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最強區小隊笔趣-第五百七十四章 特戰爭鋒(6)讀書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最强区小队
鹰嘴崖的这次擒获敌特战斗,都被当做一个传奇故事在中王山里流传了开来。祁老八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区里和队伍上的奖励:加上巧儿报信的功劳,一共获得奖励一百八十余大洋。当然,两支手枪和四枚手雷是要上交给部队的。
刘干事也如愿抱的美人归,在这一年的年底热热闹闹地迎回了心爱的俏娘子。而且,因为这一次事件处置的得当,平时反敌特宣传的到位,他也立了三等功,顺利地升任了鹰嘴崖灾民大社区的副社长,可谓是福来是伍、喜到成双,妥妥的人生赢家。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经历了这一次的风险,祁老八也不敢再托大了,清卖了家里的鸡鸭羊猪,全家在寨子里买了一处大院落,全家搬到镇上开了家店铺过平安日子了。毕竟他祁老八就算是曾经的亡命徒,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架不住老婆儿子的安危令人担心呐!到了镇子上,离着女儿家也不远,还有当官的女婿照应着,家里足足储备了一百五十多个大洋,完全可以过个富家翁的小日子了。
祁老八的事迹鼓励(刺激)了整个中王山区的打狼队——人家一个过气的山匪,就能抓获两个日本特务,就问你们号称专业的“打狼队”的,臊不臊的荒吧?!难不成反击日军特种部队,还非要依靠老百姓不行?你们当兵的干什么吃的啊?!
“所以俺要告诫各位,都要加把劲了。眼瞅着鬼子大军就要杀过来,俺们现在再任由敌人的特务活动,取得情报,那俺们就是根据地的罪人啊!”打狼队负责人陈威是真急眼了:领命快半个月了,胜仗打了七八场,可取得的战果,却非常有限,拢共加起来才不过杀伤了鬼子一个中队的样子,进度实在是不咋的。而且敌人的小分队还在不断地渗透,企图获取情报,让人十分的恼火!
“俺的想法是,俺们不能就这么简单的被动式防御,毕竟根据地这么大,处处设防,处处漏风。”陈威提出了自己思考了十来天的谋划来,“都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俺觉得俺们有必要杀出去,把战火引导进敌占区去,让鬼子也尝尝特战队的威风。
“对头,起码这样俺们就掌握了主动权,让鬼子、伪军也疲于奔命去!”特战队队长卢克申第一个表达了支持:这些天的被动救火式战斗,委实是累人不说,还战果稀少,划不来!
“不过山里的安危俺们还是丢不掉啊。这么多党政机关、医院工厂、学校居民点,都不容有一点损失的。”警卫团副团长陈可运表达了不同的意见。他警卫团的长项就是保卫工作,反敌反特,他觉得津津有味。
“对头,这就是俺接着要说的,由你们警卫团的,加上各个社区的民兵重新组织防卫队,保护根据地的安全。”陈威显然已经思考的很成熟了,“俺和俺老山老叔都商量好了,他部下的一万多民兵会全力配合你们警卫团。”
“那俺们神枪营跟谁组队啊?”神枪营营长岳正军也是打狼队的副手之一,他幽幽的发问道。
腹黑嫡女:绝色小医妃by听禅 听禅
当时年少不懂爱 情醉轻梦里
“你们神枪营抽调一半身强力壮的跟着特战营行动,余下的随警卫团、民兵组队。毕竟有你们神枪的加入,战斗力会提升好几个档的。”陈威随意地就拍了个马屁给神枪营,让岳正军有意见也不好出口了。
修仙顾问APP
十月下旬,打狼队上报的分兵请示获得了纵队的批准:警卫团全体调出奔赴各地和民兵组成防卫队,负责各地的敌特抓捕。特战队不在肩负地方防务,可以自由行动在根据地周围,必要的时候可以出击,进敌占区展开特务行动。
奇葩的修炼者 天蝎星下de熊猫
别小看这么一个简单的分兵动作,起码是针对各部队的专长做出的调整。比如警卫团那就是擅长警戒保卫工作,每到一地很轻松就能把握组织,掌控局势,孤立敌特。而特战队一下子摆脱了身上的束缚,机动行动力立马就体现了出来。这样他们就能长时间的深入敌占区,可以紧追敌特不舍,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要保护目标的安危。从而可以和敌人的特种部队展开对攻,而不是简单的被动防御。
…………………………
“各部注意,前方山谷发现潜伏的敌人,预计为一个小队的兵力。准备战斗!”收缩后的特战队变成了以排为单位的行动编制,加上加强的五个神枪队员,每个行动组约莫有三十五六人。这不,卢克申亲自带队的这个小组就在野猪林哨卡外发现了敌踪。
尽管敌人只有十来个人,但卢克申还是做了一番精心的安排:三十个队员被分作左中右三个战斗小队,分别从山谷的两端和敌人藏身的山坡上三面包围。剩下的五个神枪营的战士,被安排在对面进行狙杀,压制敌人的反扑。
战斗打响后,依靠着对面神枪手的狙杀,彻底让敌人特种兵抬不起头来,让三面包抄的部队很快接近了敌人藏身的一个小山洞。特战队并不急着往里冲击,而是先一步用“毒龙”火箭筒往洞里灌了三枚火箭弹,这才依靠手雷开路,缓缓杀了进去。
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卢克申就带人全歼了这伙鬼子特种小队,解除了野猪林哨卡的危机。靠着周密的谋划,这一次战斗是打狼队对敌唯一的一次零伤亡胜利。战后卢克申小队平此战荣立集体三等功。
……
中王山区北面,黑风口外的一处山岭里。
“八格牙路,胜田君为什么又没有回来?”带队的副中队长友谷正命令小队停下了脚步。从昨天一个队员莫名其妙的打猎摔死在山崖,今天解手的胜田又耽搁了个没影了。“甲贺兄弟,你们去找找,看看胜田那个马鹿是不是又在偷懒了!”
甲贺兄弟乃是大阪属下的滋贺县人氏,是家传悠久的忍者甲贺流派的传人。他们在野外的生存能力在整个大队也是首屈一指的,所以很快就发现了胜田这个懒散的家伙。
这个该死的家伙,连腰带都没有系好,就趴身在一个草窠里,似乎在掏着什么野鸡、野兔一类的猎物。还真是一个贪吃懒做的家伙呀!甲贺兄弟对视一眼,都苦笑了一下,为胜田即将领到友谷队长的耳光而抱歉!
“喂,胜田君,你的,抓到了什么?”甲贺兄弟不是不警惕的人,他们没有贸然上前,只是在胜田身后问道。
“唔,唔——”胜田这个可恶的马鹿,不仅不回头答应他们,居然还在全力抓捕这猎物,身体还努力往前倾着,微微晃动。
掳爱强婚之第一夫人 黯香
“八——嘎,你要挨揍啦!赶快起来吧——”性子跳脱些的甲贺次郎,上前一把拎起了胜田的后衣领,努力往上一提。
“嘣——”一声轻微的弓弦弹响声中,一道白光紧随着胜田的耳侧射向甲贺次郎。
“小心啊——”一边的甲贺一郎看的真切,急切地大叫着警示兄弟。突然,他好像预感到了巨大危机袭来,吓得本能的一蹲身子,一道乌光从草窠里直奔他的面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