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第三十五章 即將行動的各方人們分享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七月二十日。
暑假第一天的夜晚来临,一切似乎都非常正常,和平的一天伴随着热闹与喧嚣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在这个夜晚,终归是有些什么东西不同了,或许改变的幅度还很小很小,但是正如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轻轻的扇动几下翅膀,就可能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谁也又能够预见得到,在这一天发生的某些微小的改变,就不会成为日后影响整个世界的波澜壮阔的命运变迁的一个重要节点呢?
而同样也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关于「多重能力者·风灵月影」的资料,悄然的被写进了书库的记录之中。
虽然那个称号实在是有些稀奇,亚雷斯塔绞尽脑汁回想了自己的毕生所学,穷尽自身对北欧神话、印度教、佛教、希腊神话、玛雅神话、巫术、神道、修验道等等的神秘学领域的理解,也没有能够搞明白这个称号到底寓意着什么。
王女
而且就连艾华斯都没有办法解答,同样也是疑惑不解。
这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首先是亚雷斯塔自己,尽管他活跃的时代不过是距今七十年前,但是这七十年的时间,魔法师的进化甚至超越了数千年来的历史。
他是个在魔法方面登峰造极的专家,却又对科学的道路抱有兴趣,拒绝成为魔法之神的人之王者。
而艾华斯是纯粹物理法则世界的天使,圣经和神学都无法解释的天使。
两人加起来都无法理解的怪异存在本身就足够惊悚了,现在更是连对方抛出的谜题都找不到任何的头绪,这个就特别令人纠结了——没错,两人都下意识的认为,「风灵月影」的这个古怪的词汇,一定是大有深意的。
很有可能是这个怪异存在给他们传递的什么消息,只要他们能够破解谜题,就能够获知珍贵的情报……
唔,基本上就是这样。
倒也不能怪这两个“人”想太多了,什么事情都过度解读,只能够说是他们低估了某人的节操,他们觉得应该很正经,很有深奥寓意的某些事情,在对方看来可能就是纯粹开个玩笑而已。
这个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
而不说两人的苦恼与纠结,只说关于多重能力者本身的情报被写入书库记录之中的这件事,因为保密等级的缘故,没有上层链路权限的人,是没有办法知晓这方面的情报的……
当然,考虑到亚雷斯塔肯定不可能放心让夏冉在学园都市里养老的这件事,所以其实也就那样。
要说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什么麻烦都不会有,这肯定是不可能的。
而且……不单单是单纯的信息录入这么简单,还有一系列资源的调动,尽管亚雷斯塔尽力隐藏,可是这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额度本身过于庞大,想要完全隐藏资金的去向、人员的流动,这些是不可能的。
反而只会因为刻意隐藏,更为引起某些有心人的关注——或许这本来就是亚雷斯塔的真正用意。
他在认真的隐藏这件事,但是主要是为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因为知道怎么隐藏也不可能藏得住,他其实是想要借助这个假动作,将某些嗅觉灵敏的鲨鱼猎犬吸引过来罢了。
……
……
“这待遇真够腐败的……难怪那些超能力者怎么破坏公物,都没有财政赤字,陷入破产状况,真的是成为了超能力者,下半辈子打断腿都不愁了……”
晚上,在自己的房间里,夏冉随意的看了看手上刚刚送来的资料,笑着说了一句。
“要是《X战警》的世界里有这样的待遇,变种人怎么可能会闹事,估计早就被糖衣炮弹完全腐蚀了……”
“……”
“……”
没有回答,他轻轻抬头,发现那个双马尾的身影已经在空气之中消失不见了,话都不说一声,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是把最后审核通过的文件送来之后,马上就溜号了。
“真是没礼貌的人呐,我有那么可怕吗?”
有些不满的腹诽着,魔术师兴致索然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来诱拐LV5空间能力者的计划貌似是失败了。
结标淡希对他的偏见很重,不是太信任他这么具备高尚的道德情操的人,之前明明已经在他那天花乱坠的口才之下有所动摇,只差最后做出决定,但是在夏冉填完那些资料之后,一切就完全变了。
她充满了警惕,完全不信任夏冉这位世界最强的精神医师友情赠送的免费疗程,一点儿都不想接受,甚至还表现得敬而远之。
就像是现在这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也不知道她是在警惕些什么,难道是觉得稍微多停留一会儿的时间,都有可能遭遇贞操危机?
