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第四百九十三章 試探鑒賞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和集大成的夏天队伍不一样,要靠还没有成熟的稚嫩选手来进行战斗的秋季大赛。
正因为这样,需要考验的是,监督的手腕!
作为指导者的能力,我已经足够了解了,而且非常钦佩。
只能说,不愧是国文教师!
以常胜军团著称的帝东作为对手,要如何取胜呢?
我想知道的不是作为教育者,而是作为监督的水平!”坐在板凳席的落合教练,盯着板凳席前面的身影心中暗道。
虽然夏天的比赛,教练之间也需要很多战术上的交锋。
但是选手们已经完全成熟,很多局势都可以交给选手判断,所以会轻松很多。
秋天却是以临时组成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这种配合都可能有问题的队伍进行战斗。
就完全不同了,这里对于监督的临场指挥能力来说,就是严峻的考验。
更不要说青道这支新队伍成型时间也就一个月,比其他队伍少了整整一个月,又经历了大换血。
面对的对手,虽然也是成型一个月,但是对方教练作为打击教练,能让练习效果事半功倍,野手的守备能力也完全没什么削减不说,主力投捕都保留了下来。
所以落合教练看来,这场比赛是最适合看清片冈教练水平的机会了。
……

尽量都球到手边,然后把球打到中外野的反方向。
这样的打出去的球最强劲也最远。
好打的球,估计会很难碰到吧!
所以,不要对那个抱有太大的幻想!
但是……,在被追逼之前只对瞄准的球路出手就行!
第一轮打线!
索性就放弃低球也没关系!”片冈教练在选手上场前给出了指示。
“嗨!”
面对这种控球好的投手,是不能轻易对他的低球出手的,更不要说他和杨舜臣不一样。
虽然杨舜臣也会变化球还不止一种,但是却以扰乱为主,变化球作为决胜球路时,也很难让打者挥空,让打者打出滚地球内野飞球之类的,说白了一主一辅
向井不只是角度大控球好,决胜球也是那种好球带到坏球,往左打者脚边下落,骗人出手的螺旋球。
可以说螺旋球和九宫格,或者说是立体九宫格控球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说,向井不愧是常胜军团的王牌。
夏天还是花苞的向井,就能独自镇守投手丘将队伍带到十六强。
不过目前,青道还不知道向井从甲子园那里获得多大的成长。
作为部分比赛先发的降谷,他的成长就不亚于前世战败后受到刺激的幅度。
但是青道夏天的王牌可是丹波,所以夏天作为实际王牌的向井,就让青道不得不小心应对。
“对面那个监督今年多大年纪了?”片冈教练完成指示后,仙道对着御幸开口。
“六十五了吧?
毕竟是常胜军团的BOSS,我还是有点印象的。”御幸思索道。
“是吗?看起来很年轻啊!
像十五六岁一样精神!
我喜欢哦!这样的类型!
人类的心不老的话,那个人就永远年轻呢!
不过,他们的捕手看起来像四十多岁呢!”仙道笑着说道。
“噗!
唉?仙道你去哪?”
“把紧身衣换掉!”
“你刚刚不是说?……”
“那个墨镜大叔也说了,第一轮试探为主,所以我上场的几率不太高!
而且,我们这么小心的打击,对方至少也得投个十几球。
所以我不想穿着湿了的紧身衣坐在这里等!
就算轮到我,也只是一件紧身衣而已。”仙道没回头,随意抬起了左臂,用食指和中指那么一甩,右手已经开始宽衣解带了。
“喂!你说这么不吉利的话!
算是扰乱军心嘛!”御幸无语吐槽。
片冈教练满脸黑线。
“这家伙到底带了多少件紧身衣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首局就去换?”前园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他额外带了一个袋子来!
大概不需要在意换的频率高这种事!”御幸回答道。
“额!
他到底多讨厌淋雨啊!”前园无语。
“不是讨厌淋雨吧!
而是讨厌湿漉漉的坐在那里静止不动。
这家伙说了,如果一直淋雨反而挺喜欢的!
