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玩家兇猛 起點-第六十七章 水蛭(4K)閲讀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几十头妖魔化的村民此刻已经爬到了半山腰,刚一站稳,便弯曲脊背,朝着两个活人的方位发射骨刺。
“走。”
李昂一挥棍棒,扫飞一根迎面而来的骨刺,夺门而出,向着山坡左侧的林地冲去。
王丛珊快步跟上,二人冲入森林,沿着山路直奔平塚宅邸。
平塚宅邸内同样也如百鬼夜行,大量奇形怪状鬼物从各个角落爬出,狂躁嘶吼着相互攻击,不顾一切要将视线范围内的活动物体撕成碎片。
李昂与王丛珊越是前进,遭到的阻力也就越大,正当二人即将身陷重围之际,那盏人头灯笼突然光芒大作,
烛火向上延伸一米有余,散发出强烈光线,在周围扑过来的妖鬼身后制造出长长的影子,使得影子与其本体死死缠斗在一起,
为两名玩家开辟出一条道路。
于此相对应的,则是人头蜡烛以极快的速度自行燃烧,短短一息时间就烧掉了大半。
李昂心中有所明悟,高举灯笼,带着王丛珊奔跑冲过平塚宅邸前部,直抵中庭。
随着蜡烛燃烧殆尽,二人也抵达了庭院范围。
庭院地面满是黑红污血,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那头黑色毛发的生物毫发无损,依旧站在归泉井边,口中喃喃自语,念叨着:“真澄…阳一…”
完全看不出是他杀了遍地的妖鬼。
王丛珊前踏一步,从口袋中拿出那个母子地藏木雕,朝前方随手一抛。
网游之虚数傀儡师 弄魁
极品红颜 安吉丽娜毛毛
黑色毛发生物立刻抬头盯来,本能地想要攻击,却在看见母子地藏的瞬间,猛地一滞。
只见它伸手接住母子地藏木雕,站在原地,发出阵阵呜咽,反倒让出了通往归泉井的道路。
两名玩家毫不犹豫冲上前去,跳入归泉井中。
用手掌攀住井壁砖石缝隙,逐级快速下降,
下方井水漆黑如墨,如同旋涡一般徐徐旋转,水中隐隐约约夹杂着人类手指、眼球乃至海藻般的头发。
李昂沉入井水当中,感受着旋涡的流向与水流力度,这才知道水井下方是呈横向S形的存水弯状。
所谓的井水,实际上是存水弯底面的水。
既然是存水弯,那么另一端就是没有水的地方,
两名玩家沿着水底游出一段距离,向S形存水弯另一端游去,很快就脱离了水面,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地下平台。
在昏暗视觉异能的帮助下,二人能够隐约看见这片区域整体呈圆形,
圆的下半部分,也就是两人站着的位置,是可以踩踏的实地,
而圆的上半部分,则是一处通往深渊的悬崖。
平台入口两侧的墙壁上有着火把支架,李昂用【燃烧一指】点燃火把,借着火把光亮,终于能看得更加清晰——
两人所处平台的地面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地藏石像,
平台入口处的地面,铺着枕木与钢块,有点像是火车铁轨,不过要比铁轨更窄,
类似于矿区里的矿车铁轨。
这条铁轨向前笔直延伸,一路连接至悬崖,
铁轨末端两侧的地面上,钉着两根铁钉,
每根铁钉都系着麻绳,垂落至悬崖下方。
而一个和归泉井旁边那位一模一样的黑色毛发身影,正拿起其中一根麻绳,准备缠在腰上。
看到李昂与王丛珊出现,那个人影明显摇晃了一下,加快了缠绕麻绳的举动。
“别动。”
王丛珊高喊一声,抬起突击步枪扣动扳机,
附魔子弹飞旋射出,擦着黑色毛发身影的脚旁掠过,成功地让对方停止了动作。
两名玩家迅速上前,将那个人影从悬崖边缘拉了回来,解下了他腰上的麻绳,而对方竟然也没有挣扎反抗。
李昂扫了眼悬崖下方,
只见深渊中黑色雾气翻腾搅动,起起伏伏,像是酝酿着什么恐怖且不可描述的东西,仅仅只是看着,就让人双眼晕眩,大脑刺痛。
李昂避开视线,不看深渊,
发现悬崖边上的另一根麻绳末端,系着一具金属盒子,刚好悬在雾气上方,时隐时现。
“你是想要结束掉这一切么?”
王丛珊看着沉默不语的黑色毛发身影,说出了那个她早已经知道的答案:“民俗学者先生?”
“…”
被称为民俗学者的人影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却依旧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还不肯承认么?”
王丛珊叹了口气,平静说道:“你就是缘刻村能面师,藤村修平与藤村真澄的儿子,
同时也是小笠原哲也与小笠原彩香的父亲,曾在平成21年失踪于冈森县缘刻村遗址的东洋大学民俗学教授,小笠原将之。”
人影猛地抬起头来,脸上黑色毛发颤动。
“这把剪刀,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王丛珊看对方一直沉默,干脆从李昂手里接过剪刀,拿在手里挥了挥,“我们用这把来自于平塚家族宅邸的剪刀,破除掉了缘刻神社外,鸟居的注连绳封印。
在荒废已久的神社中,看到了大量穿着和服、体表没有明显外伤,且抱在一起的尸骨。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所谓封印,自然是要封锁住某些邪恶的、不详的、会带来不幸的东西。
然而神社中并没有妖魔鬼怪,只有一地尸骸,
反而是神社外的缘刻村各处,百鬼夜行。
那么鸟居的封印,到底是在封印着什么东西?”
