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主神再啓》-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鎮獄古皇推薦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主神再启
“吼……”
这个突兀出现的古老阴兽发出怒吼,大步向前走来,双眼中射出两道诡异的光,但凡阴光扫过之处,一切都是归于死寂。
一具又一具白骨站起身来,吞噬刀芒与精气,壮大己身,而后向前走去,这是一片死亡的国度。
宇宙中,每一颗大星都是骷髅头所化,死亡气息浓重,枯寂的绝地,阴冷的杀机,这样一片诡异的世界绝对可以困住一位绝代高手。
“我来!!!”
川英纵身一跃来到前方准备出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清亮、有神,他专注无比,通体乌黑的硬弓被拉开,没有箭羽,他召唤了一挂天河,凝聚成一支宇宙神箭,蕴含了他精气神的一击打出。
轰隆……
一道星河冲向了那个先天阴神,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将之彻底淹没化为虚无,这一片死寂阴地的平静被彻底打破,沉睡已久的至尊终于是苏醒了。
“谁敢犯我冥土!”
一尊古老的身影从被打破的冥土中走出,身穿黑色的甲胄,浑身上下乌黑,盔甲连脸部与眼睛都遮盖了,唯有乌光流动,死亡气息即便相隔了也不知道多少星系,依旧让人颤栗,如对一个死去的仙。
这是一位可怕的至尊,在他成为‘冥皇’前,绝对是一尊可怕的帝级人物,功参造化,无以伦比。此时,他从冥土中踏出,如灭世的仙魔。
“冥皇,你终于出现了。”
川英无所畏惧的飞身上前,挥舞着自己的神棍,脸上更是灿烂,屹立星空下,黑发飞扬,惟我独尊。
这位古天庭的盖世战将,一个逆天的存在,终于要一偿所愿,杀入神话时代的生命禁区地府,要弑杀冥皇,决死一战。
“川英!!!”
这个‘冥皇’认出了这个少年,立时便是发起了反击,二人的大战开始,地府终于不再平静了。
一场大战交锋,冥土破败,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浩劫,这片黑色的阴森浩瀚土地上也不知道坠落下多少星辰,到处都是陨石坑。
阴雾缭绕,那些深坑下,是一片又一片的葬地,整片冥土都是尸海,而今被砸破,重现人间。人们很难现象,这里究竟是怎么形成,宛若整片宇宙的生灵都被集中葬在了一起。
冥皇左手持战戈,右手持黑金盾,背后更是背着一杆冥枪,在这黑色的浩瀚土地上站立着,身后的浩瀚尸海荡漾出一波波的死气涛浪。
“冥皇,今日地府,便是要完了!”
冥土外,一个少年在笑,也在咳血,但却依然那么灿烂,洒落而非凡,川英手中的神棍在发光,战意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他与冥皇这一场交锋负伤极重,毕竟不曾真正成道,还不是一个大帝,但却敢这样大战一场几乎不落下风,只能说他真的很强。
“你们……真的要和地府作对吗!”
这位‘冥皇’并没有搭理川英的意思,而是看向了快速飞来的不死山,他真切的感受到了危机,一个当世成道者,一个恢复巅峰帝命的古皇,一尊与川英相类的另类成道,一尊大成圣体,还有四个拥有帝躯的准帝。
这么强大的阵容,纵然地府还在巅峰时刻,怕依旧是难以抵挡,就更别说现在根本没多少实力的地府了。
地府很神秘,由死而生,夺尽造化。它的开创者,生前为皇道高手,死后肉身再变,又一次成道的人就是冥皇,他是第一个,来历神秘,强大到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而地府之后的执掌者也都是不凡,长生天尊,九大天尊之一,生命力极其顽强,极致升华还能活下来的至尊强者,还有这一位‘冥皇’,神话末年出手攻伐帝尊破灭了古天庭。
古盛的声音远远传来,“不死山,轮回海,神墟都已经解决了,北斗那群惊弓之鸟的动不了,那就只有地府了,我这个回答,你还满意吗!”
“你不要太过分了,九黎!”
