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 方千金-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補藥閲讀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有信号了。”
负责调试的医生很快就接收到了第二医院那边的信号。
“程主任,是方医生的手术。”
随着画面清晰,跟着程云海的助手一眼就认出了主刀位的方寒。
“嗯,是方医生。”
程云海点了点头,走到前排,找了个最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
“看上去不像是心脏瓣膜置换手术。”
顾昌华也急忙到了程云海边上,轻声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嗯,正在开腹,应该是肝脏手术。”
程云海点了点头:“方医生会的很多,肝脏、心脏、颅脑手术都能做。”
心脏手术是开胸,肝脏手术是开腹,两者是有区别的,现在手术刚开始,方寒正在开腹,自然不是心脏手术。
“方医生的操作依旧是那么自然。”
程云海一边看,一边不由自主的感慨。
“是啊,看方医生做手术,真的是一种艺术。”边上的助手急忙接过话茬。
“操作自然,流畅,这一步下去,下一步该怎么操作,好像已经胸有成竹,完全不需要思考。”
程云海也算是跟着方寒做过手术了,可看方寒手术,他还是有收获的。
虽然这一台手术并非他擅长的领域,可方寒的操作却有着很多可取之处。
“方医生的手术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流畅,水到渠成。”
程云海一边看,一边点着头,手底下甚至还在模仿着方寒的操作。
作为成熟的外科医生,每一位医生都有着自己的风格,程云海在心胸外科也算是大拿级别了,比不上苏学文,可比马银良、方展宏等人的水平高多了。
他早就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不过这会儿他还是禁不住模仿,希望能从方寒的操作中收获一点东西。
“嘶!”
顾昌华原本一边看,一边听着程云海说着,心中还有些好笑。
程云海和他们医院也算是老交情了,水平没的说,他可是很少见程云海这么溜须拍马的。
可看着看着,顾昌华就震惊了。
顾昌华是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也是临床出身。
一般来说各大医院的领导配备大都是有讲究的,如果院长是技术出身,往往都会配备一位懂行政管理的副院长,如果院长是纯粹的行政管理出身,也大都有一位水平不错的副院长搭配。
医院毕竟是技术为王。
顾昌华就是临床系走出来的副院长,也是外科领域的,偶尔也会上一上手术,当然,他也擅长的不是肝外领域。
虽然不是一个领域,可顾昌华的眼力还是在的。
看着看着,顾昌华就看出方寒的厉害了。
正如程云海所说,流畅。
能把这个级别的手术做的流畅,这本就是一种水平。
做手术其实和写文章差不多,在写文章的时候,如果你自己感觉写的越顺,写的越嗨,写出来的东西往往质量也就越高。
如果你写的时候两句一卡,三句一卡,两句一回头,三句一修改,那么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就没有那么圆滑,质量上多半都会差一些。
做手术也一样,手术做的越流畅,证明手术越顺利,患者的预后也就越好,这是成正比的。
手术顺利,医生的发挥也好,负担也小,证明术中问题少,如果手术做的一波三折,那就证明风险越大。
第二医院的观摩室,这会儿一大群医生同样在轻声交谈着。
“方医生的水平比预想的要厉害的多。”
“是啊,之前还真是有些轻视方医生了,没想到方医生的水平这么高。”
“果然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一群医生轻声交流着,之前第二医院这边的医生还真有些小看方寒,越是小看,这会儿一个个越是震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现场的都是内行,好坏还是分的清的。
“止血钳!”
