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731節-酒館看書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网文大神一时心软,被狠心的妹子一口气打了五发,呜呼哀哉,差点儿当场就太监了。
想来读者们对孙胖子的断更之举应该有所理解。
安宁日子,本夫人驾到! 绾念
人家是“现充”,他是“现冲”,一字之差……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像这样折腾下来,无论换作谁,一身肥膘自然是休想保住。
香樟花开了吗
脂肪层消耗一空后,久经锻炼的肌肉疙瘩便会水落石出的浮现出来,压根儿就不是专门训练的结果。
如果不能保持相应运动量的话,这样的肌肉规模很快就会退化,像孙南正眼下的身板,最多维持两个月,就得变成火柴棍儿,搞不好风一吹就倒,从“死胖子”变态为“虚棍”。

次日一早,李白收到了孙南正和他的女朋友刘芙美这对狗男女的中午饭局邀请,没有太多犹豫,当即欣然答应了下来。
白来的午餐,为什么不要?!
维和部队的医疗队日常接诊业务依旧没有李白的精神科这个冷门科室什么卵事,傻待了一个钟头,连一个病人都没有。
哪怕有,往往已经被各个部落的巫师们给瓜分了,鞭笞浇血念咒语,撒灰喝药跳大神,专业的不行,没毛病也能吓出个毛病来,至于有毛病的,万一负负得正呢!?
治愈率也就那样,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所以医疗队负责人黎峰队长之前的担心不无道理,巫师们也是需要恰饭的呀!
哪怕眼下那些土著巫师们早已经认可了李白这个大巫师的身份,但这里到底是客场,面子多多少少要给一些。
因此在极少有的情况下,才会有巫师们治不了的病人找到医疗队这边来,往往还没有到精神科,就已经被其他科室拦截。
理由无他,那些二把刀土黑子们通常都是误诊。
回到自己的本职岗位上,在门可罗雀的诊疗室内百无聊赖的傻等了半天,李白给黎队长留了一部对讲机,便离开了岗位。
他又不是来修仙的,还不至于就地闭关。

恰好食堂的破中巴准备出去采购一些补给,顺便搭了便车,跟着一块儿离开了军营。
准确的说,李白的目的地与食堂炊事连采购中巴车的目的地是同一个地方,都是“李白的小酒馆”。
这家已经远近闻名的小酒馆不仅仅经营着自家的小买卖,还兼着维和部队的补给采购代办,简称买办点。
毕竟量多,价格才能优惠,偏偏两家都是大户,合则两利,双方都能够各取所需的得到一个实在价格,不至于被当成猪一样往死里头狠宰,虽然都不差钱,却也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冤大头。
除此之外,送货方要是赶不上维和部队军营开门的时间,还可以直接送到酒馆这里代收。
重生旧时代,大千金惹不得
毕竟是公共营业场所,没有那么多顾忌,而且给钱还痛快,口碑和信誉都不差,如果有谁也耍小心眼儿,缺斤短肉或者以次充好,又想耍无赖不认帐什么的,分分钟会有人教这些家伙重新做人(投胎)。
好歹“李白的小酒馆”在当地拥有的不止是有口皆碑的好名声,还有让本地人畏威而怀德的硬实力。
时隔一个多月,李白再次踏进酒馆,热闹的大厅毫无征兆的骤然陷入一静,随即又喧嚣了起来。
换作一般人,恐怕多半要被吓得腿脚直发软,可是他却满不在乎,反而面带微笑的不断回应此起彼伏的问候和招呼。
我在异界是主角
破天神途 水骨
这里是李白自己的地盘,谁能唬住他。
“BOSS!”
站在吧台里面总掌酒馆的赵爱国同志扯着大嗓门,一老远儿就在吆喝。
“生意怎么样?有没有不开眼的!”
李白不再回应那些见过的,没见过的三教九流,直接走到吧台前。
“还行,没人敢捣乱,喝点儿什么?最近又进了一批好酒。”
赵爱国转身拉开吧台里面,酒架下方的柜门,露出里面正横放着一支又一支颜色不一的酒瓶子,正是他口中的好酒
应付大部分酒馆的普通货色都摆在所有人都能够看到的酒架上,好东西只有熟客才有机会品尝到,对于酒馆的BOSS李白来说,随心所欲的取用是理所当然。
如今已经是一位合格酒馆经理的赵爱国同志越发的专业了,将自己完全代入到这个角色里面,连马屁都拍的十分有特色。
能够镇住每日光顾酒馆的那些亡命徒,各种鱼龙混杂之辈,业务能力自然是不会差的,既讲道理也讲拳头。
“不用,就二两女儿红,两斤猪头肉,要舌头、耳朵和脸肉。”
李白一屁股坐在吧台边,熟练的点着单。
他投钱把这家小酒馆搞起来,一方面是为了糊弄那些土著部落,兑现承诺的就业岗位,另一方面也顺便给自己弄一处打打牙祭的地方。
当然了,如果卫生标准不合格的话,李白是绝对不会来光顾的,如今有赵爱国接手,他同样放心。
“好嘞,稍等!”
赵爱国当即敲好了点单机,订单会在后厨自动打印出来。
在等着上菜的功夫,李白顺便问道:“说说最近有什么情况?”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这家酒馆的实际拥有人,不可能真的一直不闻不问。
“乱七八糟的消息有很多,比如说前半个月,索马里北部爆发了战乱,有好几支雇佣兵过去找活,听说赚了一大票,前天还有一伙海盗,成功抢到了一艘货轮,货主正在找中间人,准备谈赎金,前天波斯湾的巴林岛好像发生了大事情,许多势力都在那边安排了人,哦,还有巴基斯坦的死丘,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有不少雇佣兵和情报贩子正在拼命打探,还有维和部队军营大门外的那些院子你看到没有,是美国的撒摩斯家族买下了那里的地皮,盖了不少屋子,看样子打算长住,听说他们的前族长跟你比较熟,要不是这个原因,镇长都不会把地皮卖给他们,毕竟紧挨着军营……”
赵爱国一边擦着桌子,一边介绍着最近的情况。
酒馆位于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近郊,不止是在政府军的势力范围内,而且还在维和部队的眼皮子底下,没人敢搞大事情。
因此在这里出没的雇佣兵团队、情报贩子和各种掮客等黑色或灰色人员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以情报交易、休整补给或者跑单帮为主,毕竟这里紧挨着摩加迪沙,交通和交易都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