这个‘冥皇’显得异常愤怒,怒吼之间爆发出无尽威势,身后死气弥漫,冥土中一片枯寂,刚才的战斗让这个地方被打残了,一颗又一颗星辰坠落,将这里砸出无尽的大坑。
这里的疆土广袤无边,从那无数的星辰砸落出的深坑就可看出一二。
洪门传奇 柳残阳
“闲话少说,再来!!!”
宝宝不要爸:总裁的1元娇妻
川英怒吼一声,手中神棍威势滔天,不给‘冥皇’多话的机会,便是横棍一甩与他大战到了地府深处。
古盛与其他人驾驭着不死山随之而行,这冥土浩荡无疆,像是另一片宇宙,死亡是永恒的主题。
黑色的土地无穷无尽,浩大的冥土没有尽头,而那些星辰砸出的深坑下有很多尸骸,不知道是何年代的。
无穷的黑色厄土,所见都是毁灭,地下时常可见血河,尸体等,更有许多棺木。这个地方破败了,被大战毁的不成样子,地府似乎走向了没落的终点。
川英和‘冥皇’都打到了这种境地,连冥土都半毁了,但并没有其他至尊出世,现在的地府是真的没别的至尊了。
不死山横空而来,如潮如海的阴兵见到了它却不敢上前,全都在不断倒退,至尊的威势让他们颤栗,只要稍微释放气机,那些强大的阴将就得崩碎。
这一路上,众人看到了一块又一块巨碑,全都是曾经的辉煌丰碑,刻写了地府的纪元,以及各代主人的战绩,而现在却四裂,上面染着血。
川英这一路打进来,与冥皇战斗的相当的惨烈,毁掉了地府很多东西。
古盛等人一路向前,期间也有强大的战奴出现,不乏至强的准帝,但最后也都惊颤了,面对着一堆至尊,他们不敢靠近,战战兢兢的后撤。古盛等人直闯地府,如入无人之境。
地府的重地,一片宏伟的镇狱殿横在前方,两道身影正在对峙,身上有着斑斑血迹。
半面妆 芸熙
川英的对面,‘冥皇’身覆黑色的冥铁战衣,流动乌光,有些地方破碎了,在淌黑色的血,在其右手中持有一杆战戈,左手旁有一面黑金盾。
这就是地府中最后的至尊,那种气息不会错,唯有这种人可以这般威压九天,即便身上淌黑血也能如此。
阴兵阴将早已散去了,不敢过来,战战兢兢,承受不住两位至尊的气息,全都惶恐。
川英浑身染血,战意无限,“冥皇,不用看了,长生天尊死在你之前,逍遥天尊也死了,尸皇已经再度自封,你没帮手的。”
“他们早就离开了地府,我根本就没指望过他们,川英,你可知道,你与我大战其实毫无意义,你真的以为,帝尊是什么好人,古天庭的覆灭是必然,帝尊的野心太大了。”
冥铁战衣乌光闪烁,但不少地方破碎,在滴黑血,‘冥皇’立在镇狱殿前的台阶上,拄着战戈,瞳孔像是两道刀锋,冷幽幽的开口道。
川英手中石棍直戳冥皇,怒喝道“死到临头你还在胡言乱语,当年若不是你们这些叛徒,在关键时刻攻伐天庭,帝尊早就带着我等举教飞仙了。”
冥皇手持黑色的战戈磕在地上,火星四射,“笑话,举教飞仙,你以为帝尊真的有这种想法。
当年的举教飞仙,实际上手一场阴谋,帝尊对所有人都撒了慌,但长生看出了破绽,用一朵相似的花,扰乱了帝尊的心,让至尊们都看清了真相,而后才拉开了变局的序幕。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九大天尊之中的几位都会出手,为什么大家一起围攻帝尊,因为他该死。我们覆灭了天庭,留下你们这些残部,实际上还救了你们一条命。
当年你要不是一直去找不死的麻烦,他也没心思一直派着八部神将追杀你,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何自始至终,我们这些当年的参与者,都没有去清算你们这些天庭残部。”
川英横棍一甩,冷冷笑道:“你这话,说的还真是够可以的,分明就是你等不愿意浪费生命精元出世,反倒是说成饶了我等一命,难不成我还得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川英和‘冥皇’对话之间,古盛和麒麟古皇等人也是到了,“镇狱皇,有兴趣说说当年的真相吗,我其实对帝尊,也是很感兴趣呢!”
