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區小隊 愛下-第五百七十三章 特戰爭鋒(5)推薦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祁老八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烧锅噢,不管开水在锅里翻滚,眼神就一直没离开过后山。远远的瞅见山道上又下来两个便装汉子,哪里还不明白是鬼子起了疑心了。可恼这死丫头去了这么久,也没带人过来,真真是急死个人呐!
“嘭——”躲藏在院门后的祁老八,看到鬼子要推门,直接就从院墙上探头就喷了一猎枪。猎枪虽然射程、威力都有限,但胜在打的是铁砂,一喷一大片,打不死人也能打伤。从院墙上居高临下的这一枪,大部分喷在了前面那个倒霉鬼子的身上,而且是头脸首创,打的他直接捂着脑袋在地上滚了。后面跟着的那个,好在隔了几步距离,身上只被溅到了几个铁砂,几个小血洞虽然有些疼,但并无大碍。
“八嘎——,啪,啪!”这个鬼子顾不上察看地上的同伴,拔出配枪立刻还击。不过,效果非常的不理想,子弹只在院墙上打出了两丝烟尘,连祁老八的毛都没碰着。
日本的南部十四式半自动手枪,由于侵华日军配用的此枪皮质枪套外形酷似甲鱼的壳,因此被中国军民冠以“王八盒子”这一雅号。此枪的设计相当为人诟病,扣下扳机的下一刻,你根本不确定它会不会卡壳,号称“连用它自杀都无法成功”。而且南部十四式手枪配用的弹药也存在装药量过小的问题,加之本身枪管就比较短,因此子弹出膛初速度也比较低,导致射程受限:有效射程仅为50米,与其他半自动手枪的基本射程相当,实属手枪中的下品。射程在二战时期各国的军用手枪中堪称垫底。
偏生日本军官还就偏爱使用自家的武器,就如同日军陆军一直死抱着“三八大盖”一样,哪怕再憋屈,也强忍着它杀伤力低下、可靠性又堪忧的弊病使用着。
里面的祁老八可就精明的多了,他丢了猎枪,手上拿的可是汉奸陈大嘴的二十响“镜面匣子”,这玩意威力大,火力足,唯一就是准头差点。“啪啪啪”一通连射,压得这个鬼子连连后退。
“八格牙路!出击——”带队的小队长一听山下都打起来了,招呼一声起身往山下跑去。后边紧跟着七八个挎着冲锋枪的特种兵,鱼贯跟进。
“快,快点呀,打——打起来了~!”巧儿秀美的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紧咬着嘴唇催促着身边的刘干事。及至听到那惊天动地的一声猎枪声,她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了,差一点就要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了!
嬌 襲
“巧儿,不怕的啊!你听,枪战还在继续,老八叔还在战斗呢!莫慌,莫慌!这些个全是本事高超的‘打狼队’哩,一准没事的!”刘干事看的那个心疼啊,巧儿着急,比他自己的事儿还难受呢。一边安慰着她,一边看向快速跟进的三十多个打狼战士。
所幸这一队的打狼战士,乃是以神枪营教导员李红霞带队的,完全没有让刘干事失望。冲上一个山坡,李红霞就下达了命令:“小五,门口那个归你了。二牛、幸福、土丫跟俺阻击山上下来的鬼子!”
“吧勾——”张小五不愧是神枪营的特等射手,三百五十米开外,稍加瞄准,就给来了个一枪爆头,解除了院墙后祁老八的危机。
“吧勾,吧勾,吧勾——”李红霞的原意是阻拦住鬼子下山,毕竟四百多米的距离,能打中也是勉强。但神枪营出身的就是牛气,三排子弹过后,居然在山道上放倒了两个鬼子。
“冲啊——,别让小鬼子跑咯!”打狼队一分为二,趁着神枪营阻击的时机,迅速穿过祁家的院子,扑向山后。这两个班的队员,是特战队员和警卫团的战士组成的,清一色的冲锋枪开道,战斗力并不输于日军。
“八嘎,支那军来的好快!撤——”日军小队长手下不过还有六个人,哪里还敢下山战斗?只能遗憾地下达撤离命令。
“吧勾——,吧勾——”张小五迅速带着神枪营的战士跟了上来,边跑边开枪射击,一直把鬼子撵上了山头,直至翻山不见。这一通射击再次打死了两个鬼子。落荒逃遁的鬼子特种兵只剩下四个。
打狼队并不放松,迅速拆解成四个六人小队,攀上山头追踪而去。
……………………
“大,你没事吧?俺娘和小弟呢?”巧儿和刘干事进门的时候,发现祁老八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呢。她脚下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手脚还被捆上了。
“没事呢,都好好儿的!”祁老八盘腿坐在石碾子上,腰上前面插着盒子炮,背后别着王八盒子,脚边放着一杆土猎枪,悠哉悠哉的抽完了一袋烟,眼睛倒是很是欣赏地打量着刘干事:这娃儿不错,跑的一身的汗,及时赶到,也算是有心了!
