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752 英王子、開槍相伴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一名身材高挑,长相俊秀,鼻梁挺拔,满头金发的英籍年轻男子走下飞机。
只见年轻男子穿着黑色西装,扎着蓝白领带,一边沿着悬梯迈步,一边抬手,对底下的迎接者微笑示意。
虽然,男子身上的衣服、鞋袜、袖口,腕表等等……无一带着品牌标志。
但每一处都用料昂贵,价格不菲,是专门订制的衣物,可谓低调奢华。
男子走下飞机的气场,则也讲究礼仪,充满华贵。
少少
“查理斯王子。”港督麦理斯穿着西装礼服,注意好着装,单手放在胸口,深深鞠躬欢迎王室成员到来。
“麦理斯爵士。”查理斯走下专机悬梯,一步落地,上前握住港督爵士的手掌,对港督表现出尊重。
一干港督府秘书、保安、机要等英籍官员,则纷纷排队站在港督身旁,其中还包括财政司、商业署等各部门鬼佬长官,唯独缺少一位警务处鬼佬“一哥”。
“约翰sir,丹尼尔,埃尔弗……”查理斯王子面带微笑,笑容和煦,态度亲切的与一名名港府部门长官握手,而这些部门长官们也诚惶诚恐,对查理斯王子表示着巨大尊重。
虽然英方已经是“君主立宪“制国家,国内政坛由“两党”轮流操盘,又有议员,行政院作权力分化。
这导致王室仿佛像个傀儡。
但是英方王室可是全世界范围内,名义上权力最大的“王室”之一,而且还能够保留至现代,这令英方王室的实力依旧极其深厚,是英方政坛不可忽视的力量!
甚至每周,“首相”都要前去“白金汉宫”向女王汇报工作!
查理斯作为英方王子,且是第一顺位王子,自然享受很高的权柄、威望与影响力。
他带着使命来港岛,港督自然要率领全港高层欢迎王子,还要为王子接下来的布局提供帮助。
此刻,王室专机的泊位旁,停满大大小小二十多辆黑色轿车。
每一辆都是防弹轿车。
一名名戴着耳麦,穿着西装,表情严肃的军情特供正注意四周,交换眼神,执行着保卫王子的任务。
查理斯王子在和一干官员做完落地会晤后,笑了笑,率先钻进一辆加长的黑色轿车后排,接着一名名特工拉开车门,迈步上车,人员与车辆都围着王子专车。
车队当中,光是同款的黑色轿车,便有三辆,而且每一辆都不挂牌照。
麦理斯、约翰、丹尼尔等港府官员们,则坐上自己的轿车,在保卫部的保护下离开。
这时,浩大高级的车队,驶向港督府。
……
中环,添美道,周周生金铺。
两组军装警给街道拉起警戒线,抬起手掌,负责驱散市民。
几名穿着黄色背心,肩上扛着对讲器的交通警,身子靠着街边的几辆警用摩托。
两辆飞虎队的武装车,七八辆警队高层轿车,以及中环冲锋队,重案组的车辆全部停在路口处。
“处长!”中环重案高级督察陈晋穿着牛仔夹克,运动裤,哒哒哒,小跑着赶到长官们面前,抬手敬礼,立正话道。
“啪嗒,啪嗒。”一众警队高层们则推开车门下车,抬手拉高警戒线,弯腰俯身蹿进案发现场。
哗啦啦!飞虎队迅速分开行动,前去作战位置,执行战术动作、准备。
“这阵仗可真大啊……”陈晋望着一众白制服的长官们暗暗乍舌。
要知道,这一起金牌抢劫案,罪犯不多,没有重火力,最猛的家伙就是两把AK,就算有几个人质可那又怎样?
连中环署长李树堂都不可能过问这种案子,更不可能会赶到现场。往往派一个辖区重案组,配合下军装组,基本就能搞定。
可庄处长却带着一众助理处长,总警司,高级警司,飞虎队赶到现场……陈晋心里能不慌吗?
这时陈晋已经对在猜想罪犯是不是有背景,或者什么惊天大案底?惊得动庄sir都出面了!
庄世楷却轻飘飘的点头道:“现场交给你指挥,别当我们存在,我们就是顺路来看戏的。”
“yes,sir!”陈晋大声应命,转身离开,前去指挥现场。
庄世楷等人则拿起望远镜,远远看着金铺里的情况。
……
“一号狙击手就位!”
对街。
商铺。
凌靖架好狙击枪,调整好射击姿态,眼镜抵近瞄准镜。
“二号狙击手就位!”
斜对角。
白昼双重天 方隆浩
渣攻重生手册
一栋民宅,天台。
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方克明肩膀靠住狙击枪,微微移动着枪口,十字瞄准已锁定罪犯。
这是两位狙击手的较量!
