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332.也許、可能與大結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你不打算离开这里了吗?”游作看着面前的一脸不好意思表情的穗村尊,说道,“一起去真正的现实去看看?”
“不去了,”穗村尊摇了摇头,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看向了身后,穗村尊的爷爷奶奶,还有他的青梅竹马都在远方说着话,时不时的还回头看他一眼。
游作张口欲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收起了话头。
“我的家人都在这里……”穗村尊看得痴了,只有经历过那种失去一切的撕心裂肺的绝望才能感受到失而复得的快乐,“我不想走了。”
“是吗……”
游作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些天来,他问了许多人和朋友,但是大多数在得知了外面的真实情况后都拒绝了与游作一起离开那个世界。
毕竟决定很简单,但下定决心并且承担必然的结果却很困难。
简单的来说,没人愿意放弃现在安逸的生活,接受如同流放般的地狱。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你呢?”穗村尊看着游作,问道,“真的决定要离开这里了吗?”
“嗯,”游作点点头,“我想了很久,果然,我无法融入已经知道这是虚假世界的日常,我们之间已经不同了……”
游作看向了穗村尊亲人的方向,“看着你们欢声笑语,我也很想加入你们……但是终究,假的还是假的,依然能让我回想起被关在狭小世界的恐惧。”
“是吗……那你的父母……”
“他们不想离开,这里有太多牵挂,所以我给他们留了一些钱,算是我做黑客时候赚到的,那之后,我们就各有各的生活了吧。”
能与父母做出类似诀别一样的行为,穗村尊知道,游作这家伙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再更改了。
“还有我还有我!”艾从决斗盘里冒了出来,跟在他后面的阿库娅和厄斯也从游作的决斗盘中冒了出来。
“哦……你们……活过来了!?”穗村尊惊呼道。
“是啊,”不灵梦也从决斗盘里冒了出来,“和艾一起花了点时间,让厄斯和阿库娅醒过来了。”
“谢谢你们对这个世界的贡献,”阿库娅鞠躬说道,“我在决斗盘里沉睡的时候,看得一清二楚,终于,在知道了大家同样是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的人之后,人类与AI达成了暂时的和平……”
“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穗村尊问道,“还是要重铸电子界吗?”
“是的,那里毕竟是我们的家……”阿库娅回答道。
“我跟着阿库娅。”
“我必胜的梦想都是重建电子界,”不灵梦的回答很干脆,“不用挽留我哦,我玩的无聊了就会自己离开。”
“啊——不灵梦也要走啊……”穗村尊顿时感觉有些寂寞。
“我……其实是想留在这里的,这里有大家,而且生活也很棒,但是我又放不下playmaker独自去冒险,”艾抱着手臂,“嗯……决定了!不如我在外面的世界也造一个电子界吧?大家将数据复制给我,我也复制一份数据给你们,这样,有了两个世界大家就不会再寂寞了……”
真的不会再寂寞了吗?
稻草人的话依然如同重石一样压在每个人心底,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离开之后也许就是永别,大家再也见不到了,也许,走到外面,自己的样子也会变化,甚至连自己都认不出来,又怎么可能认出大家呢?
大家又沉默了下来,感受到了现实对他们的残酷。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游作说道,“外面那个世界,资源根本不够人们生活的,能让一部分搬出去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让我们所有人都回到哪里。”
“说的也是啊,”穗村尊挠了挠头,“到外面之后,你们的生活会变得非常艰苦呢。”
“那……就这样吧,”艾摆了摆手,“不过,如果有办法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常联系呢,如果能连回来的话……就好了。”
“也许没有了你的电子界会更加轻松也说不定。”不灵梦枕着头说道。
“切!你在说什么傻话!明明电子界是因为有了我这个开心果才是一个幸福的天堂!”话音刚落,艾就愣住了,连带气氛也有些僵硬。
“那个……playmaker大人,我们还能和大家联系的对吧?”艾傻傻的看向了游作,“对吧?”
“没事的!一定会再见的!”穗村尊说道,“大家一定能见面的!”
就在这时,一辆公交车在全世界都陷入了停工的时候,驶了上来。
“……”游作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那么……再见吧。”
“再见!游作!”穗村尊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摆了摆手,“再见!”
游作没有回头,他没有看到,在穗村尊转身的那一刹那,抬起胳膊用力的擦了擦眼睛,然后若无其事的朝着家人的方向走去。
“真的要走了?Playmaker?”