“阻断肝门,注意出血量。”
手术室,方寒一边做,其实还一边带着冷岑。
冷岑是心胸外科的专家,肝脏手术没做过,不过担任一助的话,是妥妥没问题的,有冷岑打下手,这台手术方寒做的其实还是相当轻松的。
“肝脏暴露出来了。”
边上的阮云飞和晋博站在边上看着,对阮云飞和晋博来说,进手术室直接观看手术,这还是第一次。
特别是看到血粼粼的,鲜活的肝脏,两人还有点不适应。
“盯着看。”
方寒一边做一边抬头看了一眼阮云飞和晋博。道:“虽然不要求医疗小组的每个人都成为外科专家,可有些方面还是要了解的,第一次可能不太适应,慢慢的就习惯了,医生其实还是要能适应见血的。”
阮云飞还好,晋博是强忍着。
虽然因为有铺巾,看不到患者的人,但是一想这其实是活生生的人,晋博就禁不住有呕吐感。
现在大多数的中医人都很少能像郭文渊、罗元辰等老一辈中医人那样锻炼,见过各种各样的场面,哪怕晋博十来岁就开始接触中医,开始学医,可说穿了还是地道的内科医生。
所以在心理素质方面,或者在面对一些大场面的时候,晋博其实是不如蓝医民的。
面对一些复杂的内科患者,晋博可能能做到游刃有余,可一旦面对一些血腥场面,晋博就会下意识的打退堂鼓。
阮云飞比晋博强一些,其实也强的有限。
这次出来,方寒没有带蓝医民,而是带了阮云飞和晋博,目的其实也正是如此,多锻炼一下他们两个人,多见一些这样的场面,逐渐也就适应了。
“程主任,是肝肿瘤切除。”
省人民医院,随着肝脏开始暴露,随着手术的进行,那边正在观看手术的也发现了异常了。
前期的开腹等程序,还看不出来什么,可手术到了比较关键的时候,自然也就看出来了。
“嗯,是肝肿瘤切除。”
程云海点了点头。
“肿瘤不小。”
“看位置,周边的血管黏连比较多,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这么大的肿瘤,不好…….”
顾昌华也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方寒手起刀落,肿瘤已经被放在了边上的盘子里面。
顾昌华瞬间就惊呆了。
我去,你好歹等我把话说完啊。
这不是妥妥打脸吗?
自己这边还说不好操作,人家转手就给弄好了。
程云海看了一眼顾昌华,心中冷笑。
你要是跟着方寒做过手术就知道了,他跟着方寒做手术的时候,给方寒打下手,差点跟不上方寒的节奏你敢信吗?
这算个什么?
真以为西京医院的心胸外科专家是摆设,是个人都值得拍马屁?
要不是水平差距太大,彻底被方寒折服了,程云海怎么可能连面子都不要了,听说方寒的名字就直接认怂。
程云海还想着有机会更跟着方寒再做几台手术,再学习学习呢,所以人前人后他都不会说什么对方寒不满的话。
隔墙有耳啊。
你这边背后说了什么,不知道就被谁传过去了。
俗话说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莫论他人非,做人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从小医生一步一步走到科主任的位置上,程云海比其他人更明白人心险恶。
医院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什么和谐的地方,从实习生开始,一群人就开始为了抢机会,为了学东西开始勾心斗角了。
哪怕到了副主任,也一样在明争暗斗,看自己有没有担任科主任的希望。
你这边背后吐槽,有可能转眼就有人去告状了。
“送检吧。”
方寒把切除的肝组织放在托盘上,吩咐护士去送检,然后趁着空档给医疗小组的成员科普着一些常识。
不知不觉,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
“程主任,咱们先吃饭吧,七点钟还要手术呢。”
顾昌华提醒程云海。
“走吧。”
程云海有些依依不舍,不过眼看着就快六点了,再不走吃饭都没时间了。
还好手术到这儿也算是差不多该收尾了。
原本程云海还打算下午和方寒吃个饭呢,电话没打通,敢情方寒是进了手术室了。
程云海看了看时间,吃过饭,做了手术,差不多还能眯一会儿,不知道方寒的手术是什么时候,自己是不是来得及过去看看,要是能参与其中那就太美妙了。
“等会儿联系一下陈医生,问问方医生什么时候做瓣膜置换手术。”
程云海一边走,一边给跟着自己的住院医吩咐。
自己这个助手,比起人家方寒带着的那个陈远也差远了,你吩咐了他才知道干什么,你不吩咐,那是一点都不知道主动。
“好的程主任。”
跟着程云海的住院医急忙应了一声。
小伙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程主任嫌弃了。
“程主任,您还要看方医生的下一台手术?”顾昌华轻声问道。
“不知道下一台手术是什么时候,如果来得及,我是希望能参与的。”
炼狱神曲
程云海并不掩饰自己的心思。
顾昌华张了张嘴,他真想把自己的嘴打肿。
闲的没事,干嘛要嘴长呢,听程云海这意思,这是打算去二院那边?
原本打算上点眼药,他么的竟然成了补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