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五十五章 靈晶大概也沒那麼值錢看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剑绝出生于“ 天剑山庄”,在入世历练之前,从未踏出过山庄一步。
从小便接受了剑以城最为纯粹的剑修教育,他和大多数山庄门人一样,始终坚信着一个观点。
剑修,乃是实力最强大的存在。
天剑山庄,更是世间最牛叉的宗门!
残垣、破壁、断剑,以及七零八落的骸骨。
眼前的景象,几乎将他从小到大的信仰,彻底击碎。
剑绝在废墟中跌跌撞撞地游走着,心绪激荡之下,堂堂灵尊强者,竟然脚步虚浮,站立不稳。
不错,此时的剑绝,已经迈入灵尊境界。
由于“天剑山庄”的秘境被柳柒柒毁坏,天剑圣人花了不少代价,与郭天威圣人做了一笔交易,才令剑绝获得了“三思谷”试炼名额。
所谓的“三思谷”,乃是“思断崖”的一处秘境,据说谷中游荡着上古强者的残魂。
每一年临近冬日之时,这个位于惊羽帝国的圣地都会遴选出最优秀的年轻弟子送入“三思谷”中,与上古残魂进行接触,若是哪位弟子侥幸通过试炼,得到残魂认可,极有可能会修为大进,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
当然,想要与残魂产生共鸣,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虚巢志 乌拉塔拉
即便坐拥“三思谷”的“思断崖”,上一次出现通过试炼之人,也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师、师父!”
地上的一柄宝剑吸引了剑绝的注意力,他瞬间认出,这正是师父剑以城的爱剑“六绝”,剑长四尺,刃身呈铜锈色,远远看去,犹如破铜烂铁,毫不起眼。
实则在整个“天剑山庄”的名剑之中,六绝剑也是能够排进前五的神兵利器,此时却犹如破铜烂铁一般,被孤零零地弃置于此。
六绝剑旁,看不见剑以城的尸身,唯有焦黑色的枯骨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一股撕心裂肺的悲伤瞬间将剑绝淹没,他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骸骨旁,一时间神智恍惚,视线模糊,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等你能够打赢我的时候,为师就将六绝剑传给你,作为艺成出师的礼物。”耳边仿佛响起了剑以城的声音,剑绝哆嗦着手臂,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六绝剑。
打从记事起,他就十分眼馋这柄六绝剑,剑以城也时常会以神剑作为诱饵,督促徒弟苦练剑法。
“师父,弟子回来了。”剑绝握着六绝剑,眼眶微红,却并未落泪,只是轻声自言自语道。
“今年的‘三思谷’试炼,‘思断崖’派出七名候选,加上弟子,总共八人。”
“最终只有弟子得到一位上古剑修认可,获得了灵力与感悟的传承,其他七人皆是无功而返,‘思断崖’的长老们可算是气得不轻。”
“师父,如今弟子已拥有灵尊修为,甚至还隐隐触摸到一丝大道边缘,再有个十几二十年,或许就可以成为入道灵尊,与您一较高下,凭本事赢取六绝剑!”
“弟子在‘思断崖’之中,还遇见了一位精修剑道的柳长老,此人剑术通神,为人和善,还传授了弟子不少剑道心得,他曾言道久仰师父威名,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与您切磋一二。”
“只可惜,如今您已不在人世,无法将六绝剑赠与弟子,也没有机会和柳长老一较高下了。”
“毁人肉身,却留下骸骨,若是弟子没有猜错,杀害您与众同门的凶手,定然来自‘暗神殿’。”
“这柄六绝剑,就暂由弟子保管了,若是哪一天弟子能够以此剑杀尽‘暗神殿’贼子,应该算是超越了师父您吧?”
“届时,我剑绝才配称得上是六绝剑真正的主人!”
剑绝伸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不让眼泪落下,将六绝剑插在背后,随即垂下脑袋,对着剑以城的枯骨“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
身为剑修,可以死,但绝不能哭!
这是剑以城的教诲,也是整个“天剑山庄”所有剑修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磕头已毕,剑绝站起身来,对着四周一众同门的骸骨深深鞠了一躬,随即转过身子,迈开大步而去,丝毫没有替师父和“天剑山庄”诸人下葬的意思。
死了就死了,尸体落在泥土之上,自会融于天地,埋它作甚?