“嗯……”游作点了点头,“要离开了,不过在那之前……先逛一逛DEN城吧。”
“……哦!我会负责录像的!毕竟这里是playmaker大人成长的地方。”
公交车驶入了郊区,游作在这里下了车,远处,他能看到在海面上浮起的孤岛,他知道在孤岛上有着一座豪华的庄园,那是King的产业……那个恶魔的恐惧似乎还留在所有人心中,有人提议将通向那座岛的浮桥炸断,当也有人提议留着它,当做是对大家的一个警示。
但是无所谓了,游作很快就要离开这里前往现实,所以这个世界即将发生的事情与他无关,未来与他无关。
有关的只是现在和过去……
一路慢行,走过了汉诺骑士建在海岸上的研究机构大楼,那里是他与左轮无数次的交锋地点。
走过了废弃的写字楼,那是自己寻找到电子界卡组的梦开始的地方,自己也曾经与假的草薙翔一在这里战斗过……
啊,说起来,一直都找到翔一哥,他去哪了了?还有仁……他们是被伊卡洛斯吞噬的,应该都复活了……对,只是复活,没有实体,他们只是一群数据罢了。
这是自己没有来得及对尊说的话,但就算如此,尊大概也不会在意……
游作一路前进着,看到了广场上人声鼎沸,也看到了甜甜圈的摊车越做越红火,人来人往,潮起潮落,这一路上看到的景象,分明是自己。
终于,直到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游作经过了SOL公司大厦前,这里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毕竟作为那个“恶魔”的爪牙,SOL公司的一切都有待调查。
忽然间,游作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名男子抱着一箱办公用品从大厦中走出来。
“财前部长。”
没错,来者是财前晃,游昊之也很肯定,对方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数据,应该是King做了什么手脚,让自己在一段时间内忘记他,直到King被稻草人打败,这段记忆才终于被回忆起来。
“playm……不,是游作吗?”听到有人叫自己,财前晃转过头,露出恍然的神情,“你怎么来这里了?”
“叫我playmaker也无所谓了,”游作说道,“现在没人在意了。”
“也是,”财前晃点点头,“那你也叫我财前吧,和你一样,现在我也不太在意什么身份了,而且……”
财前晃侧过身,看了眼大楼,“SOL公司大楼很快就要查封了,link vrains也外包给了其他公司,我也不再是部长了。”
“……这个说法,”游作说道,“你……不打算离开了吗?”
“不了,”财前摇了摇头,将手插在腰带里叹了口气,“我不打算走了,现在想想,那也许是King对我施加的影响,仔细想来,怎么可能会有人不顾一切的朝外面那片荒漠跑呢对吧?而且还有小葵,我也不可能抛下她或者让她跟着我吃沙子……啊,playmaker你问我这个,是不是打算着……”
但就算是你选择了留下,大概也出不去了,因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嗯,我要走了。”游作点点头。
“原来如此,那真是失礼了,”财前晃说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再走走,也许一会儿……”游作看着夜幕降临,逐渐灯火通明起来的城市,“我想再看看这里。”
“是吗,额……”财前晃很不习惯游作现在这个话题,可惜了,以后link vrains会少一个名叫playmaker的侠客,也许会少很多精彩,“那么,就不打扰你了。”
“是我打扰你才是……”游作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告辞了。”
“哈哈,慢走……”财前晃摆了摆手,告别了游作之后,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还真有人往外面走?真是……奇怪。”
奇怪吗?
游作大概只想在一些事情上有自己的坚持。
趴在天桥的栏杆上,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眼前是红色与蓝色的按钮,手指在红蓝之间徘徊,沉默了许久。
“艾,天堂与地狱,只是间隔一个按钮,原本我以为我会选择大多数人不去选择的地狱,但是真的要按下去却又舍不得……”
“啊?Playmaker大人,你真的要问我这些哲学的问题吗?我回答不上来啊……”
艾一脸懵逼。
“说说看吧,这次不让你闭嘴了。”游作趴在栏杆上说道。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畅所欲言吗?嗯——”艾捏着下巴,这个严肃的话题面前他反而不想打岔了,小数据库开始运转起来,“人在迷茫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寻找自己,playmaker大人您一直都在坚持自己,但是会在这个时候迷茫……
是不是因为你一直都是自己,但是却舍不得过去的自己了?”
“……”游作回味着这句话,随后笑了起来,“对啊,我一直在坚持着做我自己,茫然的原因,只是舍不得过去的自己罢了,明白了!离开这里之后,我依然是我。”
东方圣火剑神 水墨凝云
游作转过头,“艾,我出去之后会尽快为你做好载体,别让我等太久啊。”
“我会全力去寻找在外面的playmaker大人的!”艾说道。
游作点了点头,手指在红色按钮上定住,刚要按下去的时候,忽然间脸色古怪起来,“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说些什么?”艾挠了挠头,“以前是‘link IntoTheVrains’,那么这一次就是登出吧?”
登出啊?也对,那么……
“playmaker,Log!Out!”
蓝色按钮按下。
……
“我做了什么……为了拯救一个世界,我杀死了我珍贵的朋友们……为了拯救一个世界……我亲手害死了我的父母……”
“谁来……谁来救救我……这种宿命……好痛苦……好痛!”
“我爱着他们!我明明深爱着他们……”
游昊之站在沙漠中,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影,他知道那就是自己,人类的自己,此刻,现在的自己却站在这里,对人类的自己冷眼旁观。
量子数据的光芒在掌心亮起,对准了人类的自己。
察觉到了异常,跪在地上的游昊之抬起头,看到了神的游昊之,猛地向后缩去,“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不想再痛苦下去了!我不想了!!”
