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愛下-第八十五章 請(月底求月票)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去找安赫巴斯的教堂守卫回来的比宋何预料得要快,因为他们在途中遇上了安赫巴斯的得力下属洛佩斯,也就是早上差点弄死巴兹的那个。
他身高差不多一米九,在灰土上足以俯视绝大部分人,就连做过基因改良的商见曜,也比他要矮那么一点。
除了高,他还相当壮,这样一个人站在身前造成的压迫力可想而知。
他不是警惕教派的信徒,所以没有戴上面具,直接让自己的容貌露在了外面。
淡金色的乱发,浅蓝色的眼眸,棱角分明的线条,刚硬粗犷的气质,迷彩绿色的军队制服,斜插在腰间的两把“联合202”手枪,尖端镶嵌钢钉的皮靴,共同构建出了这名巨汉的形象特征。
“他不太像红河人,更接近冰原人,额,可能是雅尔盖人。”站在巴兹旁边的蒋白棉用红河语说了一句。
冰原在整个灰土的最北方,是一个涵盖范围很大的区域,现今不少红河人其实也有一定的冰原人特征——据旧世界一些资料显示,在古老年代里,受气候变化影响,不少冰原人南下,进入红河流域,征服了当地不少土著部落,定居了下来,这么一代代过去,红河人里面就有了雅尔盖人这个分支。
同样的,灰土人里面也存在过金发白肤身高体壮的分支,只是于后来的衍化中慢慢消失了。
听到蒋白棉的“低语”,洛佩斯忍不住侧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诧异。
他确实是雅尔盖人。
但旧世界毁灭后,人种因灾害、战乱、迁徙出现了新一轮的混杂,加上各种资料的丢失,除了雅尔盖人较多的地区,几乎没谁再提这个概念,直接将他们和红河人等同了。
洛佩斯很快收回了目光,面朝大厅深处的巨大符号,微微鞠了一躬。
虽然他不是“幽姑”的信徒,但进了警惕教堂,还是不敢太过放肆,毕竟红石集有很多虔诚的信徒,就连此时跟在他后面的几个手下也是。
如果他做出亵渎执岁的举动,他怀疑自己还没走出教堂,就会被手下从后面打黑枪。
这种事情总是防不胜防。
而且,警惕教堂内大片大片的危险红色和庄重神圣的金黄,也让他不自觉有了敬畏之心。
套着黑色罩袍的宋何立在巨大的“幽姑”符号前,轻轻颔首道:
“你说你想找巴兹?”
他用的是红河语。
洛佩斯没立刻回答,环顾了一圈道:
“雷纳托主教呢?”
宋何平静回应道:
“主教有别的事情,我可以全权代表他。”
洛佩斯没有口出狂言,展现出了自己的友善:
“警示者,巴兹很可能与赫维格的死有关。
“我老板安赫巴斯先生与赫维格既是合作伙伴,又是很好的朋友,从昨天开始,就在调查这件事情。”
“谎言!”巴兹又惊又怒地驳斥。
洛佩斯笑了,他先是回头看了看戴着各种面具的手下,然后才对巴兹道:
“没有凶手会直接承认是自己做的。”
“有。”戴着猴子面具的商见曜插嘴道,“有的是为了炫耀,有的是以此掩盖另外的事情。”
比如说,“神父”。
洛佩斯看了他一眼,没将这胡乱插话的小卒放在心上。
他望向宋何,浮现笑容道:
“警示者,你敢保证巴兹不是凶手吗?”
宋何沉默了几秒:
“我确实无法保证。事情彻底调查清楚前,没谁能保证。”
不等洛佩斯开口,他继续说道:
“巴兹同样指认安赫巴斯是凶手,并且给出了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
“你们设计了军火被抢案,为的是瞒过其他人,将那批军火送到山里,同时把矛头指向灰语人和‘地下方舟’。
“为了独吞这批军火,安赫巴斯有动机杀掉赫维格。”
不管是赫维格,还是安赫巴斯,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把军火卖给次人,那会让他们成为红石集的公敌。
直到现在,关于他们将军火卖给次人的事情,依旧只是流言。
如果巴兹不是赫维格的心腹,也很难知道这个秘密。
大唐明月
洛佩斯安静听完,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
“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的笑声回荡在空旷安静的教堂内,让宋何微微皱起了眉头。
“教堂之内,请注意声量。”宋何告诫了一句。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洛佩斯表面还是不敢造次,收敛笑声,啧啧说道:
“警示者,你可不能被巴兹蒙骗了。
“他肯定是为了脱罪,才诬陷安赫巴斯先生。
“这么多年来,安赫巴斯先生一直为红石集对抗次人做着贡献,甚至出卖人情,换了一台军用外骨骼装置回来,他怎么可能把军火卖给山怪?
“说话要讲证据啊!”
