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606章 喪心病狂人間推薦

地府巡靈倌
小說推薦地府巡靈倌地府巡灵倌
“好,你可以不说,但大幻魔岭和你不死不休!你记着了。”
岭主发狠的骂,转首看向另一边,阴沉的问:“古镜说了身份来历,那么,你又是谁?”
我方人员齐齐看向凰羽庄主。
“咯咯咯!”凰羽庄主忽然邪笑起来,顺手将宝剑归鞘。
笑了一会后,她收声,冷冷目光透过面甲盯住岭主。
阴声说:“本座在方外世界,江湖人称凰羽庄主,但在你们口中的异界那边,本座被称作尤仙子,份属异界核心大能团的一员,潜伏在方外,任务就是为异界大军再度登录这片世界开路!
无比遥远的史前文明时期,异界大军征服这个世界的行动功败垂成,这是耻辱,一定要洗刷。
这个天下谁都不能阻挡大势,而异界大军登录方外就是大势!
大幻魔岭不成,千相道庭也没用。
本座耗费数十载心血,始终不能完成任务,但天可怜见,竟然找到了古镜前辈,在他深如渊海般的智慧和谋略下,到底是找到了解决此事的突破口。
运作之下成功的炸平了阴山,并将尔等诓到此地,不但借助你们的法力布置了解封阵图,还乘机打杀了负隅顽抗的老古董们,真是一举数得!太妙了,简直是太妙了!
魔岭岭主,千相掌教,还有姜馆主,你们看!”
尤仙子凰羽庄主忽然指向身后。
我们顺势看去,霎间,眼瞳缩紧成针尖儿大小。
她指着的是异界出口,眼下,巨坑正向外冒着黑烟,一股股若有若无的邪气波动随之传扬向四面八方,似乎下一刻就有史前巨兽冲出来一般,无边惊悚笼罩住所有人。
看着发生了大变化的异界出口,我的心头冰凉冰凉的。
“你是方外的人吗?”
岭主语声冷的宛似寒冰。
“当然是。”
尤仙子很是敞亮。
“身为方外人,受方外法师栽培成才,最终坐上了凰羽庄主宝座,你却倒戈了?孽障,叛徒,无耻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岭主并指如剑指着尤仙子破口大骂。
我方幸存的法师们义愤填膺,纷纷谴责之。
“闭嘴!”尤仙子猛然怒吼。
“喊什么,显你嗓门大?”
我坐在那里讥笑她。
尤仙子阴森的盯了我一眼,比毒蛇还要吓人的眼神。
我昂着下巴,一无所惧的迎着她目光。
她冷哼一声,大声说:“本座确实出生在方外,但我宁愿从未出生过,因为,本座是弃婴!”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嘴巴都闭上了。
我方法师意识到,尤仙子的弃婴身份,就决定了没谁有资格指责她。
“本座的父母为了某种原因,将不满三天的婴孩儿扔到了荒郊野外,他们不想亲自下手,欲要让豺狼野兽将我吞吃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本座命大的很,被上一代的凰羽庄主捡了回去。
你们是不是以为从此后本座就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错,大错特错!
银月飞霜
上一代的凰羽庄主根本就不是个人,她是个心理扭曲到难以形容的怨妇!
我从小到大,不知道被她打折过多少次骨头,每一次都是因着无妄之灾,她在外只要生气了,回头来就折磨我。
小小年纪的我遍体鳞伤,但天天都得化妆掩盖脸上伤痕,不敢让人发现。
出气筒一做就是数十年,直到十几年前我神功大成,乘其不备,将得自异界的某种毒药放置其经常使用的丹药中,耗时三年才等到药力起效。
那一天,她忽然就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然后,我出手了!
哈哈哈,你们真该看看那死婆娘的惨状,她被我削成了人杆儿,然后,我折磨了她十天十夜,才大发慈悲的一脚踩碎了她的脑袋,并震碎了她的魂魄!
神功大成的我在门内没有对手,顺利的当上了凰羽庄主,但你们以为我稀罕这个庄主宝座吗,鬼才稀罕它!
我恨这个世界,恨你们所有人,不杀掉方外所有的人,我誓不罢休!
还有那对出身大族的金童玉女,他们暗通款曲的搞出了人命来,却将我抛弃荒野?
所以,我当上庄主之后,亲自出手血洗了那两个俗世大族,杀尽他们的九族,鸡犬不留!
幻想降临时 白色的橙子
那对抛弃我的无耻男女,被我折磨了三天才送他们下地狱,那一刻真是痛快,太尼玛痛快了!
哈哈哈,方外,你对我不仁,我就让你万劫不复!去死,去死,去死!”
喊着这些话的凰羽庄主疯狂的让人胆寒。
“无量寿,尤仙子,你的遭遇若是真的,那贫道深表同情,但这不是你为非作歹的借口。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抛弃你的是那对男女,折磨你的是上代凰羽庄主,他们都一一丧命在你手中,你大仇得报,他们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了生命代价,难道,这还不够?
你迁怒于整个方外是何道理?”
千相道庭丘掌教上前一步,打了个稽首,有理有据的说话。
仰天狂喊的凰羽庄主尤仙子倏然收声,低下头来,看向丘掌教,阴沉的说:“只死了那么点人,怎么能消除本座心头大恨?
方外养出这么多牲口不如的人来,那就该被消灭掉,它没有存在的意义。
为此,本座投靠了异界大能团,只有他们才能帮本座了结心愿。”
“你疯了!”
丘掌教摇摇头,不再做无用功,闭上了嘴巴。
和一个因为仇恨心理而变的极度疯狂的女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从这方面讲,古镜和尤仙子是一样的疯狂属性。
他俩都将自身的不幸遭遇迁怒到无辜之人的身上。
玛塔的世界c 苏崆淇
这不算什么,古往今来,疯狂到这等程度的人有的是,问题在于,他俩有翻天覆地的能力。
这就太恐怖了。
两个拥有盖世本领的疯子,岂能不引发天大的灾劫?
此乃事态发展之必然。
“扶我起来。”我忽然说了一声。
岭主立马到身边,亲自搀扶我起身。
这一幕让我方老怪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懂岭主为何在我面前这般的不顾身份?
我站稳了身体,示意他松手。
让彩光覆盖的狗客卿缩小后落到肩膀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