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笔趣-第二一六章 天魔曼妙舞鑒賞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理论来说,位于紫金山一侧的玄武湖乃是大晋皇家圈定的御用园林,是官民禁入的。
可自从晋太宗将国都搬迁到北京,这边的园禁就日渐松弛。在二百年过后,南京城从上到下都没有人将这园禁当一回事了。
薛家的画舫,就停泊在玄武湖的南岸。这艘船一共有上下五层甲板,相较于其它的画舫,额外的大气宽阔,用料也很讲究,雕梁画栋,古色古香。
在这个时代,这艘船的气派就相当于现代的私家豪华游艇。
这艘画舫上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可等到两人登船,画舫却自动离岸,迅速往湖的中央行去。
李轩随着薛云柔在船顶的高台上坐下之后,就将那只关着火云凰的鸟笼还有那枚指玄丹,一起推到了薛云柔的面前:“这是给你的。”
薛云柔知道李轩之所以去登天梯,就是为给她拿这两样彩头。所以她毫不扭捏,甜丝丝的将礼物收了下来。
她想这样挺好,以后有什么好东西要送李轩,就有了由头。
不过接下来她却将那只火云凰放在一边,将那张卷轴拿了出来:“李大哥你署个名吧,刚才怎么没落款?”
李轩的神色顿时就有些不自在:“落款?还是算了吧!等我以后把字练好了,再给云柔你写一幅。”
他现在对自己那狗爬一样的字,越来越深痛恶绝了,可最近一直抽不出时间去练。
“以后你肯定得再给我写的。”薛云柔笑盈盈的摇头:“可这副字我也得保存下来,李大哥你以后写得再好,也比不得它。”
李轩没奈何,只能拿起薛云柔递过来的笔。等他在卷轴上署了名,薛云柔就将之喜滋滋的放在身前,仔细品味着。
这卷轴上的字确实是不拘一格,跌宕不羁了些,可却是情真意切,她光是看着,就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李轩见她看得入神,就转而把目光看向了身侧的鸟笼。
之前在擂台上,他就感觉里面这只神血青鸾的状况不太好。现在仔细看,却发现它的情况比他之前以为的还要糟糕。
它非常的虚弱,甚至是气如游丝,羽毛也是黯淡无光。此时完全就是依靠毅力,在笼内挺直着躯体。
李轩微微动容,当即将那鸟笼打开,往神血青鸾抓了过去。后者没有抗拒他的手,而等到李轩触摸到它的躯体时,发现这鸟儿羽毛下的躯体,竟已是皮包骨的状态。
可当李轩从小须弥戒中取出了一瓶清水,一些米粒给它喂食的时候,神血青鸾却是一动不动,连一点取食用水米的意思都没有。
“鸾性极傲。”薛云柔此时已将卷轴收起:“它被捕之后,应是许久都没进食了。除此之外,它与你给我的火云凰,应该是一对眷侣。估计是它首先被我师兄擒拿,牵累了它的伴侣,所以心伤懊悔,存了死志。”
李轩大概知道,鸾虽是凤凰族类,却是力量与神威法力都超越于凤凰之上的神禽。
周成王时氐羌献鸾鸟,《周书·王会》注:“大于凤。”
可鸾的性情,也是极其的骄傲。
他心想这可怎办?看这神血青鸾的情况,如果再不饮食,只怕是时日无多。
“可它既然愿意让李大哥你接触,那就还是有希望的。”
薛云柔一边说着,一边将两枚血红色的石头,取在了手里。她将一颗拿在了手里,一颗则递给了李轩。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是东海出产的奇物系心石,可以让它们心意相通,哪怕远隔三五千里,也能感应到各自的下落。你我将这系心石为引,同时定下灵契,必能让它同意的。”
她看着李轩,眸光里隐隐有着期盼:“鸾鸟掌风雷,而这只神血青鸾的血脉纯度高达七成,对于李大哥你大有益处。”
李轩稍稍犹豫了片刻,这才询问:“那我该怎么做?”
