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第九特區笔趣-第一八五一章 你要拉胤哥入夥鑒賞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长吉站站长怎么让人枪杀了?”秦禹追问了一句。
“他站队没站明白呗。”马老二轻声回道:“他要反水军部总政,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这不光对吴系是个威胁,对军监局内部其他人也是威胁,想弄死他的太多了,所以人就没了,呵呵,听说脑袋都让人砍下来了,老惨了。”
秦禹停顿一下回道:“老二,你在那边要多加小心,松江站是吴系铁杆,对方要想弄军监局,闹不好要拿你当突破口。”
“这我心里有数,呵呵,我干了这么时间站长,能这点敏锐性都没有吗?”马老二淡笑着说道:“你放心吧。”
“嗯,如果感觉事情不对,千万别硬挺着,给我打电话。”秦禹嘱咐了一句。
“好。”马老二点头。
一 斛 珠 尼 卡
“行,那就这样。”
“好勒。”
二人在电话内沟通完毕,秦禹就挂断了手机,点了根烟,又给吴迪那边打了个电话,问了问他的情况。
最近秦禹忙的焦头烂额,一来是要改制部队,从新整编作战单位,把从八区回来的军官,全部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安排好,二来是北风口事件,也得到了他和顾系的密切关注,所以在这上面,秦禹也耗费了不少精力,在加上两年时间已过,对盐岛用兵迫在眉睫,川府各大部门,也都进入了紧张的准备阶段。
综合以上原因,秦禹是真的没什么时间过多关注九区情况的,因为顾系,陈系,包括川府最近的大战略方针,都不在这边,他也只能通过和马老二,吴迪的交谈,了解一下那边的内情。
在电话内,秦禹打听了一些情况后,才冲着吴迪说道:“在关键时刻,有需要用到川府的地方,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不用想别的。”
“我知道,但暂时还不用。”吴迪点头回道:“对面只要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拿掉我们,那就不敢轻举妄动,不然搞出兵变,他们也很难收场。小禹,我别的不求,只求如果九区这边响了,七区有帮着对面的意思,那你要在外面替我们拦了一拦。”
“没问题。”秦禹态度明确的回应道:“七区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态度上,只要有插手的意思,我肯定拦它。”
“那就好。”吴迪笑了笑:“还有个事儿,我要跟你说一下。”
“你说。”
“琳琳怀孕了,我准备让她回八区养胎,你在那边关系多,替我打个招呼,让人照看一下。”吴迪直言说道:“现在他妈的时局很乱,什么人都得防着啊。”
秦禹闻声一笑:“可以啊,大哥,你这种了两年地,终于要丰收了啊,哈哈!”
“……呵呵,是,丰收了,丰收了。”
“最近好事儿不少啊。”秦禹也挺开心的说道:“胤哥也要结婚了。”
“是吗?”
“嗯,他给我打电话了,回头我要参加他婚礼,你也一块去吧。”秦禹低声说道:“胤哥在北风口,现在腰杆子很硬啊,光我知道的正规军的编制,可能就有一个半师了,这还不算他佣兵集团里的人。”
吴迪听到这话一脸懵B:“他现在都有这个实力了吗?”
“你也不想想他最早是干啥的。”秦禹淡笑着回道:“人家二十来岁就组织队伍搞武装暴动了,要论拉基础队伍,人家比咱们玩的早,而且他妈的还有过多次失败经验,这种人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干到哪一步都不稀奇。”
若有来生十年之约 花木马
吴迪听到这话,满心感慨:“唉,你越这么说,我越觉得自己的路子走错了,憋在松江这么个地方……耽误了我太多东西了。”
“不一样。”秦禹摇头。
“什么不一样?”吴迪问。
“你和我们不一样。”秦禹直言说道:“你的起点在哪儿摆着,不一定适合生活在泥土里。”
吴迪仔细琢磨了一下秦禹的话,缓缓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胤哥对官口,对现如今的体制,充满了厌恶。”秦禹长叹一声说道:“他心里很抵触掺和到大区的斗争里,不然以他现在的身板,在加上北风口距离九江又这么近,那他明面上把部队挂到二战区里,这会让沈万洲和老贺非常难受的,也会提升你们很大的话语权。”
吴迪明白秦禹的意思,立即说道:“你不能劝劝他吗?!如果他在北风口有这个实力,二战区估计会开出很高的价码。”
“等他结婚的时候,你和我一块去吧。”秦禹思考一下说道:“谈谈胤哥的口风,看有没有谈的余地。”
“好,我跟你一块去。”吴迪立即应了下来。
“行,到时候我喊你。”
“好勒,那就先这样,回头打电话!”
“嗯!”
二人寒暄了两句,就结束了通话,而吴迪心里对于接触吴天胤,也是充满了期待。
……
北方,无人区外的食宿店内。
孟玺单独叫来了何大川,低声冲他说道:“有个事儿,很麻烦。”
“怎么了?”何大川问。
“林哥蹿腾了几个人,准备跑。”孟玺直言说道。
“跑?”何大川有点懵的问道:“他们家里人都在川府,往哪儿跑啊?”
“他们不在乎了。”孟玺皱眉叙述到:“林哥觉得我没家没业,所以单独来找我了,想蹿腾我跟他们一块干。”
武帝 丹 神
何大川眨了眨眼睛:“妈了个B的,这个小林挺狠啊,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他要不要,跟咱们关系不大。”孟玺面色严肃的说道:“但他要跑,很可能会把我们全坑了。那个小柏基本可以确定,就是军事基地里的人,咱们九九八十一难都扛过来了,如果现在闹出动静,引起他的警觉,那就完了。”
“让蒋学的人处理这事儿行吗?”何大川问。
“小林也不是傻子,他都想好道了,如果我们硬拦着,那他就把事情的实际情况,全部捅给小柏。”孟玺皱眉说道:“我现在不清楚,要跟他跑的具体有个人!万一下捂不住,那还是会漏。”
“这个王八蛋。”何大川气的眼珠子发红,同时心里也意识到了这个事儿的严重性。
“要悄无声息的把这个事儿处理掉。”孟玺低声说了一句。
“怎么悄无声息?小林是知道内情的,你就是拿大炮轰他,他在关键时刻也是能喊出两句话的。”何大川非常不安的说道:“小柏那个人不简单,一旦有点风吹草动……我们可能全得撂这儿,面上跟着咱们的就小柏他们四五个人,但外围一定还有护队的。”
孟玺沉思着,没有吭声。
“妈的,咋办呢!”何大川心烦不已。
……
奉北。
章江,杨程等人,面色非常难看的来到了军部总政,准备见贺司令。
同时,吴局也上了汽车,赶往军部总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