最熟悉的陌生人
伸了个懒腰,坐在地板上的魔术师随意的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视线透过层层阻隔,看到了就在隔壁学区的水穗机构病院,在某个单人病房里看到了脸色阴沉的红发不良神父。
神裂火织没有在医院里陪着,因为史提尔的伤势其实也不算严重,所以这位女圣人抓紧时间,尝试着去联系他们背后的教会,试图确认是不是学园都市的上级组织态度有变。
不过无论怎么说都好,在今天晚上受伤并且被送进医院的人,已经换成了史提尔,而不再是茵蒂克丝。
一切都还算顺利,而且也确定了属性面板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夏冉其实能够察觉得到,有种特殊的规则之力在隐蔽的收集因果之力的概念结晶化,并且将其储存起来……这就说明空间的机制规则其实是在运转的,只是和自己习惯的那个版本不同。
现在的这个版本的空间,没有办法进行即时反馈,而是等到每个世界的任务结束之后,才进行一次总体结算。
嗯,也不能排除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高维性质过于封闭,比较特殊的情况。
魔术师收回了视线,没有再关注水穗机构病院的那边,重新将目光看向了身边的那几份刚刚由结标淡希送来的文件。
学园都市之中仅有七人的LV5超能力者,都有被分配专门的分析、研究机构,身后是一个庞大的专业团队,有着专门的设施场地,资金设备,等等等等,一系列的各种人力物力资源额度的供应。
夏冉目前报上去的多重能力者的身份设定,自然也不例外。
伴随着正式身份得到学园都市的官方认证,正式生效的同时,一并而来的是巨额的资源,有人有团队,有设施也有基地,可以说是什么都有,要什么给什么,不要什么也给什么。
只不过和那些超能力者不同的是,夏冉并不需要被研究或者配合研究,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他才是整个庞大团队的绝对中心,他才是进行研究的那一方——
当然,主要也是亚雷斯塔没有办法强制给夏冉附加什么义务,只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试着碰碰运气。
网游之不灭法师 青蛙小乔
什么东西都给准备好,设施设备人才资金,一应俱全,任由他怎么挥霍折腾都可以,或许在什么时候,这人就会心血来潮,突发奇想,转而主动配合着研究起自己来了呢?
反正要是成功了,自然是血赚的,要是失败了的话……
亚雷斯塔也完全不亏,那些资金、科研人员什么的,对他来说要多少有多少,并不是什么亏不起的预算,设施场地什么的,更是本身就是学园都市的一部分,他并不需要考虑成本问题。
总归就是一步闲棋,他也没花什么功夫。
而还有的一个重要原因大概就是——
作为统括理事会的理事长,亚雷斯塔的任何行动,一直都是备受关注的,除非他根本就没有将某些情报信息写入书库的记录之中,否则的话,总归是会被一些同样拥有高权限的理事所发现的。
只能够说,这其实是这个倒吊男故意如此,因为有些事情他并不适合亲自动手,那样的话必然会遭到破坏,无论如何行动都只会导向失败的结果。
所以他就必须加以诱导,让别人去做,从而间接达成目的,使得最终的结果如他所愿。
正如《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那个扯淡的方案,其实就是他对「树形图设计者」施加影响,使得计算结果出现偏差的缘故。毕竟现实世界又不是游戏的规则,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扯淡的情况出现。
一方通行到底是玩家,还是御坂美琴是个怪?
怎么可能说杀死一百二十八个御坂美琴,或者两万个御坂妹妹,他就能够升级了?
