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劍說 線上看-第1749節-塔爾沙漠展示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在死丘偷东西的是‘剧毒’圣徒贾哈拉尔·乔杜里的人,然后研究人类基因解锁却解出了不得了的东西,这听起来实在是,实在是太玄幻了!”
李白的推断让戴安娜感到难以置信,甚至一脸不可思议。
位于巴斯斯坦的拉尔卡纳县南面,建成于公元前2600年摩亨佐·达罗毁于史前核打击,原因是食尸鬼诅咒彻底失控,不得不采用终极手段解决。
“我想到的这个推理结论可能性很大,但是还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核实。”
李白没有亲眼目睹过真实发生的情况,眼下只有依靠关键词推导得出的猜测。
如果他的猜测就是真相,那么“圣徒会”的这口黑锅无论如何都甩不脱,难怪赫拉克勒斯发过来的电子邮件里面什么都没有隐瞒,甚至连十分机密的内部会议视频都毫无保留的发了过来。
“的确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听起来有点儿吓人。”
电话另一头的戴安娜都不自觉地背后凉气儿直冒。
毕竟影视剧里头的东西突然跑到现实中来,换作任何一个人,第一反应都是毛骨悚然。
这个世界已经够折腾了,如果再来个丧尸爆发,毫无疑问会更加雪上加霜。
“我已经找了人去死丘那里调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李白从赵爱国那里得到的消息,已经有三伙人接了他的任务,组织人手前往巴基斯坦打探。
并不是没有更多的人愿意参与进来,实际上在“李白的小酒馆”里面讨生活顺带着吃吃喝喝的那些人大部分都是混摩加迪沙的小虾米,仅限于索马里这一片的地头蛇,捞活计的业务范围并不大,若是骤然跑到其他地方,很容易吃不开,而且一来一回的人吃马嚼,耗费不少,危险也同样不小。
干灰色地带行业的这些人哪里有那么多的余财,除了武器弹药等装备补给开支靡贵以外,绝大多数人都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有没有饭吃的生活,根本省不下什么额外的路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所谓江湖好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快意人生,仅限于极少有的几次人生高亮时刻,大部分的时候都在荒山野地里面风餐露宿饿肚皮,穷逼汉子占了大多数。
要不是因为穷,没有其他生活技能,有谁愿意天天把脑袋拎在裤腰带上的挣命。
只有那些有人脉有渠道的人才会接李白的这个任务,其他人单单是自己掂量一下,就没有人敢逞这个强。
由于地理距离较远,不止是隔着海洋,还隔着多个国家,巴基斯坦不像华夏那样丧心病狂的喜欢到处插满移动通信基站的天线竿子,也不管周围到底有没有人。
所以消息反馈的没有那么快,更不知道死丘那里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那我等你的消息,没有证据确实很难办。”
因为是缺乏证据的情报,戴安娜也没有办法向上级汇报。
她很能够理解李白的意思,当下两人之间的讨论仅限于私下交流,如果见风就是雨的往上报,这活儿恐怕就没法儿干了,每天像这样的臆测推断不知道会有多少,安全局也没有那么多人力和精力来分辨真伪。
一旦李白有了线索,戴安娜便可以动用自己的权限提供更进一步的支持和协助。
毕竟史前英雄恩门安姆口中的“食尸鬼诅咒”曾经险些毁灭史前的那一代人类,无论有没有发生在与华夏本土接壤的印度,都完全值得重点关注。
印度人口13.24亿,如果全数变成丧尸,怕是人类末日也已经不远了。
“行!我会继续跟进这两件事!”
李白很快与戴安娜结束了通话。
不论是戴安娜交给他的委托任务,还是“圣徒会”发过来的委托任务,在李白看来,基本上可以看作为同一件事情。
只是“死丘”摩亨佐·达罗那里的失窃案发现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眼下完全一无所知,不太好轻易下定论。

塔尔沙漠位于印度河平原的东南,紧挨着马尔瓦高原,是印度境内最大的沙漠,面积达到30万平方公里。
特种神棍
在无边无际的黄沙覆盖下,掩埋的着无数古印度文明的遗迹。
公元前1700年左右,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古印度毫无征兆的灰飞烟灭,消失的十分突然。
时至今日,四大文明古国里面的三个已经只存在于传说中,仅剩下华夏还不曾作古。
六辆全地形越野车在高低起伏不定的沙海中疾驰,留下清晰可见的长长车辙印直至目力极尽处的天边。
高速转动的车轮卷起无数飞沙被无遮无拦的狂风吹上半空,仿佛掀起了小规模的沙尘暴,就像一条翻滚不休的沙漠狂龙紧紧追在车队后方。
全地形越野车的限载乘员只有两人,但是在车尾载货架上却装满了物资,不止是储物和饮水以及帐篷,还有充裕的弹药和武器,除此之外,还立着高高的弹性天线,随着车身摇晃而剧烈抖动不休。
一路颠簸得连隔夜饭都快要吐出来的尤兰德上尉摘下了防尘口罩用力拍打了几下,吐出了一口带着明显黄色粉尘的口水,忍不住抱怨道:“这里真不是个好地方,啊呸!”