这一句,同样是来自剑以城的教诲。
……
龙凤吟之王妃绝代 红司
“这、这是……?”
望着眼前一字排开的“快递员”,钟文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想。
拦在马车前的共有十二人,其中六人穿黄色外套,另外六人则着蓝色短衫,路上接受了车夫的知识普及,钟文知道黄蓝两色,都是“顺丰速递”的工作服饰,黄色伙计专门收货,而蓝色伙计则负责送货,算是十三娘亲自制定的分工方式。
“顺丰速递”的伙计们脚程奇快,送一单货的价格也并不昂贵,没过多久,便顺利融入到大乾人民的生活之中,不少百姓都亲切地称他们为“黄跑跑”、“蓝跑跑”。
“钟神仙!”一名黄跑跑对着钟文兴奋地挥手道,“俺是小宋啊,昨儿您刚让我给大……掌柜的带信呢!”
“原来是宋大哥。”钟文认出此人正是前一天在路边拦下的“快递员”,脸上登时露出温和的笑容,“你们这是……?”
“昨儿将您的口信带给了大……掌柜的。”小宋扯着嗓门嚷道,“她赶紧让咱们将这几个箱子送来,说是您急着要呐!”
已经不干山贼好些日子,小宋却还是习惯性地想要称呼十三娘作“大姐头”,一时半会怎么都改不过来。
“我?”钟文一脸懵逼,满头雾水,“什么东西?”
“箱子是掌柜亲手准备的,俺也不知里面放了什么。”小宋如实答道,“她只说您一看便知。”
说罢十二名“快递员”纷纷将悲伤的巨大箱子卸在钟文面前,看向他的眼神之中,满是崇敬与向往。
十三娘手底下的黄跑跑和蓝跑跑,大都来自凉山第十三峰,每一个都曾见识过钟文大战姚陔,以及后来在边境战场上的各种神奇表现,对他可谓是敬若神明,此时再见,竟是打心底里生出一种粉丝见偶像的激动和兴奋,一个个卖力地搬着箱子,只为了让神仙能够多看自己一眼。
很快,钟文面前就堆起了十二个巨大的木箱,每个箱子的体积都足以装下一名十岁孩童。
仅凭箱子落地的声音,便可以判断出,其中所装的物品,绝对不轻。
顺手打开最上方一件的箱盖,他的心脏猛地一跳。
映入眼帘的,是堆满了整个箱子的陈旧书籍,最上头一本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大的汉字《野山笔记》。
压在下面的第二本书籍,叫作《天道陟罚》,书名同样由上古神文,也即是汉字所书。
上古书籍!
十三娘姐姐,竟然给我送来了满满十二箱上古典籍!
钟文痴痴注视着眼前的箱子,粗粗浏览之下,每一箱的书籍数量,都不少于一百本。
他曾经抱着试一试的心情,请求十三娘帮忙搜寻上古典籍,然而却也未曾料到,当初随口一提,对方却已牢牢记在心上。
不过数十日间,这位美女姐姐竟然给自己送来了一千多本古籍,成果之丰硕,当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别看听着不多,在这个古籍多被圣地掌控的时代,想要在世俗之中搜集到一千本,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钟文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十三娘在这件事情上,究竟花费了多少心思,做出了多少努力。
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他的心中不禁泛起丝丝柔情,深深陷入到感动之中,久久没有言语。
“这个……钟神仙。”小宋挠了挠头,似乎有些羞于启齿,“大……掌柜的让俺给您带句话……”
“宋大哥请讲。”钟文回过神来,十分客气地说道。
“掌柜的说这些东西并非白送给您,须得……这个……收取费用。”小宋支支吾吾道。
“哦?十三娘姐姐说得再对也没有了。”钟文闻言笑道,“不知这些书籍,价值几何?”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入怀,摩挲着身上的灵晶票。
“掌柜的吩咐说,按一百灵晶一箱售卖。”小宋脸上一红,更加不好意思,“总计……一千两百灵晶。”
看清箱中物品,小宋对十三娘的开价顿感十分不满。
在他心中,一颗灵晶可以换来上千个肉包子,而三颗灵晶,就能让自己生活一年。
一千灵晶,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足以让他拥有吃不完的肉包子,还可以一顿饭买六个,吃三个,扔三个,过上皇帝般的生活。
十三娘竟然拿一堆破书向钟文索要一千多颗灵晶,在他看来无异于勒索敲诈,漫天要价。
殊不知钟文此时的想法,却与他截然相反。
一千二百灵晶,一千多本古籍,这不就是白送么?
