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jhd都市小说 我就是賣豬肉的 起點-717 楊瑞認錯!展示-uqmep

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叔,要不你给王泉打个电话?”
酒席结束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杨瑞一直没有等来王泉,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好久之后,纠结的看着杨德军,眼神里尽是哀求。
杨德军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杨瑞的话,下意识的皱眉。而后抬眼看着杨瑞,淡淡说道:“找他谈事情的人比较多,再等等吧。”
杨瑞本就患得患失,听着杨德军不咸不淡的语气,心里更加急躁,一屁股坐在杨德军的床边,急切说道:“叔,你刚才也看到了,不少人都有想法,这样等下去晚上都不一定轮到我,咱们已经出来两天了,总不能……”
杨德军暗叹一声,丢下手里的遥控器,在床上坐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杨瑞。杨瑞被他看的心里发毛,下意识的眼神开始闪躲。
杨德军拿起床头的香烟,分给杨瑞一支,自己点上抽了两口之后,轻声问道:“小瑞,你做生意的目的是什么?”
杨瑞想都没想,脱口说道:“当然是赚钱啊!”
“那你现在赚到钱了吗?”
“赚……”
杨瑞突然闭嘴,狐疑的看着杨德军,过了几秒钟后,讪笑道:“叔,你到底想说啥呀?”
杨德军抿了抿嘴,紧接着露出回忆之色,“我最初选择做生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养家糊口。当然,你刚才说的也没错,做生意就是为了赚钱,可在那个时候,做生意并不算是一件光彩的事,甚至还会被人指指点点,要不是为了生存,谁愿意受人白眼?”
杨瑞更加不解,他知道杨德军不是那种喜欢拿老黄历说事的人,怎么今天突然不一样了?
杨德军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道:“那时候信息不发达,拿着钱都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进货渠道,费了好大劲找到进货渠道,还要累死累活的卖出去,所以那个时候的生意人都很珍惜,不管是客户还是进货渠道,轻易不会更换。跟现在比起来……”
杨德军摇头苦笑,看了杨瑞一眼,“现在做生意,比以前轻松多了。供货商主动找上门,客户随时都有,储存条件和交通工具更是让人省了不少心。按理说,生意应该很好做,但现实情况是这样吗?”
杨瑞直接摇头,“不好做,时代发展确实带来了便利,但也带来了更大的竞争压力,生意甚至比你们那时还要难做。”
杨德军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嘴上却是说道:“不好做也要分人而论,就像你觉得生意不好做,而我觉得现在比以前更加轻松了。”
杨瑞无语的看这杨德军,杨德军不管杨瑞的表情给继续说道:“实话不好听,但你不能不听。”
“不要以为我说生意好做是因为我有一帮老客户撑着,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说的轻松是指整个生意流程中,每一个人都减轻了负担,不用再像以前那样累死累活。就拿你的生意来讲,你不用亲自跑去接货,出货时也方便不少,整个流程变得更加省心省力,难道不算是轻松吗?”
又是看了杨瑞一眼,杨德军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语气也多了一份沉重,“原本能够更加轻松的生意,为什么有些人会觉得难做?”
杨瑞张口欲言,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没有说出话来。
杨德军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还不是因为自己想得太多?竞争压力是大了,但是想要浑水摸鱼的人也多了,总想着找更便宜的货源,找更容易忽悠的客户,总而言之为了多挣点钱,无奇不用。”
“但是,生意能这样做吗?”
杨德军目光中带着审视,杨瑞不敢直视其目光,心里却很清楚,叔叔这番话就是在教训自己。
看杨瑞不说话,杨德军又是轻叹一声,按灭烟头之后接着说道:“说句心里话,我后悔了,后悔同意你出去做白条批发的生意了!”
“按照我的打算,等你摸清副产品这一行的事情之后,给你换个地方开个店铺,不管咋说有我在这一行站着,就不能少了你的吃食。”
“你说要去卖白条,我让你来找王泉了解情况,人家王泉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如果没有他的帮扶,你拿什么跟别的白条批发商竞争?你要是能像王富强那样踏踏实实的做事,没有那么多小聪明,你觉得王泉能在金陵开店吗?说不定你会成为王泉第一个合作的白条批发商,有了这层关系,以后的路只会越走越宽。”
杨瑞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后面露深思,过了好一会儿,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王泉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你以前在副产品上搞出来的小动作人家不但没跟你计较,反过头还给你供应了白条,可你自己不争气,总是忍不住耍小聪明。擅自断货就不说了,让你带王富强了解白条的操作方式,你当时如果能答应,最起码能落个人情在手。以我对王泉的了解,就算他在金陵开店,也绝对不会针对你。可惜,最后的机会你也拒绝了。”
杨德军摇头笑着,一副失望的表情看着杨瑞,“小瑞,做生意可以对利润不知足,但做人不能不知趣。”
杨瑞一脸颓然,过了好一会儿,怅然说道:“叔,以前是我错了,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
杨德军盯着杨瑞看了好久,最终还是摇头说道:“晚了。”
杨瑞顿时变得紧张起来,焦急的看着杨德军。
“王富强的店铺已经开起来了,王泉断然不可能半途而废。再说……”
杨德军的话没说话,门口传来敲门声。
杨瑞眼中闪过一道喜色,赶紧起身去开门,看到门外的王泉,杨瑞赶紧让开空间让他进来。
王泉进门看到坐在床上的杨德军,嘿嘿一笑递上一支烟,“叔,咋没休息一会儿呢。”
杨德军跟着哈哈笑道:“这不是跟小瑞说话呢,你忙完了?”
