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二十五章 來自過去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漫展会场。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各种展览的作品、周边、同人,以及质量无可避免的显得有些参差不齐,但是却都非常努力的Coser,这些都是看点……只不过欧阳小姐明显不懂欣赏这种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先进文化——
“老师,这些人……是在跳大神吗?”
兴致勃勃的环顾了四周的会场一圈,宫装长裙的少女觉得有些眼花缭乱,她的视线在那些“奇装异服”的人们身上划过,想了想之后,好奇地回头问道。
“跳大神……”夏冉抖了抖眉毛,虽然知道自己的学生肯定会问出一些奇怪的问题。
但是,这个也实在还是有些过于微妙了一点儿。
“对啊,就像是端午节,很多地方都会有人扮钟馗打鬼一样,也都是穿着戏服,戴着面具,画着妆的……”欧阳小姐连连点头,觉得自己找到了关键的规律,很明显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看就知道了,看上去这方新的天地也还是有规律可循的,她一定能够很快适应这个世界!
“嗯,单纯从扮演的角度来说,你的想法倒是正确的……他们的确是在扮演某些角色。”魔术师举起食指来轻轻的挠着脸颊,斟酌着语句试图解释清楚这件事。
但是这似乎有些麻烦,毕竟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完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高达……”
边上的蓝白巫女小姐却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因为她没有找到有关于巨大机器人之类的题材的摊位,或者应该说,别说是巨大机器人了,就连机器人的题材都没有。
“就连妾身都知道,机器人这种题材在外界早就已经不流行了吧……”在东风谷早苗旁边的蓬莱山辉夜开口说道,她琢磨了一下之后,觉得这个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就连漫展的Coser们,也没有看见谁会去cos机器的……
萌帅,漂亮,可爱……
这些才是人们追求的所谓人气,也正好能够衬托Coser们自己的魅力,可以说是相辅相成,至于机器疙瘩什么的……那就真的呵呵了。
“怎么会,难道有人会不喜欢机器人的吗?”
东风谷早苗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她无法想象居然有人能够抗拒这么美好的事物的魅力——
“而且以前这个题材不是很火的吗?机器人打机器人,机器人打怪兽,机器人打人……难道说现在真的一点儿都没有这样的元素了?”
“倒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了,现在应该还有这样的元素,譬如说人打机器人,你想要去看看吗?”
蓬莱山辉夜稍稍思忖了一下,很是肯定的回答道,告诉巫女小姐机器人题材不死,只是凋零。
“怎么会这样……”早苗同学的眼睛顿时就瞪得大大的,她似乎变得更加气愤而且无法接受了起来,“空手拆机都是异端!我是绝对不会接受这种邪教的!”
“……”
“……”
“是、是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大概是因为此时此刻,巫女小姐的气势过于慑人,以至于公主大人也不禁稍稍瑟缩了一下,微微后退半步,稍稍有些汗颜的干笑了一声。
怎么感觉这个风祝小姐对机器人的信仰这么坚定呢,甚至于比对她家的两位神明大人都还要更加坚定来着?难道说,这就是守矢神社信仰危机的主要原因么?
毕竟就连自家的巫女都信仰不够坚定,所以又怎么能够对普通的信徒有更高要求呢?
而且明明早苗同学你自己就能够空手拆机啊……
不止是你自己,而是你背后的整座神社,整个“教派”中的任意一个的成员都可以空手拆机啊!
