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第六百七二節:藝術(二)看書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你还真是会演戏啊。”等到在街角里再度相聚,孟取义双手叉腰,看着马林的姑娘儿脸上满是不满与疑惑。
马林当然明白,她的不满是因为她觉得马林是在装成一个真君,这是大罪,如果被人知道,马林说不定是要被拖走做成活祭品的——无论哪一个阵营的真君,对于伪装成自己的家伙总是会以最刻薄的手段教训一番。
事后是死是活,真的就是要看天命了。
至于疑惑,她肯定会想,为什么马林与那位真君是那么相似,连那两位做雕像的先生都认错了人。
马林当然不想告诉这个姑娘,马林就是马林,的确是那个十年前的真君。
所以只能面露腼腆地笑了笑:“我比较擅长演戏,很小的时候,我想过是不是能够做一个演员。”
马林还小的那个时代,屏幕里放的是追捕,国字脸的高仓健是那个时代最帅气的演员,所以马林也做过演员梦,但是谁能想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马林没有等到成为演员的年纪,国字脸就不再流行了。
再到后来,最美好的誓言破碎了,马林也忘了这场梦。
直到今天,马林觉得能够提上一口,的确,人生就像一场戏,赢家全都靠演技。
孟取义哼了一声,然后伸手抓住了马林的小手:“好了,快一点找一个地方变回去吧,要不然你这样子出来再骗到谁就不好了。”
马林当然从善如流。
毕竟今天他是带姑娘出来吃烤肉的,不是带她来看他飙演技的。
………………
索斯塔克三号和杰森站在人满为患的街道上发呆,两个AI出来找马林,却发现这里人山人海,在西陆百试百爽的人体扫描在东陆第一次使用就因为超过人数限制而系统崩溃直接完蛋。
“这儿的人也太多了吧。”索斯塔克三号一边说,一边紧皱着眉头。
杰森这一次也没有勇气向索斯塔克表达出他的阴阳怪气——相比三号,他已经考虑到人口问题,索斯塔克的搜索每平方公里的目标数是三千人,杰森给他自己配的是九千人,然后在今天这座大游乐园中,索斯塔克三号的系统在开始扫描的瞬间当场崩溃死机,不回去维护只怕这个插件就无法开机。
而杰森的好一些,但是在连续四次扫描到一半时系统重启之后,他也放弃了。
“我们要怎么才能够找到马林呢。”索斯塔克三号说到这里看向杰森:“你出的主意,你说说。”
“我知道个屁。”杰森看着人群,突然发现了有一群人正举着一个雕像而来。
两个AI看着这座有着强烈毛子艺术风格的雕像在人们的托举下从他们面前经过,听着人群高呼着马林真君的名讳,索斯塔克三号看向杰森:“你说你跟马林先生很久了,他有一个称号叫真君的吗。”
“我又不是神,你问我问谁。”杰森反驳道。
“无论如何,去问问吧,你泰南语六级,全靠你了。”索斯塔克三号说完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蛮荒神魂
“你不也会泰南语吗!”杰森叉着腰反问道。
“我外表又不是泰南人,你来吧。”索斯塔克三号摇头。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军用AI。”杰森气急反笑。
“我们AI有脸吗?”索斯塔克三号用他那无辜地大眼睛看着杰森。
“行,算你狠。”杰森举手投降。
真的,AI没脸皮还没脑壳,只有缸中那颗加工过的量子人工脑。
………………
“北落,你还别说,我们的这位真君还真是一个精通艺术的家伙啊。”毕宿五看着那个被安放在空基座上的雕像发出了惊喜的感叹声:“虽然这雕像看起来像是在北方见过。”
“的确,这座雕像给我非常强烈的既视感,毕宿五,你知道吗,我现在开始怀疑我们这位马林先生的真实身份了。”北落看着这座雕像,在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扭头看向他的友人:“我记得那位夫人当初说过,她的凡性人魂找到了公正之主来帮助这个世界,而她……也找了一个能够在最终之战前成神的帮手,我现在怀疑,这一切的幕后都有她的意志。”
