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神秀之主》-第436章 招供(400加更)鑒賞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乌启驾驭金尸,正自纵横披靡。
他乃尸阴密宗夜叉部的金丹长老,不仅本身丹成四品,更因为夜叉部独门的炼尸秘术,还附带一具金丹级别的飞天金尸。
他本身金丹内的神通,名为——修罗化血!
此时举手抬足之间,就有一道道血色光华飞出,带着强烈的污秽之意,纵然是普通飞剑沾惹一二,也要灵性大失,乃是此界少有的能破飞剑之神通!
而其它修士,肉躯稍微沾惹一点,就要被毒气侵蚀,全身腐烂而亡,堪称阴狠歹毒到了极点。
除此之外,他的金尸也相当于一件极其厉害的法宝,呼啸之间,都有浓郁煞气护身,能克大部分术法。
有着这些加成,尸阴密宗的金丹长老在面对同等级数的敌人之时,往往能占尽上风。
而对面的易天仇,却只是凝炼了一枚五品的乾坤一气外丹罢了。
面对乌启的围攻,已经显得不支。
乌启桀桀怪笑几声,就洒出一把九子母阴雷,落在易天仇的护体灵光之上,接连炸开。
那灵光一阵不稳,蓦然溃散。
金尸咆哮一声,凶悍无比地冲入,硬撼易天仇的丹气神通。
轰隆!
下方山脉都似乎震了一震,易天仇大叫一声,倒飞出一段距离,那头金尸则是被砸落在地,现出好大一个深坑。
没有多久,无数岩石乱飞,金尸又跳了出来,浑身上下,竟似丝毫无损的模样。
“后辈小子,能到如此地步,已经算不错。”
乌启叫道:“若你不死,或许能上金丹榜了……”
“老贼!”
易天仇两鬓微微霜白,目眦欲裂:“我去调查玄机百炼宗之事,偏偏你们尸阴密宗、大罗派都跳了出来……还不死不休,显然……你们也参与了那谋划!是你们害了我,害了韩叔叔!”
“小魔头胡说八道,你看天下有谁会相信你!”
乌启怪笑两声:“更何况……今日你就要死了!”
他一招手,那遮天蔽日的阴兵蓦然咆哮一声,丝丝墨绿色的阴气汇聚,化为一个狰狞巨人。
这位金丹老祖,终于调动了整个万魂大阵的力量。
便在这时,梁霄耳中,听到了钟神秀的传音:“想不想未来炼成元神?”
“你说什么?”
梁霄全身一震。
“外道金丹法,乃是道成元神之捷径,想要获得真传,就去给我救下易天仇。”
钟神秀继续道。
悠然千年后
梁霄面色变了数遍,暗自思忖:‘造化老祖应当不屑骗我……而不论他要做什么,我们这里也没人能拦得住他……除非本门还丹老祖亲临!’
‘我其实……没得选啊!’
他内心嘶吼一声,眸光骤然变得坚定,一抖万魂幡,就飞上天空:“万魂部弟子何在?助我一臂之力!”
他是万魂部的真传,此时展露出金丹法力,更加获得布置万魂大阵弟子的支持。
毕竟,他们也是万魂部的人!
此时纷纷呼啸一声,无数法力就涌入梁霄手上的那一杆万魂幡中,相当于将整座大阵的权限转移。
“敕令……万魂汇聚,七杀白虎,杀杀杀!”
梁霄掐动法诀,驾驭万魂大阵,之前的狰狞巨人全身一震,就化为一头邪眸狷狂、背生双翼的阴虎。
这阴虎比之前巨人恐怖十倍,毕竟乌启的法力,与万魂部弟子未能融汇一体。
此时咆哮一声,震动四野。
蓦然就一爪,向着乌启拍了下去!
啪!
乌启猝不及防之下,被一虎爪拍入地底,不仅浑身五脏六腑俱裂,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神情也是十分懵逼:“梁霄,你瞎了眼么?”
“老子今日就做了你!”
梁霄一旦下手,就是毫不容情,操纵着邪眸阴虎,又一口将金尸吞了下去。
“爆!”
一步登官 申尘
狼性老公喂不饱
他再次摇动万魂幡,就将所有万魂部弟子的法力汇聚一体,冲入那金尸之中。
轰隆!
天地一震,布阵的万魂部弟子惨叫一声,纷纷吐出一口鲜血,手上的百魂幡尽数碎裂。
而那头金尸则是本身膨胀到了极限,突然就……炸了!
在梁霄有意操纵下,万魂大阵与这一头金尸,一起同归于尽。
易天仇望着这一幕,虽然心里狐疑,但多年被追杀的经验,让他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就要化为遁光逃离。
“小友何处去?”
钟神秀笑眯眯地拦住易天仇,问了一句。
“你是……”
易天仇当然认得钟神秀,眼眶突然就变得微红。
“走吧!”
钟神秀一招手,轻易就镇压了乌启老祖,向着梁霄一招手。
羽童子桀桀怪叫一声,将之前那个引路弟子一口吞了,化为一只巨大的妖禽,驮着这几人,刹那间飞行远去,消失无踪。
……
数日之后。
一处荒山。
钟神秀随手将乌启丢给羽童子,让它去拷问法诀。
自己则是召见易天仇与梁霄两人。
“当日一别,不想又见小友。”
钟神秀盘膝而坐,眸子幽深,宛若看穿了一切。
“悔不当初,未曾听信老祖之言!”
易天仇眼中满是血丝,跪了下去:“韩大叔死得好惨,我们都被那魔宝骗了……”
梁霄抱着万魂幡,半靠在墙壁上,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果然是为了祭炼一件大圆满的法宝么?”
钟神秀叹息一声,问道:“你可查到,是何人所为?”
“我追查多年,略有些眉目,虽然魔宝炼制手法出自魔道,但后来明显经过改进,才能骗过那么多人……放眼世间,恐怕唯有得了上古炼宝真传的玄机百炼门,才有如此手段!”
易天仇恨恨道:“但当我追查深入之后,却发现六大正宗的大罗派、尸阴密宗……都对我展开追杀,我才知道,事情没有如此简单,恐怕六大正宗都有插手,甚至那天下五绝,也未必干净……”
他仇恨的目光,就看向梁霄。
“这位兄台,可不要冤枉好人……”
梁霄十分无所谓地道:“我只是一个区区真传弟子,门中大事决策,轮不到我插手……”
钟神秀不置可否,沉吟片刻,正想开口之时,羽童子笑着进来,叫道:“启禀老爷,那乌启十分不堪,小的才用到第三道酷刑,他就什么都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