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 起點-第一八五三章 夜色下的匪首和孟璽閲讀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林哥看着孟玺:“你想通了?”
“嗯。”孟玺点头:“何大川想要去北风口,是因为他一大家子都在川府,秦禹给的任务完不成,那这些人都得被枪毙,但我光棍一个,没必要因为帮他,在把小命丢了,我想好了,咱们跑出去,直接去疆边,在哪儿躲一段。”
“这就对了,老孟,谁的命也不如咱自己的命值钱。”林哥立即附和道:“咱能跑出去,那以后就在一块干,你脑袋灵,大家伙以后听你的。”
“这些以后再说。”孟玺问:“你那边有几个人。”
林哥思考了一下,撒着慌说道:“三个。”
“这么少?”孟玺有点惊讶。
“没办法啊,这事儿干不好就要掉脑袋,不是很靠谱的,我都没敢说。”林哥低声反问道:“你那边有几个人?”
“就我自己。”孟玺语速很快的回道:“原本我想叫贺强,但他那边人太多了,六七个人一块抱团……我叫他,他肯定也要带人……这么多凑在一块,很容易被发现。”
林哥有些惊讶:“那你不管他了?”
“我跑了,他自己也会想招跑。”孟玺淡淡的回道:“现在自身都难保,那里管得了那么多。”
“果断,兄弟!”林哥竖起了大拇指。
“今晚11点,是我值班。”孟玺低声吩咐道:“我会想招把其他人支开,你们自己跑出去,咱们在院外汇合。”
林哥思考一下:“行!”
“好,那就这样哈!”
“老孟,你千万小心点,别把事儿弄漏了,咱们最理想的状态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走掉。”林哥嘱咐了一句。
“我知道。”
“行,晚上等你信儿。”
二人商量完,就各自离开。
林哥回到房间,把计划跟其余四人说了一遍。
“孟玺可靠吗?他不会忽悠咱们吧?”胖子很谨慎的问道。
“我留了一手。”林哥阴笑着说道:“我跟孟玺说的是,咱们一共就三个人跑。晚上十点之后,胖子留下,我们三个先出去,如果孟玺耍花样,那胖子你等我信号,可以在关键时刻,把这帮人的身份和计划,全给小柏说清楚。我也会跟孟玺摊牌,威胁他。”
胖子立即点头:“行,这个可以。”
“如果孟玺真的想跟咱一块跑,你也等我信号,咱们同时走。”林哥把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
“好!”
众人商量完毕,就在屋内静等着黑夜降临。
……
晚上十点五分左右。
林哥带着两个兄弟,怀里揣着从餐厅顺来的两把砍骨刀,悄悄的离开了住所。
三人鬼鬼祟祟的从主楼侧面穿了过去,踩着室外厕所的墙壁,翻过了围墙。
蹲在墙根下,三人等了一会,林哥焦躁的看了一眼手表。
“咻咻!”
突兀间,口哨声响起,林哥抬起了头。
孟玺穿着大棉袄,弯腰从墙根溜了过来,低声问道:“没人看见吧?”
将女谋 君夭
“没有。”林哥摇头:“我旁边那两个屋的人,全都睡觉了,灯都关了。”
伪万能的家教生活
“值班的那俩人,都被我灌多了,还在屋里喝呢。”孟玺伸手从怀里掏出两把手枪,递给林哥说道:“咱们别墨迹,赶紧走!”
林哥怔了一下,伸手接过枪,抽出梭子扫了一眼,见子D全部是压满的:“你在哪儿弄的枪?”
“在何大川哪儿偷的。”孟玺语速很快的摆手:“别墨迹了,快走!”
“还有枪吗?”林哥将一把枪递给了瘦子,轻声问道。
孟玺敞开衣怀:“你当我是神仙啊?能偷两把就不错了,快走吧。”
林哥看着他,彻底放心,咧嘴一笑回道:“等一会!”
“什么等一会?”孟玺皱眉问道。
“还有一个没出来呢。”林哥轻声回道。
孟玺怔了一下:“你他妈什么意思?还跟我留一手?”
“没有,这个人是我晚上临时说动的,之前他不想走。”林哥笑着解释道:“你稍等一会,我给他发个信号。”
“你真特么贼!”孟玺无语的骂道。
林哥也没理会孟玺的埋怨,起身爬上墙头,拿着一颗小石子,冲着不远处的平方窗户扔去。
“啪啪!”
两声脆响后,胖子也从主楼旁边匆匆走了过来。
“快点,撤了!”林哥低声喊道。
……
五分钟后。
五人迈着大步,急匆匆的行走在了满是积雪的土路上。
林哥单手插兜,握着枪柄冲孟玺说道:“老孟,咱们这次一块跑出来,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以后咱们就在一个槽子吃饭,一块干事儿!”
“先出去再说吧。”孟玺一边快走,一边语气急促的回道:“外围也不知道有没有小柏的人盯梢,大家别放松警惕。”
四人点头,再次加快了步伐。
又往前走了十分钟,林哥抬头看着茫茫的无人区,龇牙说道:“那边肯定没人盯着了,他妈的,咱可算是出……!”
“亢亢!”
突兀间,两声枪响泛起。
林哥僵硬的站在原地,一脸懵B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咕嘟嘟!”
鲜血顺着心脏的位置流出来,他不可思议的扭过了头。
“他妈的,有枪手!”瘦子从怀里掏出枪,回头就看向了响枪的方向。
“嘭!”
孟玺一脚揣在对方的腰上,一个反擒拿扣住对方的手腕,直接将其摔倒在地。
“嗖!”
壕沟内,何大川冲出来,拿着枪骂道:“CNM的,敢卖我?!”
“亢亢亢!”
何大强对着瘦子,连打了三枪将其击毙。
“啊!”
胖子和林哥的兄弟,吓破了胆,掉头就往无人区的方向跑。
孟玺起身,捡起瘦子的枪,快步冲了过去。
一阵枪响后,二人被击倒在地。
“老孟,老孟,我们错了,给我一条生路,求你了,看在……!”
“亢亢亢!”
胖子正在哀求时,孟玺已经抬起了胳膊,没有一丝犹豫的开了枪。
短短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何大川与孟玺把四人全部干死。
“他妈的,他们不会再有其他人了吧?”何大川喘息着问道。
“不会了,给抢的时候,已经试出来了,胖子是他们的后手。”孟玺淡定自若的说道:“快,把小林的枪拿出来!”
毒婦 難為
何大川闻声转身,走向了小林死的地方。
后方,孟玺抬起了胳膊,将枪口对准了何大川的后背。
“亢!!”
枪响。
“噗!”
何大川的左臂外侧瞬间飙出一团血雾,他踉跄着往前冲了一步,惊诧的回过了头,举起了枪:“你他妈干什么?!”
孟玺看着他,右臂弯曲,对准了自己左腿外侧。
何大川怔住。
“亢!”
枪响。
孟玺自己崩了自己一枪,左腿外侧被子D刮开,哗哗流血。
何大川彻底懵B了,放下枪地吼道:“你他妈有病啊?!你是不是有病?!”
孟玺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小柏在外围一定安排了人盯着,枪一响儿,这里的事儿马上会被发现!没受点伤,看着太假了……!”
何大川看着黑夜下的孟玺,突然有一种汗毛炸立的感觉:“你……你踏马的……比我狠!你绝对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