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txt-第八百二十五章 所謂的傾訴鑒賞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陛下叫你,赶紧过去吧。”
这侍卫也是赶忙通知,毕竟皇帝这个语气应该是很急的事情,虽说是不知道为什么喊这个农民过来,而且还费了好几天的时间快马加鞭。
而把这人喊来之后,也是直接差人给他扔下了一堆食物。
这人的面庞自己瞧着应该是饿得够呛,而这人见了皇帝之后也终于放下心了,不过他好像却忘了在皇帝面前吃相不能如此的邋遢。
这人吃相无比的让人无语。
吞咽几乎都要拉出丝来…就吃东西他手中拿的那东西。往后一撤都能看出那口水丝就在食物上面沾着。
于是就让他在外面吃完了再进来。若不是他需要这人帮自己证实一些事情,自己怕是也不可能把他召集过来,毕竟这人与人命运殊途。
“陛下…叫草民过来有事儿吗。”
听听这话…还有什么事儿吗?
超级包裹
出大事儿了!
他就是想知道那个女鬼为何到最后还在用血写下他的名字,甚至就那屋子中的墙上,密密麻麻的贴的都是这个人的画像。
他在派人挖掘地下室的时候,突然也就发现了,这一堵墙实在是过于坚硬。
而且上面密密麻麻的贴了纸张,上面已经泛黄,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了。
这个女鬼怕是从始至终就在想着他,虽然不知道是报仇还是报恩。
反正到最后去找这个女鬼的骨灰盒,才发现这女鬼的骨灰盒竟然混合着那墙体一角的深埋在了地下。
而那墙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作竟然连挖都挖不开,只猛的一锤那锤子竟然都跟着碎掉了?
听到这事的赵信自然也是傻了眼。
所以才打算把这人叫来,就现如今京城之中发生的这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隐隐之中还带着邪门,谁知道后面还会出现什么事儿啊。
而那农民去看看这骨灰盒上的画像,却摇了摇头,表示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最后在自己重复了好几遍之后,竟然脊背发凉,背后发麻,甚至还冒起了鸡皮疙瘩。
不过他非常肯定的跪下磕头,他真的不认识这个人。
他又不认识这个人,又凭什么去承认他与这人有关系,再者说了,这人已经死了这么长时间了,谁知道又是谁。
而这压根就不认识,也是让人好奇。
为何这女鬼要挂他的肖像在其中,而且似乎是有这画像的地方,这女鬼就不会变得狂躁。
自然在晚间的时候,一股子烟云就笼罩在了皇宫之上,就在偏房。
这人也站好了,旁边所放着的正是那女鬼的骨灰盒。
到那晚上巡夜的锣声敲起的那第一下风云变幻,整个侧房都变了样子。
那女鬼也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眼神中早就没有之前的杀意仿佛所看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自己最爱的情郎。
甚至这女鬼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直接把这拖在地上的不明球状物安在了自己的头上。
一阵阴风刮过,就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的模样。
而那农民更是人都傻了,坐在旁边手脚动弹不得,不知道是被吓了,还是这女鬼施了法术!
不过人家农民可真的是冤枉啊,人家跟这女鬼压根就不认识就算了,人家有妻子有儿子,过的可是好着呢!
而且这女鬼吧,看着还有些眼熟。
像这种妙龄女子自己应该是不可能见过才对,不过这眉眼之中的确是望着有些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就在那雷雨的天气中,咱们两个初次相遇,难不成你都把这事忘了吗。”
“哎呦呦…”
这可使不得他家里的那位可是有名的当地官员的女儿,若是被他听去了这话还以为自己在外面干了什么羞耻的事情。
怕还不得被家中那个母老虎给骂死!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说我已经死了,不过尤记得你和那人的模样,时日久远,那女人的相貌已经淡忘,不过由于真心我只记住了你。”
这话听起来是不是隐隐的就像表白。
那农民更是吓的人都傻了。不过这事情就算发生了,再者说对面有这么一个妙龄女子,自己自然是不能放过对不对…
不过再一想,这人先前是个鬼,又放弃了自己刚才有的色心。
这种人就是纯粹的有色心,没色胆。
“都这么久了,我也不指望你还能记起我,你与那女人二者怎么样了。”
“家中也是挺好,而且还添了一个好儿子,总比之前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女儿强多了!”
“哦?”
此话一出倒是吸引了那个女鬼的注意,那女鬼看了他一眼,那农民就直接感觉有一股凉飕飕的阴风就冲着自己刮过来了。
自己没有抵抗之力,被硬生生的吹的倒退了三步,结果又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不过你不要多想,我对那女儿可是做的仁义至尽了,没把她杀了就算是我仁慈。”
“再者说了,把她可是送到这京城之中有名的世家手中,想必她一定会好好读书好好深造,到最后这丫头感谢我还来不及呢!”
此话一说不知道激起这个女鬼什么气,到最后气愤的竟然直接给了那农民一巴掌。
那阴气入体,那农民自然也不好受,直接倒在地上翻滚着,可是那女鬼像是没有一丝的怜悯之情,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只凉飕飕的看了几眼,就农民也是纳闷,刚开始一副模样,现如今又一副模样,难不成这人就是传说中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家伙。
“别当我傻,你把那孩子送去之后,不是直接把这孩子安置在那边,怕是明码标价把那孩子卖了出去就为了赚你那点所谓的童养媳的钱!”
誓言传说之小乌主 二玥元
“就为了给那女人补身子,你就把那小女孩直接卖了出去,让她在那京城的家族之中受了多少苦难,你自己准是不知道!”
“当时你绝对已经在这家中数好了钱已经准备要睡觉了!”
这人自然也是惊讶,他怎么知道自己就把这小女孩给卖了,难不成在这么多年之前这女鬼就关注着自己?
而这真相还远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