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595節 三岔路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那群魔神教徒,终归还是没有沦落到要从臭水沟中偷渡的地步。
在众人在下坡路走了约莫两分钟后,就看到了岔路。
而且还是三岔路。
一条继续往下,一条是平行向右,一条则是往左边的上坡路。
中间继续向下的路先排除掉,因为臭水沟的味道,就是从这下面传来的。不过,也只是暂时排除,毕竟,他们已经进入了地下迷宫中,迷宫里路径极多,不排除下方除开臭水沟外还有路。
至于现在是向左上坡,还是平行向右,这就需要作出选择了。
众人其实在选择走哪个岔路上,都各有心思,只是现在选择权还是在安格尔手上,所以他们依旧保持着沉默,将目光投向安格尔。
安格尔并没有过多思索,而是从手镯里拿出一根黑色的短杖,然后在心中默默忖道:速灵,辅助我。
一阵微风窸窣声,算是速灵给出的回应。
安格尔闭上眼,将手中的短杖直接竖立在地面,伴随着精神力的注入,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波纹从短杖底部衍散开来。
众人对安格尔的动作,并没有露出意外。
安格尔释放的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戏法,名为“音回定位术”,他就类似盲女手杖的听音反馈,通过声音的传播来感知周围的情况。
这种戏法是相当通用,无论是在探索遗迹或者征荒未知之地时,都很有用。所以,几乎每个巫师都会用。
楊柳 風
当然,不同巫师使用起来是有差别的。有的一探就是数百米,有的则只能探数十米。至于说靠音回定位术探察千米,甚至更远,那就是音系巫师的领域了。
众人也很好奇安格尔用音回定位术能探多远,所以,都用精神力探察着短杖底部波纹的衍散。
当波纹扩大的半径十来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锯齿曲线。
“大人的音回定位术好像不怎么样啊?”两个小学徒不知什么时候连上了心灵系带,说话的是卡艾尔:“我的音回定位术都能扩散几十米以外。”
“这有什么好比较的,超维大人是炼金大师,而且据说还是阿希莉埃学院的导师,平时时间都在研习之中,这种专门用于前线侦查的戏法,要我说啊,大人其实根本就没必要浪费时间去学。”身在诺亚一族,却心在安格尔身上的瓦伊,忍不住辩驳道。
卡艾尔其实也属于学院派,所以听到瓦伊的辩驳,觉得好像也是这么个理。虽然卡艾尔自己喜欢探索遗迹,但这也是因为喜欢研究历史的原因,如果不是有这个爱好,他其实也没必要学习音回定位术。
“你好像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有些不理解,大人为何选择在此时使用音回定位术?”
卡艾尔的疑惑,也是瓦伊的疑惑,只是偶像滤镜在,他自动忽略了。
而这两个小家伙的对谈,虽然是在私密的心灵系带里说的,但在场其他人可都是正式巫师,堪破他们的对话简直轻而易举。
多克斯甚至还调笑道:“连卡艾尔都嫌弃你的音回定位术了,你还不赶紧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安格尔没有理会多克斯的调侃,而是在波纹扩散到最极致的时候,再次拿起短杖,往地上重重一触。
这既是在继续注入精神力,同时,也是给速灵的提醒。
速灵与安格尔有契约在,心灵相通,很快便有了动作。
音回定位术之中,开始慢慢的弥漫起了一阵阵微风。一个小小的涟漪,在风的漩涡之中,又生出一个涟漪。
就这样,在速灵的加入之下,音回定位术被玩出了新高度。一个接一个的波纹不断出现,并且向远处衍散,哪怕每一个波纹半径只有十来米,可当波纹的基数变大,探索的距离自然会变得更遥远。
看到这里,卡艾尔和瓦伊心中的疑惑,也算是解开了。他们也没想到,安格尔居然会用风元素生物作为辅助,做到这一步。
“如果音回波纹一直不断增长下去,岂不是能扩散千米以上?”卡艾尔惊讶道,这回他没有用心灵系带了,反正他和瓦伊的心灵系带就跟白纸一样,写了什么,在场巫师全都一清二楚。
“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甚至,可以比音系巫师更远,乃至于无穷无尽。”多克斯难得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不过,也只是理论。因为,每增加一个音回波纹,干扰就会增加,这种变量的增加可不是一加一的长,而是论倍长的,最初还好,可到了后面,百倍千倍时……就算音回波纹扩散到了万米之外,回馈给你的情报,你确定你能判断出真实与否吗?”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音回定位术的小技巧,不过不是平常人能用的,只有算力极高的人,才能使用。”话毕,多克斯看向卡艾尔和瓦伊:“卡艾尔还有机会学学,但瓦伊的话,还是趁早打消学习的念头吧。”
卡艾尔是学院派,平时就爱钻研,而且钻研的还是难道极高需要强算力的空间戏法,所以他是有资格学习的。
至于瓦伊……宅男除了耍废,一无是处。
多克斯在向他们解释的时候,也在观察安格尔,他其实也很好奇,安格尔的算力有多强?
以多克斯自己来说,达到十个音回波纹,大脑就会宕机了。而安格尔是同时对着三个出口,同时蔓延不知多少的音回波纹,他能撑得住吗?