“等一下,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就听不懂呢。”毕宿五看着自己的同伴问道。
“那位夫人,你知道是哪一位夫人的,对吧。”
“对,我知道谁才是那位夫人,但是我觉得这一切如果都她在搞鬼,那马林先生为什么能够回到十年前拯救下这个世界,他和她的关系据我们所知并不熟识,他本人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我们对他的了解……”说到这里,毕宿五看向了北落:“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到底是谁,基因库里找不到他父系的血脉记录,哪怕他是被私人研究所调整出来的人造生命的后代,他也应该有基因谱系可以被确认吧,但事实是我们根本找不到任何与父系基因相似的基因序列,而他却能够与巨人属的霜巨人结合并生下的足够健康的孩子,这代表着什么……”
被友人盯着看的北落小手一拍,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异域生命,我们的情报网还是太薄弱了,马林的父亲一定是一个异域来客,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我们无法确认马林的基因序列。”
水恋月 席绢
毕宿五也点了点头:“对,只有这样,我们之前无法理解的事情才会有一个足够可以肯定其真实性的答案,哪怕这个答案听起来非常令人奇怪,但有一句话说得好,小说才需要合理性,而现实不需要……”说到这里,他又陷入了思考:“可这样一来,我又有了一个小小的疑问,如果马林的父亲是强大的异域来客,他是带着天赋出生的,那为什么……他的灵魂却来自另一个时代。”
“是啊,这个孩子为什么会死,又为什么会在死后被替换了灵魂,看看他对于艺术的追求,非常像我们北方那个死得很早的邻居。”说到这里,北落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是快一点去见我们的马林先生吧,我想问一下,索斯塔克三号和杰森到底在干什么蠢事,毕宿五,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还能有什么看法,我什么都不懂,我只感觉他们两个家伙像是迷路了。”毕宿五说完还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想法,但我觉得真的很像迷路了,因为……你看,他们在问人。”
“这也太丢AI的脸了吧,他们没有卫星吗?”北落非常疑惑地问道。
然后两个小家伙统一的举手一拍额头。
对啊,他们怎么忘了,这两个西陆来的穷鬼,连同步轨道卫星都没有,甚至连变轨卫星的燃料都出不起。
………………
等到马林变身完毕,回到大道上,发现游行活动并没有因为马林所说的结束,反而所有人都在狂欢中——马林听了一会儿这些家伙讨论的理由,发现就是因为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这座城市的城民们当成了守序中立的存在,还偏善良。
以前市民还觉得自己有可能在信奉一个混沌的传言不攻自破,马林甚至发现自己的身体如今似乎又强壮了一些……难怪当初自己的力量疯长,原来正好是那个时期开始,马林正好开始经历信仰地聚集……原来如此啊。
马林一边感叹,一边发现自己当初的强大……其实并不全是自己的。
这让马林非常难受,我一个无神论者,怎么就被这种填鸭式的信仰灌输变成了一个和英雄神差不多的存在了呢。
“看起来没有人把你的话当真啊,马林。”孟取义笑着取笑起马林。
马林也只能苦笑,对于这个姑娘的取笑,马林倒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笑就笑吧,至少不知者无罪。
至少……马林是绝对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去怪一个小姑娘的。
