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安溪柚-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臭不要臉算個屁呀熱推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听了庄建业的话军内大领导说实话有点懵。自己都说了什么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就值了?哪儿值了?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然而还不等军内大领导反应过来庄建业目光含泪的继续说道:“我们也是没办法呀,老首长,腾飞集团这些年难啊~~
大家伙儿都看到我们表面风风光光,可谁又知道我们心里的苦啊~~~都以为我们有钱。可事实上,我们穷的很,不说其他的,上级单位让我们托管永宏厂、圆里厂等一众经营不善的企业单位,那能是碰碰嘴唇就能办到的?
上上下下加一起两万多口的人,都等着我们腾飞集团,给一口活命的饭吃,光这一块,每年没有个二、三十个亿亿,根本下不来。
所以我们没办法,只能在闷头高精尖领域一条路走到黑,因为别的地方我们无路可走,想造飞机。只能靠着运5;想生产直升机,只能靠着直8。
英文字母,一共就二十六个我们总不能从A一直做到Z吧?那样我们不成砸招牌的骗人鬼了?
所以我们只能挑着别人不愿意干的脏活儿、累活儿去干,去找那些别人捏着鼻子走的周期长,效益低,回报少的项目去做。
我们也想赚快钱,也想躺着就能大把数钱,问题是那些个好项目我们腾飞集团这个后娘养的根本就排不上。
可工人要吃饭,企业要发展,怎么办?只能去找别人不要的,懒得去做的市场,默默的负重前行,因为这有这样,我们才能有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就比如说直8MAX上应用的弹性轴承,它的应用范围真的很小很小,到目前为止,除了在直升机领域,我们没接到其他任何来自其他领域的订单。
很显然,这次一的弹性轴承,我们赌输了,订单少就意味着出货量少,出货量少就意味着单品的成本高,成本高就意味着用户采购量不可能多。如此循环下来就是个无解的死结。
而我们的弹性轴承八年来的投入是多少?
36个亿!
整整36个亿呀,各位首长,就算直8MAX卖到10亿人民币一架,也要10年才能勉强收回成本。
心有所依
可既便是亏到姥姥家,我们业从未跟上级诉过一句苦,报过一次冤,因为我们知道这种东西天生伴随着高风险。
然而明知如此,我们也没办法赚不赚钱也得上,因为留给腾飞集团的,千里华山这么一条路,不想死就得闷头走下去。
所以这八年来啊,我们可是把老底子都掏空了,才做出这么个弹性轴承并在此基础上,完成了这种世界级的球柔性桨毂的生产和制造。
老首长、各位领导,我今天不是在诉苦,就是在阐明一个事实,我们腾飞集团,没有你们想象的有多大的实力、有多少的现金、有多少的资产,我们有的就是一颗坚持不懈的恒心!”
庄建业隐隐闪动的泪光,默默的滑落下来,但菱角分明的脸上,却依旧保持着男人独有的倔强。
也不去抹眼泪,更不说什么软话,就那么面对着一众领导如同聊家常一样,把腾飞集团这些年的遭遇一一讲述一遍。
眼见于此,包括大领导在内的一众人等,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时候。没瞅着中庄建业都已经哭了吗?
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更何况还是一位堂堂的,大企业的掌门人?
韩惜家族拽女恋上痞校草 韩宫熙染
必然是心里头受了委屈,不然怎么可能哭得跟个月子里的娃?
当然了,大领导他们只是从此时此刻庄建业的状态来推测,而军内大领导,等一些懂行的人却一个个老脸直抽抽,心里更是一个个不断的哀嚎:你庄建业简直臭不要脸!
弹性轴承应用范围仅限于直升机?没接到其他行业订单?我呸~~是你们腾飞集团根本就没把弹性轴承的消息放出去好不好,只要放出去,你看看高速列车、船舶制造、风力发电这些个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会不会来你们腾飞集团这里堵门不?
弹性轴承的确是最先在直升机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但应用的领域却并不仅限于此,就比方说国内普遍使用的铁路运输,普通火车,使用普通的金属轴承,就可以了但时速达到一定程度的高速列车,普通的金属轴承就很难胜任了。
主要是因为金属轴承的重量大,附件多,维护复杂,相较之下弹性轴承,就没有这么多的限制,因为弹性轴承是利用橡胶的切变原理来实现轴承的扭转。
修真天戮 都芒
因此弹性轴承不像普通的金属轴承需要滚动和润滑元件,也没有摩擦和磨损问题,不需要润滑和维护,更不必加装密封圈、保护罩和防尘盖。
相应的使用寿命也更长。
所以自诞生以来便在航空、轨道交通、汽车船舶风力发电、振动疲劳试验台等高端设备上全面取代传统的金属轴承。
成为新一代的高端轴承。
正因为如此很早就在这方面进行了研究,然而轴承这东西跟航空发动机一样都是原理简单,但想要做出精品却极其困难,弹性轴承也是一样,原理也不难,就是利用天然橡胶的特性,与金属薄片进行叠加,形成一个切变的叠层。
层层堆起,从而实现轴承的旋转功能,但这种与金属片的叠加过程需要一个十分复杂的硫化工艺处理过程。
就这个工艺,世界范围内,只有美国、欧洲和俄国所掌握,并且严禁对外技术输出。
国内相关部门摸索了数年也没掌握这项工艺。
按理说腾飞集团,也很难攻克这个难题,毕竟他们的主要研究方向并不是橡胶,不过,他们在研究金属材料与其他复合材料合成的过程中,尝试了上百种的硫化处理工艺。
无意中发现了一种可以将天然橡胶与铝锂合金紧密贴合的硫化过程。
当时还没觉得什么,做为一个技术储备封存起来。
直到直8MAX立项,海军要求,直8MAX能够在远海进行简单的海上维修维护,并能保持十五到二十天的正常运行能力。
如此要求下,以往的金属桨毂显然无法适用,因为海上的高盐高湿,会腐蚀内部的金属轴承,桨叶与桨毂主件的连接处,出现腐蚀现象,影响飞行安全。
除此之外,全金属轴承桨毂,中的金属轴承需要润滑、滚动、防尘盖,等附件,导致整个机构十分复杂,维护保养特别困难,陆上保养还好,远洋编队的舰艇上,着实是能要人亲命。
所以简化势在必行,腾飞集团所掌握的无轴承桨毂对大型直升机来说无法应用,全金属桨毂,又无法满足海军的需求。
于是合作的瓷都厂便提出使用球柔性桨毂,采用弹性轴承来解决这个问题,当时的想法是,从俄国进口弹性轴承由国内负责设计桨毂。
结果俄国人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无奈下只能只能自己解决,瓷都厂那边倒是没什么东西腾飞场这边,刚开始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结果在储备的资料了一番就翻到了铝锂合金和天然橡胶的硫化处理。
最难的事儿就这么解决了,弹性轴承自然是顺利了落地。
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少,甚至都已经成为业内的佳话。
可是呢,庄家也偏偏就痛哭流涕的说他们用了八年时间,耗费三十多个亿才完成,旁人也没得办法,谁让只有腾飞集团才能做出这种弹性轴承呢。
这就是把事情做到了唯一,自然就可以随心所欲。
硬,可以霸气外露;软,当然也就可以耍贱卖萌!
至于会被说臭不要脸,庄建业根本就不在乎,相较于中国腾飞的四个字,臭不要脸这三个字算个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