多克斯观察的很仔细,可最终还是没有探到安格尔的底。
因为安格尔结束音回波纹术的时候,情绪稳定,神色也没有脑力运算过度时的蔫相,看上去依旧是轻松的。
而实际上……安格尔也的确是轻松的。
连超脑状态都没开启,只是排除一些干扰,最后溯回情报即可。这连他大脑里的“服务器”都没过载。
青春我很狂
羽立
“三条路,继续向下,我探察了约莫三百米就到头了,那里有一个洞,洞下应该就是臭水沟了。我在臭水沟里也感知了一下,也有很多岔路,同时,那里的生命反应相当活跃,为了不惊扰它们,我没有继续深入。”安格尔顿了顿:“臭水沟虽然不是优先选择,但是那里依旧属于地下迷宫之内,甚至可能比其他地方更绕,如果最终在其他地方无所得,可能还是要去臭水沟探探。”
话毕,安格尔看了眼黑伯爵。后者就靠在安格尔的身边,因为这里是净化力场效果最大的地方。
“如果你的净化力场还能提高两个等级,那去臭水沟我也没什么意见。”黑伯爵道。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安格尔无法提升净化力场等级,且他们必须要去臭水沟,黑伯爵估摸还是会捏着鼻子跟上的。
毕竟,目标地可是与诺亚一族有关,他作为诺亚一族的族长,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阻碍就退却?
安格尔也看出了黑伯爵本质中的一丝傲娇,没有多言,而是继续说起其他两条道。
这两条道肯定是优先选择,其中向左的上坡路,安格尔同样探察了约莫近千米,并没有探到尽头,而且这条路也有岔路,有可能是迷宫中的活路。当然,也有可能是假活路,探索完所有岔路后发现,全是死路。
“至于,向右的平行道,应该是一条死路。”
多克斯:“应该?你没探到底吗?”
安格尔:“探到了,往右直走六百米左右,就没路了。中途没有岔路,倒是有点稀薄的超凡反应,但非生物能量,可能是一些沾染了超凡之力的道具。”
“没路了,你为何还说‘应该’是死路?”多克斯疑惑道,他只在意安格尔言语中的怪异,对于那什么超凡道具,他丝毫没有兴趣。
“之所以用了不确定的词,是因为右边通道的尽头处是一扇门,门后是一个双层建筑。”安格尔:“门上有魔能阵,不过我找到了一些漏洞,让音回波纹探了一些进去。里面不算太大。虽然音回波纹并没有感知到其他门的存在,不过,我能探进去的音回波纹不多,所以无法确定这个房间是否还有其他出口,能通向迷宫其他地方。”
经过安格尔的解释,多克斯算是明白了,因为尽头不是墙,而是一间房,所以有变数是可能的。
“现在,我们可以聊聊,该走哪条路了?”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黑伯爵:“短杖还没收,大人要不要来个好运二选一。”
黑伯爵:“我说过,我只会幸运抉择,且次数已经用完。其他预言术,我不会。”
安格尔挑挑眉,不再多说,但内心中其实不太信黑伯爵的这番话的。毕竟,之前黑伯爵用幸运抉择的时候相当的草率,有一种“勇士还没有抵达最终的魔王城堡,就把能砍断魔王头颅的一次性神剑,用在了砍史莱姆身上”的既视感。
“我倒是学过一些好运二选一,但是,不过失误的概率大概一半。”安格尔盘玩着短杖,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多克斯听后,直接气笑了:“二选一,你失误概率都有一半,这不学了和没学一样?”
虽然多克斯说的是对的,但安格尔个人觉得还是有点差别,起码,释放好运二选一前的仪式感,他学的就不错。至于最后是对是错,就看天命了。
“要不我使用好运二选一,要不你来说,我们该走哪条路?”安格尔看向多克斯。
前面弯弯绕绕一大堆,最终目的其实就是让多克斯指路。
如果多克斯也没有指路的话,那就二选一呗,反正刨除臭水沟那条路,也有一半一半的概率。
多克斯完全没意识到,安格尔是在套路他……因为灵感进阶的试验,降低了多克斯在灵感上的敏锐程度。
所以,多克斯还真的认真思考起来,走哪条路比较好。
洪荒大财迷 疯狂的神经病
想了一会儿,多克斯指了指右边:“还是先走这边吧,反正也不远,就算是死路也去探探。毕竟还有一座建筑呢,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线索。”
卡艾尔:“会有壁画吗?”
多克斯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别一直壁画壁画,你刚才都得到一副了,在探索遗迹的时候,贪心是大忌。”
卡艾尔失落的低下头,其实他只是想让多克斯说一句:也许有壁画。
这样,说不定就真的有壁画了。
毕竟,开光嘴可不是盖的。
“你说的也对,既然发现了建筑,那就过去看看吧……”安格尔说罢,率先走向了右边的平行道。
一边走,安格尔还一边继续说着之前音回波纹探测的结果:“说来,我在臭水沟里也发现了几扇门,距离那个地洞还不远。按照见到建筑就探的规律,要不,等会先去臭水沟看看?”
总裁孽恋
多克斯:“……我相信魔神教徒不会那么失去格调,为了夺回宝物,还走臭水沟。要知道,万年前的臭水沟,和现在可完全不一样。”
安格尔:“你说的也对,不过,魔神教徒都在地下修建教堂了,再忍辱负重一点,好像也没什么。”
多克斯:“……反正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去臭水沟。”
“行。”安格尔也没强行要走臭水沟,只是借此试探多克斯对臭水沟的态度,如果多克斯的灵感还在低调的发挥作用,那么臭水沟应该是不用去了。
“对了,向右走的话,其实就等于往回走。那会不会遇上之前那个发出喘息声的生物?”卡艾尔突然发声。
卡艾尔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众人。的确,按照他们行路过程来说,这的确是往回走的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但是,他们走了一段下坡路,现在又走的是平行路,除非后面有上坡路,否则很难遇到那一墙之隔的生物。
“能不能遇得到,就看尽头那个建筑是否有第二个出口吧。”安格尔话虽如此说,但他个人是不太相信能遇到的,迷宫之所以能被称为迷宫,就是在于他的曲折与怪异。
迷宫里的一墙之隔,或许就是天南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