沙漠中正起着风,一张口就是满嘴的沙子,哪怕用水浸湿了口罩,也很快会变干,更加细微的粉尘依然会侵入进来,让嘴里直发涩,鼻腔直犯痒。
“‘猎狐’,通报当前情况。”
车队所有人的耳麦中响起一个声音,信号来自于沙漠边缘的一处临时营地。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尤兰德上尉,连忙把口罩戴好,看了一眼卫星定位的电子地图,瓮声瓮气地大声报告道:“报告‘狐穴’,这里一切正常,我们距离目的地还有15公里。”
“‘猎狐01’,前面发现有人。”
车队前方第一辆全地形越野车放慢了车速,跟在后面的其他车辆紧跟着减速,整个车队转眼间就被后方席卷而至的“沙龙”吞没,所有人都变得灰头土脸。
不过狂风很快吹散了大部分扬尘,视野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在哪儿?”
尤兰德上尉拿起望远镜,顺着司机手指的方向望过去。
沙漠中,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正在艰难的跋涉着,身子摇摇晃晃,深一脚浅一脚,似乎随时会倒下。
沙地并不那么容易好走,尽管底下是湿润的沙层,结实到连用手刨都不太容易,仅限于沙漠特有的植物才有能力将自己的发达根系深深地深扎下去,表面上却是松软的浮沙,踩下去的每一脚都会十分吃力。
灭险者 隐形之翼123
全地形越野车的车速一放慢,车轮便陷入了这层浮沙,转眼间就淹到了轮毂圈,如果底盘不够高的话,整辆车就会“搁浅”在沙漠中,寸步难行。
将望远镜端在眼前的尤兰德上尉自言自语道:“看上去像是牧民?塔尔沙漠里就有不少牧民。”
看了一会儿后,便朝身后挥了挥手。
“2号车,过去看看,子弹上膛,小心戒备!”
塔尔沙漠深处并不是一个适合放牧的好地方,孤身一人游荡到这里,几乎和自杀没什么区别。
“2号车收到!”
车队第二序列的全地形越野车卷起一大片黄沙,由慢转快的脱离了车队,往前方冲过去。
全地形越野车的速度不慢,很快接近了那个艰难前行的人,车上的武装人员拿起了电喇叭,大声道:“喂,你需要帮助吗?还活着吗?先生!”
徒步走在沙漠中的那个人恍若未闻,依旧自顾自的行走着。
“特么,只剩下本能了吗?”
2号车绕着对方疾驰了一圈,车上的人又喊了几嗓子。
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2号全地形越野车终于停了下来,代号“猎狐04”的武装人员提着枪跳下车,深一脚浅一脚的拦住了那人的去路。
直到这个时候,那人才终于停了下来,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身子微微摇晃着。
武装人员“猎狐04”垂下枪口,伸出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大声道:“老乡,你还好吧?”
一直低着头的牧人缓缓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武装人员。
当“猎狐04”终于看清楚头发凌乱的牧民脸庞时,突然发出一声怪叫,倒退出步,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还继续蹬着腿,第一时间将枪口抬了起来。
“什么情况?‘猎狐04’,你那里发生了什么?”
“‘猎狐04’马上报告!”
不止是后方车队里的“猎狐01”在询问,连位于沙漠边缘的指挥部也在催促。
“他的脸,脸全烂了,F*K,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防沙风镜和口罩之下的脸色一片惨白,“猎狐04”被那些可怕的烂脸给吓得不轻,一颗眼珠子从眼眶中脱了出来,后面拖着血管和视神经,另一颗眼珠子却是血红,脸庞布满了窟窿,还有蛆虫在钻进钻出,身上隐约可见大小不一的伤口,衣服更是布满了诡异的深色。
即使隔着防尘口罩,依然能够闻到令人作呕的浓浓恶臭,原本以为是沙漠牧民不洗澡造成的糟糕体味儿,现在看来分明就是尸臭。