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伏天氏 愛下-第2379章 交換看書

伏天氏
小說推薦伏天氏伏天氏
叶伏天弹奏的琴音更急,伴随着琴音传出,浩瀚无垠的空间弥漫着窒息的威压,仿佛天地大道尽皆要凝固般,时空都似要静止下来,在这片压抑的空间中,对方四大强者的攻击却并未停下来,依旧朝着他们的身体压迫而去。
昊天印遮天蔽日杀下,覆盖了这一方天,叶伏天弹奏的每一个音符都在昊天印上炸裂,但华君墨所释放的昊天印太可怕了,犹如苍穹之上那尊昊天大帝虚影所按下,摧枯拉朽,一切尽皆要摧毁掉来。
叶伏天身后,同样出现了一尊帝影,极其可怕,周围天地间,诸星辰环绕,万丈星光射出,诸天星辰一体。
琴音之下,那无数星辰朝着那颗昊天印轰杀而去,一次次撞击在昊天印之上,使得昊天印不停的震荡着,与此同时,以叶伏天为中心,这一方世界的星辰无处不在,使得叶伏天等人仿佛置身于真正的星空世界般,那诸多杀来的神剑都被星辰所挡住,当他们穿透那环绕天地的星辰杀向叶伏天之时,便会被音符所摧毁。
“轰咔……”姜青峰所释放而出的毁灭空间风暴横穿虚空杀来,仿佛能够直接越过防御,化作神劫般的力量,诛向叶伏天本尊所在的方位。
还有王冕释放出的金色神矛,那犹如帝兵的神矛绽放之时,虚空出现裂痕,一颗颗挡在身前的星辰都直接炸裂粉碎,神兵长矛吞吐无尽杀伐神光,势如破竹。
四大顶尖人物联手攻击的威力何等可怕,这片世界都仿佛要炸裂粉碎般,出现的场景简直骇人。
琴音忽然间变幻,大道空间逆流,天地间无穷剑意流动着,叶伏天一幅衣袖,顿时那弹奏而出的音符似炸裂般,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剑鸣之音响彻虚空,无数神剑呼啸杀出,携神光绽放,和那杀来的劫光碰撞在一起。
与此同时,天地间出现一柄至强的神剑,此剑生,虚空中出现一股逆流的风暴。
“遗神曲!”
神州诸强者内心震撼,这是又一首神曲,没想到叶伏天能够将之衍化到如此地步,而且运用自如,竟心随意动,直接切换了曲音。
太玄道尊在下空看到这一幕心中感慨,他机缘巧合之下修得遗神曲,是他的机缘,借这遗神曲他才打破人皇桎梏,但如今,叶伏天在遗神曲上的造诣,已经不逊于他无数年的苦修了,大概这便是天赋吧。
遗神曲乃是大道遗音,大道崩塌,空间逆流,本就受阻的攻伐之力似再次遭到阻碍,那杀戮而至的金色神矛也变缓慢了几分,随后便见大道逆流,似时光流转,携这股可怕的力量,一柄神剑杀至,赫然乃是流年神剑,和金色神矛碰撞在了一起。
两者交汇碰撞的刹那,一道骇人的神光刺破了空间,仿佛只是那一道道光都能诛杀人皇强者,刺眼的光束让许多观战的人皇眼睛都无法睁开,天谕城有许多修行之人只感觉眼睛一阵刺痛,紧闭着双眸。
苍穹之上,两道力量同时崩灭被摧毁,神矛和神剑一齐消失。
看着苍穹之上的战场,诸强者内心震荡着,只是凭借琴音,便阻挡住了四大强者的联手攻击么。
至尊 劍 皇
看来,叶伏天借花解语之意弹奏神琴,发挥出的力量远超他自身弹奏琴曲。
“解语,你来弹奏神悲曲吧。”叶伏天对着身旁的花解语道。
“好。”花解语微微点头,她竟就那么在叶伏天身旁盘膝而坐,叶伏天手掌挥动间,顿时神琴‘相思’出现在花解语身前,她是叶伏天第一位老师花风流的女儿,年少时期便会弹奏琴曲,当然,后来被她放下了,虽算不上精通,但却也懂音律。
而此时此刻,他和叶伏天意念相通,根本不需要太精通,只需要懂,便够了。
她弹奏,实则便是叶伏天在心中所弹奏。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更何况,还是借助神琴‘相思’,这琴本为神音大帝所化,神琴本身便蕴藏着那股悲伤之意境。
当花解语拨动琴弦的那一刻,便仿佛沉浸进入那种悲伤的意境之中,似完美的契合着琴曲之意,天地间神悲曲之意本就一直还在,不曾消失过,花解语弹奏之时,便将那股悲伤之意延续了。
“好悲伤。”
神州观战的强者听到这琴音心中感慨一声,花解语弹奏神悲曲,和叶伏天意境相通,但却是不一样的悲,那种悲,似也是她亲身所经历,比起叶伏天,或许花解语她当年承受了更多吧,毕竟她身为女子,曾被家族带走过,曾被禁止和叶伏天往来过,以死明志过,她也曾以生命守护过,曾失去记忆变成她人,这一切的一切,无不充满了无尽的悲情。
更何况,如今的花解语实则经历过无数段的人生,有过太多的悲伤。
弹奏神悲曲的片刻,她的眼角便已有了泪。
花解语在弹奏琴曲,叶伏天却也并未停下,他抬手伸出,大道为弦,天地为琴,他的命魂本就有琴魂,音律无处不在,灵犀之音始终将他和花解语联系在一起。
叶伏天目光扫向虚空,感知着天地间的一切,花解语在弹奏着他掌控的琴曲神悲曲,而在同时,他却也在感知着解语所传承的绝学能力。
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能够感知到这片天地间的一切都似在他的念力笼罩之下,甚至,他仿佛看到了四大强者的神魂,感知到肉身之内灵魂的存在。
“嗯?”四大顶尖的人物瞳孔微微收缩,他们也都意识到了一丝不妙,在这一瞬间,他们感觉神魂被人盯上了,这种感觉极不舒服,就像是被人窥视了般,没有秘密可言。
叶伏天抬起的手指直接在虚空中颤动了下,似拨动了大道琴弦,那一瞬间,诸人只感觉心弦也为之颤动了下,神魂遭到震荡,虽然很轻微,但却让他们感觉极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