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警探長》-第九百五十一章 教育李處讀書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警探长
有时候破案并没有那么难,当汇聚了一流的办案人员之后,剩下的就是相互协作。
其实当地的法医也得出了一些相应的线索,但是包括林支队在内的领导们并不会以这些线索作为办案的最主要依据,领导们下意识地把案件定性成了财杀。
但白松不是,他眼里的兄弟们都是非常可靠的,无论线索听着多么胡扯,他都信任队员们,所以第一时间就从队员们的线索那里开始分析问题。
这种案件发生的概率本来就低,白松又不是柯南,总不能无缘无故地总是遇到命案,所以案件之中总有关联。
田芳案是白松特地从上京追过来的,那么这个案子其实就是田芳案的后续。
这一起案件中,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中年男子才是信徒。
中年妇女可能是出于对丈夫的信任,丝毫没有防范之心。

林支队那边还在外面侦查财杀案,就接到了局里的通知,传达了最新的办案情况。
“这男的把老婆孩子杀了?”林支队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这是神经病吧!”
林支队有些生气,他也不是想不到这个,就是觉得…
有时候这就跟人看魔术一样,没看懂原理的时候感觉这都是魔法,知道原理发现这叫诈骗。
难了不会,会了不难,也就是如此了。
大家也都不敢打断林支队的话,过了一阵子,林支队叹了口气:“唉,要是真如白队所说,这男的是加入这种组织,那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是啊是啊。”大家这才纷纷附和。
“下一步侦查计划…”林支队想了想,感觉思路有点狭隘了。

村支部。
仙剑奇谭第二部修仙之路 记爱钱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们现在抓紧时间,去这个男的工作地点那边进行查找,他的同事之类的说不定就有人知道他曾经接触过什么人”,白松道:“按照逻辑来说,我们正在全力找这个主犯,我们的审讯专家也从几个信徒那里获得了一些情报,这个主犯肯定是狗急跳墙了。如此说来,这个自杀的男子肯定是重要人物,就是那种通过他就能找到这个主犯的那种。”
“逻辑上是这样,不然也不会这般”,李处点头:“而且以我们往日里抓过的这类人员来看,这些人也不见得就多么高智商。真正高智商的人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很多所谓教派的创始人,其实智力并不高,本身就是个大忽悠。如此这般他们才能自己都坚信某个东西是真的,使用的话术也异常拙劣。
白松也不认为这个主犯懂得金属锡的锡疫,就是什么化学大家了。这就好像接头卖艺的那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多了去了。
所以这种人狗急跳墙,直接安排忠心的人永远闭嘴是很正常的。
但是,可能这个人也没想到,这个中年男子居然这么忠心,甚至有些神叨,居然在把自己奉献给神的时候,把老婆孩子一并带走。
这要只是中年男子自杀案,白松等人是不可能关注的。
想到这里,白松接着道:“除此之外,我们还得彻底清查三个省,从我们破获田母案之后这几天内的自杀案。虽然会很多,但必须彻底清查。要是本身就有重债在身、严重疾病或者严重抑郁的可以排除,那些本来看似正常,突然自杀的,必须彻查。”
“有道理…”李处本来还和白松聊天,习惯性地拿出来本子,记了下来。
“除此之外,关于本案中的妇女的情况也得细查,我们并不敢肯定这个妇女就没问题。”白松道:“这种家庭妇女在家里赡养老人,有时候也很容易收到蛊惑,甚至男的是被她蛊惑也不是不可能。”
“嗯…”李处接着在本子上记着:“还有吗?”
“还有就是关于钱的问题,钱既然都奉献给了那个头目,这并不正常。按理说,我以前也办理过这类案子,而且我们从找到田芳那个据点也发现了很多钱。有的大老板被蛊惑,甚至愿意奉献上百万。这样说来,主犯没有必要蛊惑这个男子提供钱,毕竟据我们分析,死掉的中年男子,最多也就能有几万元。这种情况意味着,主犯有家不能回,有钱不能动,打算先拿点现金跑出去避避风头。”白松接着分析道:“他肯定有地方藏匿了大量的资金,而这个地点可能我们正好有警察在附近查,或者别的原因,比如说他过于谨慎,总之,他需要这几万元。”
“有道理…”李处接着记笔记。
杀嫡 花羽容
“还有,就是这个主犯如此果断地进行逃跑,一定是听到了风声,按理说我们这次来虽然也算是大张旗鼓,但是毕竟外系统的人是不知道的。这个主犯能这么果断,巨额财富都不拿直接跑,那么说明他一定有一些消息渠道”,白松道:“我们内部肯定没问题,但其他的不敢说,也需要查。”
“嗯…嗯…”李处不知不觉,已经记了一页了,他翻了页,抬头问道:“还有…”
四季 莊園
说了一半,李处突然愣住了,他抬头看的这个人是白松,不是王司…
怎么这么习惯了记笔记呢…
看着自己记的一页纸,李处有些恍惚了。
这就是办案思路吗?
他真的发现,白松办案的思路是源源不断的,而且能恰到好处的分析人的心理、犯罪心理,从客观上分析人性,然后开拓出无数的思路。最关键的是,这些思路真的符合逻辑!
“对了,白队”,李处突然想换一个话题:“你当初考公务员的时候,逻辑题考了多少分?”
“不知道啊,这是算总分的。”白松摇了摇头:“您问行测吗?”
“对,行测。”李处点了点头。
“91啊,怎么了?”白松有些好奇:“您怎么问这个?”
“91!!??”李处惊了:“那你当初怎么去了派出所?”
“李处…”白松叹了口气:“这问题不应该从您嘴里问出来吧…我是外地的…”
“哦哦哦,懂了懂了…”李处有些不好意思:“哈哈哈,过于真实!”
这一刻,李处突然发现白松这个孩子,还是真的很可爱的。

感谢水水的书屋9000币打赏~
升斗之妇
八方传说 处云
感谢与期一会的50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