“那我们随便到处看看吧,也不用强求要看巨大机器人了,毕竟今天是要带欧阳小姐来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特色的,而不是专门来漫展这里玩的……”眼神飘忽着,公主大人转移着话题。
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和固执的早苗争论什么,所以只能够转移话题了。
“诶?对啊,我差点没想起来……”东风谷早苗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似乎重点根本就不是这个,马上就脸颊微红,本来因为听到了不可原谅的异端见闻的愤怒心情,也是瞬间像是被当头盖面的泼了盆冷水般冷却了下来。
怎么说呗,有些羞耻。
明明说好了要陪欧阳小姐参观千叶市的,毕竟自己是最熟悉这座城市的人,还是自告奋勇要帮忙的。
结果却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其妙的就歪了楼,变成她和辉夜公主交流喜好,准备来漫展这里朝圣的展开了……真是丢脸丢大了啊!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觉得自己一定是搞错了什么的早苗同学,马上就决意要补救,她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就立刻会去做什么,所以多少显得有些时候会特别奇怪。
就像是现在的样子,她噔噔噔的跑到了欧阳明珠的身旁:“欧阳小姐,抱歉抱歉,我差点儿忘记你了……”
“东、东风谷姑娘?”正在听自己老师讲解的明秀女仙,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向了羞急的少女,迟疑了一下,才将那个依然是让她觉得有些拗口的名字说出来。
“你想要看什么,我现在就带你去……”
“诶,等、等等,东风谷姑娘,我……”
猝不及防之下,大约是出于补偿性的心理,迸发出了百分之二百的热情的东风谷早苗完全没有想那么多,不由分说地一把抓起了欧阳小姐的手腕,直接就将后者拖走了。
“等等!等等……”
“……”
“……”
还正在仔细的给自己学生解释着的魔术师,看着远去的两人,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才笑出声来。
怎么说呢,早苗果然还是虎啊。
不过这也是她的好意就是了,这个姑娘有时候就是会显得一根筋似的,没有什么办法。
“我们走快点吧,公主殿下……”向着蓬莱山辉夜这么提议着,夏冉想要加快脚步追上去,虽然他也相信早苗必然是有分寸的,或者应该说是当前众人之中最值得信任的那个。
比他自己都还要更加值得信任。
但是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还是想要看着,免得自己的三好学生碰到那些糟糕物……
“有什么好怕的,你的好弟子今年都一千多岁了吧,你真的还将她当作是小孩子啊……”公主大人有些不情不愿的,她根本就没看夏冉,而是视线已经开始在附近的摊位上来回巡视了。
她是来玩的啊,不是为了当保姆的。
而且这人要不要对自己的学生这么保护过度!都已经上千岁的人了,还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的吗?
“就算是上千岁了,她在我眼里也还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子……”夏冉轻轻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这么说道,“公主大人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毕竟相对你来说,我们都还只是很稚嫩的年轻人……”
“停停停!你再说下去的话,妾身就要生气了……”
蹙起眉头的少女用一种冷漠的目光盯着他,“什么叫做像是妾身这样的人,什么叫做和妾身相比,你们还是年轻人,妾身难道就很老么?”
“这是公主殿下你自己说的,我没有说过这个词……”魔术师眨了眨眼睛,“我只是在阐述一个客观事实,就是说从客观层面来说,公主殿下的你的年龄的确比我们……”
“妾身今年才……十六岁。”冷淡的打断这人的话语,蓬莱山辉夜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告知事实。
没错,这个就是事实,不是也得是。
猎魔学院 制式装备
“你之所以要停顿一下,是为了不和紫撞车吗?不说十七岁,只说十六岁,是表示你还要年轻一些?”魔术师表示他已经看透了一切,“而且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公主殿下你才和我说过,永远亭一千三百年没有大事了……”
“那绝对是你精神上的幻觉。”
少女淡淡的说道,将这件事当作是无事发生过,直接归咎为魔术师自身的病情原因。
“……”
“……”
“或许吧,我还是得去看着她们两个才行……”夏冉发现是自己犯傻了,居然试图和女人讲道理,他看了一眼前方,发现东风谷早苗和欧阳小姐两人的身影已经被熙熙攘攘的其他人遮挡住了。
他径直转身向前走去,还挥了挥手。
一直都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绵月依姬两人,虽然还是保持着冷淡的表情,但是眼眸转了转,紫发单马尾的飒爽少女一拉自己的总是温婉笑着的姐姐,就要跟上去。
机会来了。
“喂,你这家伙,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还想两头通吃吗?”蓬莱山辉夜大为不满,直接伸手拉住了魔术师的衣服。
“咦?”
下一刻,她就发现这人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似乎是踉跄着失去了平衡,直接后仰着跌倒了下来,向着自己的方向……
同一时间。
另外一边。
“你对这些有兴趣吗,欧阳小姐,要不要买个手办周边之类的。”
正拖着欧阳明珠在前面走着的东风谷早苗,非常热情的推销着沿途看见的任何商品,当然是正常向的那些。
“不、不用了吧,这些……这些我没有什么兴趣……”欧阳小姐实在是感到哭笑不得,这个少女未免太过热情,而且手劲也太大了一点儿,不由分说的就拖着自己来到了这里。
她看向四周摊位上的那些刊物、手办以及各种周边,一时间有种看不过来的感觉。
太过花里胡哨了,而且很多东西对她而言都是非常新奇的,她根本就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自然也不会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先买下来再说。
“诶,不要吗?”东风谷早苗没有想太多,她四下张望着,迅速的又找到了新的目标,“那这个呢,你看看……”
“不不不,不用了……真的不需要。”
欧阳小姐苦笑着,努力想要表达出自己的拒绝之意,但是又希望能够委婉一些,不要伤了对方的一片好意。
有些时候就是如此,拒绝朋友的好意,要比应对敌人的恶意要来得更加的心累……以及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身后的远处,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骚乱。
两个女孩子下意识的疑惑回头,发现貌似是会场的一角,自己等人刚刚过来的方向发生了什么小小的骚乱,有不少人在惊呼着,也有人向着那边涌过去,不过听声音貌似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
因为有不少人在发出羡慕的声音,甚至是吹起了口哨,比起惊慌骚乱而言,似乎是看热闹的性质更为居多。
……
……
发生了什么事情?
