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南宋風煙路 ptt-第1846章 惜音一劍一太極

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吟儿正好被打到退无可退时听到张元素这句话,一怔。
她本来想,我这万能破阵术居然对付不了哲别,而且好像要被他反破解,大概是因为蒙古人不被这剑术识别?
可就算相貌不相同,也是一样的鼻子眼睛、血肉躯干、经络脏腑……协调得很,本该兼容,怎会……
“认清本源,以一代万!”“‘无’是天地的初始,‘有’是万物的根本。”“虚静、永恒、和谐、通乎天地万物。”一恍惚,好像父亲还在背后相托。
笑 傲 美人 劫
霎时吟儿眼眶一热:金帐武士的妖异功法,没见过——那不妨仔细地见它一见,就以那平常心抽丝剥茧,看看它用了什么对我障眼!
待克服了心中的陌生、恐惧和迷惘,吟儿眼前便再也不剩哲别,而唯余一团正在燃烧蒸腾嚣张的火焰、从四面八方攫取着各种元素和精华悉数涌来,源源不断,越聚越强,炽热炫目,盛气凌人,
“原是这般……我竟在和这里所有人打……”吟儿以心观道,看清现实却惊而不乱:此刻想强斩是万万斩不断的,只能想方设法去将那些元气分流……甚至反客为主、化为己用……
可怎么做啊老神医!负隅顽抗的吟儿只盼张元素多指导些,但张元素却迟迟没开口提点——他哪儿懂,他只是个大夫!
吟儿却始终认为,张元素是个世外高人,他说的话一定有道理,白胡子老头永远携带武功秘籍!他现在之所以不说,定是因他已经说过了,他是要我从以往的蛛丝马迹里自己悟——他前两天说过什么来着,哦对,“各有阴阳,水火生化”“取之阴者,火中求水,取之阳者,水中寻火”……脏腑寒热虚实辩证体系!
关键时刻吟儿又看出个症结——她和哲别的剑术虽然都和岳离相似,“正反一体,真幻并存”,但内涵又不完全一样——阴气阳气在哲别剑内虽并存一体却又两相割裂,不似吟儿的惜音剑这般阴阳相融、互生,“正反一统,真幻共存”,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既然如此,惜音剑的引力绝对比哲别的灭灵剑大!
所以错不了了,我要自信,只要我按张神医说的法子、笃定深化这固有的第八剑境,便能巧妙夺占他对其他人的入侵,他就再也吸不了任何旁人的气。
吟儿想到就做,一剑凌厉引琉璃天光倾泻而下,“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又一剑,似大雪纷纷扬扬向天反馈,“虚者,所以列应天之精气也”,第三剑,一气、二体、三类、四物、五声、六律、七音、八风、九歌尽受召集,“大道至简,大音希声”,势要将天地间一切的污浊洗净并且感化成可以自行调和,天地如此,哲别对外界真气的索取难抵干扰,无辜金兵们终于解脱、争相向后退避开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封寒揉着眼睛,喃喃自语:“见鬼!天尊说,这哲别的内力假以时日不在他之下,几年过去了,居然还及不上凤箫吟?!”他以为吟儿凭内力对哲别兼容并蓄。
高风雷一愣:“到底是您之下,还是天尊之下?”
“呃,差很多吗。”封寒没面子。“差很多。”高风雷真是个实诚人。
张元素捋须,笑着好像看懂了:“一剑一太极。”吟儿当然不是用内力硬拼!还在第八剑境?实已似是而非。

重生 之 財源 滾滾
胜负轮转,哲别虽猝不及防、身上被刺中一剑,却反应神速未曾被凤箫吟打出圈外,相反,群雄听得嗤一声裂响,反倒是凤箫吟险些铩羽而归——
金宋双方还来不及为吟儿高兴或憋屈,就看到灭灵剑锋芒一转,吟儿左臂上也顿时被削了一道,鲜血四溅。
那正是哲别的应激一剑!所用真气则是吟儿始料不及的、金军还未散尽的那些、在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
为何突然暴起?因为正是惜音剑这一刺提醒了哲别,武休关前凤箫吟的一剑之仇。
打到这份上了,最初的敬佩和相惜,也难免被争勇斗狠之心冲淡、覆盖。
哲别不可能是个轻易认输之人,电闪之间他一记奋力斩扫,释放出的剑意空前暴戾,总算强行扣下了世人的最后几缕内力护体。
双方都受伤的情况下,一方内力较强,一方剑术略奇,紧接着战局会是什么走向,这下子谁都瞧不出来了。

“其实平分秋色。”林陌如是说。他二人内涵相仿,但因力道不同,所以显性相异,一个刀走黑、一个剑走青。
红光黑影汇若紫电,打斗场面既炫又恶,才刚履险若夷,就又险象环生,一时行云流水,一时风起云涌,总教辜听弦提心吊胆:“援兵怎还不来!”回望赤盏合喜不知何时已经离开,这应该就是金陵和穆子滕攻杀难入的缘由。
约莫一百五十回合,哲别和凤箫吟先后抓住机会,都曾差点终结比武,却又再度被对方的韧性拖缠。
“林夫人,不妨认败?我也不想再欺负妇人。”哲别赢面总是大一些。话虽如此,他并不觉得她行动有多不便。
“是不想被妇人欺负吧。”吟儿笑,说话间和哲别剑尖一抵,都想要趁交谈分心、将对方狠狠冲开——谁得偿所愿?凤箫吟一看就已经不在圈内,哲别尚在仔细分辨在不在边缘,就看这白衣女子自己极速就地又劈一个正圆,抢先喊道:“哲别,你出界了!”
“……”群雄再定神看,哲别脚下的圆可有可无,而吟儿这边的圈……非常清楚的一个圆……
虽然是她现在才劈,可是腾挪辗转这么久,谁还记得一开始在哪儿,谁又能证明这不是刚才那个?
“凤……凤无赖!你这无中生有!”封寒大骂。
完颜镜正要也骂,辜听弦立刻堵上了他嘴:“‘圈’又由谁界定?”片刻前完颜镜也是这般强词夺理:招由谁界定。
说来也要感谢听弦,吟儿从第一局高风雷和辜听弦把她的圆圈填得看不清开始,就已产生了这个钻比武规矩空子的想法。
“别人先没理就能说明你有理是吗?”封寒继续骂。
“是啊。”吟儿笑着认了,“忍耐要有限度,善良要有锋芒。”
哲别毫不犹豫,依葫芦画瓢在自己脚下也划开个不怎么圆的圈:“照这么说,我也没出界。”然而,因是跟风,他气势难免矮了一头。
撒旦不好惹 花海未央
“那就再比!”吟儿正好休整片刻。
“记着不能再故技重施!”哲别止了血,也想再战。
群雄愕然旁观:一声巨响,这二人竟一边手上结剑一边脚下旋冰!随着各自迅速带剑向前缠斗,他们脚下两个圆弧火速趋近最终合为一片。
“擂台”更大,胜负就更难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