巴兹立刻回应道:
“除了我,还有马克、卡斯蒂尔知道,他们可以作证!”
“也许是你们为了独吞那批军火,合伙杀了赫维格,然后嫁祸给安赫巴斯先生。”洛佩斯不慌不忙地说道。
宋何抬起右手,制止了两人的对质:
“现在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怎么说都可以。
“作为警示者,我不会偏向谁,只能保证一切在执岁的注视下进行。”
听到“执岁的注视”这几个单词,蒋白棉忍不住又回想起了之前的经历。
直到现在,她依旧心有余悸。
宋何继续说道:
“你们可以审问巴兹,但必须在教堂内,由我见证。
“同样的,安赫巴斯得亲自来教堂,接受质询。
“这件事情你做不了主,回去向他汇报吧。”
他一句话堵死了洛佩斯争辩的可能。
安赫巴斯要是来了,你就能把他变得友善,让他坦白从宽?这样算不算我们完成任务了?蒋白棉在心里嘀咕起来。
这时,无法争辩的洛佩斯转移了注意力,将目光投向了两名外来者:
“你们是接下了军火被抢案的外来猎人吧?”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露出笑容道:
“只是审问,很难有进展,希望你们作为第三方能尽快给出客观公正的调查结果。”
说话间,他的目光在蒋白棉和商见曜的面具上来回移动。
没等两人回应,洛佩斯转过身体,走向了教堂门口。
他的几名手下没立刻跟随,各自抬起双臂,架在胸前,后退了一步。
行完礼,他们才紧追洛佩斯而去。
目送他们离开后,宋何对巴兹道: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教堂吧,正好维耶尔也在,你们可以交流躲藏的技巧。”
“是,警示者。”见教派没有抛弃自己,巴兹明显松了口气。
蒋白棉见暂时没有进展,将巴兹拉到一边,“低声”问道:
“你觉得安赫巴斯会把那批军火藏在哪里?
“找到了它们,事情就很清楚了。”
“我不知道。”巴兹懊恼地摇了摇头,“当时安赫巴斯出动的是他的雇佣兵手下,都是外来的流亡者,由洛佩斯领头。”
画地为牢之明月当空
蒋白棉没再多问,对商见曜道:
“那我们再出去转一转,看能找到什么线索。”
出了教堂,两人往白晨、龙悦红所在那栋废弃大楼走去。
快到目的地时,有人拦住了他们。
从面具看,这是刚才跟随洛佩斯的那些红石集镇民,安赫巴斯的手下。
其中一个戴着蜘蛛面具,端着冲锋枪的男子对蒋白棉、商见曜微抬下巴道: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仙之九品芝麻官
神雕逍遥录 淘韵
“我们老大让你们过去。”
蒋白棉一点也不意外,轻轻颔首道:
“好。”
商见曜则认真地强调了一句:
“要说请。”
看了这个戴猴子面具的家伙一眼,刚才说话的洛佩斯手下哼了一声,转过身体,于前方领路。
另外两人拿着武器,一左一右,将蒋白棉、商见曜夹在了中间。
绕过一栋建筑后,他们看见了洛佩斯。
这个穿迷彩绿军服的金发巨汉坐在一辆土黄色的全地形车车盖上,微笑看着蒋白棉、商见曜走向自己。
他的两侧,各有一名手下持枪而立。
等到外来的遗迹猎人靠近,洛佩斯大笑出声:
“你们很镇定啊。”
“难道你会在警惕教派已经介入的情况下杀掉我们?”说话间,蒋白棉环顾了一圈,扫过了某栋楼的楼顶。
“死人是没法指认谁杀了他的。巴兹那个白痴不也什么都证明不了?”洛佩斯略微前倾身体,加强了压迫力,“我找你们过来,是有些话要给你们说……”
他话音刚落,突然看见一道人影蹿了过来,那张毛脸尖嘴的面具直接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速度是如此之快,这袭击是如此突然,洛佩斯来不及拔枪,只能抬手,挡在身前。
然后,他发现对方只是伸手轻松一拨,自己的手臂就不可遏制地荡向侧方,露出了胸腹空当。
好大的力量……洛佩斯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就被戴猴子面具的猎人沉下肩头,重重撞在了胸口。
噗的一声,他眼前一黑,向后仰倒。
轮回已逝千年
商见曜肘部一屈,顺势下击。
咚!
洛佩斯腹部凹陷,上半身又弹了起来。
下一秒,他的脖子被一只手捏住了。
他看着那张神气活现的猴子面具,又惊又怒地喊道:
“你要做什么?”
在一把把枪瞄准下,商见曜认真说道:
“一,不能辱骂我的兄弟。
“二,车盖不是用来坐的。
“三,要说请。”
“……”洛佩斯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你是疯子吗?”
PS:最后两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