“嗯!你……九黎……你怎么会知道……”
镇狱皇,也就是身披战衣被川英认为是冥皇的这个至尊身躯一颤,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了古盛。
“你不是冥皇!”
川英也不是蠢蛋,听着古盛的话语和这镇狱皇的反应,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人并不是冥皇。
“我的确不是冥皇。”
镇狱皇的声音在回响,隆隆而鸣,让天地都要臣服,他的身影显得很威严不可侵犯,“我是一位至尊,神话时代曾经成道,而后堕入了地府,研究不死之法。”
“这不可能,我认得你。”
川英有些不敢相信,“昔年就是你与人联手,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偷袭帝尊,你还有冥皇的法器。”
“哼!冥皇的法器,这东西也能当做身份的凭证?我告诉你,在那一战之前,冥皇就不在了,是我持掌他的皇道法器,参与了那一战,攻伐了帝尊……”
镇狱皇帝尊的时候显得有些落寞,那一战对他的冲击不小,几位皇道高手齐出,都没有能击杀帝尊,还让其扬威万古,对于皇道人物来说打击太大了。
“冥尊,也就是冥皇,惊才绝艳,不说古来为尊也差不多了。他是第一个生前是位皇道至尊而死后还能由尸成道的人,其轨迹难以复制。”
镇狱皇继续开口,并且说出了一则惊天秘闻,“呵呵,真正的冥皇是不会在那个时刻袭杀帝尊的,因为他们关系复杂,亦师亦友。当年,冥皇坐化多年了,是我持其皇器而出,代他伐天。”
川英愤怒道:“代他伐天?帝尊举教飞仙,你们这帮苟延残喘的红眼之徒,有什么资格伐天。”
镇狱皇反驳道:“帝尊根本没想举教飞仙,那是一个阴谋,我们虽然不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但那条成仙路有问题。”
川英怒喝道:“当年成仙路的仙光可是实实在在的,会能有什么问题,分明是你们这些人想要夺取果实,最后却没想到帝尊强的超乎你们的预料。”
这个时候,古盛忽然开口道:“成仙路有问题并不是偶然,像是这一次的,也有问题。不过,我更想知道关于冥皇的事情,冥皇的名字,或者说,他曾经的名字,是叫曹雨生吧!”
镇狱皇听到古盛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显得异常震惊,“你知道冥皇的真正身份!你到底是谁?”
古盛摇摇头笑道:“渡劫天尊曹雨生,一世成道之后,再度葬下自己以冥皇的身份再次出世,他也算是一个传奇了,虽然与他同代之人相比,显得有些悲剧。
其实我也蛮感兴趣,你到底是谁?渡劫是冥皇,寂灭我知道他在哪,帝尊当然不可能,灵宝是化为了古星,道德也不可能,逍遥和长生死在我手上。所以,你是无量?还是元始?”
神职
镇狱皇摇摇头,抬起手掌滴落黑血,“前尘往事罢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你看现在的我,还有一个人样吗!
九黎,你知道的东西,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冥皇的名字,九大天尊之中也没多少人清楚。”
古盛摇摇头道:“曹雨生,他不过是一个悲剧罢了,其实不论是你还是帝尊,亦或者是现在的他,对于这个名字的了解,多半还不如我。
他成为冥皇是必然的,因为那不是他第一次葬下了,他成为渡劫天尊的那一世,就是从葬地之中苏醒的,神话时代的他,就是被人葬下的。”
古盛的这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惊到了,镇狱皇的身子一阵摇晃,显然是相当的不平静。
古盛俯瞰着地府之中的无数古尸,“你以为,他找寻到的这地府是因为什么,他对这儿有记忆。
这一片古老战场,应该葬着他的战友吧!那一场最惨烈的大战,纵然是仙王亦要喋血,世界都要毁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