脑中闪过最后一丝念头,夏冉几乎是本能的想起了自己在清明之前的事情,貌似只是辉夜伸手一拉自己,自己就直接失去平衡跌倒了。
因为正好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什么都感知不到了,有什么沉睡的情感从存在深处涌现,小小的撕开了一道缝隙,一丝一丝的缓慢倾泻而出,最终化作模糊不清的暧昧回响。
宛若在隔绝了未来与过去,于一场不真切的长梦之中,宛如看不见的壳正在碎裂,看不见的皮正在褪去,「某个东西」重新凝聚了意志。
他的第一反应是……
梅法拉。
但是紧接着,又发现似乎并非如此。
他就好像是,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熟悉而又陌生,似乎在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只是……那不应该是梦吗?
在钟声响彻,纯白的颜色扩散之中,时间似乎失去了意义,耳畔似乎也传来了模糊的声音,仿佛是古老的钟声在响彻,再也感觉不到酷热与严寒,有无尽的纯白将他包围,带着他的意识超拔时空,去往了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
有无数模糊的光影闪过,有无数人的嘈杂声音交叠,很多很多,一切都变得异常杂乱,简直像是嗡嗡的蜂鸣一般。
又好似是商场里摆放着的电视机、收音机,正在同时播放着无数个不同频道的内容,因为互相交杂着,所以使得一切都变得混乱了起来,不过如果仔细分辨的话,又能够多少从那蜂鸣般的杂声里辨别到一些支离破碎的讯息。
仿佛是从脑海里出现的幻听,又仿佛是从时间的尽头传回的震动,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一直都在身边环绕着。
…………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而且今后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似乎有什么人正在温柔的对着自己耳语。
…………
“我们的王已经加冕!!”
似乎有无数人的高声赞美与疯狂的欢呼。
…………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海盗猎人爱神号1 夏日紫
似乎有无数的祭祀在高唱着赞颂的圣歌。
…………
还有很多很多,像是浩大战场上的怒吼咆哮,像是什么垂死之人挣扎着发出的诅咒,像是各种各样的祈祷,哀求,祝愿,这一刻好似是有无数的声音在齐声诵念。
在天空、在大地、在遥远的时之彼方,在一个个宇宙的所有时空间,无数尚未诞生或者早已消亡的创造之中。
甚至于,他似乎还听到了一个特别清晰,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似曾相识,只是冷淡,平静而且理智,漠然之中似乎带着一种仿若理所当然的魄力——
“我自终末而来,我并无留恋,只是在此驻足。”
“乐园的大门因我的敲击而缓缓打开,从现在开始,我会将那最美妙的,无比璀璨的道路展现在你们面前。”
“我是阿尔法,我是奥米加,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
转瞬间,刚刚清晰起来的念头再度恍惚,夏冉脑海中的杂音悉数停了下来。
或者应该说,是更为杂乱了,这一次他再也无法从其中分辨任何有用的信息。
眼前的视野模糊,蓬莱山辉夜那双玫红色的眸子以及急切的声音就在眼前,但又好像是在一点一点的远去,最终彻底的化作永寂,宛若整个世界都远离他而去了,变得不再真切或者真实。
像是一场漫长的睡梦,他重新睁开眼睛。
漆黑的夜色如同黏稠得化不开的墨汁,大河旁边有座大型铁桥,长度大约一百五十公尺,桥上一辆车子都没有。造型朴实的钢骨桥梁没有灯饰照明,完全融入在有如黑夜大海的诡谲黑暗中。
在月光的照耀下,是随处可见的发电风车的三片螺旋叶片,在蓝白色月光与不远处的市区的夜景灯火的交相映照下,有如单身贵族的眼泪般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
“……梦吗?”
伸手按住仍然有些晕眩的脑袋,魔术师喃喃地自语着。
在这一刻,他完全分不清楚,眼前这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某种幻觉或者梦境。
穿越了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有一个办法可以用来确认。
夏冉打开了自己的属性面板,然后看到了完全陌生的页面——
【编号】:666
【种族】:人类(无血统体质类强化)
【属性】:力量57,敏捷60,体质50,智力19,精神30,感知40
龙腾坤宇 草根生
【技能】:基础近战LV15,剑术专精LV7,双手武器掌握LV3,心眼(伪)LV1,魔力放出LV2……
…………
这是什么版本之前的属性面板?而且自己什么时候是这样的强化方向?
夏冉沉默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