王丛珊停顿了一下,看对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继续说道:“显然,鸟居的封印,并不是针对神社中那些尸骨,
而是神社外面的妖鬼,防止妖鬼进入结界范围内。
结界的效果相当不错,成功在灾难来临时,保护住了神社中的所有人。
不过可惜的是,神社中的幸存者依旧全死了,死于饥饿,与绝望。”
人影浑身颤抖了一下,蓬松而凌乱的毛发上下抖动。
“为什么要慌张呢?”
王丛珊不解地歪了歪头,平静说道:“这起发生在昭和54年七月份的缘刻村灾难,本身和你毫无关系,
因为从年龄上来看,当时你只有八、九岁大小。
灾难的真正原因,是平塚家族,与你的母亲,藤村真澄…”
“不是这样的!”
人影终于开口说话,他攥紧双拳,沉重呼吸着,“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样?”
王丛珊毫无情绪波动,完全没有因为她所扮演的小笠原彩香,是眼前这位民俗学者小笠原将之的女儿而有所态度有所转变,只是平静道:“难道非要我说出来么?
你的母亲,父亲,兄弟,乃至全村所有人,都因为你,死在了那场灾难当中…”
“…不是这样的。你不懂。”
小笠原将之深吸了一口气,刚要说些什么,就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整座地下空间震颤摇晃,
上方那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吨泥土的坚固穹顶,生成了无数裂纹,
大量尘土簌簌落下,整片地下空间仿佛下一秒就会崩塌毁坏。
“来不及了,”
小笠原将之抬头看了一眼,用力甩动手臂,试图甩开李昂的手掌,“你们快走,离开这里,我会结束这一切。”
然而,李昂却牢牢攥住他的手腕不放,在天塌地陷般的景象中,平静说道:“时间还有很多。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来了解真相。”
“…”
小笠原将之努力挣扎了一番,挣脱不开,只好放弃挣扎,悲苦地叹息道:“你们为什么要来找我啊…”
李昂与王丛珊没有回应,小笠原将之认命般地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开口,却先讲述了一段看似无关的内容。
“神话故事,是民间文学的一种,是古代人类在困难的生存条件下,为了认识自然、控制自然,而产生的一种或向往、或麻痹的精神寄托。
那些能在历史长河中,通过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通常都有其特殊之处。
或是能够满足人民的趣味,
或是能够在日常生活中,起到教化作用,以至于被认为是有价值的,而能够流传千百年——比如要孝顺,要珍惜家人,要遵守承诺等等。”
小笠原将之顿了一下,说道:“这是民俗学的基本知识,也是民俗学者进行民间探访工作的基础。
我们需要通过传说故事,来理解当地先民,在古时创造出故事的物质基础与情感逻辑。
缘刻村起源的神话,在冈森县周边地区还算有一定知名度,
哪怕在缘刻村毁灭之后,这一神话故事也没有彻底消失,
反而随着缘刻村失踪不见,而成为了民俗学领域的热门话题。
这一点,你们应该知道吧。”
李昂与王丛珊没有吱声,他们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这一点,
不过这并不影响小笠原将之继续讲述。
“在这则神话故事中,武士的妻子在生下水蛭子的过程中,死于难产。武士向因缘神献上了祭品,借助麻绳,来到了黄泉之国与妻子相间。双方产生误会,而后又消弭误会,最后重归于好,
武士带着孩子们在缘山上住下,每隔一段时间,就能通过麻绳与黄泉之国的妻子相见。”
小笠原将之顿了一下,说道:“看似美满的故事,却存在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武士夫妻说生下的,水蛭子。
水蛭子是无手无脚的孩子,在古时几乎不可能成活。
而在故事最后,也只提到武士的女儿们长大成年找到夫婿,在缘山上建立了村庄,也就是后来的缘刻村。
那么,水蛭子去哪了?
如果水蛭子在出生后还活着,为什么武士不求因缘神顺便也把水蛭子恢复原状?
如果水蛭子也死亡的话,为什么在黄泉之国时,故事中完全没有提到水蛭子的存在?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水蛭子,便是由武士自己亲自献给因缘神、祈求得到帮助的。
正因如此,故事后半段才完全没有他的存在。”
小笠原将之说道:“这就是这段神话存在的最大问题,
这段充满令人不寒而栗的邪恶意味的神话,必然源自于极为遥远的年代。
甚至于,故事本身的其他某些部分,是真实存在的,
只是因为过于邪恶诡异,
而不得不用看似正常的神话故事,来进行掩盖。
如果怀抱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故事本身,那么不难得出一条结论——
武士为了与死去的妻子再次相见,献出了死亡的水蛭子,以抵达黄泉之国。
而因为缘山本身的奇异特殊,武士不舍得搬离此地,于是在此建造了村庄,祖祖辈辈长久地居住下去。”
“等等,”
李昂想了想,指向悬崖下方浑浊翻腾的黑色雾气,“你是说,缘刻村下面的这个深渊,就是黄泉之国?”
“并不是,”
小笠原将之像是怀抱着巨大的恐惧一般,扫了眼深渊,说道:“这只是黄泉之国的入口而已。
就像神话中隐喻的那样,
缘刻村建立在了黄泉国入口的上方,只有通过某种特定的仪轨,才能开启黄泉国入口,
并通过神圣的、象征着连接意义的注连绳,抵达真正的黄泉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