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流言傳遍京城鑒賞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20181222204728205的打赏。
京城中突然流传出大同出现反贼的消息。
上至朝中大员,京城勋贵,下到贩夫走卒,青楼茶社,出处都有人在谈论大同闹反贼的事情。
大同出现反贼的事情已经成了京城人茶语饭点的闲聊话题了。
与此同时,都察院的御史联名上奏,要求抓刘恒回京下狱的奏本堆满了御案上。
换做普通的边镇武职,都察院的御史可能还会等一等,看一看朝中的形势再决定要不要参奏。
可对刘恒不同。
刘恒本就是被招安的反贼,反叛朝廷也不会让人太过意外,加之刘恒虽为边镇武将,却非将门出身。
对朝中的御史来说,弹奏刘恒是一件实而不惠的事情,还不用担心得罪整个将门。
“查到了没有,京城中关于虎字旗的流言到底是什么人在散播?”王自行脸色难看的说道。
虎字旗在大同造反的消息很快席卷了整个京城。
他一得知消息,马上派人去大同确认真假,另一边安排手底下的人去查找消息最初的来源。
消息传播的实在太快,两天过去了,始终没能找到散播这个消息的人或势力。
因为此事着急上火的他,这两天急的满嘴燎泡。
造反的帽子一旦被扣上,引来朝廷出手,对虎字旗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站在王自行面前的一个汉子说道:“属下查到,这个消息最早出现在东街一带,可东街有不少车马行和做苦力的短工,人员流动性大,很难找出散播流言的那个人。”
“该死的!”王自行恼火的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面前的汉子说道:“会不会是朝廷想要对咱们虎字旗动手,故意安排人散播这个流言出来?”
听到这话的王自行想了想,道:“这件事背后不一定是朝廷干的,如今朝廷的精力都在辽东,这个时候对付咱们虎字旗,只会让朝廷北方的边镇也出现问题,朝中的那些大人们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
“哪能是谁!”站在他面前的汉子眉头紧锁。
除了朝廷,他想不出还有哪个势力会对付他们虎字旗。
黑夜的蔷薇
王自行用口水湿了湿干裂起皮的嘴唇,问道:“派去大同的人回来了吗?”
“还没有。”那汉子摇了摇头,旋即又道:“大人若在大同举事,京城早就应该收到来自大同的加急公文,可这都过去好几天,没有任何大同的公文送来京城,所以属下觉得,大人并没有在大同举事。”
王自行捻了捻下巴上的胡须,道:“可惜线索在东城断了,不然一定找出这背后散播流言之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铺子里的伙计跑了过来,从外面敲了敲木窗,低声说道:“掌柜,宫里的李公公来了。”
“我知道了,你先招待一下,我马上过去。”王自行对窗外说了一句。
伙计告退一声,从木窗边上离开。
王自行看向屋中的汉子,说道:“你带人继续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对付咱们虎字旗。”
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大事情,他作为虎字旗安排在京城的负责人,必须找出这个在暗中想要对付虎字旗的敌人。
“是,属下一定找出这背后之人。”那汉子言语凿凿的保证道。
王自行点点头。
不管这件事的背后是谁,他都必须要找出来解决掉。
有这样一个敌人隐藏在暗处,只要一天不找出来,他一天寝食难安。
汉子从屋中退了出去。
王自行端起手边早已凉下来的茶水,一口喝光,然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这才从屋中走出,走向前面的铺子。
铺面和他所在的屋子是前后院。
在铺子的里侧有一个后门,直接通往后院,同时也可以从这道门来到前面的铺子。
王自行从后门一进来,柜台旁的伙计迎了上来。
来到近前,伙计低声说道:“李公公在会客间,脸色不太好。”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王自行微微一点头,迈步走向铺子里专门招待贵客用的会客间。
会客间没有门,用帘子与外面隔档开。
里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无法透过帘子看到里面的情况。
“李公公,可是有日子没见您了。”王自行掀开帘子,满面笑容的朝坐在会客间里面的那位李公公拱了拱手。
正喝茶的李公公抬起眼皮瞥了一眼来到屋中的王自行,开口说道:“咱家可担不起王掌柜的大礼,不,咱家说错了,不应该叫王掌柜了,应该叫王大人,不知你们刘大人给你封了一个什么官呀!想来也应该是个指挥使才合适。”
一通阴阳怪气的话说完,随手把手里的盖碗丢到了桌上。
“冤呀!小的冤枉呀!”王自行一脸委屈的说道,“还请李公公明鉴,这是有人要害我家东主呀!”
李公公身子往后一靠,翘起了二郎腿,嘴里淡淡的说道:“冤吗?咱家不觉得你们冤,如今整个京城都知道虎字旗在大同造反的消息,就连皇爷的御案上都堆满了弹劾你们那位刘游击的奏本。”
“我家东主真的是被冤枉的,还请李公公向魏大官禀明,我家东主自打被招安,就一心一意为朝廷效力,不敢有任何松懈,京城里的这些关于我家东主的传言,都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家东主。”王自行躬着腰,朝座位上的李公公深施一礼。
李公公轻哼一声,道:“无风不起浪,要是你们那位刘游击真的没用痛脚,又怎会有这样的流言传遍京城。”
“李公公您也觉得这是流言?”王自行从李公公的话语中听出了另一层意思。
这位李公公背后是魏忠贤,对方这么说,说明魏忠贤也很有可能认为是有人故意在陷害虎字旗。
“嘿,王掌柜你到是个机灵的人。”李公公捏着兰花指隔空点了点王自行。
王自行陪笑着说道:“李公公您高瞻远瞩,自然看的出来我家东主和虎字旗是被人冤枉的。”
“高瞻远瞩的可不是咱家,是干爹看出这件事背后有人故意散播的消息。”李公公端起桌上的盖碗,放在嘴边吹了吹,又小口的喝了一口。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