十三娘姐姐送了我这许多古籍,却又不愿让我欠她人情,这份心意,真不知该如何偿还才是!
钟文暗叹一声,掏出一打灵晶票递给小宋,微微一笑道:“宋大哥,还请替我谢过十三娘姐姐。”
他深知十三娘看似温和,实则极有主见,既然定下了“交易”的规矩,便不会轻易改变,干脆顺着她的心意操办,只是将美人的情意,牢牢记在心间。
钟神仙竟然答应了!
望着手中厚厚的灵晶票,小宋嘴巴张得老大,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恨不得提醒对方,这些破书值不了这么多灵晶,念头一转,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钟神仙大概能直接变出灵晶来。

对于神仙而言,灵晶大概也没那么值钱!
如此一想,他顿觉豁然开朗,再也没有了心理负担,对着钟文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随即招呼其余是一名“快递员”疾行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外。
待到小宋等人走远,钟文大袖一挥,将十二个箱子收入戒指之中,随即在车夫和珊瑚等人惊愕的眼神中,缓缓踏入车厢……
……
“吁!!!”
车厢外头传来了车夫尖锐的嗓音,随即整架马车一个急停,剧烈的晃动令白色光人收势不住,手上的灵纹笔狠狠扎在了钟文臂膀之上。
“我去!会不会开车!”
即便并不如何疼痛,钟文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伸手拉开车帘,朝着前方望去。
“钟、钟公子,真是不好意思!”车夫羞愧不已,诚惶诚恐道,“前面被人挡住了去路,天太黑,小的一时没看清,所以才……”
“咦?”
目光落在马车前方,钟文口中不禁发出一声轻呼。
只见前面不远处,一名姿容绝丽,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正缓缓朝着这边行来,隐约可见她的背上,似乎背着另一个人。
“碧宵郡主!”身后传来了南宫灵轻柔之中带着讶异的嗓音。
“郡主?”钟文感觉女子的面容隐隐有些眼熟,仔细思索了片刻,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曾经在武亲王李青府上遇见过对方。
毕竟,漂亮的女人,总是令人难以忘记。
而眼前的女子,正是一名世间罕有的绝色佳丽。
“她是礼亲王的女儿,‘碧宵郡主’李雪菲。”南宫灵介绍道,“也曾是萧无情的情人。”
“萧无情?”钟文撇了撇嘴,只觉像萧无情那样的渣男,居然能有此艳福,心中颇为不爽,“看来这位郡主的眼光,真是不怎么样。”
“怎么,你对她感兴趣么?”南宫灵眼中闪过一丝戏谑,“若是那样,我倒可以替你引荐一二。”
“姐姐莫要拿我开玩笑了。”钟文紧张地瞥了一眼车厢,连连摇头,极力否认道,“萧无情的女人,就算长得再漂亮,我也提不起半分兴趣。”
“是么?这样的人间绝色,你竟然也能忍住么?”南宫灵抿嘴一笑,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说笑间,对面李雪菲的目光也已扫向马车所在的方位。
透过车帘,看清了南宫灵的容貌,李雪菲精神一振,原本黯淡无神的美眸中,忽然射出耀眼灵光,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
“姐姐,这位郡主似乎认得你?”钟文问道。
“同为帝都贵族,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有碰上的时候。”南宫灵轻声道,“先前听说‘碧宵郡主’失踪,礼亲王几乎将整座帝都翻了个底朝天,却不知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南宫小姐,救……”
双方相向而行,距离很快又近了不少,李雪菲顾不得疲惫,鼓足力气高声喊道。
然而,不等她一句话出口,一道银白色的剑光忽然从道路旁的树上射了出来,狠狠刺向她雪白_粉嫩的脖颈处。
这一剑既快、且准、又狠。
这一剑寒光逼人,气势如虹。
这一剑,竟然蕴含着天轮修炼者才拥有的强悍气息!
这一剑,绝非地轮境界的李雪菲所能抵抗。
“不好!”
钟文脸色一变,口中大喝一声,脚下龙影浮现,瞬间出现在十丈开外。
眼看着美艳动人的郡主就要死于剑下,红颜薄命,香消玉殒,他体内的“英雄救美”基因,顿时发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