所以只要搞明白,这件事情的幕后真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能够从中看出亚雷斯塔惯常使用的一些行动逻辑,夏冉也能够明白,这个倒吊男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或许在这个时候,这座城市里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了也说不准,肯定有某些所谓的“高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亚雷斯塔眼里的一只棋子,还觉得自己窃取到了珍贵的绝密情报,并且为了自身的利益立场而开始行动了。
从单纯的价值上来说,真正的多重能力者的重要程度其实要超过绝对能力者。尽管绝对能力者的存在依然是一种假想的理论,至今没有人能够在能力者体系真正的达到这个领域。
所以某些豺狼会有想法也不出奇。
魔术师看着文件上的内容,不出意料的发现自己当初填写的资料请报的一部分被抹去了,还有一部分被模糊化了,譬如说关于他的能力本质的详解,被模糊替换成为了“控制量子不确定性”的扯淡描述。
又譬如说,关于夏冉很诚实的表示,以能力者的等级体系来说,他模拟重现的任何一种能力都有超越“LV6”的程度,或许给他额外定义一个“LV7”的等级会更容易将他这个极端例子纳入能力者体系模型之中去……
这部分的情报信息也被删除掉了。
“你是想要借我的手坑死一些已经没有价值的棋子,还是想要通过制造机会,试验一下我这块真金到底怕不怕火炼?”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着空气之中的「视线」,夏冉随意的问道,与位于没有窗户的大楼之中的亚雷斯塔隔空对话。
“不过算了,我其实也正好想要找些理由打死一些人……”
……
……
同一时间。
位于学园都市中第七学区的学舍之园外,常盘台中学的第二个学生宿舍里。
电脑的工作声音在静静的回响着,御坂美琴正在熟练的操纵着电波,骇入各种不同的网路连线端,在网络上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信息,她想要找出幻想御手的有用线索。
作为掌控电磁电波的超能力者,她也是一个极其出色的骇客,很多被隐藏起来,甚至是被理事会亲手加密的信息,只要还在网络上,那么安全分级就绝对无法阻止她的搜索。
只不过,就像是之前那样,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这让御坂美琴很是失落,又是这样,总是这样,她今天还是没有头绪,本来无限接近的一条线索也还是断掉了,她还傻乎乎的连累好友们浪费了美好假期的第一天,硬生生在那里等到几乎中暑。
“今天真是糟透了……”
在光线昏暗的漆黑空间之中,茶发少女无精打采的喃喃自语着。
“那个家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我发誓!”大概是过于不忿,茶发少女狠狠的咬牙发泄着怨气,在她看来都是今天的那个罪犯太过明目张胆,太过嚣张了的原因。
下一刻,有怒气满满的少女声音在御坂美琴的背后传来——
“什么?那个家伙?他?姐姐大人难道是在想哪个男人吗?不可以,黑子绝对不会承认的……”
貌似是刚刚洗浴完毕,回到宿舍房间里的变……白井黑子,正好听到了御坂美琴的自言自语,一瞬间敏感神经被触动了,无比愤怒的想要否定这个让她无法接受的事实。
“不是,黑子你冷静一些……”
御坂美琴头疼的说道,她非常娴熟的、甚至可以说是条件反射、肌肉记忆一般的回过头来,直接使用了将对手的头夹在腋下的摔跤技,正好就将飞扑过来的双马尾少女的脑袋夹住了。
然后——
“啊,啊啊!感受到了!是姐姐大人的柔软感!”
白井黑子一边的喊着痛一边露出开心的样子,手脚抽搐的叫喊着。
“……”
“……”
御坂美琴的额头上冒出一抹黑线,同时闪耀出一小串蓝白色的电火花,她下意识的加强着手腕的力量,淡淡的说道:“你给我正常一些,今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是怎么还有这么多力气的?”
“黑子我……我只是太、太高兴了……今天是和姐姐大人第一次作为同犯,被警备员抓住呢……姐姐大人的又一个第一次,我收下了……”
手舞足蹈的少女一边挣扎着,一边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也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变态程度日益加深,已经无可救药了啊!
本来已经准备放松力气的御坂美琴嘴角一歪,突然觉得要不要趁着现在正好机会,痛下杀手比较好。
今天下午的那件事,是让她觉得极其丢脸的,因为无法抛下佐天泪子两人,她和黑子自然也没有能够跑掉,最终在狂奔了几条街之后,还是被逮着了……
诚然不是伤人,只是破坏公物,所以问题不大,做个笔录赔点钱交完罚款就可以离开了,但是御坂美琴还是觉得这是自己的黑历史了!
丢人丢大发了!而且还不只是在自己朋友们面前丢人,还在陌生人面前……要是对方认识自己的话,只怕今天之后,关于超电磁炮的奇怪都市传说又要多一些了。
茶发少女无比悲观,也只能够安慰自己当时现场除了自己和朋友们之外,只有另外两个人看到,不是特别糟糕……
突然,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那个少年的模样。
等等,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御坂美琴沉默不语,似乎她对于自己的反应迟钝感到非常的震惊与难过。
“黑子……我们现在回去那里!”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放开了对黑子的压制,站起身来用一种几乎是在发抖的声线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当然不可能是紧张害怕,只能够说她的怒气突破了天际!
“……”
“……”
“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