对于如何收服灵宠,他可是一窍不通。
带衰钢铁侠
“很简单的!”薛云柔此时又将一张金灿灿的符箓递了过来:“你用精血混合系心石粉末,按照这符箓上的符文临摹一遍,然后将符箓对着神血青鸾,直接引发就可。”
李轩点了点头,就直接将这系心石粉碎了,再从自己的指尖处逼出了数十滴精血混入其中。
而后就以这混杂了血液的粉末,在符箓上小心翼翼的临摹。
人之精血,乃血液中精气精华所在。这数十滴精血,会使李轩元气大损,估计之后的几天,他的修为都不会有太大进展。
可李轩对于灵宠护驾,还是很好奇的。这对于他本身,也确有极大的益处。
何况是神血青鸾这种拥有七成鸾鸟血脉,可遇不可求的灵禽——说来这鸟的修为比他还高,它虽然只有李轩的巴掌大小,却已是五重楼境了。
先前李轩之所以会犹豫,只是担心会遭遇神血青鸾的抵抗。
当那符箓引发,李轩也的确感应到了这青鸾的抗拒之意,可当对面那只火云凰,接受了薛云柔的灵契。这只神血青鸾的抵抗意志,就迅速的衰减。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很快就有丝丝缕缕的金色纹路,出现在神血青鸾的头部。它们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符文,并迅速向它的身躯蔓延。
当这金纹覆盖住神血青鸾的整个躯体,又逐渐淡化消失。就在这之后,这神血青鸾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了桌上。
“你给他喂这个。”薛云柔又将几个瓷瓶放在李轩的面前:“这是产自昆仑山的天池琼浆,每天给它喝一滴。李大哥你的神血青鸾营养不良,一个月内绝不能饮用有根之水,食用凡世浊物,只有如此才能将它的元气补回来。如果李大哥想要它尽快晋阶六重楼,那么这天池琼浆就更不能断。”
李轩唇角抽了抽,已经有些后悔了。
他心想这一瓶‘天池琼浆’,搞不好得上万两纹银,这哪是养护驾灵宠?这是养一只吞金兽啊!
所以李轩没有丝毫犹疑的将那几瓶‘天池琼浆’收到了袖里面,然后好奇的询问道:“对了,云柔你带我来这里,是想要给我看什么?”
“说来也快到时间了。”薛云柔看了看天色,然后那娇俏的脸上,就浮起了红晕:“李大哥你等等。”
她先是起身下了画舫的楼梯,在下面那一层不知捣鼓些什么,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似乎是在更换衣物。
而等到少女再出现的时候,却是在李轩的对面,船头的另一座高台上。
她也的确换了衣物,那是一身紧身的红裙,将少女那姣好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动人,她香肩微露,身上还披着两根长长的绸带,双足则是赤裸着,光滑圆润,小巧玲珑。而在那足踝处,还系着两个铃铛。
酷 媽
洪荒之蚩尤
李轩再次看直了眼,视线定定的望着薛云柔,无法移开一丝半点。
只觉对面的红裙少女,竟无比的妩媚与娇艳,与之前气质清丽的薛云柔截然不同。
而此时一股悠扬动人的琴笛交奏之音,蓦然在李轩的耳中响起——那应该是来自于一件法器,仿佛是现代音响的作用。
“云柔日前学了一种舞姿,名叫天魔曼妙舞,还请李大哥品鉴。”
就在琴笛交奏之音的前奏完成之即,薛云柔蓦然蛮腰一折,将那飘带洒开。然后那曼妙的娇躯,开始循着优美的音乐缓缓舒展。
她的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腰身软如云絮,双臂则柔若无骨,且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媚态与艳丽,勾魂摄魄,让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停留在她那白皙的颈部,微露的香肩,纤细的小臂,骄挺的胸膛,还有那赤裸的双足上。
那舞步则轻盈灵巧,步步生莲,带动裙裾飘飞,随着她的动作收放舒展,舞姿美的如同一只蝴蝶,穿飞于美不胜收的花海当中,倾国倾城,美轮美奂。
这一刻,李轩只觉自己的心跳彻底停滞,呼吸则蓦地紧促粗重起来,脸色渐渐涨红。
一瓶水 梁月不吃太辣
此时他脑海内,也不由的就闪过了一首诗词——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宛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自苕。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廪风。堕珥时流盼,修裾欲朔空。唯秋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李轩感觉现在的薛云柔,就是一只降世的魔女,在用舞姿勾动着他的欲念与本能。让他的心内,出现了一个难以压抑的声音在狂吼嘶嚎,让他去占有,去推倒,去蹂躏。
如果非是他最近的心境修为有成,此刻几乎就已失控。
也就在下一瞬,在这艘船的对面,蓦然爆出了无数烟火。它们升腾至半空,炸出了火树银花。
可这璀璨的景致,却非但未能掩盖住薛云柔的光彩,反倒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更加柔美娇艳,摇曳生姿。仿佛全世界都被她带入到自己的韵律中,似真非真,如梦似幻。
李轩终于破功,他克制本能的努力还是见效了,没有让自己像野兽一样扑上去,可他鼻间却血喷如泉。
而直到薛云柔一曲舞尽,李轩才面无表情的用袖子擦了擦,心想最近像人元丹这样的大补之药,还是吃得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