她才多大啊,马林这种两辈子加一块儿都快奔六的老家伙,怎么能够和小姑娘一般见识,这么做真的说实话太丢脸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被这姑娘拖着冲进了用幕布围着的大型摊位里,马林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裁剪成衣的露天店。
“是战巫小姐啊。”负责人是一位老夫人,看起来满头白发,但是看起来身体壮实得很,毕竟是矮人啊。
“是的,针之阁的老夫人,您好,我想请您为我做一件新的战巫袍,然后还有我的这位朋友,您帮他做一件泰南样式的衣物吧。”孟取义如此说道。
老夫人笑着说了一声好,然后就有好几只潘斯奥猫人姑娘围了过来,她们带着孟取义进了量衣室。
老夫人看向马林,立即就有好几位精灵走了过来。
说实话,马林也想穿上泰南式的衣物,于是脱下了自己的短袖衫,露出巨人才有的八块腹肌。
“客人的身材不错。”精灵们开始量衣。
是啊,马林哈哈了一声,同时心想也真的只有泰南人这儿才能够有如此的画面了,要是在西陆,精灵衣匠是不可能给一个巨人量尺码的,哪怕他是国王的私生子也不可能,哪怕是慈爱教会的医生,在治病的时候也会给巨人家的小崽子下套,马林一想到当年那么久食之无肉就泪流满面(当然,那家伙事后被马林暴锤的时候也是极为光棍,可以说是完全不要命了)。
量好了尺码,精灵衣匠们还拖出了各种款式的成衣供马林挑选。
马林选了一款据说是新款的夏装,从款式来看已经非常接近马林所在的时代的夏装了,比如说棉制的旧式格子衬衫,透气的棉制长裤,还有适合马林脚型的皮鞋。
“这是我们从大毁灭时代的废墟里找到的大毁灭时代的衣服,很多样式因为材料不行而无法制作,但是像这样的款式,我们现在已经可以制作了。”精灵衣匠提到这句话的时候非常骄傲,他用一种看西陆土包子的眼光看着马林。
没错,马林身上的短袖衫是马林用袍子自己改的,上面的针角走线让任何一位衣匠大师看了只怕都是当场血压狂升的结果,马林甚至会想,如果让当初的那几位老夫人见了马林的这件短袖衫,只怕她们当场就会因为愤怒与痛苦而转化成不知道何等恐怖的异种。
也许会是一个拿着针,模样扭曲的恐怖老夫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嗯,的确有可能。
选好了衣物,马林坐在小椅子上等着那几位据说正在现作的精灵衣匠。
同时也注意到了有新的客人过来。
第一位是一只侏儒,后者似乎和老夫人相熟,两位贴了脸,然后又拥抱了一下,老夫人为他安排了两位侏儒衣匠。
侏儒路过马林的时候,还主动跟马林打了一个招呼:“年轻人,是陪女朋友来的吗。”
不朽之纵横天下
“不是的。”马林干笑,孟取义听了只怕要把你的小脑袋从你的身体里拔出来。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明月西
“哈,进了针之阁的年轻人都说自己不是女伴的男朋友,我理解,我当年也这么说过,年轻人不懂女孩子的心啊。”说完,这只侏儒与他的衣匠一起哈哈大笑着走进了量衣室。
马林看向了那位满身横肉的老夫人,后者面露慈祥,微微一笑:“别听老李头的胡说,他当年被三个姑娘带过来的时候,心虚的很。”
原来……等一下,他这不是人生赢家吗?!
马林脸色如铁,因为他看到一个被四个精灵姑娘扯进来的精灵小伙,后者最终一脸娇羞地被他的同类们拖进了量衣室。
而他的女伴们谈笑中组团走进了女子量衣室,看起来有着钢铁一般的姐妹情。
喵了个咪的,我为什么要坐在小椅子上看着这人生的一幕幕悲喜,你们这些家伙知道我马林真君的时间有多么宝贵吗?
你们知道你们在玩火吗?
你们知道我的怒火能够焚尽一切吗?
你们知道“小先生,要吃冰激凌吗,我们小店特意为客人们准备的。”老夫人打断了马林的发言,他身边的精灵小姑娘用木盘子托着一大碗看起来就巨好吃的冰镇之物。
“谢谢。”马林开心地接过碗,让玛娜变成了大匙子,然后吃了一口。
啊,真棒,比马林在西陆时自己做的还好吃。
同时一颗果实作为小礼物,被马林送给了这个精灵小姑娘。
亲爱的夫人,还有这些小可爱,我错怪你们的善良与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