一坐下来就会感觉浑身难受,并且很冷!”御幸摊了摊手,对于“娇贵而精致”的仙道,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随后,两人就将目光放到了场内,这个时候,第一局下半的比赛,已经差不多要开始了。
仓持鸡贼的选择了右打席。
虽然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够专注,属于全能全不能的类型。
但是今天面对的对手特殊,对于仓持来说这个选择是正确的。
虽然右打者对于左打者来说,跑垒多了一个转身的动作,并且距离要远几米。(惯性问题右打者挥棒惯性是向着三垒的,所以右打者得借着惯性转身,而无法无视惯性直接冲一垒。)
应付这种能让左打者崩溃的投手,反而意外的是好主意。
“和降谷同样是一年级,但是甲子园基本就已经是队伍实际上王牌的经验!
经过夏天的沉淀之后,到底会给我们看到什么样的投球呢?
还有,夏季甲子园优胜队伍的四棒!
总裁下令请深爱 倾夜
同样是一年级,处于进步最快的阶段,他的实力有了多少的成长呢?
今天就全部要揭晓了!”峰富士夫看着即将开始的青道攻击,心中暗道。
此时的他根本无从得知,仙道陷入低潮这件事。
可以说,除了青道内部,外人还没有人知道。
“噗!”
“咻!”
“啪!”
“好球!!”
“首球外角低的球嘛?落点很刁钻嘛!
基本属于是擦着好球带边的球啊!”御幸心中暗道。
“果然不会有好打的球啊!”仓持看着面前的这个投手,这一球他完全没办法出手。
左侧投投出右打者的外角,虽然没有内角角度那么大,但是在打者视角依然是从外角方向向内的斜线。
落点又是外角低好球带的那个角落位置。
对这种球出手了,十有八九会是一个没啥力道的飞球。
顺着球打本就是飞不远的球,更不要说角度这么耍赖了。
如果仙道不是臂展很长,球棒也属于超出一般规格很多。
不然就算是他,也不会愿意对右侧头投出的同样球路出手。
不过,事实是没有如果,所以他有资本出手,哪怕按他的打击技术,有不小的概率是界外球。
略微的调整之后,仓持重新做好了准备。
这也是仙道急匆匆换衣服的原因,每一球之间间隔都不小,如果有跑者,耗费时间就更长了。
弄不好,在他出板凳席前的两个打者,就得让他在板凳上做个十分八分钟,不得难受死。
“噗!”
“咻!”
“啪!”
“坏球!”
“这也太危险了啊!这个混蛋!”仓持看到球好像冲着自己来一般,躲开后恶狠狠的瞪着向井。
向井这种左侧投,内角球角度是非常可怕的。
本来就算进入好球带边缘,都可能略微给打者一种,能打到他的错觉,更不要说这一球,距离仓持躲避前也就十多厘米。
“对不起……”向井的道歉异常的平淡,让人一听就知道刚刚那球就是故意的。
“故意的吧!这一球!”换完衣服的仙道正好看到这一幕。
“好快啊!”片冈教练用一种让人看不出情绪的语气说道。
宇宙的边缘世界
“嘛!还好吧!”听的仙道浑身发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确实是故意的!
目的是“扩大”好球带。
这也证明了这个投手对于自己控球力的自信,明明还下着不小的雨呢!”
“不过,这家伙我也很喜欢哦!
正常的修仙 伍被遗忘
帝东也聚集了这么多有趣的人啊!”仙道笑着开口,他可是记得乾宪刚经常“被雷劈”这件事。
“哈?”
御幸一时之间没跟上仙道的思路,这思维跳的也太快了,刚刚不是应该谴责他的吗?
其他选手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仙道。
“唔!……
确实,如果和控球这样好,又强硬的投手搭档,也会很轻松吧!”
御幸也是个聪明人,很快调整思路,顺着仙道的话略微思索后,符合道。
“!!!”板凳席里的投手是集体石化了。
哪怕控球最好的川上也一样,他控球没向井好,也没这个小太阳强硬。
“你也这样啊!!!”好几个人齐声吐槽道。
果然浪货二人组,思路让人摸不到头脑。
“说的也是!