“叔,这是您逮到的鬼子啊?”刘干事看着全副武装的祁老八,几乎很难对上那个平时点头哈腰的老八叔,不仅刮目相看地问道。
“当然啊,家里男人除了俺,就是小宝了,还能谁跟鬼子斗啊?!”祁老八自得的站起身,“屋里还有两个呢。来,搭把手全给弄出来!”
“啊?还抓了两个啊?叔——你牛逼啊!”这可真是惊吓到了刘干事了,一个老百姓空手抓获三个鬼子(汉奸),说出去谁信呐?!
等到看到那两个昏睡的像死猪一般的家伙,刘干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老八叔使得蒙汗药的下三滥手段……呸,是有勇有谋,足智多谋!能抓到鬼子就是高明的好手段!怪道巧儿这么聪明伶俐的呢,原来是老八叔家传的血脉好啊!
盛世蜜婚
“娃他娘,圈里被狗日的小鬼子丢进来炸弹炸死了三头羊,正好俺烧了一大锅开水,你帮俺趁热剥羊吧,冷了就不好弄了!”祁老八收了烟锅袋,颇为肉疼地说道,看着刚刚出来的婆娘和娃子,他吩咐道。嗯?咋没反应?再一看,祁老八乐了:“他娘,你倒是去呀,不就是打伤了鬼子嘛,你哆嗦个啥呀?!”
巧儿娘:“老八,你……你你你,没事儿吧?死鬼,吓死俺了!”
“艹,俺能有啥事?想当初——”祁老八及时收住了话头,警惕地看了眼刘干事,嘟囔道:“一下死了三头羊,真是亏大发了!没用的娘们儿,麻溜的去打开水!”
盛 華 小說
“叔,亏不了的,区里有政策,协助抓获敌特,都有奖励的。像你这样一次性抓住三个敌人,恐怕区里和部队上都会给奖励——嗯,百十个大洋是少不了的!”刘干事哪能看着未来老丈人发愁啊,马上献宝一般地讲述道:“包括这次巧儿报告的消息,那也是有奖励的,二十个大洋呢!”
“啊——真的啊?”祁老八喜出望外地呆滞了一刻,转而大喜道:“小子哎,你帮叔好好弄一下,拿到了奖励,年底就给你和巧儿完婚!”
微雨彩虹 溟濛音匀
“爹——,你说啥呢?人家不理你们了!”巧儿一下脸红到了耳根,转身跑进了厨房里了。
“叔,俺保证帮你办的妥妥的!”刘干事乐的差点蹦了起来,忙点头不及道。
焚香 若得
“来,帮忙剥羊。抓紧煮上,等队伍回来,俺请他们喝羊汤,啃骨棒!”祁老八正色道,“俺们不能叫人家白救了俺们。”
“叔,这是队伍上‘打狼队’的责任,应该的!”刘干事笑着劝慰道,“这事社里有安排,招待的经费公家出,不敢叫你破费了!”
“那俺们也要表示俺们感激的意思,恁好的队伍,恁好的区上,俺们做人不能太昧良心!”祁老八此刻觉得,脱离了土匪子来到着山里,可能是他这辈子最最正确的决定了!他决定了,羊汤钱社上给的话,他就把家里存的两坛子好酒拿出来招待。这决不能再让公家破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