人类的游昊之化作为无,从这个世界上一点点消失。
数据凝成了一朵幽蓝的量子玫瑰,缓缓飘落到地上。
游昊之盯着游昊之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语。
沙漠中的风吹着,灼热的高温能融化任何生命,却没有对游昊之带来一丝一毫的影响,他就那么站着,站在沙漠里。
“你在做什么?”zone的摄像头带着一副滑稽的墨镜,特殊的材质让他能在一定程度上观测到量子幽灵的存在,也只能看个大概。
但是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只能是游昊之一个人了。
“举办一场葬礼,”游昊之说道,“一个坚持着自己的人,一个坚定着自己的信仰的人,哪怕世道险恶也依然执着于自己内心的人,离开了。”
“哦……他怎么了?”
“他消失了。”游昊之转过头,看向地上的铁皮盒子。
就在这时,zone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摘下了墨镜,他看到的并不是量子幽灵,而是完完全全的……游昊之本体。
量子幽灵不能被观测,那么,能被观测到的这个……是谁?
Zone沉默了许久,“你醒了?”
“重获新生了。”
“你杀了你自己?”zone有些不可思议。
“我送他离开了,从今天开始,他将不再是我,他去哪,和游昊之、尤罗这个名字无关,与神的宿命无关,至少,他能坚持自己的本心,痛痛快快的活着。”
Zone又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摇了摇头,“我原本来找你是来责备你的,没想到你的计划如此疯狂……为了拯救这个世界的人类,竟然借着你父亲的手消灭了他们中的一半?好样的,这下子剩下的资源可以给所有人分配了!”
“常规操作。”游作淡淡的说道。
“你比你父亲更加疯狂,我只能庆幸,你天性不是什么邪恶的存在。”
“邪恶与正直……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要离开这个世界,”游昊之摊开双手,背后的神环若隐若现,“已经压不住了。”
“那你可以放心滚蛋了,”zone心惊肉跳,“我联系到了一些老朋友,一些我曾经旅行中遇到过的文明,只需要等一个多世纪,这里就会迎来一批探索者。”
“这里没有资源。”
“你知道的,当物质丰富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开始追求精神上的丰富,这个星球很能满足他们的这些想法。”
“是吗。”游昊之点点头。
确实。
“那么,这个世界对比过去还真是撞了大运,竟然能找到其他文明来救援自己。”
“不过他们要先撑到一个多世纪以后,”zone说道,“否则无论我怎么帮他们都没用。”
“但无论如何人能活着,文明能繁衍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是啊,他们最大的运气是遇到了你这样疯狂的救世主,无论里面的虚拟文明还是外面的真实文明都能繁衍下去了。”zone吐槽道。
“不回去帮他们吗?”
“我不能一直帮他们,”zone说道,“点到即止,以前的教训还不够多吗?你呢?打算什么时候走?”
“随时……”游昊之伸出手,对准虚空微微一握,拧动的那瞬间,空间传来一声咔嚓声响,“你要来吗?”
“我姑且问一句,你要去哪?”zone问道。
游昊之看着半开的门,另一侧已经传来了跑动的声音。
“这边转转,那边走走,毁灭一个世界,拯救一个世界,”游昊之笑了起来,“最重要的是,用秩序点亮这片多维宇宙。”
“好吧,过后我再去找你,”zone说道,“这边要忙的事情太多了。”
神一说过后……会是几亿年?
“好吧,一会儿见。”
神说一会儿见,会是几万年?
长生种的任性。
游昊之跨入了门内。
一瞬间,一个白色的影子扑了上来,“嘎唔!”
“啊,小不点,”游昊之将小不点从脸上拔下来,“举高高……”
随后,游昊之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某个少年,身上裹着破草裙,肩上披着皮革,看到游昊之之后,就愣在了原地。
“你这家伙终于回来了!”伊琳插着腰,颐气指使,指着蜷缩在角落的少年,“这家伙吵了半天非要找你,烦死了。”
“嗯?有客人吗?”游昊之一愣,“似乎有些眼熟?”
“哦哦哦……是你这个无良混蛋神啊!”少年跳了起来,“你这家伙上次把我送到了侏罗纪!还给我一个科技系的系统!我##@%你的钛合金!我@#%&你的二极管!我差点死在恐龙嘴里你知道吗!?”
“啊……原来是你,”游昊之恍然,“我真把你送到侏罗纪去了吗?没关系,一会儿还能补偿你,还需要系统吗?”
少年拼命摇头。
“这就对了,天赋头脑和外来的思想才是异世界最大的挂,”游昊之点开了通向其他世界的球体,“要去什么世界?说说看?”
少年的喉咙滚动了一下,“能选吗?”
“不能。”
“……那你让我选什么!?你要把我送到哪!?”
游昊之想了想,随后转头一笑,“随缘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