不过,我是因为他这种强硬的投法,和我的胃口。
能逼迫打者躲避的内角球,也是浑身舒坦啊!
这是我以前作为投手时,感觉不错的几个地方之一!”仙道也是少见的和御幸停战,讨论了起来。
“我也是哦!”
“你们两个心都是黑的吧!
话说那个杨瞬臣好像也干过这种事!”听到御幸的回答,前园开口吐槽道。
他特有的关西腔,让人听起来很好笑。
说到关西腔,今天进入职棒的某胖子,也就是初中时代和前园同一个Seniors的东清国,又偷跑来看比赛了。
夏天夺冠,这货都美得冒泡了。
“噗!”
“咻!”
“啪!”
“好球!”
几人聊天间,场内已经投了第三球了。
同样的外角低直球,刚刚被球袭击的仓持更没办法出手了,更不要说片冈教练本就说过,这种低球被追逼前放弃也没什么。
虽然这一球是他没反应过来,再一次目送……
“好……远啊!”由于那个内角球的影响,这个和第一球一般无二的球路,让仓持觉得异常的远,进入手套后又明白过来,一切只是错觉。
看到球的瞬间,好像就算出手,球棒都可能不够长的错觉。
可想而知,这种大角度又精准的控球,对于视觉的扰乱多么吓人。
“从外角低到内角高……,最后又是外角低!
这样的球交叉投出来的话,会让人感觉好球带很大吧!”峰富士夫也在场边感叹着,向井那精湛的控球力。
“那么!下一球会投到哪里呢?”仙道坐了下来,双肘放到腿上,双手交叉放在嘴边,略有些期待的说道。
“说的也是呢!”御幸明白,仙道这是在通过有限的时间,尽可能的去了解捕手的配球风格。
不管控球再厉害的投手,如果把配球一切都交给捕手,如果猜中球,也是有办法应对的。
而如果两个人互相用暗号商量,那么猜球难度就成几何难度提高了。
不过,就算抛开向井这种小孩性格,单单一年级的身份,也很难有参与讨论的能力。
毕竟,不是谁都和仙道,御幸这种老阴比一样。
“要加油哦!”御幸对着仙道笑着开口。
御幸知道,这种看穿人心的本事,自己还差的太远。
所以希望仙道能早点完成分析,给他一点建议。
像御幸这种聪明人,哪怕得到一点点提醒,猜球的效率和准确度,也会大幅度提高。
“噗!”
“咻!”
“又是外角低边缘!”仓持知道自己不得不出手了。
“啪!”
“螺旋球!!”仓持咬牙暗道。
“好球!”
“打者出局!”
“不自觉的对坏球出手了呢!”大和田秋子没忍住感叹道。
从观众的角度,球路看的是非常清晰的所以也无法理解打者眼中的球路是什么样的。
“啊!
青道应该对偏低的变化球有着对策的,可是依然出手了!
说明这个投手有多么厉害了!”峰富士夫虽然也一样不知道打者眼中的球是什么样,但是凭借着经验还是能理解的其中的艰辛。
“螺旋球很有落差哦!”仓持给小春一些提醒走下了球场。
爱妃,别抛弃我
“很果断,毫不不拖泥带水呢!
那个捕手!!”仙道开口道。
“嗯!
追逼之后马上就用变化球决胜负!
很棘手啊!”御幸也很认同。
“我们的目的,对方恐怕有所察觉吧!
应该还没确定!
……大概!”仙道盯着本垒处,盯着仓持背影做思考状的乾宪刚。
“真棘手呢!”御幸再次重复道。
“不过,看起来这个捕手不会轻举妄动!”仙道说着,就起身去穿戴防具了。
这一次仙道猜错了,乾宪刚的脑子反应没仙道想的那么快。
棒球比赛的开局交锋,乃至整场比赛,实际上也是在互相收集分析情报的过程。
两支豪强的比赛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