“进攻A组抵达预定位置。”
“进攻B组抵达预定位置。”
同时,两支飞虎队小队一直绕到金铺后门,一支俯身靠近金铺门角,全部都抵达位置,而重案组、军装组则远远地与罪犯对峙,吸引罪犯注意力。
虽然,庄sir的命令是两人各自指挥一支小队上场,但实战可不是打游戏,一场行动只能有一个指挥的声音,不可能互相竞争“人头”。这只会导致行动失败,人质死亡,违背飞虎队的精神。
因此,两人早在车上便给飞虎队制定好进攻计划,接下来两人便带上一名“观察员”,分别担任一号、二号位狙击手、静待时机,表现自己。
庄sir可没说谁射杀罪犯谁就是赢家!两个人能不能上位是要看表现!整场行动的综合表现!
与之相比,能不能射杀罪犯倒是次要。
……
“据统计全港抢劫案当中,最大的冤大头有两家,一家是汇丰银行,一家是周氏金业。”
“汇丰银行以抢劫金铺、运钞车、证劵等大案为主。”
“周氏金业的周周生,周福大,周福福,周六六等等一大串金铺品牌,则是普通劫匪热衷下手的目标之一。”
街道上。
蔡元琪正与庄sir讲着笑话。
“是啊,这老周家的人一个个,啧啧,干脆成立一个集团算了。”
“谁不知道他们一家人?”
庄sir吧唧,吧唧嘴。
“庄sir。”
“不同名字的分店,一家一家,连在一起能够起到品牌覆盖效应,让顾客认为周家人开的金铺都一级棒,信得过!算是商誉共享的一种方式。”
“而且有些人还真会以为他们是竞争对手呢!”蔡元琪晒笑两声,在旁讲道。
其实,仅就飞虎队总督察的位置。
庄世楷在凌靖、方克明两人当中,会更加看重凌靖一些。
纵然演习当中凌靖的表现没有方克明好,纵然按照记忆凌靖讲会黑化…但是凌靖黑化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凌靖本身的错,而且凌靖整体素质非常优秀,没必要因为凌靖会“黑化”就放弃凌靖。
相反,只要凌靖做的选择正确,那么错的便不是凌靖,而是因一己私欲陷害朋友的方克明。
这无关两人使用什么呼吸法!
庄世楷只是希望探索两人的初心,要用,就用最好的!
只不过,单以演习表现而论,目前大部分警队高层都倾向于方克明。而方克明到现在又还没做下错事。庄世楷不能以别人现在还没做,而未来可能会做的事情,对手下警官做出提前的审判。
毕竟要是别人不做呢?人是会发生改变的,何况这个世界变太多,电影的剧情,顶多当作参考。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要保持公正,不能把人给坑了。
当然,硬要咬死,下令让谁上位,对他而言也很简单。
可庄世楷没必要对两人这样,给大家一个公平上位的机会不好吗?所以,他一开始才决定进行演习,恰好演习结束,这场决定两人命运的抢劫案爆发了。
庄世楷很想看看……这两个人会怎么做!
他不只是在给凌靖机会,也是在给方克明机会。
“给我一辆车!一艘船!”
“五分钟内,我要见到一辆大巴,否则每隔一分钟,我就将击毙一名人质。”金铺内,匪首“叶涛”手上抓着一颗手雷,用手臂卡住一名女性人质,再把女性人质挡在胸前,站在金铺内向警方喊话。
剑魔王座 烟雨轻舞
四名参与抢劫的劫匪则手持步枪、手枪、羁押着角落另外一群人质。
他们脚边则放着十几袋装满金饰的黑色包包。
“警队是绝对不可能向罪犯妥协的!限你们五分钟内投降,否则警方将对你们采取行动。”这时陈晋大声喊话,气势很足,有飞虎队和大佬们撑腰就是不一样。
匪首“叶涛”倒也是个狠人,看见警方立场坚定,决不让步,当即脸色浮现凶光,把手指插进手雷的栓针内,试图钩掉手雷向警方进攻、或是抓着人质同归于尽。
庄世楷举起望远镜,隔着街道望向金铺内,眼神变得犀利。
其余长官们也举起望远镜……
“轰!”
街道边,忽然炸响一记狙击枪声。
“啪!”子弹准确穿过罪犯的脑袋,令匪首“叶群”脑袋瞬间炸开,同时也令人质受到惊吓,愣在原地,满头鲜血的不知所措。
别的不说,把一个人脑壳在你旁边敲开,再把血洒你满头满脸,你TMD怕不怕?何况是女人!
“行动!行动!”飞虎队两个进攻组听见枪声,立即便举枪冲进金铺内,响应狙击手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