鱼了。
而且方才那青色宝旗,楚毅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十之八九便是五方旗之一的青色宝莲旗,而这一面宝旗恰恰就是西方教的重宝之一。
大军得胜回朝,其中功劳如何,自有闻仲禀明帝乙,而楚毅则是带上了帝辛、杨戬回到住处,继续教导弟子。
李靖果不其然,因为此次所立下的功勋,被帝乙亲命为陈塘关总兵,为大商四大镇关总兵之一,可谓是位高权重,足可见帝乙对李靖的看重以及信任。
楚毅得知帝乙对李靖的封赏之后并没有太过惊讶,虽然说他可以出面阻止,但是楚毅却是没有这般的想法。
虽然说后来李靖站队西岐,可是并不代表眼下李靖便心向西岐啊,如今李靖对大商绝对是忠心不二,只是未来随着李靖长子、次子以及三子降世,先后拜在阐教十二金仙门下,阐教这才将李靖父子一门上下绑在了阐教所支持的西岐战车之上。
既然李靖如今对于大商忠心不二,那么楚毅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帝乙封赏李靖呢,万一因为他的插手,说不得反将李靖逼的反叛大商也非是不可能。
不过楚毅却是叮嘱了帝辛一番,暗中做了一番安排。
这一年,冀州侯苏护府上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的景象。
却是冀州侯苏护喜得一女,做为一方诸侯,虽然说只是得了一女,但是苏护却是大摆宴席为之庆祝,可见苏护对于这一女的喜爱。
喜宴散去,苏护自感疲惫,于书房之中昏沉睡去,却是迷迷糊糊之感感觉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隐约之间,苏护随着那呼唤声而去,却是见得一片仙山福地之间,一名仙风道骨的道人正含笑看着他。
苏护颇有些愕然,下意识的向着那道人行礼道:“苏护拜见仙长,不知仙长唤苏护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好歹也是一方诸侯,苏护自然是有着几分见识,虽然说是在梦中,却也清醒了过来,看着那道人,哪里不知道这是对方特意引他入梦。
道人只是笑了笑,看着苏护道:“苏护,贫道不久之前偶感悸动,掐指一算,却是算出贫道与令千金有一段师徒之缘!”
苏护闻言却是一愣,他得女不过月余,白日里方才办过喜宴,不曾想这晚间便有道人入梦而来。
爱女心切的苏护首先的反应并非是欢喜,反而是眉头一皱,盯着那道人道:“不知仙长乃是何方神圣。”
苏护可是知晓修行之人当中不乏妖魔鬼怪之辈,就算是要为自己爱女寻得良师,他也得先打听清楚对方的跟脚来历不是,总不能将自己女儿托付给什么妖魔鬼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