杨瑞关上门,在一旁坐下,目光却是紧紧盯着王泉。
王泉伸了个懒腰,调整坐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点头说道:“忙完了。”
杨德军瞥了杨瑞一眼,眼底划过一丝不忍,犹豫了一下,又是看着王泉说道:“小瑞跟你年纪差不多,但做事一直都不如你稳重。时不时的还会做出一些让人心烦的事情,但有一点,这孩子心眼并不坏。”
王泉无声笑了笑,没有说话。
杨德军无奈的笑道:“这孩子算是我带入行的,却半路换了方向,真要说起来你也有责任,当初要不是你帮他找了便宜的货源,说不定他就打退堂鼓了。”
王泉看到杨德军的表情,顿时就明白了,杨德军这是故意往自己身上甩锅,无非是想替杨瑞求情。两世合作,杨德军就没有刻意求过自己,今天居然为了杨瑞拉下脸面耍无赖。
“叔,你这话说的不对,我当初不也是好心么,再说了,杨瑞的生意做的挺好的,真要说起来得有我一小半的功劳。”
王泉同样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
杨瑞很想接过王泉的话,可仔细想想之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你生意越做越大,格局和眼光也都提高了不少,叔能帮你的不多,但绝对配合你的工作。杨瑞这孩子还年轻,如果教好了,以后肯定能帮你更多。”
王泉暗暗腹诽,他这样的人我不敢用啊!
眼看着王泉不接话,杨德军给杨瑞使了一个眼神,杨瑞会意赶紧开口说道:“王哥,以前都是我的错,咱叔已经教训过我了。我跟你保证,以后绝对踏踏实实的做事,绝对不耍小聪明了,你让我咋干我就咋干,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杨瑞的话可以不信,但杨德军的面子必须得给。
王泉看着杨瑞,似笑非笑的说道:“换个地方也干吗?”
换个地方?
杨瑞脸色一白,自己好不容易在金陵发展了一批客户,如果换个地方不得从零开始?
不,不止是从零开始!
在金陵刚开始的时候最起码有杨德军的关系在,如果换个地方的话,难度肯定成倍的往上翻。
不换的话,还能勉强支撑下去,无非是利润少了一些。可若换个地方,一旦生意做不起来,那就真的废了!
换吗?
杨瑞的犹豫很明显,杨德军在一旁沉默,王泉能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同意继续跟杨瑞合作,但前提条件是撤出金陵市场。撤出金陵说不准好与坏,最起码能获得继续合作的机会,怎么选择就看杨瑞自己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泉缓缓起身,对杨德军说道:“叔,中午喝的有点多,我先回去休息了。”
杨德军只能点头同意,准备下床送王泉,却被王泉制止了。
就在王泉转身离开的时候,杨瑞突然喊道:“我干。”
王泉脚步一顿,扭头看着杨瑞,看他一脸决然的表情,迟疑了几秒钟后,笑着说道:“这事儿不着急,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啥时候考虑好了再跟我说也不耽误。”
……
刚进家门王泉就被刘香兰拉到客厅,注意到刘香兰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王泉纳闷问道:“咋了?”
刘香兰没说话,却是看向一旁坐着的王红军。王红军一样没说话,伸手把礼单递给王泉,示意王泉自己看。
王泉更加不解了,翻开礼单看了两页,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到底咋了?直接说不就行了。”
“太多了!”
王红军闷声说了一句,指着礼单又是说道:“不算亲戚朋友就有二十多万。”
刘香兰跟着说道:“最少的都有一千,还有更多的。”
在洛河这种小地方,正常情况下除了直系亲属随礼金额会多一些,一般朋友或者是同事关系,也就两百块钱的礼金表示一下心意就行了。看着礼单上记录的金额,刘香兰着实有些发懵。
她不是被礼单上的金额吓到的,只是担心怎么回礼。
红白喜丧的礼金向来都是有来有往,礼单更多的作用就是记录下来别人给了多少礼金,等别人家里办事的时候照额返还回去。可礼单上这些人她跟王红军都不认识,她专门问过负责收礼的王富贵,这上面很多人他也不认识。
“收都收了,现在能咋滴?”
王泉无奈的笑了笑,注意到王红军和刘香兰表情不对,又是补充道:“以后在生意方面多照顾一下就行了,没必要多想。”
听他这么说,王红军和刘香兰稍稍松了口气,刘香兰也终于笑出了声,又对王泉叮嘱道:“人家跑这么远来送礼,光是心意就值得多照顾一下,你多注意一下,等他们家里办事的时候,咱们把礼金还回去。”
“哇哇……”
刘香兰的话音刚落,卧室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刘香兰转身就往卧室的方向小跑过去。王泉跟在后面进入卧室,刚进来就看到张舒睡眼惺忪的给孩子喂奶。
哭声没了,只剩下孩子吃奶时哼哧哼哧的声音。
刘香兰松了口气,转身走出卧室。王泉上前两步,赫然发现孩子手腕上多了一副精巧的银镯子,不由问道:“哪来的镯子?”
张舒抬眼看了王泉一眼,随后说道:“他姥姥给的,还有一只长命锁,说是等百天之后再戴。”
正说话的时候,王泉的手机响了,赶紧转身离开卧室。
“你忙完没有?”
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到宋鹏飞的问询。
“刚到家,有事你说。”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又传来宋鹏飞的声音,“你看看网络上的新动态,这次的事情比咱们预想中的要复杂。”
听到这句话,王泉下意识的皱紧眉头。
“我刚才给林总打过电话了,你最好来公司一趟。”
“行。”
王泉毫不犹豫的答应,挂断电话之后跟刘香兰交代一声重新出门。
等他来到公司,只剩下宋鹏飞的办公室还开着门,进去之后看到林东已经到了,两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啥情况?”
没来得及坐下,王泉就急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